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十三节 世界之秘18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哀号声响彻虚空之间。

    当一个神跨出他最后一步的时候,就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赌博。在这场赌博中,神明压上的赌注就是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包括自身的存在。如果这场赌博成功,那么他就拥有了无上的光荣和恒古的存在,如果他失败,那么就如划过天空的流星一样,在短暂的辉煌之后,他就要在这个世界之上陨落。

    当那声哀号传来的时候,陆五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也明白了一件简单的事情。

    凯查哥亚特死了。哪怕不是现在就死,至少也是快死了。

    神是不会受伤的,因为神连物理形体都没有,何来受伤?所以神要么存在着着,要么就是死。当然,按照高手的说法,那不叫死,叫做升维,也就是从低维度升华到高维度去。问题是,没人知道高维度是个什么状态,也从来不曾有神从高维度回来。正如同地球上的一个笑话一样:阴间一定是个好地方,因为去那里的人从来没有肯回来的。

    所以虽然说写作升维,但对于这个世界,这个以太之海而言,那就是死亡。

    “那孩子……那孩子……”高手颤抖着说道。

    陆五看向那个上下柱子的中间,那里原本悬浮着一个看上去是金属盒子之类的东西,凯查哥亚特就曾经凭依在那个上面。而这里,则是神座之间,按照高手的说法,对于神国的一个模拟。在陆五看来,这地方是一个充斥着未知能量(就能陆五也能感觉到的能量)的房间而已。

    但是现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切依旧,那个金属块也依然悬浮不动,然而原本充斥于这个房间,遍布于空气中的那种不知名能量却消散了。至少是感觉不到了。

    “发……发生什么了?”陆五问道。虽然他知道凯查哥亚特失败了,但是却不知道凯查哥亚特到底是怎么失败的?他不是充满自信吗?他不是将高手辩驳得哑口无言吗?就之前双方就这个话题进行的辩论来说,陆五相信凯查哥亚特是赢家。因为凯查哥亚特论据充足,理直气壮。而高手根本提不出有效的证据来,只是进行着那种苍白无力的劝告。别说凯查哥亚特是一个高傲的存在,哪怕是陆五和凯查哥亚特换一个位置,估计也没办法被高手说服。

    “是……是……双月……”高手说道。他没有实际的身体,但是如果他是一个人,此刻一定正在哀恸,而且是哭得连话也说不出来那种最深层的悲痛。

    如果用人类的血统角度来理解(当然,陆五其实也不明白这个规则是不是合适高手),凯查哥亚特可是高手的孩子呢。所谓父子连心,就是指的这种情况吧。

    “双月?辉月和冥月?”陆五立刻想起了。他记得很清楚,好像来到这个世界不久,他和高手就这两个月亮的事情就发生过一场辩论。如果陆五没记错的话,这个世界的两个月亮是两个神上之神,两位高高悬挂天际,从来不对凡尘投来哪怕一瞥的无上至尊。当然,两个阵营的术士们崇拜两个月亮,将其作为自己阵营的象征。不过正如陆五所知道的,这只是术士们单方面的做法而已。双月从来不曾对于这些凡尘的追随者有哪怕那么一丝的回应。毕竟他们两个有正事要忙——也就是互相对抗。

    也就是说,虽然这个世界的月亮虽然并非地球上的月亮那样是一个单纯的星球,但是在实际应用角度来说,也和一种天文现象没什么区别了。你想在这个世界做点什么,完全不用考虑那两个月亮的因素。反正他们又不管事。

    但是……陆五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头,却又不明白到底什么不对头。

    “双月?什么意思……”

    高手没有回答,但是也不需要回答了,因为陆五突然之间,意志感觉到那种虚空中坠落的力量。

    当然,从物理层面上,陆五只是站在神座之间的地面上,从开始到现在,他甚至连脚步都没怎么挪过。

    纷乱的意识夹杂着各种信息汹涌而来。一个信息片段传入陆五的意识之中,让他一瞬间茫然的发现自己正在从高空坠落,全身的能量如火焰一样喷射出沸腾的波动。但是这一次,这些由他苦心聚集起来的能量不再受到他的控制。过去这些能量是他的盔甲和动力,现在却是煎熬毁灭他的烈火。这火焰煎熬和折磨着他的意志,痛苦的呼唤声传遍了整个虚空。

