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二十五节 落幕10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身体稍微好一点了,还咳嗽,乏力,但酸痛总算消失了。这一次感冒是我十年以来遇到的最严重的一次了,不知道是自己身体素质下降了还是这一次流感特别严重。

    红衣站在病床之前。

    两名医生——或者按照地球的说法,叫做军医——从伊万身上收拾起检测设备,冲着红衣摇了摇头,并且做了一个全人类都通用的“我们没办法”的动作。

    红衣是在双月消失之后得到伊万突然急病发作的消息的。这个奇异的自然现象让人本能的觉得不安,似乎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红衣下令在整个浮空要塞内部进行一轮快速检测。也许这真的只是一个和什么事情都不相干的自然现象,检查显示浮空要塞一切安好,所有设备都正常运行,就连后备能源也老老实实的呆在它应该在的位置没有出来捣乱。

    但是没有料到的是,原本身体一直很健康的伊万突然病倒了。

    不是那种头疼脑热个三五天,慢慢加重最终病倒的状况(考虑他的年纪,如果此类情况倒是很正常),只能说很突然的就病倒了。最重要的是,用全身检测仪器都检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病。

    一定要形容的话,只能说他遭遇了很严重的精神刺激,被吓倒或者直接精神崩溃了。虽然术士们从不同的世界学来了无数奇妙的知识,在病理学上直接点出了一些大大超出了这个世界原本的发展的技术。但是这些技术几乎都是面对生理疾病,而非心理疾病。毕竟不同种族由于天生的生理差异和社会结构导致心理差异很大。人类估计永远也无法理解母螳螂因为爱所以要吃掉公螳螂的爱情。

    不过,虽然红衣不是术士,却对术士的力量相当理解。他知道,术士们拥有一些难以形容,不可思议的力量——不是每个术士都能做到,但是确实有少数术士能够做到一些极其诡异的事情。

    他知道,现在表面上浮空要塞悬浮在空中,所有探测装置显示一切正常,也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但是实际上在这片看似平静的土地之下,正在发生一场战斗。

    凯查哥亚特老巢就在这里下面,而一整个冥月军团也正在下面和凯查哥亚特开打。如果不是厚厚的地面遮蔽了这场隐秘的战斗,估计战斗的烟尘足以让整个天空都黯淡无光。更别说还有两个辉月术士混在其中。要说浮空要塞受到什么战斗余波波及,那真的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红衣可不相信凯查哥亚特没有发觉这座浮空要塞。他们之所以现在依然平静的度过,估计是凯查哥亚特也抽不出手来(或者说不愿意在此战斗的紧要关头无意义的招惹敌人)。双方的胜负应该还没有出来才对。

    “这个有传染的风险吗?”他问了一句。理论上不会,但是在这个地方,谁知道呢。最重要的是,在双月白昼出现的异像之前,伊万一直好端端的。而且,明明他在浮空要塞里,没有任何受到精神刺激的可能性的啊!有什么东西在这里刺激到他了?

    “这应该是伊万大人……个人的问题。”一名医生回答道。

    红衣看了一下整个人萎靡不振,似乎陷入半昏迷状态的伊万,拿出战术面板。“情况怎么样?”他问道。

    “指挥官,一共有四个人出现类似现象。”战术面板里,部下传来消息。“不过情况都没有伊万阁下那么严重……四个人中包括隐大师。”

    浮空要塞里面,连士兵加上隐的维修队伍(现在只能说它还在调试状态,不能说完全修复)从数量上来说几千号人了。区区四个人简直是微不足道,完全可以忽略的数字。也许这只是一个很偶然的意外,毕竟科技再发达,也没有达到长生不老的地步,也许是一些很少见的先天疾病导致的?

    但是……红衣却直觉的感觉到不妙。双月在白昼显现……他印象之中,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过此类的记载,却一时想不起来。也许具体的记载他是忘记了,不过至少有一个概念是记住的,那就是这种现象绝不是象征着什么好事。

    发生什么……很重大的事情吗?

    “情况没那么严重?究竟是怎么样?”

