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十七节 落幕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雨棚应该是某种比较坚固的金属制造的,至少那个骨架是比较坚固的。

    第一波乱七八糟的东西掉下来的时候,雨棚居然很坚挺的撑住了。虽然听见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陆五认为这是大块的半生物质掉下来了),但是至少下面的陆五没受到任何影响。

    大块的不知名东西顺着雨棚的边缘滚落下来,看上去相当渗人。虽然看上去似乎不是很硬,但是陆五知道如果砸中人——至少脑震荡什么的是不可避免的。

    更远处,借着那种白光,陆五隐约看到大块的东西掉下来。对这个地下城市来说,这种规模的塌陷确实不值一提,也就是多了一堆待处理垃圾的程度,但是对于陆五来说,随便一块什么要是砸中了脑袋,就会有致命伤害。

    四周看不到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反正就是无差别落下,会不会被砸中完全是靠运气。陆五开始有点后悔这么早离开了神座之间,如果在那里的话,这一波落石就完全没有威胁了。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就是这个道理吧。就算是凯查哥亚特,肯定也不是刻意选择在这地方设置一个陷阱,好坑死陆五的。

    一声格外沉重的撞击声响起,紧随着的是金属折断的脆响声。整个雨棚伴随着这个声音瞬间变形,估计上头掉下来一个沉重的大石头,或者不只是一块大石头。接着更多的撞击声。雨棚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变形,显然这一波攻击威力太大,哪怕这看上去有点结实的雨棚也是撑不住了。

    完蛋了!怎么办?

    四面八方都有大大小小的东西掉落,漫天碎屑纷飞。逃无可逃避无可避的情况下,陆五最终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冲到一根看上去还完好的支柱下面,在这个位置,不能说安全,但是起码幸存的可能性较高一点。也就是百分之三十和三十一之间选择了三十一而已。

    然后,伴随着一声令人牙齿发酸的断裂声,整个雨棚承受不住上方的力量,整个崩塌下来了。

    陆五闭上眼睛等待自己的命运——这个时候也只能依靠命运的裁决了。

    然后,重重的冲击就直接落在了他的身上。巨大的冲击力之下,他直接被打翻在地,被那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东西压在下面。如果是一块石头的话,陆五现在最少也是筋断骨折了。

    “呜……”陆五发出一声呻吟,撞击震动带来的痛楚弥漫上来。但是下一瞬间,他意识到情况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头。等等,这不是我的呻吟声?不,应该说……有人和他同时发出呻吟。

    陆五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团黑色,或者具体点说,眼睛能看到的,是一套黑色的紧身衣,接触的位置传来柔软的触感,而且有着人类的体温。

    他花费了好几秒钟,才意识到天上掉下来一个女孩子——现在正压在他的身上,具体点说,胸部正压着脸。

    “呜……腰好痛……脸也是……”女孩子的反应要迟钝一点。她显然没有注意到身下有一个男人。事实上,她的第一个反应并不是看身下,而是看边上。她急切的看向关键的单人反重力飞行装置,然而,很不幸的,虽然她在掉落的过程中始终对这件宝贵的设备保留一部分注意力,但她实在没有余力将它拿过来。当然,就算在半空中将它拿到手也是没用的。因为当她把它从身上卸下来的时候,就事先关掉了所有的能源和相关控制装置(作为维护检查,这是必然步骤)。想要把它重新运行起来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飞行装置很不给面子的结结实实的砸到地面上,侧面直接凹下一大块。不止如此,它居然撞上了一块金属片。锐利的金属切口正好从飞行装置比较薄弱的中部刺入,后面冒出。若非它已经被整个关掉,估计单单能源泄露就足以引发一次小规模的爆炸。但是哪怕没有爆炸,情况也没什么区别。因为任何人,哪怕对这种装置一窍不通的人也能看出,它彻底完蛋了。

    原本就是二手货,这样撞击导致的凹坑就已经很过分了,加上金属片的刺穿……虽然它是一种很耐用的装备,可是哪怕是最出色的设计者,也没打算让它具备这种情况下还能继续运行的能力。

    完了……彻底完了。她暂时被这种念头冲击着,整个人都沉浸在这场失败之中。她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如果说之前她的机会就只有那么两三成,那么现在直接可以降低到百分之一以下了。这意味着她一旦被察觉(甚至可能只是对方错觉),是没有任何机会逃离的。

    过了好一阵子,也许是终于感觉到身下的感觉不太对头了,她终于将目光朝下看去。

    下一瞬间,两个人四目相对。

    在陆五面前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怎么说呢,也许是下意识的反应,陆五本能的觉得这个女孩应该和琥珀差不多。按照地球上的标准,十七八岁到二十岁刚刚出头的年纪,也就是高中生和大学生的档次。

