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八十六节 凯查哥亚特2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琥珀有些意外的看到凯查哥亚特停下脚步。

    并不是因为有什么外来的障碍,而是在那些术士逃走之后,他就不再追击了。这显然不是临时的决意,而是早就有准备的。

    “那个,你不追吗?”琥珀都有些奇怪。他们是赢了这一战,但是,说到底杀死了也不过几十名术士而已。对于一个军团来说,这或许是抽在脸上重重的一记耳光。但是别说将其击败了,就连将他们打怕都还远远不够呢。

    最糟糕的是,刚才的战斗中,凯查哥亚特已经暴露出了部分弱点。也许冥月术士们并不肯定,但刚才的实战肯定会被上报上去,那么下一次战斗的时候,他们的指挥官再蠢也会尝试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不必。”凯查哥亚特很仔细的回答。“现在他们逃回去的话,应该会立刻将刚才的战斗过程上报吧。”

    “但是,刚才的术士太少了,而且又没有准备。”琥珀说道。虽然说刚才冥月术士也有四五十个,但是他们一开始吃了大亏,后来又在近战中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和人力(因为他们根本破坏不了这个傀儡的外壳,所以显然是在单纯的浪费战力)。如果他们一开始就全力以赴的使用第三律魔法来作战,又能够预先有准备,从而避开凯查哥亚特那种超自然杀伤力的话,他们的表现绝不会那么糟糕。

    当然了,如果他们武装了各种各样的武器,又做好了群殴的种种准备,战力还能进一步提高。这意味着凯查哥亚特取胜就没这么容易了,而且,哪怕是取胜,也不可能如现在一样,消灭了大概半数敌人(只要愿意,凯查哥亚特可以将敌人全灭)。

    所以琥珀完全不懂凯查哥亚特到底是为什么放弃这个机会。

    “小术士……刚才表现得很不错。”凯查哥亚特说道。“我以为你会缺乏战斗经验,但是,很明显你非常清楚自己应该做很么。这种表现很难得……”

    “你……想要干什么?”琥珀完全不懂。要么凯查哥亚特有绝对的自信,要么他就是太过于愚蠢了。但是如果是前者的话,他根本就不会找琥珀来帮忙。如果是后者的话——琥珀觉得没人会赞同这个结论。“如果想要击败冥月之怒军团的话……”

    “击败?”凯查哥亚特如果是用声带发音,那么此刻他的话语里一定带着笑意。“确实,我对消灭他们很有兴趣。但是,有比起此事来更重要的事情。当然了,要说能顺带着把他们消灭掉那也不错。但是我认为毕竟事有轻重缓急。”

    “那你……的目的不是消灭他们?”琥珀搞不明白了。她很清楚这些冥月术士过来就是为了消灭凯查哥亚特。这意味着这场战斗对于凯查哥亚特而言,非胜即死,别无其他的选择。所以她一直觉得凯查哥亚特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才对。

    “小术士,不要太在意,我们的底牌也没有全部露出去。”凯查哥亚特说道。“比方说,你的力量。刚才你确实做的不错,但是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做得更多的。”

    “你是说……让我抵消他们的魔力?”琥珀问道。她刚才确实可以这么做。术士们都知道,同律魔力可以互相干扰并抵消。这意味着只要琥珀愿意,在关键时刻,她可以让凯查哥亚特抵消相当一部分魔力的攻击。

    “是的,但是不止如此……小术士,你已经通过吞噬积累了不少力量了吧?”凯查哥亚特说道。“如果我没弄错的话,第一律术士最强大的力量之一就是操控时间。”

    凯查哥亚特当然不会弄错。在这个世界上,也许你一辈子都没机会遇到一个第一律术士,但是关于他们的能力却早就被写在种种书籍里。而且这些书籍几乎都不是什么保密型,凯查哥亚特知道没什么奇怪的。

    “就我所知,虽然是同样的魔力,由于不同术士的天赋不同,所以常常被玩出不同的花样来。这些拥有特别天赋的人,能够使用一些普通术士无法使用的特殊能力——虽然这些能力也全部都是魔力的变种,但是确实可以说是很特殊,与众不同,他人难以学习效仿的力量。所以这些拥有特殊力量的术士就被认为远比普通的术士强大、重要。但是,对第一律术士却不一样,仅仅是掌握第一律魔法,就被认为与众不同——这不是指他们的力量特别适应探索以太之海,而是指他们在战斗方面表现出来的力量。哪怕是最普通的第一律术士,其战力也足以和那些拥有特殊力量的术士媲美。而他们最无解,最强大的力量,就是他们能够静止时间。”凯查哥亚特说道。“我最需要你的,就是这个力量。”

    “那不是静止时间,”琥珀回答道。“是超越时间流之外。让时间静止这种事情,就等于靠着一个术士的力量去对抗整个世界,让整个世界的时间流动停止下来。这是完全不可能的,除非这个术士拥有的力量比世界本身更加强大,或者,只是停顿一个非常非常微小,以至于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瞬间。”

    “就效果来说,应该是一样的。除了你和被你选中的东西之外,整个世界的时间停滞了。”

    “不一样,那是受到外部条件影响的,我不能凭空做到这一点,必须要有特定的条件,也就是时间流出现‘缝隙’。事实上我能做到的就是跳到这个缝隙里……如果没有这个条件的话,我是做不到的。而时间流出现缝隙,只有世界本身出现不稳……的时候才行。”

    “现在就是这个时候。”凯查哥亚特说道。“小术士,你应该能够感觉到,这种出现缝隙的机会变多了吧?”

