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二十三节 落幕8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朱华也很后悔。

    她终究还是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原本她以为此时天时地利都在自己手上,靠着对方出其不意的时候可以杀掉对方。但是事实证明……她还是小看别人了。

    在战场上从背后暗杀同伴的,通常实力都不会较强。因为如果较强的话,肯定会使用一些更稳妥的策略,至少不能在这个战场上这么做。毕竟,哪怕没有她这个目击者,对方也不是杀掉猎物就万事大吉的。他必然要面对监察官等一群纪检部门的一系列的责问。说句不客气的话,露馅的可能性要比不露馅的大。特别是这种赤裸裸的暗杀——借助敌人之手和自己动手那是完全两回事。前者能规避很多麻烦,后者的话,所有的麻烦都只能自己扛了。

    只有其他情况下都很难动手才会选择这个时机吧。否则哪怕基于对自身的自信也不会选择如此直接的暗杀方法。或者说,小个子之所以能一举成功,其中估摸也有几分因素是那个死去的倒霉蛋也不曾考虑过他居然敢下手。

    由此可以推测,此人虽然是高阶术士,但是实力估计也就是三流水平,也许更糟。除此之外,在这个让魔力高速流逝的环境里呆了那么长时间,自身魔力流逝绝对相当严重。最后,他显然自信心过剩,因为居然连一点点言语试探都没有就直接动手了。

    而反过来,她这一边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苦心经营,实力已经有了较大幅度的提高。对方的轻视给了她出其不意的机会。综上考虑,让她有信心一战。

    当然就算不打也不行。毕竟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还抢先一步吞噬了别人的猎物,被灭口是理所当然的。想逃走也没把握,没了飞行装置,哪怕隐身也很难避开。

    然而事实证明她还是小看了对手。

    小个子虽然很有自信,却依然选择了最谨慎的战术。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术士之间并不常见的贴身肉搏战斗。

    强大的术士几乎都不会采用这种战术。但是一方是在这个吸能的环境里受到了极大的削弱,另外一方虽然不曾被削弱,但是本身力量就不强。两个人都期待用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所以这种战术此时却很意外的适用。

    事实证明,虽然在吸能的环境里流逝了大量魔力,但小个子的力量还是比朱华高出那么一线。

    一线就够了。

    匕首的刀锋一点点的靠近她的脖子。纵然她催动全部力量来反抗,依然不能阻止。两个人身上都泛起暗红色的光芒,魔力沿着衣服中设定好的路线游走,将术士的力量激发到了极限。术士们依靠魔力的战斗,无非就是技巧、爆发力和耐力,如果将战斗变成一场持久战,那么她相信自己能赢,毕竟对方的魔力已经流逝太多。但是没有如果。

    在短时间的爆发方面,还是对方更强一些。

    后悔是没有用的,她选择了用最快的方法正面交手,而非游斗,现在就要承受后果了。只要刀锋划开肌肤,割开血管,她就再无反抗之力。

    锋刃靠上了她的皮肤。

    她从来没觉得刀锋居然是如此的冰冷,寒气从接触的那一点微不足道的皮肤上传入身体,似乎让半个身体都僵硬起来。可是明明冰冷,却又是灼热的,仿佛身体接触到一块烧红的烙铁,身体本能的,不受控制的尝试扭动,躲避。

    这一次真的是要完蛋了。她突然之间感觉到一股难以名状的愤怒和悲哀。如果她的力量完整无缺,怎么可能沦落到这个地步呢?这一切都怪他!那个如今自称红衣的男人。他的欺骗让她从天之骄子直接掉落到地面上的蝼蚁。

    匕首的刀锋陷入脖子的肌肤之中,再稍微向前一送,一切都结束了。她看着面前狰狞的小个子男人的那张脸,突然觉得一种莫名的讽刺。如果她能够接受自己的命运,当一个普通的游骑兵,或许会比较轻松吧。不!怎么可能!怎么可以!

    这阵内心的狂暴激发出了一些潜力,让她居然抵抗住了。双方变得僵持不下,小个子男人不能再推进一步,她也没办法将锋刃从脖子上挪开。

    在双方激烈的抗争中,匕首微微的抖动着,居然切开了她的皮肤,一缕殷红的鲜血流下。

    巨大的压力之下,让她快坚持不住了。或者说,连她自己也承认这种较量中是不如对手的。她竭尽所能的把脖子歪了一下,避开了锋刃。但是这是没什么用的小花招,与其说她暂时避开了危机,不如说她只是将危机略略延后,还进一步加强了敌人的信心,完全是饮鸩止渴。

    “你输了,小丫头。”小个子冷笑着,同时催动自己的力量,再一次将匕首靠近她的脖子。“你不该犯傻的。游骑兵本来就不可能和其他术士正面交手,你们擅长的可不是战斗!”

