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两百九十四节 凯查哥亚特29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科技的造物在强大的魔力面前迅速的被瓦解,目睹着这一切的凯查哥亚特似乎全无反应。就藏身在傀儡之中的琥珀看来,与其说凯查哥亚特是指望用这种方式来打击敌人,不如说他只是想用这个办法争取一点时间,好让自己有闲暇搜索目标。

    刚才电磁炮的射击造成的伤亡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大。尽管看上去似乎很多人倒下了,但是高阶术士们毕竟拥有第四律的魔法,这一系魔法不仅可以用来强化自身的力量,还能够用来对抗伤势。除了那些头部、胸、腹之类关键器官被击碎的倒霉蛋之外,其他受伤的术士都有重新站起来,并且撤退下去接受急救的机会。

    不……没那么简单。琥珀突然有一种直觉,并不是凯查哥亚特不想利用这些单人要塞造成更大的伤亡,而是因为做不到。

    凯查哥亚特操纵这个空心的傀儡并不是毫无代价的。除了建造傀儡本身之外,他在具体控制这个傀儡的时候,他的能力会有相当幅度的下降……具体下降多少说不清楚,但是琥珀觉得,他应该是失去了那种一己之力控制无数机械和部下的能力。

    当然这才正常。如果使用这具傀儡无需任何额外的代价,琥珀觉得他早就用了吧。

    “阿维鲁……依然藏在后面不肯出来吗?”凯查哥亚特发出一阵声音。“放心吧,对别人来说,死亡或许就是结束,但是你并非如此……我特别给了你这个权力。”他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残忍。“我说过,会在我的神殿里给你留下一个位置,会有一千种刑罚等着你来担任主角……你的灵魂会在永恒的灼烧中哀嚎哭泣,在最绝望的痛苦中煎熬过每一秒钟!”

    他的声音很大,而且哪怕在冥月术士之中都造成了一阵小小的动摇。

    琥珀不清楚凯查哥亚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感觉上,这并不是某种比喻,也不是某种夸张的威胁。

    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的凯查哥亚特已经失去了可用的棋子,而那些术士们已经来到了一个较近的位置。他们中所有的人都没有停下,哪怕不打算前进了,也采用左右移动的方式来保证自己不会停下来,免得遭到敌人超自然能力的攻击。

    不过他们这样不停的动并不等于不会遭到攻击。

    一种异样的气氛突然弥漫开来。尽管凯查哥亚特此刻在众人眼睛里的形象就是一个黑色人型机械(因为他踩在一座已经失控的单人要塞上,居高临下,所以可以被看得很清楚),虽然说体型比普通人大上那么一圈,但是也没什么出奇之处。但是在场的冥月术士们另外却有一种和视觉截然不同的感觉,那就是凯查哥亚特正在不断的膨胀,不断的增长,在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里,他已经变得如此庞大,以至于相对而言,人类渺小得简直连蝼蚁都算不上,只能归于“细菌”的范围。他的存在是那么的庞大,那么的无可匹敌,仅仅是他的目光轻微一瞥都让人无法承受。列成队形的术士之中,不止一个人被凯查哥亚特那无可形容的庞大存在所震慑,他们因为感受到了那来自异域,远超人类的生命形态而身体僵硬,动弹不得。更有不止一个人因为双腿发软而跌坐在地。

    没有办法形容的可怖存在。这样的存在,实在是没办法用什么词来形容的,大概也只有“神”这个字眼能够将他描述出来吧。

    不管是从正面过来还是从后面接近的那几个炮灰全部被震慑,动弹不得。凯查哥亚特轻蔑的发出了一声冷哼,然后跳离了那座单人要塞,用一种并不快速的步伐走向那些因为恐惧而全身颤抖的敌人。

    这几个虽然说是炮灰,但是另外一方面却也是术士中的尖兵,肩负着试探敌人实力,以给同伴提供更多的信息的任务。所以为了增强防御能力,他们全部披挂着古典式样的盔甲。盔甲呈现的那种特别的亮银色说明它虽然造型古朴,材质却来自最新的科技成果。此外,这些呈现亮银色的盔甲表面有着复杂而玄奥的纹理,这些纹路之中因为填充一种不知道什么材料而显得稍暗。

    琥珀知道,这些盔甲的材质并不普通。哪怕在这个世界上,这也是一种稀有而昂贵的材料。这种东西不管是原材料还是提炼过程都比较困难,它们太过于昂贵了,以至于普通的机械或者是普通的士兵根本不可能使用这种稀有合金。也唯有高阶术士的军团,才能奢侈到让士兵装备这种盔甲。

    凯查哥亚特抓住了一个士兵,提着他的肩头,将他整个人抓离了地面。由于被恐惧所震慑,所以他虽然是术士,却做不出任何有效的抵抗。恰如一只老虎爪下的鸡不可能反身去啄老虎一样。

    凯查哥亚特的手稍微用力,直接将对方的肩甲连带着胳膊撕下来,至少看起来就像普通人撕开一张纸那么轻松。

    然后,琥珀看到了一阵白光,她感觉到强大的气浪迎面而来,将自己的身体——当然连同凯查哥亚特的傀儡——整个的向后吹飞。

    ……

    “凯查哥亚特会上当吗?”有人疑惑的问。

    “当然。”断指没有在乎对方的反驳。他知道自己的计策是有效的,因为他是如此了解凯查哥亚特,也许比他自己更加了解。所以凯查哥亚特有极大的概率会上当。这多亏他当年花费了很大的精力去揣测研究凯查哥亚特的思维逻辑和行为模式。必须要说,路真的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若非他花费了那么多力气去了解凯查哥亚特,他又怎么可能把凯查哥亚特骗到了那个地步,从他手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的。

    说到这一点,他就有些感叹自己的那个愚蠢的后辈。他显然就对凯查哥亚特的想法一点都不了解的,否则他怎么可能做出那种“单刀赴会”的蠢事来呢?那甚至不能叫冒险——有风险但也有成功几率的事情才叫做冒险——而应该叫作死。

    “凯查哥亚特如果不上当怎么办?”

