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八十九节 凯查哥亚特24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昨日客人上门,实在无法,特此向各位书友道歉。

    身后传来轻微的声响。

    她先是将手里的终端关上,然后才慢慢的转过头。在转头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自己可能又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可能。

    她刚才真的是心情太乱了。当人类沉浸在内心的某些情感时,常常会失去对周围的观察能力,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种现象对术士而言也是适用的,毕竟术士也是人。

    正是刚才那种充溢于内心的紧张、愤怒和不安让她居然没有察觉到红衣的到来。

    红衣就站在她身后一个很近的距离,大概只有两步。她知道父亲拥有很出色的视力(就普通人而言),这个距离足够让他把终端上所有的东西都看得一清二楚。

    唯一的问题是——红衣到底在她身后呆了多久,还有,到底有没有看清楚终端上的东西?

    前面说过,她的终端,除了那个特殊而隐蔽的远程通讯能力之外,其他方面只能说非常平常,就算被一个普通人拥有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就算是父亲这样敏锐的人,也不可能从终端本身察觉什么倪端。

    如果此时此刻在其他什么地方她倒也不怕,最低程度来说,她可以用魔法直接销毁记忆。须知人类的大脑是一种很奇妙的存在,很久以前,术士们就知道只需少量魔法,就能让普通人产生“短时间内记忆缺失”这样的效果。几乎所有的术士都会用这一手。

    但是很不幸的是,这里不行——这里不是她的主场。在边上不远,还有两个异常强大的辉月术士呐,其中一个甚至还是执政官。现在的她,小心翼翼的不敢使用哪怕一点的魔力,因为她很清楚,要是辉月术士起了哪怕一丝的怀疑,她就彻底的没希望了。任何人都救不了她。甚至可能更糟。

    “叔叔,”她用温柔的口吻轻声问道。“你不去指挥中心那边,来这里干什么?万一有什么突发意外呢?”

    “我来看看你……”红衣的声音里有着无法掩饰的悲哀。这种口吻却宛如雷霆一样,让她眼前一阵发黑。

    “我有什么好看的?”她尽力冷静,也许情况没有那么糟糕。仅仅是也许。

    “一个女儿有心事的时候,”红衣说到。“做父亲的总是能第一时间感觉到的。而一个女儿有着什么偷偷摸摸的行动的时候,父亲也同样能看到。如果他看不到,那么只能说他自己不希望看到。”

    “即使是一个……抛弃了女儿的父亲?”她忍不住出言讽刺。“或者说欺骗和背叛更合适一些。”

    欺骗和背叛。话出口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一阵悲哀。所有的冥月术士都知道这两个词,而且他们并不排斥这两个词(甚至不说是欢迎的话)。通常而言,术士们普遍将被欺骗和背叛的倒霉蛋都视为愚者和软弱者。但是,如果是血亲,特别是亲子之间发生的,这个词依然能够让一个冥月术士感到一阵心悸。就算那些以为自己的心已经坚如铁石的人也一样。

    “你知道那时候我别无选择。”

    她妩媚的一笑。“每一次欺骗和背叛都是有理由的。”

    红衣叹了口气。“放弃吧,这种命令是让你送死。那是一个执政官……而且你注意到了吧,那个和她同行的女人也不一般……她制造出来的那种黑色野兽显然有着敏锐的嗅觉。在地面上还好,至少还能悬浮在高处,纵然野兽的嗅觉再敏锐也不管用。但如果是到了地下的话,在高度有限的地下隧道里,就算是游骑兵恐怕也很难隐藏。”

    “哈哈……哈哈……”女儿大笑起来。“叔叔,你说的好像真的为我考虑一样。但是呢,”她的声音一变。“我别无选择。我是一个游骑兵,就算想逃,想背叛都做不到啊。”

    “至于我这样的高阶术士为什么会变成游骑兵呢……”她慢慢的说到。“这不全亏了叔叔您吗?”

    她眼睛里透露着一种深层的怒火。要知道,尽管她如今已经跌落泥塘,曾经可用来翱翔的双翼已经变成背后拖拽的,毫无意义的残光,只能在背叛阴谋和杀戮中不停挣扎,苦苦寻求那一线生机。然而她确实也曾经是天之骄子。她原本可以凭借与生俱来的天赋而有着强大力量和光明前途的。甚至可以轻轻松松过一辈子。

    当然,那个时候她还太小,太年幼,什么都不懂。就像是位于食物链顶端的老虎,在幼年时候也同样软萌可爱得如汤圆一般。

    这个男人欺骗了她,剥夺了她原本的前途和未来。在很多年后,她终于切身醒悟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而且你游骑兵的装备并不在这里。”红衣再次叹了口气,“你连一点点的机会都没有。”

    “叔叔,当你下令让手下进攻一个敌人的坚固阵地的时候,你会允许他们用什么借口来拒绝命令吗?”

