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八十二节 凯查哥亚特17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小术士,你是不是在想我做了什么?”凯查哥亚特突然问道。

    琥珀已经知道,凯查哥亚特的意识可以随时离开或者降临到这具傀儡之上。当他降临的时候,这个空壳的傀儡就像被注入生命一样,反之,它就变成了一副毫无生机,甚至自己无法行动,只能依靠里面的琥珀行动——本质上来说,如穿戴着一副铠甲一样。

    但是,虽然非常清楚的明白这仅仅是凯查哥亚特操控的一个傀儡,也很清楚凯查哥亚特的实体压根就不在这里,而是藏身在某个安全的位置。但是在魔法的感应之上,它似乎在凯查哥亚特降临之后立刻变成一个真实存在的人。比方说,之前根本无法进行的心灵对话(因为根本感知不到对方到底在哪里),在凯查哥亚特降临之后,就能很容易的完成了。

    仿佛那个傀儡就是凯查哥亚特本人一样。

    “嗯,那个……”琥珀虽然想搞明白凯查哥亚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却又不自觉的感到忌惮,说不出口。

    “其实很简单,我破坏了他们的脑子。”凯查哥亚特回答。“虽然说魔力到底源自何方,到现在依然是一个不解之谜,不过想必你们术士之间也早就研究出大脑区域之中,到底是哪个位置和魔力关联。”

    “其实哪怕是很粗浅的推论也能猜得到,魔力虽然说是超自然的力量,但是能将其自由操作的术士,大脑中一定有某个区域负责控制魔力。”凯查哥亚特很直白的说到。“只要进行足够的实验,找出这个区域肯定不成问题。别说是我,相关资料哪怕不是人尽皆知,至少也谈不上是特别的秘密了吧?我只是直接破坏掉他们的神经中枢,同时破坏大脑的魔力操控区域……如此一来,习惯用魔力操控身体的术士,就连反抗余地都没有,就被杀死了。呵呵,”凯查哥亚特用一种平静而不屑的语气说道。“所谓术士也不过如是。失去了他们的魔力,他们脆弱得连凡人都不如。”

    虽然点明之后也就不觉得神秘了,但是无论如何,凯查哥亚特的力量相当骇人。这种精准杀伤能力,是术士的魔力所不具备的。

    “那个,我们现在做什么?”琥珀有些意外的发现凯查哥亚特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这和过去都不一样。

    “等。”凯查哥亚特回答道。

    “为什么?”

    “小术士,我们距离他们已经太近了。”凯查哥亚特回答道。“这种距离内斥候无法传回消息的话,一定会很快就被察觉,然后肯定会派遣一支部队过来查看究竟。”他用充满自信的口吻说道。“所以在这里等比较省事。”

    地下通道里静悄悄的,那些倒在地上的冥月术士们的身体已经是一块块不会动的固体,空气中只有淡淡的尿臭味。

    目光所及,能看到的只有地下通道里被改造过的,那种半生物质的墙壁。现在的琥珀已经知道,这种东西并不仅仅起加固墙壁,防止坍塌的作用,而且它们还是一条能源传输的网络——从地下抽取热量,一路传送到凯查哥亚特的城市深处。

    如果将凯查哥亚特的地下城市比作一个生物,那么这些看起来宛如血管和肌体的东西,就是血管,给城市源源不断的送来养分。可惜的是冥月术士们并不知道真相,否则的话,他们应该沿路进行彻底破坏。

    琥珀将目光从墙壁上挪开,看向通道的远方。这里的地下通道已经非常宽敞,甚至超过大城市内的主要干道,已经完全可以作为一个战场。

    “小术士,接下去就是真正的战斗了。”凯查哥亚特突然说道。

    “真正的战斗?这样还不算真正的战斗?”琥珀愕然。凯查哥亚特在之前的战斗已经杀了二三十个冥月术士。虽然他们只是敌方的普通士兵,但是每个都是高阶术士。

    在一对一,彼此公平的对决情况下,现在的琥珀连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打不赢。

    而且,以凯查哥亚特表现出来的一招清场能力,敌人的数量似乎一点也不重要。在见识过凯查哥亚特的实力之后,琥珀现在都怀疑自己到底能起什么作用。

    “嗯,我一次性最多只能对付十个。”凯查哥亚特回答。“而且,必须是对付停止不动的敌人。”

    “咦,你的意思是……”

    “接下去不管怎么来,冥月术士的数量都不会低于十个人。”凯查哥亚特说道。这也是很合理的推断,刚才十个人都被杀了,那么胆敢过来查看究竟的,肯定数量上会增加一个数量级。“所以,接下去就是真正的战斗了。”

    不过,冥月术士们的反应显然没预料中的那么快。当然这也很正常,斥候部队是隔段时间才和后方联系,斥候被消灭的情况虽然说迟早会被察觉,但是这个也要看时间。说不定这些冥月术士死之前刚刚完成了一次联络,大部队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发现他们的失联。

    透过傀儡,琥珀的目光看向通道的尽头。这条地下通道太长了,就算是术士用魔力强化过的眼睛,看到的也是尽头的黑暗。而且耳朵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只有无尽的寂静。

    “嗯,小术士,看来我们需要等上一小段时间。”凯查哥亚特说道。虽然他的意识交流中没有夹杂哪怕一丝情绪,琥珀依然能够感觉到凯查哥亚特似乎有点……不安。“想要聊聊吗?”

