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八十五节 凯查哥亚特20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刚才这个打击太突然又过于迅速,以至于冥月术士们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如果是乌合之众,那么这么一下子死掉五分之一左右的成员就会引发一场导致斗志崩溃的恐惧。然而这些毕竟是职业士兵,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兼具强大力量和坚定意志的战士。

    如果说之前还只有一部分人使用第三律魔法来限制凯查哥亚特(或者说,琥珀)的行动能力,那么现在他们全体都是如此。

    四面八方的魔力想要限制住这个傀儡的行动,更想要将它举起、摔飞,乃至于直接撕碎。但是琥珀的动作虽然远不如凯查哥亚特那么迅速和强悍,但是胜在她拥有第一律魔力。第一律术士拥有着完全无解的超强防御,因为她能够短时间内观看未来。如此一来,任何对她造成威胁的打击,除非那是完全无法避免所以一定会发生的,否则都可以被她避开。她对于这个傀儡而言,就如一个人穿戴着盔甲一样,不管是力量还是速度都远逊色于凯查哥亚特,但是她确实的避开了这一波攻击。

    凯查哥亚特的第二轮攻击接踵而来。这种情况下,凯查哥亚特应该是毫不保留的全力施展吧。琥珀判断出凯查哥亚特的这种致命攻击时间间隔大概为十秒左右。这十秒左右的时间里,凯查哥亚特应该是无力顾及傀儡的行动的。当然凯查哥亚特也可能可以同时操纵傀儡和发动超能力攻击,但如果顾及这个傀儡的行动,他就不可能以这样的频率发动这种毁灭性的攻击。

    这一次倒下的术士要较少,只有五六个左右。

    这种突如其来,无声无息的诡异攻击让冥月术士们造成了士气上的一定打击。如果他们第一波攻击还没回过味来,那么第二波攻击就完全明白了。这并不是有隐藏的伏兵陷阱什么,而是对方的超自然能力。

    倒下的同伴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而且,虽然说观察不到身体表面有任何伤痕,但是经验丰富的老兵能从倒下的同伴的身体动作中看出那是致命的伤势。

    如果此时边上就有医院或者抢救设施的话也许还能试着救一下,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就连战斗都还没有结束,那么这些同伴也只能听之任之了。更别说自从“吞噬”这种魔法流传开之后,拯救战友这种行为就被从根本上被削减到最低的程度。

    和魔力截然不同,感觉不到魔力的残痕……但是毫无疑问是超自然能力。

    第三波攻击接踵而来,这一次倒下的术士更少一些,只有三四个。

    魔力并不是术士们见识过的独一无二的超自然能力,他们也曾经在以太之海见识过其他的力量。比方说迦舍人的那种奇异的“异化之力”(虽然说那不是一种直接用于战斗的力量),就是术士们至今也无法解读,更无法施加影响的力量。看到不同类型的超自然之力,哪怕是可以直接用来战斗杀人的,虽说很惊讶,却也不至于手足无措。

    “不要怕,”琥珀听见对方有人在喊着。“这家伙的力量越来越弱了!”

    这是很直观的看法——每一波都有同伴倒下,但是倒下的同伴越来越少,显然应该是对方的力量越来越弱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他所说的进行。因为凯查哥亚特下一波攻击的时候,又杀死了八九个人。现在,冥月术士们差不多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了。

    在凯查哥亚特不停的打倒敌人同时,琥珀也已经不止一次被打中。她能做的是尽可能的避开敌人第三律魔法的攻击,但是却避不开冥月术士们近战攻击。幸好这些攻击都没什么效果——凯查哥亚特的傀儡非常坚固,普通的攻击完全无效,当然更加谈不上对傀儡里面的琥珀造成什么伤害了。

    而且,这群术士身上并没有如普通斥候一样装备着各种各样的远程武器。这或许就是斥候和主力部队的区别。当然了,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并未预想到凯查哥亚特根本没走,而留在这里等着他们。

    “这个壳太硬了!普通攻击无效!”有人发出这样的警告。这里理所当然的,在他们之前,琥珀就已经自己尝试过了。术士通常使用直接攻击的方式是手刀切割,或者用五指来撕扯。尽管对普通人来说,这不是什么杀伤力的招数,但是配合上术士那超自然的速度就完全不同了。根据物理的法则,当速度提升高到一定程度之后,软硬就不再是重点了。高压下的水柱甚至能够直接将钢铁切开就是这个道理。某些术士特别擅长这种做法,甚至能够将外骨骼装甲的薄弱处直接斩开。

    但是这一次,他们的攻击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局面看起来一片大好。由于琥珀的能力,术士们无法限制傀儡的行动(当然也许限制了也没用),也无法对傀儡做出什么有效的伤害,只是单方面的杀戮罢了。但是,这个损失并不是白白付出的。也许冥月术士们并没有如琥珀一样被凯查哥亚特直接给予说明,但是他们之中显然有身经百战的优秀战士。凯查哥亚特的弱点很快就被看穿了。

