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八十四节 凯查哥亚特19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老太婆说出这种话,基本上就意味着已经放弃了。

    通常认为术士们有窥视命运的能力,凭此能力,世界在术士面前没有秘密。但就算是魔力,探寻某事的时候也需要一个切入点,凭空是没办法查找的。事实上就是如此,耀日家族的人已经死了,那个捡钱的人到底是谁也不知道。哪怕对术士而言也是一桩无头案。他们可以很容易的判断某个嫌疑人到底有没有捡到这笔财产,但是直接找那个幸运儿却力有未逮。

    “这事应该怪你,我亲爱的学生。”老妇人说道。不过话是这么说,她的语气里面并没有怪罪的意思。

    “这怎么怪我了?是你自己的行动计划不周全……”

    “我的计划之中并没有包括你,”老妇人回答。“耀日家族倒是比我预想中的聪明,在选择了背叛的时候,也选择逃离的计划。他们大概嗅到了某种不妙的气氛吧……虽然事实上你的行动和我的计划没有任何关系。”她冷笑了一声。“从这一点来说,世界是公平的。脑子不聪明的人,本能反而比较敏锐。哦,你刚才在看什么?”

    虽然查看这些资料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蝶梦并不想让老太婆看到自己在看什么,所以她直接关掉了自己的终端。

    “哦,是虚颜家族的那些事啊。”她的动作显然慢了一点,老太婆已经看到了——虽然蝶梦确信她的目光没办法直接接触终端的面。天晓得她是怎么看到的。到底是通过眼睛,在不经意之间扫到了一眼呢,蝶梦有些恶毒的想到,或者干脆就是通过那些安装在脑子、身体上的机械,直接从终端中读取了相关数据呢。

    或者说,老太婆还算是人类吗?

    “我曾经对他们家族提出来的修复脆弱时空结构的方法很有兴趣……还提供了不少支持。”老妇人似乎在感慨。“真的很可惜。但是他们的目标……和高层不一致。”

    “虚颜家族想要的是从整体上解决这种危险,而你想要的,大概只是将时空崩解作为稳定可靠的武器使用吧。”

    “也许吧。”老妇人的兴致显然已经不在这件事情上了。“我过来是提醒你一下……做好准备,明天我们可能要离开浮空要塞。”

    “离开?”

    “在这里,可见不到凯查哥亚特。”老妇人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两个人说这话的时候,都没有意识到她们的话会被什么人听见。因为浮空要塞的内部居住区域,隔音效果哪怕不是非常好,至少也不能算差。在这么一个房间里,用并不响亮的声音来说话,基本上外面的人是听不见的。如果有术士在窃听,那么就必须用魔力将听力强化到最大——而不是一点点。如此一来,魔法残痕就很容易被察觉。至于浮空要塞的操控者(也就是区区一个地方军军团),恐怕借他们几个胆,也不敢窃听这样尊贵的客人。

    总之,就算是老太婆也没有意识到,就在隔壁的房间,有一个年轻女人正在拿着听筒,贴在墙上听。这不是魔法,所以就算是术士也无从察觉。同时这种听筒现在很多——哪怕在这个年代里,通过细听机器运转的声响从而判断故障依然是一种受到推崇的技术。对于这座刚刚修复,连维修人员都没有撤离的浮空要塞来说,这种玩意就更多了。事实上,整个浮空要塞大大小小的机械设备几乎都被用这种方式细致的侦听过,以免有什么故障。

    ……

    “……保密程度:最高……紧急程度:最急……紧急消息,辉月阵营已经决心拉拢凯查哥亚特并为此采取果断的行动,一名执政官正搭乘浮空要塞,秘密前往凯查哥亚特的老巢。他们应该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预计明天就会接触……”

    ……

    “我对于所有的科学技术都很有兴趣,也对所有的学者抱有敬意。”凯查哥亚特说道。“但是,虚颜家族依然是特别的。因为在这个每个人都争着走向灭亡的世界,少数的理智者实在太难得了。特别是,虚颜家族还将这种理念沿着血脉传承了下来!”

    “……”从未料到从凯查哥亚特会如此评价,琥珀不知道要如何说话。但是就算她不知要说什么,依然能感觉到心里发热。很多人表示过对她的支持——包括她所尊敬的院长大人。但是她也知道,大家在意的其实不是他们家族的立场和愿望,而是她身为第一律术士的能力。

    “其实修复这个世界的时空结构,最终是为了术士。”凯查哥亚特似乎充满了同情。“就算这个世界的灭亡迫在眉睫,这里的人类也不会灭绝——现已经有能力移民异世界,而且选择的余地还比较大。但是离开了这个世界,术士却一定会灭亡……没有这个世界特殊的环境,就不会有新的术士诞生。只要经历了一代人,魔法就会彻底的从人类之中消失。”

    虽然琥珀没说话,但是她知道凯查哥亚特说的是对的。

    不过,虽然能够感受到凯查哥亚特的善意,然而这个话题却让她有些难以承受。

    “说起来,你为何要给予陆五穿越世界的能力?”凯查哥亚特也许是感受到了她的心理,又或者只是一个偶然,突然变了话题。“可不要否认,当我知道你是一个第一律术士的时候,就什么都明白了。”