    “我不会……但是……”

    “哪怕他们哭着哀求你有多么危险,或者干脆说明这么做是送死,你也会毫不犹豫的下令吧。如果他们胆敢不遵命的话,绝对会被你立刻处决。”她耸耸肩。“我现在的情况也没什么不同。”

    红衣那张苦脸上泛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悲哀。

    “执政官提供给我的位置不是太多,我们现在已经去过了大部分地点,剩下没几个点了,我猜,”他说道。“她想要离开浮空要塞的时间已经不远了。当她离开的时候……你就打算这么跟下去?”

    “是的,我就是这么打算去送死的。”她点点头。“这样一来,我怎么着也算作战死沙场,也许我的名字还会被写入教科书去激励后辈。但是如果不去的话,我估计会作为叛徒,用一种很不体面甚至很不舒服的方式彻底消失。虽然都是死,前者多多少少比后者还是强上那么一点的。如果你担心我拖累你,放心好了。”她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们只是看了我一两面,估计连点印象都没有。我会化个妆,保证让她看不出来。”

    “你就这么想死?”

    “那我还有其他选择吗?!”她愤怒的喊道。“难道你能救我?”

    “我……”

    “你能为我做什么呢?”她冷笑着。“就算我说我希望把我的游骑兵装备拿回来,你能做得到吗?别看现在浮空要塞的指挥官是你,但是实际上一切都在至高之星的掌握之中……你什么也做不到!”她美丽的面孔扭曲了一下。“除了看着我去死之外。”

    红衣的脸色涨红起来。他长长的呼吸了一口,似乎为了平息自己的情绪。“你知道,我那个时候……不是故意的……”

    “是的,我知道,你别无选择。所以我也没怪你。”她笑了一声。“我不会怪你欺骗我,让年幼的我以损失绝大部分力量为代价,为你加上了最强的守护。是的,如此一来你才能避开冥月阵营的追捕,能够安安全全的逃到辉月的领土内,才能隐姓埋名到现在也没遇到追杀者。因为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亲爱的父亲,不是吗?叔叔!”

    红衣再次叹了口气,朝着里面的另外一个房间走去。

    后者一时不解,但是很短的时间后,红衣就回来了。他的手上捧着一堆再熟悉不过的东西。

    “游骑兵的装备?”做女儿着实吃了一惊。她甚至一度以为自己的父亲已经如神话一般找到了她藏起来的那套装备。但是旋即她就看到这套装备似乎有些……破口?

    那套特别的衣服上,几个缺口边缘能够看到一些黑色的痕迹。看也知道那是人类的血造成的。至于那套单人的悬浮飞行装置——边缘上有着丑陋而醒目的凹坑,任何人都能看出那是受到沉重撞击后的结果。要么是被类似于外骨骼装甲这样的装备重重击中,要么是从高空跌落,才会造成这样的痕迹。

    “这个是?”

    “我在迦舍城边上偶然找到的。”红衣说道。“应该是某个倒霉的游骑兵偶然被一个过路的辉月术士给发现了。这套装备,”他将东西放在女儿面前。“在辉月这边是受到公开悬赏的,上头希望收集大量此类装备作为研究。所以它很值钱——只要交上去,就能换上一大笔钱,甚至还能换个小官当当。我在这方面虽然没什么特别的兴趣,但是留着它,或许有朝一日能够作为礼物送人。”他笑了一下。“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很乐意的接受这份礼物的。它还能用吗?”

    冥月术士将这套装备一一摆开,带着一个学者的严肃和一个工程师的谨慎细致的检查了一遍。事实上,就像很多人知道的,游骑兵经常需要深入敌后很长时间,这使得他们的装备必须可靠耐用,耐打耐摔,适应各种情况。而这一次,再一次证明了辉月至今未能完美解读游骑兵装备的奥秘是有道理的。

    “它还能用。”她再次看了一下这套装备。上面有一个可怕的缺口,那位前任使用者显然就死于这个原因。但没关系,她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机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