    “那也只能正面干了!”断指扭头看了一下远方的黑暗。“这不是你一直坚持的吗?”

    他们现在距离前线——如果说和那个凯查哥亚特的神秘傀儡交战的区域能够被称为前线的话——有相当的距离。或者可以这么说,他们派遣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士兵去攻击那个凯查哥亚特的最后王牌。至于断指自己,则平安的呆在大后方,由己方军团三分之二的士兵保卫着。

    换句话说,凯查哥亚特哪怕在前线大喊大叫着让他出来单挑,也毫无意义。呃,如果他真的到前线的话,却有可能被迫出面和凯查哥亚特单挑,甚至可以直接被凯查哥亚特冲到眼前来。当然了,如果他不去,显然会让名誉和威望受到损害。事实上,在知道凯查哥亚特同样掌握着强大的超自然力量之后,断指就没有半点想和凯查哥亚特单挑的想法了。

    他很清楚,凯查哥亚特毕竟是没有物理实体的生物,所以那个玩意归根结底只是凯查哥亚特的一个遥控玩具罢了,就算砸烂了也伤不到凯查哥亚特的半根毛。用自己宝贵的生命和对方的一个遥控玩具进行赌博……以己之短击敌之长,要蠢到什么地步才会那么做啊!

    相反,正确的做法是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要预先判断凯查哥亚特的做法,并根据他可能的行动布下针对性的陷阱。如此才能发挥最大效果。

    “但是,既然凯查哥亚特把那个机器人派过来,显然是对它的战力有足够的信心……”

    “我同意……这不是很显然的吗?凯查哥亚特既然能够派这么一个玩具(而不是一支大军)出来,那么肯定是对它的战力很有自信才对。但是,众所周知,想要击败一支军队并不需要将每一个士兵都击败,只需要让剩余的士兵丧失战斗的勇气就够了。凯查哥亚特的玩具也许很强,但是归根结底,那个机器人并不具备在实力上压倒我方的能力。所以他能,也只能玩一些心理方面的花招。”

    “为什么这么说?”

    “这不是很简单的逻辑吗?如果凯查哥亚特的玩具有那种程度的力量,他就绝对不会在这个位置迎击我们。他会耐心的把我们放进他的城市里,确定我们已经完全逃不掉的情况才出击。相反,如果凯查哥亚特的玩具只是一个吓唬人的玩意,或者是技术方面还不成熟容易出问题,那么他肯定早就把它派上前线了,至少不会现在才拿出来拦截。所以这场战斗,不管是对凯查哥亚特来说还是对我们来说,都是胜负参半的。”

    “所以,”断指顿了顿,说道。“我相信我的招数会有效的。比方说,”他从坐着的地方站起来,拍拍屁股。“他会相信我就在前线,藏身在人群中,或者是某个隐蔽之处。”

    “哦?”有人问道。“不是说凯查哥亚特拥有超自然的感官,所以极难隐瞒吗?”

    “别奇怪,我可是对他熟悉的很呢。”断指说道。“对了,通讯兵差不多该带回来相关的战报了吧?”

    ……

    琥珀感觉到傀儡从烟尘和碎石中爬了起来。虽然作为精神体,琥珀对于撞击这种攻击的抵抗力很强,但是刚才的冲击相当剧烈,让她现在依然感到头昏眼花。

    发生什么了?对了,是那个冥月术士……冥月术士爆炸了!

    他的身上,应该安放了强烈的爆炸物之类的东西吧。不过琥珀也说不清楚这是偶然还是故意的。毕竟,为了更好的对付敌方的重甲机械,使用一些爆炸物,减少魔力损耗什么的也是常事。术士们虽然说鄙视武器,但是那所指是通常的小规模战斗,而非战场之上。战场上,魔力是很宝贵的,使用各种武器装备减少自身魔力损耗是一种常识。

    “阿维鲁!”凯查哥亚特发出了一阵近乎狂怒的吼声。“你果然比我想象的还狡猾很多!”

    不是偶然,是一个陷阱吗?琥珀思考着,然后才发现这具应该是坚不可摧的傀儡表面上,出现了不止一道裂纹。

    如果说之前那一发电磁炮造成的裂缝只是一条不细看就难以分辨的小缝隙的话,那么这一次傀儡身上的裂缝就大得多了。显然,这一次爆炸并非意外,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陷阱。不管爆炸物本身的威力还是爆炸方式都是特别的,可以说将几乎所有的破坏力量都让傀儡正面承受了下来。

    凯查哥亚特在刚才的陷阱里绝对是吃了大亏。除了他自身的傀儡身上添加了不少裂纹之外,他之前营造的那种居高临下,睥睨众生的气势也瞬间瓦解。现在的冥月术士们已经知道,他们面对的并不是那种无法战胜的敌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