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三十一节 内讧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干的不错嘛,小鬼!”冥月术士发出一声满是怒火的笑声。

    居然叫我小鬼?但是话说回来,就陆五看来,这位看上去要比自己年轻许多啊。如果放在地球上,也就初中生的档次吧。是天生娃娃脸吗?还有对方的手……

    冥月术士右手上,血迹斑斑,衣袖几乎都变成碎布条了。其中还有几片插入肉体的金属片。看也知道,这位正是之前接过从陆五手里丢过来的步枪,然后承受了绝大部分爆炸威力的那一个。正如高手说的,这实际上并未对他造成什么重创。虽然看上去血迹斑斑,衣袖破烂,但是血已经止住了,而且五指什么的也都非常齐全。对术士而言,这种程度的伤根本谈不上严重,并不影响战斗和活动。

    虽然是一张非常年轻的脸,但是那表情,那满是怒火和憎恨的扭曲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

    两个人现在正好在那个烟雾区域的边缘。当然此时烟雾区域里已经满是催眠气体,进去的话就会完蛋——就算是陆五也不例外。高手暂时无法关闭祭坛的吸能效果,这意味着只要睡过去,就只能等着被吸成人干。

    “相当狡猾的陷阱……是催眠气体吧?混在烟雾里……稍微不小心就中计了!”冥月术士狞笑着,踏前一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凯查哥亚特相处久了的缘故,陆五发现自己连感官似乎都格外敏锐。虽然说他知道普通人是感受不到魔力的存在的,但是他此刻却似乎能够感觉到那种弥漫于对方全身的力量。

    如果说现在陆五有什么感觉,那就是从头窜到脚尖的惧意。第一次真正的感觉到迎面而来,无法逃避的危险。

    “……原来……我明白了,你是凯查哥亚特的部下对吧?!”冥月术士身形似乎有些摇晃,他应该多多少少也吸入了一些催眠气体。但是就像每个人知道的,不管什么样的催眠气体,想要真正生效让人昏睡过去就必须达到某个限度。吸入很少的一点是没用的。

    陆五突然之间意识到对方并不如看上去的那么年轻。尽管这个冥月术士脸上的光滑粉嫩得宛如一个少年,但是对方微笑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他的额头上满是恶毒的皱纹。感觉上应该是某种整容手术,或者是干脆就是传说中的“延寿手术”吧。

    “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凯查哥亚特到底怎么了!”他做了一个虚握的动作,然而陆五却立刻感觉到头顶上有劲风吹过,强劲到能够让头皮发麻的那一种。这样的力量如果打在身上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但是宁可不知道比较好。“他是死了,还是在那里设好一个圈套等着别人上套?不……都派出你这样的人了,凯查哥亚特也已经是没招了才对吧!”

    说话的时候,他回头斜看了一眼身后。陆五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他们这边已经不是中心区,所以烟雾也淡薄了很多。此时正好有那么一丝间隙,所以陆五可以看到另外两个冥月术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们昏迷的地方就在边上不远。可以说再多跨步就能离开催眠气体的范围了,但是却倒在最后一步上。

    果然,对方能够逃离这个圈套并不是偶然,应该说这一招能够撂倒两个已经足够幸运了吧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问题是……哪怕撂倒了两个,剩下的一个依然不是他能对付的。

    从头窜到脚尖的惧意不肯消失,陆五直觉的知道对方一定会杀掉自己——没什么理由,就是这么觉得。不管是投降或者不投降,最后结果不会有任何不同。

    脑子拼命的运转,想要找到一条逃生之策,但是事实上却没有任何可行的办法。或者说,面对人类的智力,什么招数都不好用。

    “不吭声?……是陷入绝望之中了,亦或者是另外一个陷阱?”冥月术士有些意外的自言自语,同时看了四周一圈。当然,四周没什么特别的东西,除了弥漫的烟雾。当然,如果有什么能藏在烟雾的威胁,那也不会现在亮出来吧?

