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七十九节 凯查哥亚特14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通讯有点阻碍,但是影响不大。”有人做出了这样的回答。“我们刚刚和后方进行了一次成功的联络……殿下。”

    “哦?后面有什么情报吗?”

    “我方的攻势遭到了凯查哥亚特的反击,损失非常大……”部下说道。“从第一线得到的情报来判断,凯查哥亚特不但没有减少前线的兵力,相反还增加了一些。这种情况下……伤亡的情况相当严重……”

    他偷眼看了断指一眼,却发现对方异常的平静,仿佛蒙受损失的不是他麾下的兵力一样。诚然比起凯查哥亚特来,冥月阵营家大业大,这点损失压根算不了什么。就算此时此刻是麻烦的“平衡之刻”也一样。但是那指的是一个阵营的全部力量,而对于断指而言,他的力量就很有限——此时此刻,在术士们们蒙受沉重伤亡,浮空要塞一口气被摧毁七座之后,他应该已经承受不了更多的损失了。当然,高位之人常常喜怒不形于色,到底他此刻什么心情恐怕很难从表面上判断。但是至少,军团里每个人都知道,一旦这一次行动失败……或许其后果的严重性会远远超过断指的承受能力。

    或许这就是他会在这里,而不是相对安全的后方的原因。

    “我建议,殿下……”他开口想说下去,却被对方做了一个手势阻止住了。不知道是不是被最后两个字让他特别舒服,但是或许他之前并未被人这么称呼过,所以他虽然说打断了部下的话,但是脸上并无半丝的不悦。

    其实“殿下”这个词是一种很高贵的称呼,只适用于执政官的第一候补(当然私下里表示客气、礼貌或者干脆为了拍马屁的情况是另说的)。断指在这个升迁序列中尚未占据如此高位,他目前还只是候补第三位——但是,如果他这一次成功的打败了凯查哥亚特,解决了这个目前让冥月高层大伤脑筋的问题,他就能够有资格把自己的候补序列向前提升到第一位。冥月阵营执政官第六席的第一候补。

    这么一个残废的家伙也能混到候补第一位……不止一个高阶术士在私下里暗自咬牙切齿。甚至整个军团都是如此也说不定。但是谁也不敢当面叫这名字。

    事实上,尽管习惯性的被叫做断指,但是这并非是他的名字,而只是一个绰号。他公开的通用名字叫做阿维鲁,没有家族后缀。至于私下里的真实名字,那就是一个对大多数人都是秘密的事情了。因为术士们都知道名字相当重要,甚至可能成为某些魔法施展的凭依。所以术士们总之尽可能的隐藏自己真正的名字。当然通常这种努力的最后结果就是让名字成为“不是秘密的秘密”。在某个圈子内不是秘密,但是大多数人却无法得知。

    不过,如果有人细致的观察他的双手,就会很容易的看出他的双手指头不多不少,正好十个,而且上面没有任何残疾,健康得不能再健康了。假如这位朋友还有着足够的耐心和运气,看到断指的双脚,他也会同样发现断指的十个脚趾头也同样不多不少,十个正好,完整得不能再完整了。

    这样的一个和事实显然完全相反的名字当然不会没有理由。这个理由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断指的手指是后来才得到残肢再造手术而重造的,在此之前,他缺了一个指头,而且是大拇指。按照地球上的标准,定一个二级三级的伤残毫不为过。

    每个人都很自然的明白,缺了一个手指会对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没人会喜欢自己少一个指头,包括术士。所以如果一个人长时间保持着这种伤残的话,有也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位朋友没钱或者没权限去进行残肢再造手术。如果说一个普通人没有这个条件为自己做此类手术那倒是可以理解的,其他暂且不论,权限就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但是对于一个术士来说,无需其他任何证据,单单这件事情就说明了他的身份——力量低微,地位卑下。须知术士虽然比普通人高贵,但是术士之间,也是分成三六九等的。

    他曾经是某间研究所里某位学者的助手。助手和助手是不同的,有身为学者自身学生的助手,也有看门扫地,做饭洗衣甚至就是危险实验当做炮灰使用的助手。

    断指显然不是前者。既然他得到了这个毫无尊敬的绰号,对他的地位也就了解一二了。

    但是很幸运,断指工作的地方正是冥月用来囚禁、研究来自以太之海生物的研究所。而在那座研究所里面,有一个名为凯查哥亚特,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以及远远超越人类的智慧的生物。更幸运的是,依靠运气,还有谎言、欺骗和诡计,他居然得到了凯查哥亚特的信任,并因此得到了帮助。

    然后,断指就开始了他不可思议的攀升之路。他从一个无足轻重的助手变成了研究所的主宰,从一个力量微弱甚至被认为不适合从军的低阶术士变成了一个哪怕在高阶术士之中也出类拔萃的强者。最终,他得到了现在的身份,冥月阵营执政官第六席的第三候补。而他的崛起虽然迅速而不可思议,但是却令人无话可说。因为不管哪一次的提升,他都有足够的成绩,做出了种种无可争议的贡献。