    “指挥官,很难形容……只能说他们好像受惊了,但是问他们发生什么,他们却不肯说。”

    “受惊了……”红衣关掉了战术面板的通讯。他感觉到了危险,但是权衡之下,却又不敢就此离开。如果陆五在这里,那么他就会坚决的提议离开,回到辉月的控制范围去。但是陆五不在,他成了指挥官,那立场就不一样了。

    他凝视着面前的伊万。后者两眼无神,面色苍白,无力的瘫在床上。说起来也有些奇怪,之前他是反对伊万的加入的,因为他很清楚的感觉到伊万的加入绝对有问题。但是这个印象是错误的,虽然他使用了一切办法,偏偏伊万却很忠实的将自己身份定位为陆五的一个手下,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或者可以说,他是主动的配合,甘之如饴的那种,丝毫也没有扯后腿或者算计什么阴谋。于是,慢慢的就变成了一个很合适的同僚。

    这件事情是很奇怪的——虽然之前红衣一直不去考虑这个问题,不管伊万出于什么动机什么理由,但是只要他这么做了,作为一个同僚也没什么不好……

    他把这个多余的念头赶走,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时候……然后他突然看到双目无神,简直像是老年痴呆的伊万突然眨了眨眼睛。

    “红衣?”伊万问了一句。他显示以躺在床上的方式舒展了一下自己的手脚,然后很敏捷的翻身坐起。

    边上的其他几个人目瞪口呆。刚才还显然丧失行动能力的伊万居然一下子……

    “你怎么样?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只是一时间莫名的昏眩罢了。”伊万摆了摆手。“也许是年纪大了缘故……”他露出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也许和这几天没休息好有关。总之,脑子糊里糊涂的,刚才刚刚回过神来。”

    他这么说,让人一时无法追问下去。红衣只好客套了几句,让他继续休息,转而离开了他的房间。

    不过一到过道上,红衣立刻再一次拿出了战术面板,向部下求证。果然不出所料,其他那些发病的人全部都在很短的时间里痊愈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他们之中有什么特殊的联系吗?红衣把名单对照了一下。如果其他人倒也罢了,但是隐可是一个浮空要塞的维修大师……来自后方,是那种典型的和女妖之门没半点关系的人物。他细细思索,却发现找不到任何线索,只能暂时先将这件事情放在心里。

    ……

    罗嘉是第一个察觉祭司的反应不太对头的人。

    他参加这种宗教活动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正常情况下,每隔两三天,祭司就会带着信徒们进行一场这种祭祀活动。频率相当高。所以他对于活动的流程已经相当熟悉。在献上祭品的同时是默默祈祷。这个过程花费半个标准时左右。结束之后就会进入念诵赞美诗的环节。纵然今天祭品特别多,献祭过程特别长久,但是现在也应该结束了才对。

    虽然说是血祭,但是此时此刻,血都变成了黑色固体了——都该要进入事后的清理阶段才对啦。

    “是不是该念赞美诗了?”因为距离最近的缘故,他轻声的问了一句。

    祭司的全身一个激灵。突然之间,每个人都感觉到冥冥之中有某个超凡的存在将目光转到这边。一道来自时空远方,但是却能够让人心灵都为之震撼的目光。祭司赶紧转过头——他不是祈祷,而是在磕头谢罪。

    祭司喃喃自语,一边磕头一边说话,说的又轻又快,哪怕是距离最近的罗嘉也听不真切,只是大致的明白祭司在认错,说自己不该胡思乱想,导致邪念入侵信仰动摇什么的。

    神的目光离开了,在离开之前,每个人都清楚的感觉到神轻轻的抚过他们,一种慈祥亲切的**,直接就在他们的思想和意志之上。这应该是神对于这场献祭非常满意的意思吧?

    祭司爬了起来,狠狠的给自己脸上两个耳光。其他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

    寒呆滞的看着前方。他的双眼发直,脑子混乱成一片。

    凯查哥亚特沉寂了,真的彻底的沉寂了。虽然他竭力否认,但是“神明已经死了”这个念头恰如春日草原上的草籽,顽强挣扎着,怎么阻挡都没用,硬生生的钻出了地面。

    那一声哀号……如果不是亲自听见,谁又能形容那样的哀号声?仿佛天地都为止崩裂一般的声音,哪怕将人类灵魂直接撕碎都不为过。

    神如果死了……我该怎么办?

    他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说句实话,在遇到真神之前,他只是一个靠着吹牛和欺骗过日子的人。过去,兄弟会的人认为他是一个拥有和术士们实战经验(哪怕是输了)的勇士。最近一段时间,随着他赢得的战绩,他更是成为很多人传颂的英雄。但是这是谎言。

    他又想起了那场曾经的战斗。他勇敢的冲上去,然后毫无任何意外的在冲锋的过程中倒下。等到醒来的时候,战场上已经没有其他活人了。那样的经历算什么战斗经验?如果不是伟大的凯查哥亚特的指引,如果不是伟大的凯查哥亚特时时给他提示,他根本就是一个被吓破了胆的逃兵罢了。没了凯查哥亚特,他什么都不是。别说是英雄了,连一个合格的士兵都算不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