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八十三节 凯查哥亚特18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家族名和创始者是紧密联系的。

    就如耀日家族,这意味着他们的创始者曾经是执政官第一席。当然,在这方面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吹牛的成分(这是人类很难避免的,不是吗?),但是哪怕再攀龙附凤,夸大其词,这家族的创始者也得是拥有执政官席位才有资格用这个名字。不管是第几席,至少也得是其中一员才行。

    但是虚颜这个称呼——从普通的,正面概念上理解就是家族的创始者是一个低阶术士,仅有第六律的力量。但是前面说过,所谓高阶术士低阶术士之类是一种俗语称呼,很不严谨。高阶术士之中也可以有废材,低阶术士照样可以有牛人。这个家族的创始者可能是学者,对第六律魔法使用方面有着很大的研究成果。或者这位低阶术士勇敢而又机智,利用伪装深入敌后(通常而言是掩盖真面目,混入敌人阵营的那一种),在某场值得史书留名的战役中立下了关键性功绩。

    但是这是从正面来理解。家族名也可能是从反面来理解——家族名不仅可以是创始者的荣耀,也可能是创始者的缺陷——就像讽刺嘲笑的绰号叫久了,也就变成了通常称呼的道理一样。大家都叫习惯,叫顺口了,那么改不回来,就硬生生的变成家族名了。这就好比地球上的美国,什么姓都有:有人姓胳膊粗壮(armstrong),有人姓懦夫(coward),有人姓疯狂(crazy)、姓棺材、姓扫帚(broom),甚至姓扫帚把(broomstick)。还有人姓死(death)、姓地狱(hell)。这个世界的情况也有类似的情况。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理解的话,那就是虚颜家族的创始者是一个伪君子。通常而言就是那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把那些根本不现实的口号喊得震天响,然而却没半点卵用的类型。比方说号召两个阵营停战——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同样每个人都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这种口号喊多了,大家都会嘲笑他虚伪,戴着假面具,也就是“虚颜”。

    蝶梦的终端里已经多了一份资料——她的随从从后方发送给她的。也亏此时此刻通讯相当畅通,凯查哥亚特似乎真的忙于对付冥月术士们,以至于连要进行通讯干扰都顾不上了。要知道,这可是凯查哥亚特的看家本领之一,之前辉月的部队可是在这个方面吃过大亏的。

    “啧,果然是学者吗?”资料里,清清楚楚的写着虚颜家族的情况。和蝶梦预想中的差不多。“术士学者。”

    科学研究方面,有的时候需要很纯粹的人——心无旁骛,能够死死抓住基本理论逻辑,为此不惜和全世界抗争——这样的人才行。按照地球上的说法,就是书呆子。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单纯的从研究角度而言,这种人反而会比那些圆滑聪明的人更容易获得成就。因为他们的智力天赋已经全部在科学上了,没有为其他事情留下哪怕一丝。这也是那些在力量上毫无潜力可研的术士们一条向上走的正道。在这个方面,两个阵营的高层同样是不遗余力的鼓励科技和研究的,并甘愿为此开出各种真金白银的奖励。比方说,只要能在研究上做出无可置疑的成绩,同样能得到称号,同样有资格成为高层。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魔力戒指的发明者——那位创造出如此了不起成果的术士,不仅因此获得了称号,甚至可以名列执政官(不知道是第几席)后补第一位。他之所以没有成为执政官只能说时运不济,在执政官本人挂掉或者退休下来之前,身为第一后补的他就因为延寿手术的失败而挂了。

    当然,除了这个例子之外,还有很多学者型的贵族之家创始人的。比方说延寿手术的发明者、改进者、浮空要塞的设计者等等,想要例子多得很,一抓就是一大把。虚颜家族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她继续看下去,略过大量自己并不关心的内容。反正就是一个学者,研究的对象是时空和以太之海……自从术士们走出世界范围之外后,这种学者简直如恒河之沙,数不胜数。然后她找到了自己真正关心的内容。

    “果然是如此……”虚颜并不是一个正面的名字,想来也是,依靠第六律魔法建功立业实在是困难了一点。把第六律魔法扩展出新的应用——如果如此,那么身为这方面专家的蝶梦不可能不知道。

    “唔……解析了时空结构的问题吗?时空崩解的基本原理……以及重新稳固时空结构……这个时间是……”

    现在时空崩解作为一种自然灾难已经被术士所熟知。他们在其他世界观察到过这种事情。但是,在它第一次在自己老家出现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这种情况可是引起了相当大的震动。甚至有人认为世界已经走到了尽头,开始整个衰亡了。不过这位虚颜家族的创始者最终证明了,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世界并没有走向衰亡——它离灭亡还早的很呢。当时这理论简直就是定海神针,稳定了人心。正是这份成就,让他赢得了理所当然的赞誉和地位。