    他曾经顽固的傲气和难消的仇恨此刻已经不复存在。因为他在这个世界的存在已经被动摇,无论他如何挣扎,如何不甘,他正在快速的向着另外一个层面消散而去……

    又一段信息片段传入。陆五清楚的看到自己如一道夹着火焰的陨石一样,以势不可挡的姿态,猛的冲向自己的目标。他原本以为一切都会很顺利,因为根本没有任何障碍,一切的关键仅仅是他自身的力量。但是就在最后的时刻,他明白自己错了。

    虚空之中,至高之处,有两个更加伟大,更加不可名状的庞然巨物将冰冷的视线投到此处。

    那是……两位神上之神,或者被称为世界意识的存在。人类比起凯查哥亚特来,简直渺小得连蝼蚁都算不上。但是凯查哥亚特和这两个无上至尊比起来,却又弱小的不值一提了。因为他们,就是整个世界。

    两个无上至尊同时投来轻蔑的一瞥。

    虽然仅仅是一瞥,但是对于神上之神来说,一瞥就已经足够了。

    “呜……呜……”太多的信息混杂,导致陆五的脑子都一片混乱。这就好比一个袋子里要强行塞进太多的东西,袋子就会直接撑爆了一样。幸而人类的大脑有着天然的自我保护的机制,如果情况不妙,大脑就会直接当机,避免这种被撑爆的悲剧。所以陆五只是昏眩中跪在地面上,用手抱头,却没有受到更多的伤害。

    也许是这种抱头的动作确实有效,也许这一切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总之,陆五慢慢的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平静下来了。

    “搭档,没事吧?”手机喇叭里响起了高手的声音,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陆五觉得声音已经变得很平静,没什么情绪夹杂其中了。

    “那个……”

    “嗯,已经结束了呢。”高手说道。

    “那个……凯查哥亚特是掉下来吗?”陆五还没搞清楚。感觉上,凯查哥亚特似乎是飞上去,又掉下来,回到原来的地方,也就是神座之间里面了。“回来了?”

    “不,没有。”高手回答。“跌落的不是凯查哥亚特,而只是他升维过程中脱落的一些意识碎片,当然还有一些能量之类的。他已经……离开了。不会再回来的那一种。”

    “那个……”陆五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高手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正是这种平静反而让人有一种惶恐的感觉。

    “成就真神是很危险的……失败的话直接就是离开,根本没有掉落下来的机会。那孩子终究还是百密一疏,忽略了那个最大的因素了呢。”高手说道。“所谓‘灯下黑’,不外如是。”

    “到底是……那个……双月……”

    “我们都弄错了。”高手叹了口气。“和人们通常认为的不同,辉月和冥月,或者说冰冷之月和血腥之月,”他毫不客气的用上了敌对阵营的蔑称,“那两位并不是不问世事而专心于彼此对抗的游戏。事实上,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他们的眼睛从来也不曾离开过这个世界。所以之前的那个疑问就有解释了。”

    “疑问?”

    “嗯,搭档,想必你也知道了,这个世界很广大,而术士的传承又是那种不可控——至少眼下还是无法控制的——的方式。术士们无法知道自己下一代会不会是术士,同理,普通人的父母,哪怕是人造子宫中诞生的孩子,也有几率出现术士。但是,其中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小小问题:为什么辉月阵营的领土内,只会诞生辉月术士,反之亦然,冥月术士的领土内只会诞生冥月术士?如果一切都是随机的,不可控制的,那么理所当然,辉月的领土内会诞生冥月术士,不是吗?”

    “是这样的……但是……”

    “而且更奇妙的是,那些本阵营的逃亡者,那些因为各种原因逃到敌对阵营方的术士们,他们生下来的孩子,如果有术士天赋,直接就被扭转了过来。在辉月的领土内,冥月术士也只能生出辉月术士。此外,战争虽然整体是相持不下,但是局部来说,却也是有胜有负的。战线会变动,甚至变动较大。但是在那些变动的过程中,诞生的术士类型也直接发生了改变……所以,其中定然有某种特殊的理由存在。我过去以为,”高手似乎在叹气。“这是某种目前尚且不为人知的规则,但是现在我明白过来了,其实事情很简单。因为双月并不是如人们预料得那样对世事漠不关心……他们实际上非常关心而且时刻关注这个世界的一切!所以结果你也就明白了。”

    “在双月不许可的情况下,伪神想要跃升为真神是完全不可能的。他们是神上之神,是世界本身的意志,和他们的对抗没有任何胜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