    黑色的头发笔直的悬挂下来,有着一种黑的发亮的特别美感。还有被黑发衬托得格外白皙的的皮肤。和陆五正面相对的是一双黑色的眼眸。

    照理说黑头发黑眼睛就是典型的中国人的特征,在中国早就看过几千几万个例子。但是,这个女孩过于白皙的肌肤(当然也可能是特定环境下的一种错觉)却让人本能的想起欧美人种。不过话说回来,不知道什么缘故,这个世界似乎“混血儿”才是主流人种。

    还有那双黑色的眼睛——这是陆五第一次看见如此深邃,毫无瑕疵的,宛如某种黑色宝石一样的眼睛。要知道,即便中国人号称黑色眼睛,他们的虹膜也并不是和黑色瞳孔颜色一致,总是略微浅淡一点,有些偏灰,有些偏褐,但这个少女,她的黑眼睛在此刻的陆五看来,与瞳孔就是一色的。长久看着这双眼睛会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就像是要被什么吞噬了一样。但是明明感到有一种恐惧,却又有一种致命的魅力,会让人忍不住继续看下去。

    “喂!看得很开心啊!是不是?”女孩子首先开口了。虽然双方接触的姿势并不雅观,但是很奇怪的,对方似乎没有生气的架势。不过这句话让陆五一惊,他脱离了对视,而且马上察觉到对方身上穿的衣服。

    他见过类似的衣服,甚至可以说比较熟悉——游骑兵。

    冥月的精锐斥候部队,全员都是低阶术士。就算在这个世界里,也算得上是精锐中的精锐,是被辉月阵营极为忌惮的一支部队。如果能杀死游骑兵,将其尸体装备上交给辉月高层,那就通常意味着一大笔赏金,甚至是一次晋升机会。正常情况下只有杀死冥月阵营的高阶术士才有这样的奖赏,游骑兵则是那种少数的例外。

    陆五之前也和游骑兵打过交道,不过最后的结果实在不能说和平。但是见到女性的游骑兵却是第一次。

    他的心情猛的紧张起来,因为他知道至少在阵营上,他是位于辉月这边,这意味着对方是敌人。

    更糟糕的是,现在的情况是他手无寸铁,身无片甲,旁边更没有别人帮忙。唯一能帮忙的高手也变成了聋子瞎子。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赢得过一个术士。哪怕她是一个女的。

    “哑巴吗?怎么不说话?”冥月术士跳了起来。如果说她为刚才的轻薄而恼怒,至少表面上看不出来。她看着面前的青年,略感奇怪。对方身上穿的是一种她从未见过,但是显然极为宽松舒适的衣服。这种衣服里面很明显不可能藏有任何武器。但是这里……如果她没弄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凯查哥亚特的地下城市。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个人类?

    如果是劳工或者奴隶甚至是效忠的人类士兵之类,倒是能够理解。但是问题是这位的衣着打扮显然不是任何以上一种人……嗯,更加类似于囚犯?是平民吗?不是军人呢。

    还有,对方有点眼熟——那种隐约似乎见过的感觉。但是细看的话,却又发现并无印象。不过眼下也不是细加端详思索的时候。

    “那个,我……”陆五终于想起自己又没有穿着辉月阵营的军服,对方又不认识他,一时半会也猜不到他的身份。

    之前凯查哥亚特可是拿走了陆五所有的东西,包括身上的衣服。也就是说,现在的陆五,也就是一个穿着病号服的普通人。他在这个世界虽然有军人的身份,但是事实上他没有接受过任何军事训练(那“一天训练”显然是不能算的)。所以就算是很敏锐的目光,也没办法看出他的真实身份。

    平民和军人总是还有着差别的。长期的训练会给人的行动举止上留下烙印,而且那种气质,那种下意识的举动又极难掩饰,有心人的目光是能够分辨出来平民和军人的区别的。

    但是如果被看出是辉月的军人的身份的话,估计会被杀掉吧?

    冥月术士的注意力把从这个奇怪的平民身上挪开,暂时转移到其他更重要是轻松。此时头顶上的震动已经消失了,想来这边的小塌方已经结束。这一轮塌方对整个地下城市而言,确实是微不足道的小破坏,但是对她个人来说却造成了很大的麻烦,甚至已经超越了麻烦。此时四周到处都是掉下来的石头——肉眼所及范围的就有几十块之多。

    说起来,也是这个平民运气呢。因为所有掉下来的石头都是散落四周,这是她中途用魔力推开石头的结果。掉落的过程中,她一直用魔力减轻自己的下降力度,同时将可能造成威胁的东西(也就是落石)推开。可惜她的力量太弱,如果她足够强大的话,她甚至能够直接让自己悬浮在空中,甚至是低速飞行。如果那样的话,刚才的问题根本就不存在。

    话说回来,有那种程度的话,她也不至于参加游骑兵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