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七十节 凯查哥亚特6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很难想象冥月术士曾经是居然是这么看待凯查哥亚特。现在的凯查哥亚特可是拥有强大的力量,在女妖之门这里,让冥月术士们付出了重大代价。根据蝶梦的消息,据说,冥月阵营那边居然把这里当做一个惩罚的场所,将那些为了“吞噬”而谋杀同胞的术士(当然了,是找不到证据证明不了罪行的那一种),全部发配到这里来了。这个震慑效果也是惊人的好,据说由于“吞噬”魔法的传播引发的暗流基本上被镇压下来。

    当然,只是“据说”。冥月阵营远比辉月这边竞争激烈,他们强调优胜劣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种大环境下,哪怕是使用最严酷的刑罚,想要将吞噬魔法传播的后遗症完全消除也是不可能的。只能说,通过这种策略,成功的将冥月术士的“意外死亡率”降低到了一个合理的区间。而且,既然死掉一个术士就能让另外一个术士变得更强……就算意外死亡率比过去高上那么一点点也是可以接受的,不是吗?

    “也许只是……凯查哥亚特特意的伪装?”蝶梦不是很确信的说道。

    “呵呵。”老妇人轻笑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回答。她再一次把注意力转移到地面的那只绿色巨兽身上。不过浮空要塞很快就开始移动,虽然是慢速,但是没花太长时间,那只巨兽已经看不清楚了。

    “凯查哥亚特想要什么呢?”她轻声的对自己自言自语。“是复仇吗?向谁复仇呢?不,也许过去是复仇,现在肯定不是了。”

    如果那个记录可信的话,那么凯查哥亚特原本并没有什么野心,只求脱离术士的掌握,离开这个世界。虽然它现在很强大,强大得一时之间冥月阵营也奈何不得。但是蓄谋已久和形势使然是两回事。前者是不可说服的,后者才有达成协议的可能。当然,前提是记录可信,但这个记录也许根本就是冥月那边故意搞出来误导辉月的。

    “对了,上一次琥珀自称自己为虚颜家族……”也许仅仅是想找个话题,冒牌女学者不知为何突然提及了这个事情。“有这个家族吗?”

    虽然说贵族之家数量众多以至于正常人压根没办法全部记住,但是一个家族内出现一个第一律术士可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再也没有比第一律术士更受辉月的眷顾了。蝶梦不认为自己居然会忽略这么一个即将崛起的家族。

    “有,也没有。”老妇人高深莫测的回答道。

    “是个代称?”蝶梦不是很确定的问。

    “不是。”老妇人回答,“确实的存在过。”

    “存在过?您的意思是……他们家族失去了辉月的眷顾?在这一切之后,突然有一个术士降生?”

    这是一种惯例,当一个家族中所有的术士都死去之后,哪怕家族内还有其他成员活着(甚至就人数上来说还可能欣欣向荣呢),这个家族也被认为是消亡了。辉月不再眷顾他们,所以贵族身份就被直接取消。从法律上,官方记录上,这个家族就脱离了贵族身份,不再享受任何的贵族权力。但是,毕竟家族如果还有成员幸存的话,那么下一代、下下一代,在享受过贵族身份的老一辈的人还没死光之前,确实有可能诞生新的术士。

    不过按照规矩,这没用。因为太迟了,家族已经失去了辉月的眷顾。哪怕辉月再次眷顾你——那也是另外一回事了。贵族之家并不能因为新诞生的术士而重新建立。一切归零之后,老老实实地从零开始吧。不过从另外一点来说,这个家族的人,尽管已经不是贵族身份,不能享有各种特权,但是这不妨碍他们以贵族身份自称——而且不怕被人拆穿。

    “原来如此,很少见呢。”老妇人的沉默本身就是最好的回答。“不过虚颜这个家族名……真的是非常罕见呢。家族的创始人特别擅长第六律的魔法?亦或者,有着某种别致的来由?”

    老妇人微笑了一下,她当然知道,那是一个被轻蔑的赠予,却被骄傲的接受的族名。

    “我突然考虑到一种可能,”老妇人换了个话题。“凯查哥亚特是不是需要琥珀帮他做什么事情?”

    “琥珀会答应吗?”蝶梦大感意外。“而且,就如我们知道的,想要乘着她失去意识杀了她,那是很容易的。但是如果想要等到她醒过来再让她就范,那就难了。”

    “所以,”老妇人点点头,表示赞同对方的看法。“凯查哥亚特也抓走了陆五!”

    ……

    “什么样的条件能够让人去做送死的蠢事?”琥珀反问。

    “哈哈……很简单:理想。”凯查哥亚特回答。“小术士,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我知道得比你更多,而且,你大概根本不会理解我能提供给你什么。那是你梦寐以求的,哪怕舍弃生命都愿意的东西。”

    “我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东西!”

