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八十八节 凯查哥亚特23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你对凯查哥亚特的印象,仅仅是‘睿智’?”

    “或许还要加上‘伟大’这个词。”红衣回答。“比人类更加强大。”

    “但是,那不是一种连自身实体都没有,若无他人帮助的话,就连干涉物质都做不到的的弱小生物吗?”

    冥月术士们通常都很有自信,他们也有理由自信。因为在他们走出学院的时候,他们中的软弱者、愚笨者还有其他的劣等者,已经统统被排除掉了。就算有,数量也降低到一个很低的程度。

    “呵呵,”红衣轻笑了一声。“智慧能够产生力量,而力量却不能产生智慧。”

    “叔叔,您觉得这一次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我不知道。”虽然说对方并没有点明“这一次”到底是指什么,但是红衣对于对方的问题心知肚明。

    不管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他们这一次都是彻底的卷进去了。凯查哥亚特引发的这场混乱,最后到底会以一个什么状态结束,真的是难以预料。冥月会胜利吗?成功的俘获或者杀死凯查哥亚特?辉月会成功吗?最终达成同盟,从而得到难以置信的额外力量帮助。或者凯查哥亚特自己会用军事上的胜利证明,他有能力成为这个世界上的第三极?

    “您也判断不出来吗?”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正确的。”红衣斟酌着回答道。

    “但是最终正确的只能是一个,除了那一个之外,其他的都是错误,不是吗?”

    “你也是个术士,”红衣回答。“所以你应该知道,术士们在大事上,从来不会犯错。只要愿意,术士们就一定能达成目标。假如做不到,无非就是权衡利弊之后认为不值得罢了。”

    当然——或许在不相干的人眼里,这种说法是非常愚蠢甚至毫无道理的,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偏见。但是身为高阶术士就一定能明白,这话其实说的没错。

    因为术士们拥有观察和干涉命运的能力。

    对魔法一无所知的人会觉得这力量很可怕,很不可思议——术士们宛如天人,无所不能。

    对魔法了解较多的人就明白这种魔法如果是作为武器——用来战斗或者搞破坏,甚至想要阴别人的话确实是很有效和隐蔽的手段(当然也可以针对性的给予防护)。但是如果是干其他的,这是一种缺点极多,代价颇大,有时候甚至让人说不清楚到底优点多还是缺点多的能力。

    但是现在的红衣已经明白,也许这种力量并非没有缺点,但是,它确实让术士们从不犯错。

    红衣是彻底失败之后才想明白的。他本来看起来有获胜的机会,就算输,也不会输的那么难看,那么轻易又那么彻底,输到连翻身,乃至于稍微挣扎一下都做不到。

    不是因为术士们聪明,也不是他们拥有难以置信的远见和预判能力,更不是因为他们运气特别好,仅仅是因为他们“知道一切”而已。一切阴谋,一切计划,一切宏大的设想和精确的判断,或者是敏锐的构思,在这种力量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需知一个天下无敌的勇者,在襁褓中的时候也是一个脆弱得无力保护自己的婴儿,一棵遮天蔽日参天大树,刚刚发芽的时候也只是随手踩一脚就能踩死的幼苗。术士不需投入很强的力量,就能将灾祸扼杀在襁褓。

    当然,其实术士们并不是知道一切——他们也无需知道一切。他们只需要知道采用某种做法,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并最终达成他们的目的——他们并不关心。

    如同那些数学题一样——不管是小学生还是数学家,正确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也许数学家是从学术辩证的高度,通过考虑种种定理及相关证明,而小学生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按照书本上的解题方法依样画葫芦而已。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最终结果是一样的。

    冥月肯派一个高阶术士军团来对付凯查哥亚特,辉月更是派了一个执政官过来尝试和凯查哥亚特结盟。不能不说双方都付出了足够证明自己诚意的本钱。这件事情的背后,则是双方都观测到了自己需要的那个结果——冥月看到了凯查哥亚特的毁灭,而辉月看到了凯查哥亚特和他们携手。

    “但是,正确答案只有一个。”

    “所以我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漏子。”红衣摊了摊手。“是人就会犯错。别说魔法了,哪怕是别人在你耳边说的话,人们也常常听错了,不是吗?”

    他转过头,没有看到女儿眼中那一抹难以言喻的神色。

    是人都会犯错……她终究还是犯了错。犯下的还是那种无可挽回的大错。

    也许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样的话,但是相关的道理是永恒不变的。如果你拥有了和你不匹配的东西,那么很可能招来灾祸。

    大意了,真正的大意了。

    事到如今,她几乎无法想象自己居然犯下了那样的错误。如果事情能够重复一次,如果那个时候她可以再次审视、端详还有仔细思量一下就好了,或许她就犯下那样的错误。但是在那一刻,贪婪遮蔽了她的眼睛,让她对迫在眉睫的威胁视而不见。是的,把辉月阵营的情报传达回去就够了。她应该做的事情是安安全全的呆在父亲身边,在这个小小的庇护所里平静的等待一切结束,而不是想要凭此机会捞一笔大功劳。