    “聊聊?”

    “嗯,看样子我们在战斗前还有一点闲暇,可以说一下无关紧要的话来打发一下时间。”凯查哥亚特说道。“对你来说,陆五是什么样的存在?”

    “什么?陆五!”琥珀突然惊觉凯查哥亚特并不只对她一个人。当然,细细一想这也很正常。既然凯查哥亚特能够无声无息的把她带过来,那么同样可以无声无息的把陆五带过来,不是吗?“你把他……”

    “他很好。”凯查哥亚特立刻回答。“至少是现在过的很好。我只是想知道你多在意他,或者他多在意你而已。”

    琥珀一时说不出口,最后她只能问一句。“你为什么说这个?”

    “看起来是很在乎他了。”凯查哥亚特用一种看似自言自语的口吻说道。“小术士,其实我很讨厌术士们,在我看来,这是一群完全彻底的,卑鄙,邪恶,充满欲望,野心勃勃,而且永不餍足的生物。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跨越背叛和谎言构成的阶梯,抵达上面的位置。”

    “那是冥月术士们……”

    “辉月也一样。”凯查哥亚特冷冷的打断了琥珀的话。“你身为第一律术士,过去也许被保护在象牙塔里,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此时此刻,你既然已经在最底层过了这么久的日子,你就应该明白冥月虽然邪恶,但是辉月也绝对不是什么好鸟了吧?其他的地方暂且不论,如果在女妖之门这里能够进行是否毁灭所有辉月术士的投票,我猜想至少有九成以上的人,会满怀恨意,毫不犹豫的投出赞成票的。多少贝利卡也收买不了他们。”

    琥珀不吭声了,她当然知道辉月在女妖之门这边执行的政策——封锁边境,将无数的居民限制在边境地带,不允许他们撤到更安全也更有保障的区域。说白了就是一次彻底的抛弃,就如同画家丢弃他用旧的画笔一样,将这么多人置之不理,任由他们自生自灭。要说这种政策会得到什么人的支持——就算她身为术士,也是完全不相信的。

    “那你为什么和我做交易?仅仅是因为我的力量?”

    “因为我一直在观察着你。”凯查哥亚特并不隐瞒。“你和其他的术士有点不一样……因为……你的家族叫做虚颜。”

    ……

    蝶梦坐在自己的房间里。

    老太婆不知道去哪里了,现在她是彻底的无事可做。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听着雄壮的进行曲,坐在舷窗边上,看着脚下的风光。

    但是,正如每个人都知道的,人类是一种喜新厌旧到不可救药的生物。同样的曲子,第一次听的时候也许能震撼,也许是感觉优美,甚至会沉醉,但是在耳边翻来覆去听过几百几千次之后,那就只剩下疲倦和无视了。同理,一开始的时候在舷窗边上还能饶有兴趣的欣赏脚下大地的风光,现在也只是木然的发呆而已。

    女妖之门的景观虽然说稀奇,各种古怪的生物很值得一看,但是归根结底,也就是这么一回事,看久了也就倦了。

    此类事情在地球上也是一样——初次坐火车,坐飞机甚至坐轮船的人都有此类体会。一开始可兴致勃勃的观察窗外,但是后来,也就对外面的一切视而不见了。更重要的是,因为死老太婆的缘故,她不得不让自己的女随从留在后面,所以连个说点体己话的人都没有。

    蝶梦拿出自己的终端,随手打开。

    老太婆之前说的话还是让她有那么一点点在意。

    她原本似乎搞研究的,是靠着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别人的提携走到现在这个位置的。所以理所当然的,对人事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并没有太关心。至于第一律术士什么的,除非她某天研究出一个关于以太之海的理论需要通过实验证明,否则也扯不上第一律术士。但是眼下的这种情况让她的好奇心大起——老太婆显然已经知道了,问题是这个死老太婆不肯说。所以她只好自己找资料了。

    “虚颜家族吗……”

    辉月阵营有无数个家族——事实上,新的家族还在不断的产生。比方说她自己,只要不是没生育之前就挂掉,那就是一个新生家族的创始者。所以很自然,每天也都有旧家族的消亡。前面说过,当一个家族的术士全部死光,不再蒙受辉月的眷顾的时候,贵族也就消亡了。

    但是在比较少见的情况下,某个家族会在所有术士死光之后不久,又生出一个术士来。从官方角度来说,他们不会重新得到贵族的身份,但是这阻止不了他们继续以贵族身份自夸。

    但是,“虚颜”确实是一个很少见的家族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