    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个位置。虽然都是候补,那些排名十名开外的,基本上就是衬托红花的绿叶,除了官方认可的身份之外,连存在感都缺乏。虽然有名义上的继承序位,但是实际上根本没有潜力。排名前面几个才是真正的可能继承者和竞争者。

    可以说,距离那至高的席位只差一步而已。

    现在的第六席执政官已经垂垂老矣,不止是他,候补第一、第二位的也一样。到了寿命的尽头的时候,术士也和普通人差不多,丧失了精力,整天都懒得动弹。野心勃勃争权夺利是年轻人的专利。虽然有人说对权力的欲望是贯穿于人类生命全部的,但老到一定程度之后,哪怕是对于权力的欲望也会明显的减退。毕竟类似于至高之星这样对身体进行了巨大改造,从而哪怕快老死了依然精力充沛的人是极少见的。每个人都知道,数年之间,第六席的宝座上定然会换人。

    前提是,断指必须解决凯查哥亚特。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凯查哥亚特如此的敌视冥月阵营,断指在其中居功甚伟。

    不过在冥月阵营这可不是什么罪过。对大部分冥月术士来说,他可以诚实,前提是诚实必须为他带来足够的利益。如果情况相反,那么他就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欺骗和谎言——不幸的是,这个世界前者的可能性太小了。过去大家或许不懂,但是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断指的好运气。

    其实还有另外一位幸运儿——在断指离开研究所之后,有那么第二个聪明人参悟透了其中的奥妙,骗取了凯查哥亚特的信任。他的崛起也同样快速而迅猛,唯一的问题是他大概被自己的成功冲昏了头脑,不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居然在凯查哥亚特发动了公然的叛乱之后,还指望着能说服对方重新回归冥月的阵营。这个愚蠢的行动送掉了他的命,他也迅速的被人们所遗忘了。

    “凯查哥亚特拥有很强的干扰通讯能力,”断指低头沉吟了一下。“他现在居然连这个也做不到,只能说明他已经到了极限了。”

    “但是……前线的战况……”

    “前线的情况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断指不以为然的说道。“我听说辉月也采取了试探行动,这或许就是凯查哥亚特无力顾及的原因吧。我们这一路过来,没有遇到任何敌人。”

    原本预测地下通道之中应该会遇到凯查哥亚特的大军才对。事实却正好相反,虽然一路行来都是小心翼翼,甚至为此降低了行军速度,却没有遇到凯查哥亚特的半根毛。别说大军了,就连一个毁灭者,一个硬皮怪都没有遇到。

    “斥候在接二连三的失踪,是否就是凯查哥亚特的部队干的?他或许打算拖延迟滞我们,然后把前线部队调回来,打一个时间差!”

    “不可能。如果凯查哥亚特想要阻击我们,他最简单的办法不是攻击我们的斥候,而是,”有人指了指头顶。“让它塌下来。这种方法可简单方便得多啦。”

    如果这是一支普通人组成军队,一次洞穴塌方别说阻挠军队前进了,直接让其全灭都是小事。但是一支高阶术士的军团就完全不同了。洞穴塌方什么的,虽然会造成必不可免的麻烦,甚至会让部分装备受到损失,但是根本谈不上威胁。

    这个逻辑合情合理。

    “那么,凯查哥亚特是尚未发现我们吗?”边上有个军官说了这么一句话。“否则的话怎么容许我们接近他的老巢到这个程度?”

    “或者是有足够的信心直接消灭我们。”有人冷冷的说道。“所以把我们放进来,放得越近越好,免得浪费时间。”

    所有人朝着说话者的位置看去,看到的是一个高大的女人。她的五官也许长得不错,但一道显然是刻意保留的伤疤从她脸上斜斜穿过,让那张女性的面孔变得和美丽两个字彻底绝缘,相反,和狰狞、恐怖之类概念却非常靠拢。

    “军团长大人!”人们认出了说话者的身份。

    必须要说明的是,尽管断指是最高指挥官,但是实际上他并不兼任军团长。他的指挥权限并不只限于这个高阶术士的军团。

    “我刚刚找到了一支斥候小队。”军团长大步向前,一直来到断指前面。

    “在哪里?”边上有人顺着话问了一句。

    “这里。”女人伸出手,摊开,手掌之中一抹黑色的灰烬借着地下通道中的微风从指缝中滑落。这种样子高阶术士哪怕不熟悉,至少也不能说陌生——这是用第三律魔法清理尸体时候出现的常见现象,甚至是必然现象。

    “辉月已经插手了,我们必须马上撤退!”

    断指脸上的笑容褪去,双目死死的盯着那个女人的脸。“我不这么认为。”他寒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