    有些遗憾的是,这种科学成果虽然重要性无可置疑,但是其实大家都不太关心相关细节。大家只要知道“我们的世界并不是走向灭亡”这样的结论就够了。所以这位了不起的研究者的名号并不广为人知——其实是传统的一种体现,因为比起智慧,力量和功绩更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如果事情到这里倒也罢了。问题是在取得这样的成果之后,他进一步提出了修复时空结构脆化的计划——那是一个毫无可行性,只存在于字面上的玩意。或者干脆的说,一个消耗巨大的人力物力,同时又必须结束战争的和平计划。

    这就是学者和战士之间的区别。学者追求的是理论正确,哪怕现在实践条件不成熟,也可以慢慢等到条件成熟。只要理论正确就可以。所以甚至可以有“思想实验”这种玩意,一种完全构架在幻想之中,现实根本没有条件进行的实验,这一切只是为了证明理论正确。而战士,必须要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做不到的事情不能强求。

    每个人都知道消灭敌人就能取胜,但是问题是消灭敌人也许是一件根本做不到的事情。有时候,出击反而是一种错误,因为这很可能就是送死。

    虚颜家族就是这种情况——他们对于治愈时空结构损伤这种事情太过于积极了,所以(就像人们能够想象的一样),引起了不满。很多人认为他们不过是沽名钓誉,一副虚伪的嘴脸,所以最终被冠以这个名字。唯一的不同是,这个家族看样子是真心觉得医治世界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以至于宁可冒着别人的指责继续他们修复世界时空结构的研究。

    当然了,这种研究么,等到这个家族的术士死光(通常这种学者之家是较为脆弱的)之后,这个家族也烟消云散,甚至不再为人提及。

    而琥珀,就是这样一个家族的后裔。就如之前说的一样,尽管她的家族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并不妨碍她以此自称。问题是,她偏偏是个第一律的术士。

    术士们在探索以太之海的时候,相比其他的世界,是有着巨大的优势的。比方说迦舍一族,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所作所为基本上和自寻死路差不多。哪怕在见识过术士们掌握的威力巨大的科技和魔法之后,他们依然冒着巨大的风险,不顾一切的想要发起侵略。这背后的原因可以说就是因为探索一个异世界成本巨大。须知进入异世界后很可能一去不回头,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能是这个世界本身不容许这种生命形态存在,可能是这个世界有着无法抵御的自然危险,可能是这个世界里生存的好战高等智慧生物所为……要说进去就直接死掉还好,起码死掉有限的几个侦察兵后就知道这里有危险。有很多世界是必须长期居住之后,才发现这里有周期性的灾难,无法殖民。

    总之,有无数可能。以至于在发现一个宜居的新世界之后,哪怕是面对着异常强大的土著文明,也值得迦舍人舍生忘死,冒生命危险赌上一把。

    相反,术士们的探索全然没有此类危险。第一律术士简直就是生来就为了探索以太之海的。靠着第一律术士的能力,术士们甚至能从那些根本不容许人类生存的世界得到好处——毕竟,生存环境可以不同,科技树可以不同,那些哲学、思想、数学之类的基本知识却都是有的。任何智慧生物的文明,都会发展出这些东西来。

    第一律术士的力量是如此的宝贵,以至于任何一个第一律术士都无法被忽视。一般认为,为了杀死对方阵营的一个第一律术士,是值得付出一场大规模战役失败作为代价的。死上几百万几千万人或许不会让执政官们眉头皱一下,但如果死掉一个第一律术士,绝对会让他们感觉到痛入骨髓。

    这么一个第一律术士……嗯,想要继承家族的事业的话……

    蝶梦来不及考虑更多,因为老太婆回来了。而且,虽然老太婆看上去没什么不好,但是她依然能够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死老太婆显然有点不太高兴。

    “怎么了?”

    “一笔钱找不到了。”死老太婆皱紧眉头。“耀日家族居然把家族财产都转移走了……而且找不到了。”

    耀日家族不是被你铲除了吗?人都杀了,东西怎么找不到?蝶梦本来想这么问一句,但是又觉得气氛不对,所以只是看看,没说话。

    “他们早就做好了投奔冥月阵营的准备,所以……哼哼……”老太婆冷笑了一声。“幸好被我拦截了个正着。初步怀疑是钱是带在耀日家族的芬妮身上,可是,她死之后……我没有去细致搜查尸体。钱应该被某人捡走了吧。”她突然笑了起来。“那个人一定很幸运,那可是整个耀日家族多年的积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