    贪欲害人!因为在贪婪笼罩内心的时候,人类(或者其他什么智慧种族)就会选择性的忽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哪怕有一个电子喇叭贴在耳朵边上对你发出警报,贪婪的人也是听不见的;哪怕一个大牌子就悬挂在你的面前,贪婪的人也是注意不到的。

    她掉头走回自己的房间。她很清楚,虽然红衣并不是术士,但是这个男人拥有术士都不具备的敏锐判断力和洞察力。他既然用这种保守的态度,说明这事情玄乎。

    是的,作为一个游骑兵,一个斥候,成功的捕捉到了敌人一名执政官的行动,而且找出了她隐秘行动的目标——这绝对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特大功劳。按照地球的标准,哪怕是戴红花挂飘带游街炫耀也不为过。但是问题是……没有人规定将那样的情报传送回去就是结束。

    她来到无人之处,打开自己的终端。里面依然是那一道触目惊心的命令。

    那是来自女妖之门方面最高指挥部(为了对付凯查哥亚特,冥月阵营成立了专门的指挥部,协同智慧女妖之门这边投入了所有部队,游骑兵理所当然也是其中一份子)的命令,可以说源自最高层,任何人也无法对抗或者更改的命令。

    命令的内容很简单,每一个无情的字眼都在说着同样一件事情——上头严令她要破坏掉辉月阵营和凯查哥亚特的谈判,或者说合作。

    没错,严令。命令里没说行动失败会怎么样,但是她知道,那肯定不是一个什么乐观的结局。其实何止是“不乐观”。一想到自己可能的下场,她后悔得几乎想要吞下自己的手指了。

    那边是一个执政官,每一个都是在数千万、数亿,数十亿的术士中选拔出来,拥有绝大的力量和出类拔萃的智慧。而她只是一个区区的游骑兵——众所周知,游骑兵从来不以善战闻名。更别说边上还有一个谁也无法洞悉实力的凯查哥亚特。说他弱小吧,他确实曾经被术士们关在那些研究所里,关押了足够漫长的岁月。说他强大吧,他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在女妖之门建立了自己的势力,而且将冥月术士们在战场上打得落花流水。

    干扰这两者,怎么想都不可能是区区一个人能做到的——其中的风险之大,简直就像是一张通向死亡的单程车票。

    但是这道源自指挥部的命令措辞严厉,语句简单,不容许讨价还价,也不容许刻意曲解的。她不能什么都不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就完全是购买了通向死亡的单程票,不许退票的那一种——甚至不能打个擦边球。

    只要她没下定决心流亡到辉月的领土,再不返回,她就无法抗拒这条命令。当然了,就算她这么做了,舍弃了一切前途和机会以换取活命,她也很难成功。她之前对红衣说的话可不是谎言,游骑兵身上有着强大的限制,只需稍微加以利用,就能让她死的不明不白。

    所以,眼下唯一的机会只有一个,她必须按照这条命令去做。哪怕这是一条显而易见的死路。

    哪怕是毫无道理,简直就是让人送死的命令,士兵也只能服从。这就是为什么每个冥月术士都千方百计,想尽一切办法向上爬的缘故。支配别人命运是快乐,被支配是痛苦。

    当然,从官方角度来说,这又是一条合情合理的命令。因为情况很明显,冥月阵营已经没有办法干扰这场必然会有巨大的灾难性后果的谈判了——除了她之外。她既然已经到了辉月执政官的身边,既然已经混了进去,那么或许她可以做得更好一些,不是吗?

    没错,你已经立下大功了——你做的很好,做的很多,但是你可以不可以做更多呢?

    对于高层指挥官来说,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本小利大的赌博。输了,他们不过是损失一个游骑兵而已。虽然说游骑兵是精锐部队,但是死掉几个却也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成功的话,那就是真的去掉了一个巨大的威胁。

    谁说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战场上,上司有权利把部下朝着死路上推——而且可以是合情合理合法,完全没有漏洞的推。哪怕是完全中立的第三方都挑不出错来。

    她相信其中有某个人在搞鬼,但是此时此刻她身在敌境,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呢?而且这个命令已经被确实的传达到位,完全不可能更改了。

    她必须要想办法脱离这个窘境。如果她的游骑兵装备在她身边就好了。前面说过,那套装备能够让一个术士真正意义上的隐身,只有质量探测等等极其有限的手段能够有效。有了那套装备,她至少能够跟着至高之星,至少理论上存在那么一丝破坏和谈的机会……做到这种程度,哪怕她最后没能成功,她至少还能有个推脱之辞,或者说,有一份躲避惩罚的希望。

    但是问题是,她把游骑兵装备藏到荒郊野外的某地了。此时此刻,哪里还有机会去把那些装备拿回来?

    没有那套东西,就这么直接跟着至高之星的话——嗯,简单的说,那叫找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