    “或者是……将自己作为诱饵,浩然身后藏着的杀手发动突袭呢?!”他冷笑了一声,似乎觉得自己的这个笑话很有趣。“可惜的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冥月的游骑兵……”

    “兵”这个字刚刚吐出口的那一瞬间,陆五猛的瞪大了眼睛。一把匕首就突然从虚空中毫无道理的出现,朝着冥月术士的脖子划过来。

    然而下一瞬间,并没有血肉横飞的场面出现。刀锋停在距离脖子皮肤还有那么几厘米的位置,不得寸进。握着刀柄的手在用力划动,尝试破局。然而明明刀锋前面是空气,却发出宛如刺中金属一般的令人牙酸的摩擦声。

    冥月术士完全没有动,甚至连回头看一眼都没有回头看。

    “果然……双重陷阱吗?我就觉得被凯查哥亚特选择为手下的话,肯定不会那么简单被抓住。”他稍微朝下方看去,看到那把就在他下巴边上,却无法造成伤害的匕首。“是术士吗?但是……你没听说过吗?在术士的较量中用武器,本身就是一种力量不强而心虚的表现呢。”

    他伸手去抓那刀子的刀锋。

    “只有白痴才拘泥于教条,实用才是最重要的!”耳边,有人发出一声讽刺的声音。接着,一股同质的魔力爆发出来,直接抵消了他防护自身的力量。刀锋在手抓过来之前向前一送一划……然后,用力的一搅动。

    脖子上瞬间出现了一个大得吓人的缺口,鲜血立刻从中喷了出来。

    冥月术士挣扎着向前走了两步,但是他的力气迅速的离开了身体。他的双膝不受控制的跪倒,在他倒下的最后一瞬间,他回头看到了身后的凶手。这一眼就回答了他所有的问题。

    那是一个游骑兵。

    这就是为什么明明敌人就在边上,但是你却察觉不到。辉月阵营对游骑兵提出了高额悬赏,恐怕并不全是为了解读游骑兵那种隐匿能力的奥秘(虽然这能力很有用),也是对于游骑兵感到深深忌惮的一种表现。在措手不及之下,单个的术士确实极难避免这种阴险的偷袭。

    可是为什么?游骑兵……虽然说冥月术士逮到机会向同伴下手早就不是什么稀罕事了,但是这个游骑兵为什么敢在这个时候这么做?而且,能够对抗魔力的只有魔力,刚才他用第三律的魔力阻挡住了刀子,游骑兵能伤到他,只能是使用同样的第三律魔力突破了他的防御。可是一个高阶术士为什么会成为游骑兵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你……为什么……”

    他眼睛里满是疑惑,大脑思维却慢慢的模糊起来。这样的重伤是无药可救的,伤口太大了,就算是魔力也没办法阻止这种情况下的出血。

    “啊,抱歉,我不是你们的同伴。”女游骑兵冲着他笑了一下。“同一个阵营不等于是同伴哦。我不归属于你所在的部队……或者说,这一次我是独自行动的,而且拥有‘可以根据自我判断随意采取任何措施’的权限。最高级别的权限哦。这意味着杀了你,我也是无罪的,因为我本身就有这个权力,任何人都不能凭此来攻击审判我。”

    “咕……”冥月术士挣扎着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你如果要问我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权限……呵呵,只能说我被人派来送死的。敢死队理所当然会全力的放权啦。”

    不过对方已经听不见她最后一句话了。

    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吞噬掉了对方。每掠夺一次,本源就会壮大一分。虽然她知道这距离她天赋的程度还很远,但是这种逐渐强大起来的感觉真的很好。这个死去的术士力量相当可观,她觉得自己的力量应该上升了大概十分之一左右吧。

    然后她转过头,看着面前的陆五。

    “你真的是……凯查哥亚特的部下?”她问道。不管是从服装还是外貌来看,这个辉月的小军官都不可能是凯查哥亚特的部下吧?或者说,囚徒更加合适一些。

    “当然不是,凯查哥亚特已经死了。”陆五回答道。

    下一瞬间,他觉得脑子昏沉了起来。但是那只是一瞬间。下一瞬间,高手的声音出现在他脑海里。“搭档,别担心,这种类型的魔力,我可以轻易干扰掉的。”

    陆五刚才还朦朦胧胧的脑海瞬间变得清明起来。眼前的女术士正做出一个双手虚抱的动作,却闭着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第七律魔力的一种应用啦。”高手解释道。“刺激大脑的部分领域,让人处于半睡半醒状态,这种状态下人很容易受外界影响。按照地球的说法,算是催眠状态吧。放心,不要看她,装出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她不会察觉你已经脱离了她的控制。”

    陆五赶紧闭上眼睛,装出一副意识不清的样子。然后清楚的听见一个声音在提问。

    “凯查哥亚特已经死了吗?”

    “已经很确定的死了。”陆五说道。“你也听见了那一声哀号吧。”他现在已经知道,凯查哥亚特陨落的惨号声,应该被整个地下都市范围内的人感受到了。

    “那么,你是凯查哥亚特的部下?”

    “不是,我是被他抓过来的。”

    “果然如此……你是怎么控制凯查哥亚特的防御系统的?”

    “并没有控制,只是只是因为偶然得到了相关的情报。只要敌人接近,防御会自动启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