    “是的……但是为什么?”

    “因为让世界不稳的特殊情况出现了,如果我没弄错……就在明天。”凯查哥亚特看似很随意的说道。“从现在到明天……这种情况会逐渐增多,这意味着你使用这种能力的机会也在变多。至于原因也很简单,任何一个世界都是动态的平衡——它会在一个小的范围内调整,其中包含着有这个世界各种力量一波波的冲突……当然,这是你们凡人无力观察的一个更高层次的力量冲突。根据我的观察,我预测明天的某个时间,双月会达成一个新的平衡……这意味着在那一瞬间,整个世界的力量会处于一个低潮……”

    虽然凯查哥亚特说了,但是琥珀确实没怎么听懂。总之她理解这种情况应该是一种自然现象,一种动态平衡,正如水蒸发变成水蒸气,同时水蒸气又凝结成水一一样,无需特别予以关心。

    “但是,就算我们手里有大把的好牌,也没必要浪费啊。”琥珀还是不理解凯查哥亚特的意思。“刚才你能够将他们全部消灭,不是更好吗?”

    “不,我说了,我的目的不是消灭这支军团。”凯查哥亚特回答。“以你们的行为模式,我推测,他们付出了相当严重的伤亡,逃回去之后很自然就必须要上报……而身为军队的指挥官,面对着这种情况下绝不能毫无反应。他必须做点什么,不是吗?”

    “他会带着一大群的部队,配备好各种各样的装备,然后把之前战斗中得到的经验教训昭示全军。你的目的就是这个?”琥珀说道。三五个斥候的时候,他们面对凯查哥亚特是非常小心的,以试探为主,做好了随时撤退的准备(当然,正是因为如此,反而让凯查哥亚特能够很容易的击败他们)。几十个术士情况就完全不同,刚才的这群术士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就主动攻击。当术士更多,装备更加齐全,特别是对凯查哥亚特的力量有进一步理解的时候,琥珀不认为凯查哥亚特依然能占据那么大的优势。

    也许,仅仅是也许,全身而退都比较难。

    “是的。”凯查哥亚特如果有嘴,一定是咧开,并且发出那种残忍的笑意。“我的目的就是如此……有了这么齐全的准备之后,相信他一定会过来见见老朋友了。”

    凯查哥亚特的推测是完全正确的。

    事实上,事情也确实这么发生了。退回来的术士们将战败的情况上报上来了。这种情况是不可隐瞒了,所以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军团的高层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虽然说依然充满了各种不解之谜,但是至少他们知道那些斥候是怎么失踪的了。他们遭到了一个机器人或者诸如此类的东西的袭击。这个机器人拥有超自然的力量和速度(当然还有远胜人类的坚固躯体),此外还能使用一种不知名,但是杀伤力很大超自然能力来战斗。术士们常用的魔法对它哪怕不是无效,起码也是效果很弱。

    军团在地下通道一处宽敞位置(毕竟这里是靠着原本地下洞穴或者河流之类改造而成的地洞,地形不规则是常态)已经安排了一个简单的临时营地。而高层指挥官们聚在一起,召开了一个简短的小会议。

    只需前后对比一下,就能察觉真相——杀死那些斥候的并不是辉月的术士,而是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机器人。从它之前表现出来的力量,它杀死毫无准备的斥候是很容易的。

    当然了,那些似乎是魔法造成的灰烬也就没人再提及了。这不是什么问题——人都杀了,尸体要怎么处置不要太轻松。

    任何人都能很容易的推测出这是凯查哥亚特的部下。因为辉月阵营如果有这个能力的话……不好意思,这个世界的内战早就结束了。单挑能打败几十个高阶术士的话,那么成群结队之后能干什么?用脚趾头也能猜得出来。

    “是凯查哥亚特的试探吧?”败兵的汇报结束之后,有人做出判断。

    这是很正常的推断,因为他们已经很接近凯查哥亚特的老巢了,就算被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已经到了这个位置,凯查哥亚特就算想要从外面调集大军回援也来不及了。这就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凯查哥亚特迫于无奈,拿出自己压箱底的本钱只求拖延敌人一段时间;第二种是凯查哥亚特在老巢其实准备了尽可一战的部队,所以先来进行一场前哨战试探一下敌人,估算一下双方战斗力对比。

    “那不是我们的必经之路,也许我们可以绕开。”女军团长斜眼看了看断指。虽然她是军团长,但是真正掌握指挥权的是断指。

    断指笑了一下。这个女人的本能太可怕了。这或许就是为什么这家伙脑子不聪明却能够成为军团长的缘故。

    “指挥官大人似乎不赞同?”必须要说断指的笑其实没有包含任何额外的意义,却被对方正确的解读出来。

    “是的,这不是试探。”断指再次笑了一下。“而是一个邀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