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七十一节 琥珀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你不是凯查哥亚特?”

    “确实不是。”那个声音回答。虽然是心灵交流,但是感觉上对方确实比凯查哥亚特温和得多,完全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态度,更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但是,态度、语气之类是可以伪装的。虽然琥珀只是去了地球一圈,却也怎么着也看了一些电影。明白地球人中存在着一种叫做“演员”的人,他们中的佼佼者则叫做“影帝”。人类这种生物伪装起来还需要多方面的能力,需要在表情、语气、语言内容,肢体语言、习惯动作等等很多地方一起做出改变才能伪装,而凯查哥亚特这样的生物只需要修改自己的口气就行了,难度简直下降了三五个等级。“不过,小术士,我对你并无恶意。”

    “我知道,不过,”琥珀定了定神,“凯查哥亚特曾经给我一个许诺。”她说道。作为第一律术士,她能够感觉到那藏于时空之中的轻微脉动。这绝不可能是另外一个术士的伪装,而确确实实是凯查哥亚特(或者如他自称的,凯查哥亚特的同类)。

    “我知道……”对方的声音有那么一点困窘。“那是凯查哥亚特对你的承诺……”

    这让琥珀的疑惑更深。每个术士都明白,名字和命运之力其实关系颇深。所以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忌讳。这意味着别人可以通过命运的力量搜索,甚至对你造成危害。虽然可以通过第二律魔法的守护来对抗这种力量,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第二律魔力,甚至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第二律术士的帮助的。所以来到一个新环境,不得不向陌生人通报姓名的时候,术士们通常都会临时编一个名字而不是说出本名。

    其实这个道理不仅对于术士,对于其他人,甚至对于任何智慧生物,都是如此。

    如果是凯查哥亚特为了在冥月术士面前藏起自己而改了一个名字,这是完全说得通的。当然仅仅改了名字是远远不够的,但是这确实是有效的办法。

    “不管你现在的名字叫什么,你是不是,”琥珀看着天花板,感受着那种精神能量,他并不遥远。也应该如此。“曾经叫做凯查哥亚特?”

    “那个……”哪怕对方根本没有实体,但是那种困窘不堪的态度依然掩饰不住。“小术士,不要追究这个问题了。凯查哥亚特已经永远离开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但是既然我继承了他遗留下来的东西,我也有义务兑现他的承诺……真是的……虽然这笔债和我无关,但是赖掉的话,应该也等于宣布自己丧失对那孩子遗留财产的继承权了吧。”

    “这么说……”

    “是的,没错,我可以兑现凯查哥亚特曾经对你许下的承诺,或者说交易。既然你已经十足的完成了你应该做的事情,那么这个承诺就能够兑现。我也同样知道如何解决这个世界时空崩解的问题。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

    “哦……”

    “只是一些个人的小问题,”那个神秘存在立刻补充说道。“仅仅和你个人相关,和其他的东西,包括阵营的机密什么都没有半点关系。我只需要你诚实的回答就行了。”

    琥珀觉得很奇怪,这和她预料中的可完全不同啊。但是这个时候拒绝的似乎又有不妥,也许先听听那是什么样的问题比较好。

    “小术士,这是第一个问题,你怎么看待术士们的魔力?再次说明一下,我只要你的回答,你个人的见解,不涉及其他人,更和其他什么理论没什么关系。”

    “……魔力不是万能的,”琥珀静静了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如果仅仅是这种“调查问卷”程度的问题的话,倒也真的没什么值得隐瞒的。她个人的看法并没有任何保密的必要,实话实说即可。“但是,魔力确实很方便。”

    “很好,就是这样的回答……那么第二个问题,你怎么看待术士和普通人的区别?”

    “这个问题还要问?术士们和普通人之间,有着力量上的差别啊,这是显而易见的吧?”

    “当然两者之间就是魔力有和无的差别……这是废话。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看待这种力量上的差别?”

    “力量上的差别是很正常的吧?”琥珀颇有些疑惑。不过她想不透对方为什么问这种问题。“人类本来就因为个体的差异而拥有不同的能力,就算没有魔力,这种差异同样很大。”

    有些人,仅凭头脑就能获得称号,以及相应的身份、地位甚至还有财富。有些人则哪怕天赋魔力,到死依然一无所有。

    “这么说……魔力对你来说,只是人类之间的一种能力上的普通差异?没有更多了?”

