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二十六节 落幕1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如果连凯查哥亚特那样的存在都被杀死的话,那么抵抗还有什么希望呢?虽然他不想承认,但内心深处的恐惧却不可遏制。当信仰崩塌的第一瞬间,人们通常感觉到的都是恐惧。当你过去所相信的一切如今都被证明不可信赖的时候,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打击一个人。

    他审视自己的内心,看到的却只是一个空洞和一片迷茫。他抬头看向四周,看到的是一张张手足无措,惊慌不已的面孔。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至少明白寒出事了。是急病?或者是魔法留下的暗伤?是的,他是所有这些起义者的精神支柱,当他倒下的时候,这群起义者瞬间就会丧失战斗下去的信心和勇气,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同样的道理,凯查哥亚特是他的精神支柱,凯查哥亚特死了的话,他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不知道这种混乱状态持续了多久,但是一定很久。因为哪怕脑子一片混乱的他也清楚的发现骚乱和不安已经传播出去。

    凯查哥亚特已经死了,但是他还活着。哪怕是为了让大家避开术士们的报复,他也应该做点什么。这是他作为首领必须要做的事情。

    然后突然之间,他再一次感觉到了真神的意志。

    神并没有做什么,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轻轻的触摸了一下他,填满他心灵中的那个不可名状的空洞。而且,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这一次,神不再饥渴,不再迫切的索要,而只是给予他宽慰和鼓励。而且……神似乎改变了一些,他的关注之中,已经没有过去的那种严厉和督促,事实上远比过去的时候更加亲切和温和。

    接着,神意和他脱离的接触。这只是一瞬间而已,然而这一瞬间让他心中的犹豫、恐惧和动摇瞬间消失。他突然觉得自己蠢不可及——作为一个凡人居然去揣测神。还居然想当然的觉得神已经死了。

    寒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环顾四周,看着周围一双双不安的眼睛。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他身上的异常。当然,他们并不能直接听到神的声音,所以也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事!只是突然有点头昏而已。”寒尽力想把这件事情掩盖过去。幸好,他的愚蠢并未招致神明的厌弃。

    ……

    凯查哥亚特的地下城市里空空荡荡的。

    纵然这里有着宽敞而且布局合理的通道,这里的建筑物虽然说样式奇特,但是却也能看出坐落有致,有着严谨的规划和优秀的设计。照理说,这地方居住一批人口——不管是人类,亦或者是凯查哥亚特自己制造出来的某种智慧生物,甚至机器人也没问题。但是事实上这里什么生物都没有——如果说那种半生物质的系统不算的话。

    之前琥珀离开的时候(在凯查哥亚特的那副“铠甲”里面),也是什么都没看到。当然了,那个时候她可以认为是凯查哥亚特刻意的安排。但是现在才意识到这真的是一座无人之城,里面没有任何居民的。

    或者说,里面的居民只有一个,那就是凯查哥亚特。他一个人足以让整个城市运行起来。

    城市的布局显然有着某种逻辑思路,并非随意为之。不过,琥珀现在并没有时间对此进行细致的考虑分析。事实上她身后的冥月术士追的很紧,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作为一个辉月术士,琥珀虽然过去没有亲身经历过两个阵营的战斗,却也知道这种战斗中不能有任何的侥幸之心。特别是她是一个第一律术士,落到敌人手里会有什么什么结果,简直问都不用问。

    琥珀作为第一律术士,天然拥有最强的防御——她可以直接“看”到未来很小一段时间的事情,所以除非不可避免的攻击,否则就一定会被她躲避掉。而且后面的追逐者因为种种原因也不愿下杀手。但是必须要说,这样众寡悬殊的追逐之中,很容易就会出现走错路的现象——跑进某个死胡同之类的。

    当然了,所谓死胡同之类只是一个比方。术士们可不会被区区一堵墙给挡住。但是冥月术士怎么说也是一个军团,不是毫无指挥,只知道跟着屁股后面追的乌合之众。虽然在凯查哥亚特的祭坛影响下,只要持续够长时间,琥珀一定能甩掉后面的敌人,但是问题是她发现自己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了。

    她已经被逼到城市一个角落里。虽然这是一个有着众多建筑,地形较为复杂的角落,但是却是如笼子一样,将人辗转腾挪的范围给限定死了。冥月术士们在外面卡住了关键位置,现在只能说她暂时被困在其中了。

    琥珀也已经听见了凯查哥亚特的哀号声。她对于整个布局最清楚不过了——冥月术士才刚刚进入地下都市。就算他们没有遇到任何阻碍,此时也不可能伤到凯查哥亚特本体。但是那种哀嚎声——如果说凯查哥亚特是为了迷惑敌人而发出那样的声音,琥珀可不相信。

    在和凯查哥亚特的短期接触中,她已经知道凯查哥亚特是一个性格高傲的存在。他也许会使用一些诡计,包括谎言,但是他的自尊心是绝不会容许他做出这种装死的事情来。再说了,至少就琥珀看来,凯查哥亚特是很有信心的——他的信心终归是有一个根据,总不会莫名其妙的有自信吧。