    然后他察觉到这个女游骑兵脸上露出一个相当古怪的表情。这不是一个临死的人的表情,而是看到了什么惊人的意外的表情。她的手虽然依然在抵抗,但是她的目光却已经不在他的身上,而是从他脸侧延伸开去,落到他身后某个位置。

    “这种花招是没用的!”小个子一点也没有为之所动。作为冥月术士,他对于游骑兵的相关习惯再熟悉不过了。虽然游骑兵行动时分为小组,但是事实上几乎所有的游骑兵都是分开独自行动,只有在出击之前和结束之后才会聚集在一起。因为游骑兵最大的特点就是隐匿行动,而隐匿行动这种事情压根不需要同伴——事实上,人越少越好。所有他不相信这里还有第三个人。“也许你发动偷袭有机会赢,但是这一次只能说你运气不好。”

    “你说我运气不好?”朱华的声音里夹杂了一丝嘲讽的笑意,同时她的手也抵抗得更加坚定。“不好意思,我倒是觉得运气很好,至少比你好。”

    小个子再自信也觉得不太对头了。特别是他注意到对方眼睛里原本的绝望突然整个改变了过来。要说危急时刻控制一下表情,让对方做出误解什么的还在可能性范围内,但是这样一下子让眼中的绝望瞬间变成希望,那就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了。

    他想脱离,却做不到。因为双方实力本来就是只差一线。这么死死纠缠住的情况下,想退谈何容易。

    然后他听见了身后的声音。那个声音他很熟悉,通用步枪发射子弹时候就是这个声音。必须要说,这不是很响亮的声音,通常情况下甚至无需消音措施。在战场上,这种声音基本上会被风声或者喊叫声所淹没。

    但是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

    朱华用力一推,将已经丧失力量的尸体推到在地。小个子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表情。通用步枪的子弹从他一侧头部进入,从另外一侧头部出来,直接粉碎了他的意识和生命。

    然后她转过头,面对着陆五的枪口。

    通用步枪可和电磁炮不同,里面不止一发子弹。

    通常来说,术士们是相当看不起通用步枪的,因为这种武器在战斗中有太多限制了。一道围墙就能挡住它,一团烟雾就能让你打不中目标,当然类似于外骨骼装甲之类防御力强大的战斗单位就更不用说了。相反,魔力是不受限制的。什么东西都挡不住魔力,包括钢包铁裹的战争机械也一样。更妙的是,它甚至不需要瞄准,只要知道大概范围就行了。很多术士甚至懒得携带这种武器,更多的术士虽然携带了,却也基本不用。

    术士们根本不需要什么特别远程武器,他们的魔力就是最好的武器。

    当然,这种规矩也并不是时刻都成立的。比方说现在。

    刚才全力以赴的战斗耗尽了她的力量。就算是术士,这样高强度的爆发之后,也不可避免的陷入暂时的虚弱期。相反,枪械这种玩意是不需要休息的。一发子弹后,下一发子弹不会有任何的威力削弱。

    如果陆五开枪的话,她知道自己躲不开。考虑到他是辉月阵营的人(也许还是个中下层的军官),这么一次性杀掉两个术士的战功确实很难得。更别说其中一个是高阶术士,另外一个是在战果方面和高阶术士等价的游骑兵。

    不过她相信陆五不会这么做。因为如果他要这么做,刚才他就无需特意的瞄准小个子的脑袋,直接对着两个人一顿乱枪就可以了。刚才两个术士生死搏斗,而且又是实力相当,争持不下,根本没有余力对抗边上的陆五。毕竟,虽然说通用步枪不是一种威力很大的武器,但是在这种距离内贯穿两个人体那是完全没问题的。

    这种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事情并不常见,但是不得不说,真的这份上了,哪怕是术士也只能等死。

    不过陆五还是这么呆呆的站在那里,端着枪,半天没动弹。

    什么意思?犹豫不决吗?一方面觉得这么一个大好战功的机会不容错过,另外一方面又有某些顾忌?

    当然事情没她想的那么复杂。陆五其实只是第一次用枪杀人,虽然感觉很不适应——不能说害怕,但是确实是对心理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