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二十节 落幕5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怎么可能?!”

    “‘辉月眷顾者’、‘冥月眷顾者’那样的存在本来就是世界意志的产物,可以说就是那两位神明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凝聚出来的命运之子。你没发现平衡之刻随之而来吗?火焰之心如果能成为阵营领袖的话,在平衡之刻能够做出什么样的成绩来呢?冥月术士们以为自己掌握了命运,但命运已经无情地嘲弄了他们。他们的失败就连我都觉得可悲。命运呈现给人的东西,我亲爱的学生,从来就不是真实。至少不会告诉你其他的可能性到底是什么。”

    “这些归根结底,也只是理论,一种不甚靠谱的推理罢了。”对于这件事情,蝶梦却并不以为然。“这种理论,并没有事实来提供依据——也无法用事实来验证。所以正确不正确也只能说说而已。”

    “呵呵,我亲爱的学生,你又不自觉的为冥月辩护了。”老妇人笑了笑。“你本来很有潜力的,如果将你在学术上的敏锐眼光转到另外一个方向来,或许你的成就远不止现在这么简单。这确实是一种理论,所谓‘眷顾者’什么的,毕竟只是理论,而且很可能永远也得不到证据来支持它的正确。事实上,除非能从我们的神那里得到神意的指引,否则这种东西根本无法被证明,至少不能说服所有人……可惜我们的神从来都是高高在上,从不关心凡世的动静。说起来,凯查哥亚特倒是正好反过来……”

    几秒后,蝶梦才意识到话题又被老妇人给带歪了。这也是老太婆的特殊本事,三两句就能把事情绕到一个不相干的方面去,以至于差一点又让她上当了。

    “我们到底在这里等什么?!”蝶梦终于把话题转回来。“凯查哥亚特应该是死了。”

    刚才那阵哀号声……声音里满是垂死的痛苦挣扎,令人灵魂都为止震颤。再结合眼下的局势,冥月术士们侵入了凯查哥亚特的巢穴……似乎根本没有第二种答案了。

    “我也不是很明白,”老妇人下巴略微抬了抬,示意前方地面上的那种微弱的光芒。“但是,似乎还没有结束呢。”

    操纵者虽然死了,但已经开始运行的机械装置按照惯性继续运行一段时间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蝶梦吐槽着。不过老太婆也许是对的。有了这个东西,那些冥月术士应该会小心翼翼,这意味着她们哪怕在这里多等一段时间也会很安全。

    “到底命运指引了什么?”蝶梦问道。“接下去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老妇人直截了当的回答。

    “你知道的,对吗?不然你就不会在这里等下去了。”虽然失败是一件可恼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的好处在于——辉月阵营实际上从来不曾投入过多少资源。成功的拉拢了凯查哥亚特当然很好。就算失败,他们也没失去什么。当然前提是及时离开,否则就会失去一名执政官,还有给整个阵营带来长久的,刺痛般的耻辱。

    “如果我说这一次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一切……之前所有的都是我一个人做出的决定,你相信不相信?”

    四只眼睛——确切的说,三只眼睛——正面相对。因为正如前面说的,老妇人的一只眼睛已经机械化,不断散发出微弱的红光,已经不是正常人类的眼睛,连仿生眼都不算。看着老妇人目光,蝶梦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也许没那么多把握。

    “那个,导师大人,您怎么……”

    “一点魔力、一点理智、一些逻辑推理当然还有一些必要的……机械的帮助。”老妇人说道。“我从一个碎片——我观察到的碎片——之中推导出了一些东西。”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再强大也……”

    “正常的术士当然不行,”老妇人笑了一下。“但是我是一个例外。”她伸出一只手——一只人类的血肉之躯的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兜帽,好让自己面容尽可能的藏在其中。“一方面我活不了太长时间了,你应该知道,我经历了太多次延寿手术,细胞分裂的潜力已经耗尽。另外一方面我的身体又是这个样子了。这种情况下,自然容许我去做一些在别人看起来比较……疯狂的事情。”

    骗人!蝶梦尽力在脸上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但是事实上她对于老太婆的话半个字都不相信。老太婆是什么人?每一个相信她的人,最终都会被玩弄的欲仙欲死。而且,正如那些真正的谎言大师会做的一样,老妇人说的其实大部分都是真实的,甚至全部都是真实的,只是真相之中,永远缺少一部分。正如人们知道的,对说谎者而言,最重要的从来都不是自己的话是不是真的,而是能不能误导别人。只要能达成误导的目的,说真话和说假话又有什么区别呢?甚至可以说,真话越多越好,假话越少越好。因为假话越多反而越容易被拆穿。

    但是,到底在这里呆着会有什么后果呢?难道吃了大亏,受了重伤(虽然说凯查哥亚特应该是死了,但是不得不承认,他重伤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的凯查哥亚特会乖乖的选择和辉月阵营合作吗?

    但是暂时之间,她也没其他选择。除非她想要立刻触怒老太婆。

    ……

    “哈哈……哈哈……”朱华大笑起来,最后差点前俯后仰得不可收拾。“你不过是凯查哥亚特的俘虏罢了。想要杀他,凭你?”

