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九十节 凯查哥亚特25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敌人来了。”凯查哥亚特提醒。

    “哪里?”琥珀观察着,但是她既没有看到身影也没有观察到远处的魔力残痕。当然这很正常,不久之前这里发生了一场真正概念上的激战,整个通道里此刻依然充斥着各种魔力残痕,在这样一个环境里观察着新生的魔力残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那边。”凯查哥亚特再一次建立了那种思维的链接。凯查哥亚特拥有的显然是一种和魔力看着相似,实则截然不同的力量。哪怕在这个方面也是如此。术士们也具备建立这种思维链接网络的能力,但是那必须是小队人马才行。数量更多一点就会产生混乱,因为这种网络没有控制——不同术士的共同力量缔造了它,理所当然每个人都可以在里面发言。所以,当两个或者更多的意志想要同时说话的时候,就会产生冲突并最终导致网络的崩溃。而凯查哥亚特的这种能力截然不同。它有着更高也更巧妙的技术。

    虽然此时这个链接里只有两个人,但是琥珀知道,再加五十个人也没问题。相似的东西,凯查哥亚特的运用操作能力远远超过术士。

    透过凯查哥亚特的指引,琥珀的眼睛看到的却只是一片阴影。而且那个区域比较干净,没有什么魔法残痕。

    “那里什么都没有。”

    “不,那里存在着……”凯查哥亚特说道。“既然你看不见,应该就是游骑兵了。”

    游骑兵是冥月精锐的斥候部队,虽然说都是低阶术士组成,但是事实上不管是成本还是战绩,他们甚至要超过高阶术士。要说这一次敌人的队伍中有少量游骑兵,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我们可以引发一场小规模的塌方?”琥珀沉吟了一下,说道。游骑兵最大的缺点就是他们都是低阶术士,这意味着他们相对脆弱——比方说这种地下通道来一场塌方,想弄死一个高阶术士基本上不可能,但是弄死普通人或者低阶术士,那就是很简单的事情。很显然,凯查哥亚特完全有这个能力。就算他没有,琥珀自己也能做到。

    游骑兵之所以难对付,除了他们难以探测之外,还在于他们那套昂贵但是绝对物有所值的装备。他们能够翱翔天空,这使得他们活动余地极大,几乎不可能被抓住。

    “很聪明的建议。”凯查哥亚特似乎很赞同。

    “不过这一次不一样,我们可以当那些游骑兵不存在。”琥珀继续说道。凯查哥亚特在这里耐心等待,显然是不怕冥月术士们知道的。或者说,他正希望冥月术士们知道自己在这边等他们。游骑兵真正的本事在于隐匿和侦查,从来不以战斗力著称。他们此时对凯查哥亚特而言是一种帮助而非障碍,至少眼下如此。

    “说得不错。”凯查哥亚特回答。“你在这方面很有天赋。我是说……你的战斗经验很少吧?”

    “在学院里……”琥珀想回答,但是半途突然觉得脑子一阵迷茫。是的,学院的事情……她应该牢牢记住的学院里的事情,关于自己的学习、生活还有种种比试和测验。是的,这一切她应该记得很清晰才对,她之前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然而此时此刻,却惊觉自己记忆已经变成一团模糊的迷雾,若有若无。

    她马上把这个念头赶开……现在没空关心这个,而且这应该是身体受伤导致记忆缺失的缘故。

    “你很敏锐,作为一个战士相当有前途。”凯查哥亚特倒是有点惋惜了。“可惜你是第一律术士,纵然拥有最强大的力量,也不能靠着实战来锻炼……”

    他们在这里已经耐心的等了一小段时间了。事实上,时间不是太短,而是太长。这次冥月出动的是精锐部队,“精锐”应该不仅体现在它的士兵战斗力足够强(都是高阶术士),也代表这支军队训练严格,装备精良,反应迅速。

    然而此时此刻,他们的反应一点也不迅速。琥珀曾经以为他们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纠集人马前来反扑,然而耐心等了这么长时间,过来的却只是区区几个游骑兵。

    当然这也可能是这边人数太少(看起来只有一个人)敌人一时无法判断他们的行踪,所以做出这种判断——当然这也不算错。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凯查哥亚特会在这里持续的等下去的原因。

    也许是相处的时间长了,也许是凯查哥亚特确实需要琥珀的帮助,所以他对琥珀的态度其实很友好(也应该如此)。特别是闲聊的时候,凯查哥亚特并没有在琥珀面前遮遮掩掩的想要隐藏什么。所以,琥珀现在终于明白了凯查哥亚特所说的“更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很不可思议的,凯查哥亚特想要的居然是干掉这支军团中的某人。

    没错,凯查哥亚特认为杀掉那个人比击败整个军团更加重要,更加优先。

    “我们还是说说刚才的那件事情,”琥珀依然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是……杀掉他对取胜来说很重要?”