    “有的,比方说,”凯查哥亚特说道。“稳固时空,解决时空崩解的办法。”

    要说凯查哥亚特希望用这句话来打动琥珀的话,那么显然是做到了。因为琥珀瞬间瞪目结舌,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们术士也是能够探索以太之海的种族,所以相信你早就知道,时空崩解是无解的灭世级灾难。”凯查哥亚特慢悠悠的说道。“正常情况下,那是一个世界走向衰亡的情况下才会发生时空结构瓦解的事情……而这个世界之所以会发生这种灾难,归根结底是因为术士滥用魔力造成的时空破坏超出了自然的恢复能力而导致的。所以,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走向衰亡,是可以拯救的。”

    “如果是拯救方法的话,我也知道。”琥珀这个世界也回过神来了。显然,凯查哥亚特绝不是无的放矢,它肯定已经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了解过琥珀的情况了才对。当然了,这才是合理的。要说它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找上琥珀才叫稀奇呢。“我的先辈早就研究出来了,只是步骤还需要细化……”

    “你的方法?”凯查哥亚特简直是冷笑了。“首先,将对时空结构的破坏停下来,然后用魔力来渗透,慢慢稳固时空,最终一半借助自然的恢复能力,一半借助术士的魔力强化效果,使得世界时空结构稳固恢复到最初状态。确实,这是一个理论上可行的办法,但是完全脱离了实际。你的祖先研究出这样的办法……难怪虚颜家族会沦为笑柄!”

    不等琥珀回答,凯查哥亚特就继续说了下去。“因为如果能让整个世界停止这种滥用魔力的趋势……那根本不需要什么魔力渗透调节之类的办法。只需放着不管,世界本身的时空结构就会慢慢稳固。无非就是需要时间长一段短一点的区别罢了。想必你的祖先也明白,只需要滥用魔力的趋势——也就是这场战争——停止下来,和平持续大概一千年左右,世界的时空结构就会重新恢复!所以这个什么修复的办法,完全是空中楼阁,无根之木。而且,假如真的和平到来,那么这个办法也是属于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行为。”他充满嘲讽意味的回答道。“所以,虚颜家族如果要实现他们‘修复世界’的愿望,他们要做的不是学者,而是外交家,让两个阵营的冲突停止下来……不过这个可比当个学者,研究出一个根本不现实的方法难上太多了。”

    “住口!”凯查哥亚特充满调侃意味的话终于让琥珀忍耐不住了。

    “住口?呵呵,小术士,我容忍你这一次的冒犯。”凯查哥亚特说道。“因为作为人类,不接受真相是一种常态。但是这没有用,我说的是实话,你自己内心里面也知道这一点。”尽管是心灵交流,但是依然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凯查哥亚特的声音变得轻柔。“想拯救这个世界是虚颜家族的夙愿……但是你的祖先毕竟没有你的天赋。他们也许并不理解真实,但是身为第一律术士的你,一定能够明白,这个办法是完全不可行的。拯救世界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其他的姑且不论,之前发生在女妖之门的时空崩解……就是辉月主动引发的的余波。想必你也清楚,别说修复了,就连让破坏的程度不要进一步加剧你都做不到。”

    凯查哥亚特傲然的说道。“你的祖先创造的只是一个理论可行,实际上根本无路可走的方法。为此,你的祖先沦为笑柄并最终失去了辉月的眷顾。你想要证明他们是对的,但在你面前的唯有迷茫。现在的你,连这条道路的起始位置都还没能踏上,更别说走到终点了。而我,”他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口吻说道。“可以指引你道路的方向。”

    “有……这样的方法存在吗?”

    “有的,小术士。”凯查哥亚特回答。“术士的魔力很神奇,但是在魔力之外,还有无数的玄妙力量。”

    “你可以做得到?”

    “当然!”凯查哥亚特毫不犹豫的回答。“如果你问我为什么不做,我的回答也很简单: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也许有朝一日,这个世界所有的术士都死光之后,我或许会那么做。但是我想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也许这个世界本身剩下来的都不多了吧!”它发出一种令人胆颤的冷笑。“不过这些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内……这个交易怎么样?”

    “你是说,让我为你而战?”

    “也不能说完全为了我,”凯查哥亚特再次冷笑了一声。“冥月术士本来就是辉月术士的死敌不是吗?而且我知道你受了伤……现在的你,力量只有正常时候的十分之一左右吧。但是,如果能把这些冥月术士全部杀了,并用‘吞噬’吸取他们的力量,你大概就能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不止如此……如果你能杀光这么一整个军团,按照辉月的规矩,就算给你一个称号都是太过于小气的奖赏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你用事实证明你具备一个人单挑一整个高阶术士军团的力量,那么不给你称号才叫做怪事呢。

    “而作为代价……”琥珀再次定了定神。不得不说,凯查哥亚特提出的条件非常有诱惑力,很值得赌一把。而且凯查哥亚特自己也明确说了,并不是有勇无谋的那种上去单挑。须知魔力每提高一律,就可以对低阶术士产生极大的优势。但是再大的优势,也没达到能够独自单挑一大群的地步,更别说这还不是一大群,而是一整个军团。

    “作为代价,你要告诉我修复世界的办法?”

    “当然,在你完成任务之后,我会告诉你的!”凯查哥亚特回答。

    “如果你现在不告诉我的话,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骗我?”

    “因为术士没什么信用!”凯查哥亚特根本不理会琥珀的说法。“但是作为一个神明,我的话是言出必行,绝对不会违背诺言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