    陆五其实想说根本不需要谁去杀,因为凯查哥亚特已经死了。这个世界远比想象的更为危险,因为在天空之上,有两个至高无上的存在牢牢的掌控着一切。就算是凯查哥亚特,也未能参透这个世界潜藏的奥秘,倒在封神的最后一步上。

    从这一点来说,高手的意见是正确的。陆五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走人,免得那两位存在将注意力集中到他这只小虾米头上。当然了,高手也说了,那两位虽然说掌控一切,但是注意力终归是有限的,他们不可能去关心那些太过于微小的事情。比方说以陆五现在的位置,估计是引不起那两位的兴趣的。反正这个世界的穿越者多如牛毛,那些偷渡的不算,两个阵营的那一堆“研究所”里面,可都是真正的异域来客,名副其实的穿越者啊。之前的凯查哥亚特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好了,不开玩笑了。”朱华看了看四周。从塌陷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凯查哥亚特的控制出了什么问题,九成是因为冥月之怒军团的入侵导致的。这也很完美的解释了为什么俘虏会逃出来。凯查哥亚特想来此时正和入侵之敌全面交手,空不出手来收拾越狱犯了。虽然她很确信这个无力的平民对于她的任务并无利用价值,但是应该也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情报。至少,他可以说明这地方到底有些什么危险。“你是逃出来的吧?在这里做什么?亦或者,”她的声音转了一下。“凯查哥亚特在这边有什么防御措施吗?”

    虽然是个冥月术士,但是朱华看起来非常敏锐。当然这也可能是陆五错估了。别的不说,单单是稍远处的白光就很醒目。那是一种很不自然的光芒,而且有着清晰的覆盖范围。要说这玩意没鬼,只要有一点点警惕的人都不会相信。

    “那个,你怎么知道的?”陆五知道这个问题很傻,但是却不自觉的说出来。当然也可以说是朱华的气势所迫。如果说琥珀有着一种亲和力,那么这个冥月术士拥有的就是一种威慑力。也不知道为什么,被那双黑得过分的眸子看着的时候,心里就会莫名的发虚。

    等等,为什么我会把琥珀和她进行对比?这个可是一个游骑兵,双方的立场是敌对的。

    “这个不用问的吧?你在这里犹豫着……想要干什么?正常情况下逃犯的做法是赶紧想办法离开,走的越远越好。但是你却是显然不急着离开。”朱华回答。她很容易察觉到陆五的举动有点微妙的不协调之处。“是凯查哥亚特布置了什么防御措施,让你根本无法离开?是自动武器吗?”

    “凯查哥亚特没布置什么防御措施。”陆五回答道。他知道就算撒谎也没用,反正这种事情稍微试探一下就知道了。“但那个白光的范围不能进入……它会吸取进入者的生命力。”

    “什么?吸取生命力?”

    “总之只要进入其中,人很快就会感到身体疲劳,精神萎靡,时间稍长一点,体质较弱的就会昏迷,体质好一点也只能多支撑一阵子,最终就被吸干从而死掉。”

    “这就是凯查哥亚特的防御措施吗?”朱华喃喃的说了一句。这就说得通了,面前这个叫陆五的家伙不是不想离开,而是没办法离开。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凯查哥亚特的看守这么松懈,因为根本没必要。除非能飞,否则是不可能离开的……等等,如果是凯查哥亚特的防御,估计连飞都无法避开。需知高阶术士们几乎都有飞行能力——其实那也很难算“飞行”,只能算悬浮。相对而言速度慢,不灵活,但是毕竟是可以飞起来。

    但是,这样的防御措施,作为敌人要怎么攻打进来呢?难道是用远程火力进行逐步的摧毁?那得携带多少装备,需要多少时间啊!就连她也知道,这种行动只可能是轻装突袭,而不可能携带大量重装备。

    “不可能,如果真的有这么完美的防御的话,那凯查哥亚特根本不会把它布置在城市里面。”理所当然的,如此完美的东西,肯定要部署在外面,或者至少是更远的地方。在距离城市两三日路途布置陷阱不是更好吗?“难道是因为环境的缘故?只有这地方是足够大?”

    “而且,你在这里干什么?”朱华突然问道。陆五表现的太镇定了——此时此刻可以说深入虎穴,就算是她,一个术士,一个以隐匿能力出名的游骑兵,都小心翼翼生怕遭殃。而陆五,作为一个靠着机会和运气从监牢里逃出来的囚犯,却没有那种弓杯蛇影的警惕。他太坦然也太自在了,完全没有表现出强烈的危机感。“这里四周没有通路啊。”

    “我的装备被凯查哥亚特放在那边了。”陆五指着远处的。“我想拿回来。”

    “装备?”也许是这个词触动了朱华,她的眼睛眯了起来。陆五所指的地方并不远,而且也许是因为被某种原因破坏的缘故,那扇门都是虚掩着。但是其中可是隔着这种吸取生命力的发光地带啊。嗯,谁也说不清楚里面会遇到什么,一不小心死掉就太冤枉了。

    不过“装备”这个词让她想起了什么。

    “你是想……让我去拿?”她黑色的眸子里似乎有几分怒意。这个世界虽然术士是统治者,但是那不过是整体上的情况。具体到细节层面,那些显赫的贵族之家中普通成员,也常常可以号令那些地位较低的术士。而每个人都知道,游骑兵是由低阶术士组成的。问题是这是什么地方?就算她杀掉对方,估计也没人知道吧——当然对方可能身份非常重要,家族成员会想法设法找出谋杀真凶来。不过她也可以用执行任务来解释,不是吗?

    “术士和普通人不一样,”陆五补充道。“术士首先被吸取的是魔力。嗯,在魔力耗尽之前,术士的生命是安全的。”

    朱华点点头,然后陆五看着这个女游骑兵走了几步,将一只脚踏入白光的范围之中。她保持这种姿态相当长的时间,然后后退。短暂的停顿滞后,突然发力,冲入白光之中。

    她的速度快得让人目眩,前后大概半分多钟,也许更短一点,女术士就已经回到了出发的位置。她面对陆五,脸上似笑非笑,然后将一个东西丢掉地上。那正是陆五的军装——辉月军官的衣服,也就是陆五在这个世界日常穿戴的玩意。

    “原来你是辉月的人!”她的声音里夹杂了几分不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