    杀掉敌军中的重要将领,能够打击甚至瓦解他们的士气,从而更容易击败敌人。这是很显而易见的道理,而且这个策略也一直被采用着。可以说这种策略是取胜的一种捷径。所以在这个魔法横行,个人能力超强的世界里,是很常见的事情。

    “不不,在这个方面没什么意义。”凯查哥亚特承认。“我要杀他是另外一个原因。”

    “比击败冥月军团更加重要?”这一次就算是琥珀都有些惊讶了。“而且,我不觉得在这里等是好主意。”琥珀分析。“如果能隐蔽的发动攻击,我们就有足够的余裕造成更大的杀伤或者轻易的撤离。相反,在这里的话,我们很可能被包围。如果我是冥月术士,我就会想办法挖一条短距离的小隧洞迂回到后方,形成前后包抄之势。这对我们很不利……为什么要这样光明正大的在这里等?”

    “不,这只是一个手段。”凯查哥亚特说道。“一种老朋友之间的默契。我想,通过这个方式,就能够让他来这里面对我。”

    “如果他不来呢?”琥珀追问。

    “这个……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会来的。哈,”凯查哥亚特笑了一下,但是这不是普通的笑声,如果他是一个人,那么琥珀一定会看到一个足以让面容扭曲的狞笑。“他历来如此。”

    “我是说,如果他不来的话……”

    “小术士,我知道你的顾虑。”凯查哥亚特说道。“但是既然你去过地球,一定知道地球上有一句话,很粗俗,但是却很形象:狗行千里改不了吃屎!”

    他的声音里,或者说心灵感应里,透露着非常深切的憎恨。

    琥珀突然之间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者说,那位不知名的冥月术士到底做了什么,才让凯查哥亚特表现出如此的仇恨。

    “我是说……你很恨那个人?”

    “小术士,你大概不懂得什么叫做被背叛吧。”凯查哥亚特说道。“想想看,如果有一天,我的意思是如果,那个伤害你的身体,想要吞噬你力量的敌人出现在你的面前。而你却在战斗的最关键时刻遭到了背后一击……”

    “这只能说自己实力不够吧?”

    “是的,如果是其他的伏兵倒也罢了,只能说对方手段周密,你输得不冤枉。但是如果这个给予你关键背后一击的家伙不是别人,而是陆五的话……你稍微想象一下,那样情况下的你,会有什么心情。”

    虽然知道凯查哥亚特只是一个随意的比喻,但是仅仅是想象就让琥珀觉得难以接受。陆五怎么做那种事情……

    虽然她内心深处告诉自己,陆五确实有这么做的理由的。如果他知道一切真相的话。

    “这个比方其实也不合适,因为陆五怎么说也帮了你不少忙。”凯查哥亚特继续说道。“但是,那种被信任的人所背叛感觉……没有亲身经历过的话……”他的声音变得冷厉起来。“虽然明知这么做会带来后患,但是我还是这么做的!”

    “做什么?”

    “誓言。”凯查哥亚特说道。“小术士,对人类来说,誓言可以和擦屁股纸差不多。但是我这样的存在来说,誓言却是非常宝贵,不容改变的。我发誓要向他报复。不,我甚至不是为了杀死他,因为仅仅是死亡的话,那真的是太便宜他了!”

    地下通道的远方,传来一声轻微的“嗤”响声。

    然而,听到这个时间却已经太迟了。事实上,琥珀是空中飞了一段距离之后才听到这个声音的。

    一发来自视野尽头射过来的子弹,或者说,电磁炮弹。子弹打在凯查哥亚特的傀儡胸口位置,将它整个打得飞起来,重重的撞在了那种半生物质的通道壁之上。

    这不是一发普通的电磁炮……因为之前琥珀(或者说凯查哥亚特的傀儡)就挨过电磁炮。那一次完全没有任何效果,别说飞出去了,凯查哥亚特就连晃都没晃动一下。

    但是说起来这方面也很正常。这是因为电磁炮这种技术增加能量是比较容易的。地球上利用火药燃气产生推动力的枪炮想要加威力比较困难,因为越是强大的火药燃气,就越是需要坚固的枪膛炮膛,由此将引发一系列的问题。但是电磁炮是利用电磁场产生的洛伦兹力来对金属炮弹进行加速,在相当程度上避开了这个麻烦。现有的电磁炮威力只有这个程度并不是因为做不到,而是因为没有必要——现在的电磁炮已经足够从正面击穿主战型外骨骼的正面装甲了,威力更强又有什么意义呢?只会浪费能量或者让误伤的几率增加罢了。

    但是显然,冥月术士们这一次携带了不少特殊的装备。

    然而凯查哥亚特立刻就重新跳了起来,只有胸口那一道微小的裂痕证明他刚才受到了重击。他俯下身子,头部看向电磁炮射过来的方向。

    通道的尽头依然是一片昏暗,什么都看不见——就算琥珀使用魔力强化视觉,但是终究视力也是有极限的。

    “来了呢。”凯查哥亚特通过精神链接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