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一十节 世界之秘15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罗嘉和很多人一起,垂手恭立在祭坛之侧。

    这段时间,他们的人数又增长了一些——不是很多,但是都是那些看着不起眼,却很关键的中层职位。罗嘉从来没去问这些人为什么会加入。因为他是确确实实的见识到了无上圣主的神力。在这样真实不虚的神灵面前,不管什么样的人最后都会选择皈依吧。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才是合理的事情。

    要特别说明的是,这座郊外的小祭坛也被稍加改装了一下,从原来的粗糙不起眼,多多少少变得上了那么一点点的档次。至少,地面铺上了一圈彩色的砖石。

    祭司正在上头,宣读着那套冗长到令人打哈欠的赞美诗。而在边上,那几只即将作为祭品的牲畜则在挣扎扭动。

    最终,这番仪式到了最后一步。祭司走下来,将一头动物拖到彩色砖石的中央。相关的仪式已经见识过很多次,所以罗嘉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一定要说的话,这次献祭规模比较大……事先准备了十来只祭品呢。但是说到底,只是杀几个牲口罢了。

    “我将这些祭品的血肉献祭给您……愿您的光芒永久照耀这片大地!”祭司将牲畜心脏挖出,向着天空举起!“请庇护我等!”

    “请庇护我等……”所有的信徒都同声重复。大家都是低头的,没人注意祭司身形略略一晃,差点站不住脚步。

    只有他听见了虚空之中神明那畏怖的叫声。“更多……更多……我要更多!”

    ……

    这是一片峡谷。众所周知,女妖之门这个鬼地方地广人稀,这种荒芜之地到处都有。这一带,正是凯查哥亚特和冥月阵营军队的拉锯之所。而这里,则是一个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的天然峡谷,弯弯曲曲,看不到尽头。

    成群的俘虏正被赶进峡谷。

    就像所有此类情况一样,冥月阵营为了发动一次旨在斩首凯查哥亚特的突袭,强迫前线的部队发动了一场根本没有胜算的进攻,以牵制敌人前线兵力,阻止他们后援。众所周知,凯查哥亚特在之前的战斗中拿出了很多异域技术武器,在正确理解衡量这些武器的威力之前发动进攻的话,虽然说目的是为了牵制敌人,但实际而言简直是送死。这场战斗不出所料的遭到了惨败。很多人都成了俘虏。

    凯查哥亚特之前表现出了一种罕见的宽容,居然释放了一部分俘虏。也许正是这种表现,让这次冥月的士兵们遭遇绝境之后大都选择了投降。但是没有人料到,这一次的情况完全不同。

    几乎没人意识到,随心的看守数量很少,而且他们走到某条看不见的边界线的时候,就不再向前,转而督促俘虏们进去。而俘虏们走进去——假如他们能走到的尽头的话——就会发现峡谷尽头的那座巨大的石雕。

    说是石雕是不合适的,其实应该说岩雕,就在峭壁的中央,有一个象征着太阳的浮雕。

    事实上,这是一座露天的祭坛。在浮雕的正前方,挖了一个很大的深坑。隔着深坑,似乎有着离开峡谷的通道。

    被赶进峡谷的牺牲品也许一开始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边是难以攀爬的悬崖峭壁,只有一条路可走。任何人都会想到,如果能够爬过这个深坑,他们或许就自由的。

    深坑下面泥土松软,若非非常倒霉的类型,否则几乎不可能被摔死。但是问题是他们只要在里面稍微呆上那么一段时间,就会明白有什么东西不对头。先是感觉身体不适,莫名的疲倦和劳累,接着是舌头肿大。每个人都能感觉到的血液变的粘稠,循环也变的困难,心脏跳动得又慢又涩——这是脱水现象的征兆。然而问题是脱水是一种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发作,他们进入峡谷的时间可远谈不上长啊。

    坑中已经躺着很多尸体。如果有人会查看先来者的惨状,就会觉得一个人一生中所能窥视的恐惧仿佛在这一刻尽数展现在他们眼前。之前在坑里的人早就已经没有人样了。他们的皮肤干枯破碎,他们他的眼珠干瘪的挂在眼眶之中;哪怕他们的牙齿也绽开了裂纹,狰狞地向外凸出。任何人都看得出来,这些人是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外部原因而死。

    恐惧让人挣扎,他们想要逃离这种死亡。但是从他们进入峡谷起,他们的力量不知为何正在迅速的流逝。后方有些人察觉到了某种倪端,想要回头。但是不管他们挣扎、哭泣、哀求,乞求怜悯都没有用。对于毁灭者而言,这是他们造物主的严令。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们都不可能去违反这样的命令。毁灭者毫不客气的将这些人重新赶回去,逼迫他们从另外一头离开。而另外一端根本不可能离开。

    在这个祭坛的外部,或者说,在峡谷的两侧高峰上,一个毁灭者站在那里,看着下方那群被引入祭坛的牺牲品。前面说过,毁灭者其实外貌而言就是一个身披甲胄的蝗虫人,但是这个毁灭者一看就知道不太一般。不仅是他的身型更为高大粗壮魁梧,还有它身上能量护盾的光芒浓郁不像如一层液体一样。

    如果陆五在这里,大概就会认出,这个正是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持国天。

    “你不觉得,数量有点太多了吗?”一个声音响起。正是陆五曾经见过的那个魅魔。魅魔看着脚下那条被驱赶入峡谷的人流,略微有点皱眉。以这个效率的话,一天内会有几万个人被献祭给神吧。也亏他们想出这么一个简单却又恶毒的办法来。

    “这是神的要求!”持国天不为所动的回答道。“你在同情他们?”

