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七十五节 凯查哥亚特1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琥珀从凯查哥亚特的机器人里面钻了出来。

    这只是军团的一支小小的斥候小队罢了,总数也不过六七个术士。这种程度的战力对军团而言自然是一股非常小,以至于在指挥官眼里微不足道的力量。从来没听说过一支斥候小队被消灭会对战略战术有什么影响的。但是哪怕如此,这也是六七个高阶术士。

    六七个能够至少使用第三律魔法的强大术士。

    藏身在凯查哥亚特的外骨骼装甲(这东西应该叫做外骨骼装甲吧?)里面,琥珀能做的事情并不多,基本上就是藏在里面不用动。她需要做的只有两件事情,其中之一就是按照凯查哥亚特的约定,就是在凯查哥亚特专注于战斗的时候,辅助外骨骼装甲行动。

    完全说不清楚这玩意的动力来自什么。因为现在的琥珀已经可以确定,它就是一个空壳。说白了,就和雕像、木偶诸如此类完全一个样,除了外壳之外,里面空空如也,并没有自己的动力系统。一定要说有什么区别,就在于它的构成材料非常特殊。这是一种琥珀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的物质,既不像金属之类自然界提炼出的原料,也不像是人工合成的,但是足够坚固。

    凯查哥亚特能让这个空壳动起来,不是那种如牵线木偶一样的行动,而是如一具配备了能源系统、动力系统、缓冲系统、冷却系统、控制系统还有诸如此类乱七八糟一大堆系统的外骨骼装甲一样自由行动。不止如此,它的“动力”大得惊人。要形容的话,堪比那些工业使用(而非战斗)的超大型外骨骼装甲。

    如果琥珀不是这样亲身感受过,她一定会认为这玩意应该是一台人型机器人,内置高科技的强力能源动力系统,而非这么一具空壳。

    但是凯查哥亚特并不能随时操控着它。这句话的意思是,当凯查哥亚特要使用它的超自然能力的时候,这具外骨骼装甲的操作必须由琥珀在里面代劳。她现在终于明白凯查哥亚特需要她了,因为凯查哥亚特使用那种力量战斗的时候,它就不能同时操纵这具外骨骼装甲,这个时候,琥珀就需要在里面,控制它——就和一个人穿着一套全身盔甲行动一样的原理,事实上这幅盔甲虽然重,但是对于一个术士而言却压根算不上什么。

    从外面来看的话,大概压根无法判断出这么一具外骨骼装甲居然有两个操作者吧。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凯查哥亚特的力量——作为一个第一律的术士,琥珀很清楚术士究竟何等的强大。

    但是就是这些强大的术士,就在一瞬间丧失了行动能力。第一个术士是确确实实的遭到了意外的突袭——冥月术士也是排出了小队作战以众击寡的典型队形。其中一个(应该是最擅长近战的)在前头当盾,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和火力,并且作为测试敌我战力差异的探子。其余人以一种看似不规则实则很科学的队形,从各个方向牵制敌人。

    但是所有的这些都没有任何用处。如果说第一个是因为不适应凯查哥亚特的战斗风格而遭到秒杀,那么其余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伴随着一阵此起彼伏的惨叫,六七个术士全部躺在地上,只剩下抽搐的份。

    外表无伤,但是显然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不,不止是失去行动能力,而是垂死了。琥珀清楚的看到一个冥月术士因为缺氧而脸色发青,虽然他在竭尽全力呼吸,但是他的肺好像根本吸不进气体。但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因为高阶术士肯定拥有第四律的魔力,这一律的魔力可以自由操控血肉之躯,这意味着哪怕这个术士哪怕肺部或者呼吸道受伤,只要他的大脑依然还能运行,就能通过魔力操控身体强行进行呼吸。

    但是眼前这个术士……就连操控魔力的能力也丧失了。他只是在遵循生物的本能,张大嘴巴渴求着氧气,但是不管怎么样也吸不进去。

    其他人的表现形式略微不同,但是全部都是奄奄一息。

    完全不知道凯查哥亚特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它就是做到了。而且,琥珀很确定,一次对付七八个人并非是凯查哥亚特的极限。或者说,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底气,凯查哥亚特才敢于单身赴敌。

    “小术士,我特意安排的不错吧。”凯查哥亚特通过精神感应向她说道。虽然她已经知道这具不知名的外骨骼装甲只是一个空壳,对凯查哥亚特而言最多也只能算作一个寄托之物,但是此时确实感觉到凯查哥亚特就在这幅空壳之中。“吞噬的理想使用时机其实并非要等对方彻底死透,在于给予对方致命一击之后就必须准备了。正确的说要有一个等待的过程,等待对方魔力之源失去控制,逐步消散之前。因为术士的力量之源并不是彻底死透之后才逐步消散的……这意味着可以吞噬到更多的力量。”

