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十九节 落幕4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老妇人用一种安闲自在的架势,低着头,一声不吭,似乎想要将自己的一切都隐藏在那件斗篷下面。她看上去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打算做,只是在这里耐心的等待而已。

    真的是什么都不想做的架势,不像是某种伪装。因为连她身上的魔法残痕都没有波动。使用魔法总会产生残痕,这意味着她并不是表面伪装成无害的样子,事实上一直在等待机会——而是真正的啥都没干。

    冒牌女学者却清楚的感觉到空气中那股沉重的压力。

    她很清楚现在的情况。这次来访,或者说这次谈判,时机上选择的非常好,正是冥月的高阶术士军团侵入凯查哥亚特的老巢的机会。凯查哥亚特虽然在之前的战斗中展露出了很优秀的战力,拥有各种异域科技的武器装备,还有一种能够极大降低魔力效果的抗魔金属(这是凯查哥亚特所有装备中最逆天的一种),可以说对低阶术士和普通人的部队拥有极大的优势。但是,以目前展现的实力水平来看,可以简单的用一个比方:“中低价位市场上产品极有竞争力,但是高价位市场上依然缺乏主打产品,竞争力很低”。

    所以,按照一种合理的推测,凯查哥亚特有较大可能挡不住这一次冥月的攻势。在这个时候伸出橄榄枝,可谓是一个极其取巧的时机。可以说,凯查哥亚特面对的危险越大,这次协商的成功率就越高。因为很显然,凯查哥亚特和冥月阵营之间,真的是没什么好谈的了。

    当然一开始凯查哥亚特的拒绝也不算什么意外。最重要的是,凯查哥亚特允许她们在这里旁观。这或许暗示了什么,也许凯查哥亚特会把辉月术士当做最后的底牌——真的全部输光了,他可能就要借助辉月术士的手逃离险境了。

    到这里为止,一切至少还在预料范围之内,但是不久之前凯查哥亚特的垂死哀号声可以说直接打破了她的期望。

    要说那是伪装的话,也未免太夸张了。冒牌女学者可不相信这是假的。凯查哥亚特应该是已经死了吧!

    其实本来凯查哥亚特死没死也没什么,反正她只是被拉过来的壮丁,对这件事情不承担任何责任。凯查哥亚特死了,协议的计划报废了,负责人的也不会是她(当然也不会是老太婆,具体负责的人会是谁只有天知道了)。但是,如果凯查哥亚特死掉的话——凯查哥亚特如果活着,自然会顶在前头——那么意味着冥月获胜了。

    那么这些干掉了凯查哥亚特的冥月术士看到两个辉月术士会干什么——这个问题简直不用问就知道答案。而且那可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整整一个军团。就算之前被凯查哥亚特消灭掉一些,至少也有半个军团吧。

    三五个普通的高阶术士,她自信自己能够搞定,十个八个,有了老太婆帮手也不是难事。但是几十个、上百个、数百个……那就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了。

    如果直接提出质疑的话,老太婆估计会说出“在敌人合围之前逃走就好了”之类不负责任的言论吧。但是那是一个高阶术士组成的军团,怎么高估都不为过。而且就算是高阶术士军团,应该也有少量游骑兵的存在。这意味着站在这里耐心等待,风险非常的大。也许再过一会,敌人就会包围过来,到时候想走都不成了。

    老太婆这么在这里八风不动的架势,到底是什么意思?在这里等,能等出一个什么结果来?

    “那个,导师大人。”她尽力换上了一副略显谄媚的口吻。必须要说,被老太婆强行拉过来当壮丁之后,她的情绪一直不好。理所当然的说话都没什么好脾气。只是老太婆一直假装听不出来罢了。“我想问一下,这一次……我们到底在命运之河中看到了什么?”

    “什么?”老妇人看上去还在装傻。

    “我是说……到底命运指引了一条什么路?!”蝶梦这一次加重了口气。“导师大人,现在我们已经在这里了,这件事情上……已经不可改变了。就算泄露一些什么也已经是没关系的吧?”她咬紧牙齿。

    “哎……你果然……也这么想吗?”老妇人叹了口气,用轻描淡写的口吻回答。“如果我说,其实事情其实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样,你会怎么看?”