    “切……我只是……”魅魔耸耸肩。“好吧,是有点可怜。”

    她转过头,垂首默默祈祷。然后,她感觉到了虚空之中神明那饥渴的嘶吼声。“更多……更多!给我更多!”

    ……

    地下都市里面,冥月术士们很快就察觉到不太对头。

    之前,所有人都察觉到地下泛起的轻微白光。当然了,作为入侵者,他们的第一反应自然就是凯查哥亚特的这座都市启动了对抗外敌的防御措施。所以,就像所有这种情况下的应对措施一样,冥月术士以小队的方式聚拢在一起,准备迎接任何一种打击。

    但是事实上,什么打击都没发生。既没有什么自动机械喷来致命的子弹或者光束,也没有成群的毁灭者挥舞着那恐怖的镰刀发起冲锋。白光看上去既不像是某种攻击,也不像是某种预警,仅仅是让地面发光而已。

    一小会之后,尽管大部分术士依然保持着战斗警戒的姿态。但是依然有些术士们好奇的切开了地面上的那层半生物质,想要找到光线的来源。然后他们发现这光并非来自半生物质本身。事实上,说不清楚它来自哪里。切开这层“地毯”之后,就找不到那种光了。

    不过,好奇心很快就被另外一个事情打消了。哪怕术士们也醒悟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们的力量正在流逝。在不使用魔力的情况下,他们迅速感到疲劳,使用魔力却感觉魔力流逝。须知魔力和体力类似,是可以被耗尽的。术士们训练学习的过程中,都有过足够多的魔力耗尽的经验。所以每个人都明白,这种流逝速度不正常。应该说,是很不正常。

    不止是魔力高速流逝,还有另外一些问题。比方说身体感觉疲惫,无力,之前匆匆处理过的伤口莫名的再次裂开流血,甚至有人的宿疾突然发作了。说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是术士们都很自然的推测出,这肯定和这种白光有关。

    是某种防御机制吗?

    有人用魔力将自身抬高,离开地面,试图避开这种神秘的力量。不过却很快发现没什么用。

    “有趣,这个是什么?”在城市边缘的位置,断指也感觉到了。不过,和其他术士不同,他的力量更为强大,也更为敏锐,所以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上吸取力量。

    对术士来说,被吸取的是魔力,一时半会还是吸不光的,至少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是对普通人类来说,估计在这种攻击下很快就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

    “这个是什么呢?原来这就是你防御的绝招吗?凯查哥亚特?但是这么一来,这座城市里不可能安排防御部队了!”他发出一阵笑。凯查哥亚特虽然睿智,但是终归是小看了术士们的力量啊。

    “但是,这种伎俩虽然有用,却不好用啊。动手太早的话,大部分敌人尚未进入攻击范围,不行。动手太迟的话,敌人已经进入了那些禁区,有危险。”他回头看看,然后迈出脚步,离开了那白光的范围。果然不出其所料,魔力流逝的异常情况马上就没了。

    如此一来,对付凯查哥亚特的这个最终招数也就很简单了。

    “让士兵们进去搜索,一旦感觉魔力有耗尽的可能,立刻离开白光区域即可。”断指对着身边的部下下令道。这个陷阱对大部分术士都不会有致命效果,当然,那些掌握不了自己状况,来不及离开而被吸干的白痴,死了也就死了,不值得惋惜。

    下面,就是一个捉迷藏的游戏了。他有些戏谑的想着,然后把念头转到之前的那个少女身上。嗯,不过还是凯查哥亚特优先。先对付凯查哥亚特,其他的再慢慢收拾……

    他走了进去,然后突然之间,听见了一阵“隆隆”的可怕声响。整个洞穴顶端冒起了烟尘。在他能反应过来之前,巨大的石头掉了下来。

    转眼之间,坍塌下来的土石将出口整个埋掉了。

    断指的脸色难看起来。这显然不是自然现象,而是凯查哥亚特刻意为之。

    “切,这种东西,挡得住术士吗?”断指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句。这种塌方是伤不到术士的,但是不可否认,会带来很大的麻烦。特别是在这个时候更是如此。在他来不及考虑更多的时候,他听见身边的人发出气急败坏的喊声。

    “指挥官,不行!”部下喊道。“凯查哥亚特干扰了通讯,我们现在没办法联系军团了。”

    断指的脸色难看起来。现在他的整个军团都分散在凯查哥亚特的城市里,面对着这种怪异的力量吸吮……他们甚至不知道脱离白光就不受影响的事情。原来凯查哥亚特一直都有干扰通讯的能力,但是他始终保留着,现在才用出来了。

    四周的部下紧张的看着指挥官,等待着他的进一步命令。眼下怎么办?然而,断指脸色又恢复回来,才发出一阵狂笑。“原来……原来如此吗?真不愧是你,老朋友,这次你真的……把我给耍了一把啊!”

    笑声里,可没有半点受到挫折的愤怒和不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