    “当然只是一种普通差异而已,还能是什么呢?你的意思是……物种差异吗?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啦。父母都是术士,孩子没有魔力的例子数不胜数,父母都是普通人,孩子却拥有术士天赋的例子同样多。将人类和其他生物分开的从来不是力量,而是头脑。”

    “头脑吗?很有趣的说法。”

    “当然了,以太之海内,拥有各种怪异超自然能力的生物数量颇为不少呢。很多生物的能力又强大又危险,哪怕和魔力相比也不逊色,甚至更有过之。然而拥有力量的野兽终究还是野兽,没有任何一个术士会将其视为同类,不是吗?智慧才是一种生物最终极的力量,如果没有智慧作为基础,那么魔力也就毫无价值,和那些以太之海内的危险野兽没什么区别了。”

    “呵呵……说的也是呢。那么还有第三个问题,也就是最后一个问题了:你对异世界的人类有什么看法?”

    “看法?”

    “是的,比方说怎么看待他们之类的。毕竟异世界的人类之中并不会诞生术士。”

    “辉月阵营也已经控制了好几个世界,并且移民其中呢。”琥珀越来越不懂对方到底想问什么。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有什么好问的?“这些世界都不会产生术士,但是从来不会有谁觉得那些移民过去的人,还有他们的后代,就不是同胞了啊!”

    “术士中,有些人有着特别的看法……”

    “你是说冥月术士那边吧?确实,那边通常表现为歧视……但是其实那边也是一样的,那些冥月术士歧视除了他们自身之外的任何人,包括其他的冥月术士。他们的教育就是如此,总是充满了戾气……总之,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对方沉默良久,没有回答。

    “那么现在该兑现你的承诺了……对了,你现在的名字是什么?”

    “我叫高手。”对方用一种很无奈的口吻说道。“没关系,我会告诉你想要的一切的。放心,不是随随便便给你模棱两可的答案,更不会给你一个莫名其妙的结论就了事。想要理解如何修复时空结构,需要的是一整个理论体系。我会把相关的一些必要前提知识都教给你。为了保证我的理论正确,以及如何正确的修复时空结构,我会为你提供实际操作作为示范……不过这一点就需要你自己的配合了。”

    “是吗……太好了……对了,其他人呢?”

    “什么其他人?你是说那些冥月术士吗?他们中很大一部分都死了,剩下的也都原路逃回去……不过对于他们能否平安返回,我并不乐观。”高手说道。

    这句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不过琥珀其实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想要知道的并不是那些冥月术士们的消息。

    “陆五呢?你不是说过,你把他抓到这里……”

    “你找错对象了,小术士,陆五不是我抓的。不过既然你这么问了,我也就给你一个答案好了。陆五现在很好,他就在自己的那座浮空要塞里面,等你回去。”

    等我回去?琥珀心头莫名的一阵喜悦。然而突然之间,她又想起了更加重要的事情。

    那个,院长大人她们呢?

    “如果你想要知道至高之星,还有蝶梦,”高手说道。“我也可以将她们的下落告诉你。其实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你恢复确实花了不少时间。现在的她们应该差不多已经回到那些浮空大陆上面了吧。”

    “她们……说了让我回去的事情了吗?”

    “半句没提过。”高手说道。“不过,看她们的意思,显然是没打算让你回去。你呆在陆五身边才最好。”

    琥珀心里也是充满了疑惑。

    她身上出现那种异变,力量大幅度下降,反复推测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她的实体受到了伤害。可是问题是她的身体应该在学院那边,在重重保护之下才对。所以反复揣测后的结果就是有人一手遮天,刻意为之。至于目的,应该就是通过吞噬,得到第一律的魔力。

    她一度误会院长大人,但是事实证明并不是院长大人(否则的话她就直接被杀掉了)。那么,既然如此,院长大人为什么不让她回去呢?

    当然你可以说这是因为她受伤了,需要凯查哥亚特专门的的治疗设备治疗(这显然不是本世界的科技),而老妇人那边却因为要事在身,不能等她。但是哪怕如此,那边也一定会安排好她的下一步,而不是如眼下这样没有任何计划安排。

    是那个动手攻击她的人势力很强大,哪怕是院长大人也一时之间无能为力吗?但是这是不可能的。蓄意谋杀一个第一律的术士,应该没有任何人能够承受这种罪名吧?

    “为什么?”她不禁自言自语的问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