    琥珀想说她在灵肉分离之后,肉身受到不知来自何方的偷袭,导致了力量下降,还有记忆的缺失。所以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到底为何会给陆五制作那个徽章。只不过这些话她不敢说出来,因为凯查哥亚特已经知道够多了,如果他知道这个秘密,就算是琥珀也摸不准他能够做点什么事情出来——如果能够把一个第一律术士完全控制在手里,显然凯查哥亚特绝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的,不是吗?至于这件事情对琥珀是福是祸——显然除非已经失去了其他所有的希望,否则琥珀不会做这样的选择。

    “我之前虽然研究过术士的魔法,但是却真的没有接触过第一律的魔力。”凯查哥亚特继续说道。“这一律的魔法果然奇妙,能够给陆五那样一个普通人力量……小术士,如果有机会的话,愿意和我继续合作下去吗?我希望有机会……”

    他的话语突然停下来了,但是琥珀依然敏锐的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头。因为在说出“如果有机会”这几个词的时候,凯查哥亚特显然有一点点不怀好意的成分在内。但是她没空去在意这件事情,因为凯查哥亚特的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下来,然后,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凯查哥亚特发出了警告。

    “冥月术士们……来了!做好准备!”

    确实,地下洞穴的前方,出现了影影绰绰的身影。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就算是琥珀也只能看个勉强。然而,他们的速度是如此之快,简直就像是一阵吹过地下通道的劲风。堪称是眨眼之间,他们已经来到了面前。

    这一次不再是三五个术士组成的斥候小队,而且由于长时间没有遇到敌人而不可避免的处于松懈状态。这一次来的是数十,乃至于上百名术士。而且,大概是为了测试自己的战力,凯查哥亚特并没有采取之前的“隐蔽突袭”模式,而是就站在之前被他杀死的术士们的尸体边上,堂堂正正的迎接这些袭来的敌人。

    也许是这群人并不是斥候,但更可能只是因为量变会导致质变。在只有三五个,乃至于十个术士的时候,他们面对凯查哥亚特的作战姿态是非常谨慎保守的。在面对这样一个陌生而神秘的敌人的时候,他们总是想要先派出一个成员以观察测试凯查哥亚特的实力,而不是全力以赴的发动攻击。但是眼下几十上百人的时候,所有的谨慎都被一扫而空。这群术士们的指挥官几乎就是第一时间下达了全面攻击的命令。

    不需要其他任何理由,单单看着这个神秘敌人脚下的那些同伴尸体,冥月术士就明白眼前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玩意是敌非友。

    现在这个傀儡之躯并不是由琥珀控制,但是藏身于傀儡之内的琥珀依然感觉到了眼花缭乱的攻势。一些术士迅速的冲上来,想要进行近战,在魔力的支持下,他们表现出来的速度全部超越了人类的极限。然而这只是一个伪装——也许不是伪装,只是一种战术配合——多股魔力从四面八方袭来,想要控制住凯查哥亚特的行动。

    空气中弥漫的浓烈的令人胆颤的魔法残痕。琥珀从来没见过如此之多的魔力被在如此狭小的范围内肆无忌惮的运用。这才是真正的高阶术士组成的部队,精准,强悍而且残暴得令人难以置信。

    哪怕是足以开山裂石的机械巨兽,在这样集中的魔力面前也会如一头刚刚出生的小猫一样呜咽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然而凯查哥亚特假如受到影响,那么至少藏身在傀儡之中的琥珀没感受出来。凯查哥亚特的动作丝毫不见阻滞。他只是一个跳跃,就已经冲到了术士群之中,然后,突然之间,一种和第七律魔法似乎很相似,但又截然不同的力量爆发出来。

    每个术士,包括琥珀在内,都能清楚的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东西是一个何等可怖的存在。尽管在实体上,它也没比一个普通人大上太多,但是在另外一种层面上,他是如此的庞大和超然,绝非人类这种渺小的生物所能媲美。人类在他面前,正如一只渺小的蚂蚁在远古的恐龙巨象面前一样,只是轻微一个接触就会被碾碎。

    这样的存在,哪怕什么都不做,就足以让那些渺小生物胆战心惊,一时之间动作迟滞,思维僵硬,乃至于动弹不得。

    凯查哥亚特抓住距离最近的那个术士,活生生的把他的喉咙给扯了出来。

    “该你了,小术士!”做完这件事情后,一个心灵讯息传到了琥珀的脑海里。

    琥珀立刻感到这具傀儡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她将魔力运转全身,操纵着傀儡向侧面跳开,避开了敌人集火的区域。与此同时,十个受到凯查哥亚特心灵攻击而僵硬不动的冥月术士已经倒下,在地上挣扎着进行垂死抽搐。

    现在,她才意识到冲过来的敌人没有她预想中的那么多,只有四五十人左右,不过这个数字不包括被凯查哥亚特杀掉的那十个。

    但是,凯查哥亚特的心灵攻击的效果也到此为止了。那些受影响最大,以至于动弹不得的已经被他杀掉,所以剩下的几乎都恢复了行动能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