    “吞噬……你为什么懂得吞噬?”琥珀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很简单,因为这个魔法是我发明的。”凯查哥亚特回答道。“小术士,被你们称为魔法的这种力量虽然神秘,但是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的声音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傲慢,但是因为它拥有的力量和智慧,所以哪怕如此姿态也很难让人产生厌恶,相反敬畏会更多一点。“对于曾经通晓无数超自然之力的我而言,想要对其进行研究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为什么要……发明出这种魔法来?”琥珀突然想起那个被她杀死的光头。还有被光头杀掉的白灰。这个魔法可以说就是那个悲剧的源泉。当然,在其他的地方,琥珀无法接触的地方,肯定发生了更多的悲剧。

    当然你也可以说魔法是无辜的,正如刀子是无罪的,有罪的是人类的野心和欲望。但是问题是,没有这个魔法就不会引发那么多不必要的伤害和杀戮了。

    “哼,这可不是我想要的,事实上我对魔法的兴趣并不大,将其从概念上理解之后我就毫无兴趣了。”凯查哥亚特回答。“但是有人和我达成了一个协议,因为他希望增强自己的术士的能力。通常而言,这是绝不可能的。但在对于洞悉魔力本质和真相的我面前,这种事情并不太困难。于是我很快开发出这个魔法,而他也如他希望的那样,得以提升自己的力量……”

    凯查哥亚特不再说话,但是哪怕是精神交流,琥珀也能感觉到对方那种激昂的情绪。凯查哥亚特在愤怒,或者害怕,亦或者是憎恨。总之是一种比较激烈的情绪波动,在这种心灵交流中不自觉的泄露给琥珀。

    ……

    人们常有这样一种体会:忙起来时间根本不够用,闲下来时间却打发不光。

    陆五现在就深刻的体会到了后者。

    凯查哥亚特显然没有考虑过陆五的精神需求,最多也只是挂了几张国画供他欣赏而已。说起来这件事情也很奇怪,完全不知道凯查哥亚特到底是从哪里得到这些画的资料。

    食物会莫名的出现在餐桌上——当然了,对于已经见识过足够多超自然能力的陆五而言,这已经不能引起什么惊讶了。

    现在打发时间的唯一办法就是和高手闲聊。凯查哥亚特对他们两个也是暂时不闻不问的态度。就算他走到神座之间,来到凯查哥亚特实体之下(当然,所谓实体也就是凯查哥亚特所凭依之物,也就是那个看上像是个金属箱子的固体了),凯查哥亚特也不会做出任何反应。不过它也确实无需任何反应,因为陆五什么都做不了。

    正如书上说的,人类最大的能力就是制造工具。当人类赤手空拳没有工具的话,其力量实在是乏善可陈。别的不说,就算陆五想去把凯查哥亚特的实体拿下来,他也爬不上去啊。

    陆五试过,确实爬不上去。那根宛如石笋一样的柱子很光滑,根本不受力,除非是魔力戒指在手,否则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高手判断凯查哥亚特肯定在用神俑和术士们交战,否则的话,哪怕它不在意,也会对陆五做出这种威胁性的动作做出反应才对。只有实际控制着自己法身的情况下,神明才会没有余力关心其他东西。

    “但是那孩子还是太急了啊,”高手叹息着。“那个神俑制造得太急了……”

    “你能看出来?”陆五问道。

    “是的,我当然能。”高手说道。“我推测那具神俑的制造时间……嗯,差不多就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吧。它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制造的。如果我是他,我会宁可和冥月虚与委蛇更长时间,也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来建造更好更完美的才对。”

    “对了,”陆五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只能操纵一个法身呢?是某种天然限制?”

    “这个很难说明,但是搭档,操纵那种东西的时候,并不是像摆弄牵线木偶,位于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用细线控制着它的一举一动。而是类似于附身,将自己的整个意识降临在法身之上。在那一刻,法身就是你的实际身体,和你,和曾经的我,没什么区别。你知道,神之所以能够同一时间掌控无数的念头是因为没有受到物理方面的限制。但是一旦和神俑结合在一起,神在这方面就会受到极大的削弱,你可以理解为神明降临凡世,就和人一般无二。”

    “根本没必要!”一个意志突然冥冥中降临,凯查哥亚特回来了。“已经够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