    “大家注意,这个家伙的能力只能攻击不动的人!快速跑动的人不受攻击……”

    战斗的情况迅速的发生了改变。本来每隔一段时间凯查哥亚特就会发动一次攻击,然后多多少少都会打倒几个敌人。但是被叫破之后,就完全没有杀伤效果了。

    琥珀意识到凯查哥亚特的力量虽然很强,但是有着明显的弱点。这或许就是他需要她的缘故。

    “相当不错的家伙嘛!”凯查哥亚特难得的称赞了一下。“小术士,下面让我来。”

    琥珀放松自己,凯查哥亚特重新开始控制傀儡的行动。在他的控制下,傀儡表现出来的能力完全不是琥珀所能相比的。事实上,哪怕是擅长第四律魔法的术士也完全无法在速度和力量方面和凯查哥亚特媲美。他就像一个冲到幼儿园里的成年人,完全无惧对方的攻击,然后,轻而易举的造成了相当严重的杀伤。

    不管这个傀儡的基本结构是什么,但是它显然是一种极其坚硬的物质。巨大的力量、更胜一筹的速度,还有坚硬的身体,血肉之躯和它磕着碰着擦着,不死也没了胳膊大腿。一时之间,惨叫声此起彼伏。近战的术士们飞出去好几个,对普通人来说都是致命的伤势。就算是术士也丧失了战斗力。

    最重要的是,凯查哥亚特还有那种不知名的心灵攻击能力。这种能力不仅可以全场使用,而且可以针对某一个人。当然了,剩下来的术士几乎都是心智比较坚定,不容易动摇,更不会被震慑着动弹不得。但是饶是如此,他们也会在这种威压之下表现出动作减慢,反应迟钝等等情况。原本术士们的速度就慢凯查哥亚特一筹,这样以后根本就连躲都躲不了。基本上就是凯查哥亚特盯住一个就能干掉一个。

    伤亡以一种稳定的方式增长着。而且,完全奈何不了凯查哥亚特,找不到什么可行的策略可以对付这样一个敌人。

    “不能和他近战!”有人喊道。“把力量集中起来。”

    如果说之前的魔力是四面八方,从各个方向袭来的话(这种攻击方式的目的是将目标挤碎或者撕裂),那么它们现在合成一体,尝试从正面将凯查哥亚特吹飞——虽然说并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却能极大的阻挠凯查哥亚特的行动。

    “小术士,”一股精神能量直接传入琥珀的脑海,将两个人的思维以更加密切的联系在一起。“看你的了!”

    “右边!”琥珀也稍微的减弱思维领域的防御,将自己根据魔法得到的判断力用最快的速度传递给凯查哥亚特。

    冥月术士们几乎难以想象的看着敌人从魔法的缝隙中穿过——这个神秘的敌人不只是避开了魔力的主流,而且选择的是魔力的薄弱处。人们常常把魔力比作风或者海浪,因为它如风一样无形无质又真实不虚,又如浪一般呼啸而来席卷一切。然而它的缺陷也是一样——尽管它看上去席卷一切所以避无可避,但是事实上其中也分为汹涌的风头和相对平缓的凤尾区域,甚至有类似于台风眼一样的平静区域。

    当然正常情况下这不算什么缺点,因为任何人都难以预测、解读其中某一股魔力的各个不同区域。更别说它还在不停的变化了。除此之外,哪怕能够给予解读、分辨也没什么用,因为从来没人规定这些比较缓和的区域是连续性的。这意味着,就算能看穿,那也只是在某个瞬间能有点用,更多的时候你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就最终结果而言,是减轻伤害,而非免疫伤害。

    但是,人类的血肉之躯是脆弱的,就算降低了一部分伤害,其作用也不大。

    不过对于凯查哥亚特来说情况就不一样了。它本身就拥有哪怕对术士而言也是有些夸张的力量和速度,此外身体又坚固无比,所以那怕是魔力的全部威力正面命中,对他的效果也很不明显。这种情况下他又能避开魔力的锋芒,最终结果就是他简直就如闲庭信步一般,无视对方数十位术士的合力,将对方的攻势轻而易举的化解。

    又一个术士被杀死。现在,哪怕最顽固,最好战的术士也明白,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他们无法战胜的敌人。

    有人喊出了撤退的命令,转眼之间,他们全部开始了溃逃。

    这其实是下意识的愚蠢行为。因为他们的敌人速度更快,此外这里又是地下通道,根本没办法分开逃跑。只能朝着一个方向逃走,然后被敌人追上来,逐个杀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