    “完全不一样?是指观测命运之河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之处?”蝶梦一时不解。作为一个高阶术士,或者说,作为这个社会的真正意义上的统治者,一小撮最高层中的一员,她对于术士的能力,或者说,真正的底牌是再熟悉不过了。那就是术士们拥有控制命运的能力。

    对于单独的某个术士来说,这种能力其实没想象的(主要是无知者的想象)那么好用。甚至可以说,它并不能真正的让术士避开危险。你可以观察,但是相对应命运长河,你的观察能力很有限,哪怕一个较小的范围你也无法面面俱到。事实上,真正被观察到的只能被称为“碎片”。所以把命运掌控在手中完全就是痴人说梦。你可以干涉,但是比起观察,这种做法更危险。因为观察的时候还能说自己涉入不深,但是干涉所引发的波浪——哪怕微不足道的接触都可能诱发一场吞没一切的海啸——那就不是你能控制的。吞没掉别人倒还罢了,一不小心波及到自己也是常事。相反,随意所欲的肆意妄为,将这种力量作为攻击手段,“装完逼就跑”,在反噬到来之前脱离而去,才是更多术士的选择。

    但是,对于术士们的整体而言,那就是另外一个事情了。数百、数千、数万乃至于更多的术士们聚集在一起,将他们所看到的碎片全部集合归纳在一起,量变就产生了质变。哪怕每个人都只能看到微不足道的碎片,但是这些碎片集合在一起的时候,它们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命运长河的流动轨迹。所以单个术士可能会做出种种错误的判断,但是作为一个整体,术士们从不犯错。

    当然了,这些特定的观测成果是机密中的机密,绝不外泄的那一种。就算是蝶梦这种程度也是无缘知道真相的。

    老太婆来到这里,肯定是采用了这种方式。她是“看”到了凯查哥亚特可以和辉月阵营结盟,所以才过来的。从这一点来说,老太婆也许已经对现在的这种情况有所了解。但是凯查哥亚特死掉了啊!死掉的话,那就什么都是空话……等等……凯查哥亚特死掉的话……

    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拉拢凯查哥亚特吗?只是确定一下这个不稳定因素的消失?之前说什么凯查哥亚特很有价值之类的,都是骗人的?

    “观测命运……哈哈,”老妇人慢条斯理的说道。“亲爱的学生,我现在教你一课。这是我漫长人生总结……很多人都说术士拥有控制命运的力量,特别是那些异世界的智慧文明,面对着这种力量的时候,几乎都表现出强烈的惊骇。但是根据我的经验,实际上,这是一种愚蠢的行为……窥视命运本来就是一种异常愚蠢的行为,想要借此改变什么更是蠢不可及。”

    她将脸略略抬高一点点,兜帽的阴影中闪动着一点诡异的红光。“这个事情其实早就被很多人感知过,也被无数的人推理证明过……很多时候,我们将事情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推动,花费了巨大的力气和代价,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目的。看上去似乎是胜利了,成功了,但是却没人知道,为了那个浅薄的目标,我们到底错过了什么!”

    她看着自己的学生似乎想说话,于是做了一个“先听我说”的手势。“很多人都认为利用‘言灵’之类方式,将第二律魔力作为攻击的武器是一种浪费,一种错误。但是事实上我有时候想,也许那才是这一律魔力的正确用法。我记得你近期似乎对‘冥月眷顾者’之类哲学推理很有兴趣?”

    “是的,因为我知道……不过,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该死的老太婆,肯定是偷窥我的终端了。蝶梦有点恨恨的想。利用权限的后门入侵别人的终端盗取信息是一种很方便的事情,但是如果变成自己成了被入侵的一方,那就会让人很不爽了。可是她明明把终端整个关掉了啊?难道第一次的时候,老太婆就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拷贝了一份走?真的是变态的做法!

    “是死了。”老太婆承认。“虽然表面上冥月阵营宣布是某个辉月派出去的术士刺客杀掉了他……但是我们知道真相。因为在那个时间段里,辉月这边根本没派刺客过去。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他应该是死于一场内部的政变……大概是火焰之心想要夺取首席执政官的高位,结果被干掉了吧。具体点说,在他实际动手去夺取最高权力之前,冥月术士们就已经观察到了这条命运的支流。确实,规则上从来没有禁止一个普通人去得到最高的位置,但是那个规则是术士们制定的。一旦规则不能保护术士们的利益的时候……他们就毫不犹豫的用了违反规则的手段。所以,为了防止他夺取整个阵营的最高权力,冥月术士们抢先下手,干掉了火焰之心……永久的抹消了那股支流……真的是很像是冥月术士们会干的事情呢。”

    “这个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吧?”蝶梦有点怀疑的问。“早就时过境迁,就算有什么,和我们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系吗?”

    “我只是举个例子,告诉你冥月阵营虽然达成了他们的目标,但是到底错过了什么。他们成功的避免让普通人夺取最高权力……但是,也许错过了一劳永逸结束这场战争的机会。”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