    她尝试着联系凯查哥亚特,然而却是全然无用的。凯查哥亚特也许是听不见她,也许是根本懒得搭理她,亦或者根本没空答复她,总之是没有任何回应。

    发生什么了呢?可惜的是,她实在没空理会这件事情,因为后面的冥月术士已经追上来了。他们很聪明,在确定把老鼠赶进笼子之后,立刻封锁了笼门,然后在里面有组织的开始搜索。这地方虽然地形复杂,有着一大堆不知道用处的建筑,却总归是范围太小。除非琥珀拥有类似于游骑兵那样完全隐藏魔法残痕的能力,否则只是时间差别的问题,而且差别不会很大。

    逃跑已经逃不掉了,必须战斗了。

    但是琥珀清楚,她并不是实体。而且她的力量因为不明原因而损失了绝大部分。虽然靠着凯查哥亚特,她这段时间真的靠着“吞噬”强大了许多,但是要说恢复过去的程度却也是远远不够的。再说了,这又不是具备比赛精神和公平精神的竞技,而是真正的战场。以多打少以众凌寡在战场上从来也不是一种错过,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赞美。一旦被对方看出来或者试探出来,那么她恐怕就真的危险了。

    女军团长站在路口,面色铁青的看着前方空气中的魔法残痕。

    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个铠甲中的女孩身上肯定有秘密,这么追逐一番之后,她就明白事情已经脱离了控制。这个女孩居然是一个术士——前方魔法残痕就是最好的证明。

    凯查哥亚特……居然已经制造出术士来了!

    应该是凯查哥亚特制造出来的吧?因为在刚才的追逐中,她已经察觉到了几个不正常的点。首先就是这个女孩的力量并不强大——但是在之前战斗中,也就是那副“机器外壳”还在的时候,她可是用实际的战绩证明自己能够以一敌百的。其次呢,这个女孩似乎拥有很高等的魔力,说不清楚她是第几律,但是凭借直觉和经验,军团长认为她很可能是一个第一律术士。好多次,她都是在那种几乎无法闪避的攻击之中刻不容缓的避开。一次两次那是运气好或者直觉敏锐,但是反反复复的重复这样的奇迹,那就肯定有问题了。

    哪怕是凯查哥亚特,想要从辉月或者冥月阵营那里,抢到(或者是骗到)一个第一律术士也是不可能的吧?第一律术士太重要了。冥月这边的情况她很清楚,这是绝不可能的。辉月那边——单单从他们那种不温不火的旁观者态度,就知道肯定没这种事情。

    这意味着这个少女是凯查哥亚特制造出来的——虽然乍一想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考虑到凯查哥亚特所创造的种种奇迹……如果是凯查哥亚特的话,如果是直接创造出一种从未有过的生物,也就是毁灭者的凯查哥亚特……那么哪怕完全解读魔力的奥妙,直接制造出术士来,也不是什么太难接受的事情吧?

    当然了,这种简直犯忌讳的造物,肯定不可能十全十美的(就算十全十美,凯查哥亚特也得想办法予以限制,否则万一失控怎么办?)。这就是为什么她会有如此的表现——明明拥有高等的魔力,但是具体到每一律却都不强大。明明不强大,偏偏她一旦披上那种金属外壳,立刻会变成足以以一敌百的强者。

    不过,只要抓住这个猎物,那么就有可能揭开凯查哥亚特隐藏的最高奥秘,也就是人为制造术士了吧。而且,想到这一点她不禁心头火热,如果她的估计是正确的,那么想想她能够得到什么?!这样的战绩,哪怕直接被提拔为第一后补……不,直接被晋升为执政官都有可能吧。因为她永久的解决了困扰着整个术士社会的一个根本性问题。不止如此,在即将到来(虽然平衡之刻已至,但是影响尚未波及全面,所以称之为“即将到来”并不为过)的这次平衡之刻中,冥月将掌握多少的优势?或许一个百年之间,这场蔓延了几十个世纪也就更久的战争就要宣告结束了。

    她满心火热,但是至少在行动上却很谨慎。之前她已经听见了凯查哥亚特的哀号声,但是……要说据此认为凯查哥亚特已经死了,却还太早了一点。而且这个该死的吸能效果实在很麻烦。所幸一是在凯查哥亚特发出那声哀号之后,吸能效果已经大幅度下降。弱者暂且不提,强者在这里呆几个标准时还是能撑得住的。二是后面过来了一个士兵,告诉她只要离开白光范围内就可以脱离这种效果。也就是说,它的范围有限。总之,她的计划很简单,抓住猎物,然后离开。至于凯查哥亚特是死是活,留给断指去处理吧。

    “加强戒备……小心凯查哥亚特设置的防御措施。”

    虽然说这么下令,但事实上他们一路过来,除了这种白光之外,却没遇到任何可以称之为“防御措施”的东西。这句话也是随口说说罢了。但是偏偏她话刚刚出口,不知何处突然一股白雾弥漫过来。

    不知道来自何方的白色雾气。但是,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就将整个区域包裹得严严实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