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七十二节 预感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除非是……

    琥珀想到了这个可能性,感觉到一阵恶寒。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算院长大人也暂时无奈并且不能采取直接行动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虽然这么说不合适,但是,”高手说道。“对你来说,得到修复时空结构的知识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吧?其他的可以暂且不论。”

    “我能够……稍微理解一下修复时空的办法吗?不需要很细致的那一种。”

    “我不想隐瞒,”高手说道。“而且这事说来也很简单,在世界范围内,想要修复时空是非常非常困难的。相信你的先人也明白了。想要修复时空结构,唯有使用超越这个世界……或者说,超越这个维度的能量。”

    琥珀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听着。

    “是的,魔力就是一种高维的能量。尽管在你的理论里,魔力能够促进时空结构的恢复,然而这个理论是有瑕疵的。因为魔力本身……怎么说呢,作为一种能量,它不够稳定。我不是术士,所以倒不能下断言,但我肯定,想要用魔力修复时空结构必须要非常细致的操作,就像画一幅细致的图画一样。这对于这个广大的世界而言毫无意义,因为效率太低。还不如省下这点力气,直接让它自然恢复呢。所以靠着魔力不行,需要的其他类型的高维能量。”

    “但是……”琥珀这一次说出声来了。“我们没有你所说的这种能量啊。从哪里能找到那样的东西呢?”如果将其视为资源的话,那定然是一种珍稀的宝物。

    “你错了,小术士,这种能量是有的。而且每一个世界都有。”高手回答道。“唯一的问题是,不同世界生成的能量都会有些许的不同。如果能够从某个规则严密的世界收集这种能量,那么就能对这个规则较为松散的世界的时空结构的稳定有着奇效。”

    ……

    红衣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不知道是不是没休息好的原因,他的两眼遍布红丝,苦脸上覆盖着一种浓重的,令人窒息的严肃气氛。

    “父亲大人,您怎么啦?”房间里的女儿有些好奇的问。如果说这份表情勾起了她的好奇心,不如说这幅表情勾起了她的回忆。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已经深深的刻入她的记忆之中。她记得,那天父亲找上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表情。

    “外面开战了吗?好像没有吧?”

    虽然说浮空要塞使用能量武器而非实弹武器,但是如果被命中的话,高温高热同样会导致浮空要塞自身产生能量爆炸从而剧烈震动。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这种战斗中,因为躲闪敌方炮火是很困难的(毕竟是光束武器),所以基本上浮空要塞里面就和地震一样,严重的区域甚至会让人站都站不稳。

    所以这种情况要进行损管作业,要进行操作远不是纸上谈兵那么简单,需要专门的训练和演习。而且必须专业化——操作人员一般没有武装。就算出现接舷战,具体的战斗也由专门负责接舷战的部队负责。

    “没有……”红衣用力坐在床上。

    一切比预想的更加顺利。两座浮空要塞在一个中等交战距离停住不动,彼此警惕又小心的互相打量。而冥月这边地面部队的撤退已经开始进行了。不是那种大军一起行动的撤退,而是如蚂蚁搬家一样一个阵地一个阵地的撤。毕竟凯查哥亚特留下的阴影太深,没人敢直接撤。据说——仅仅是据说——辉月这边和幸存的毁灭者们达成了协议,允许他们走人,但是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万一毁灭者发动攻击的话,那么两座浮空要塞将提供强大的火力掩护。就算是由先进的异域科技装备武装起来的毁灭者,也无法无视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战争机械。

    过往的战斗中,凯查哥亚特对付浮空要塞的策略就是炮灰海——用那些专业对空的小型飞行单位进行攻击,同时用小型运载飞行器(比如之前陆五见识过的大螃蟹)。说不清楚凯查哥亚特是不是又找到了浮空要塞的结构性缺陷。总之,毁灭者的攻击绝对卓有成效,如果以战力衡量的话,那么浮空要塞的损失远比地面部队严重得多。

    不过上一次,凯查哥亚特似乎出动了自己的浮空要塞。根据有限的情报,似乎是将坠毁的辉月这边的浮空要塞重新修复改装后投入使用的。但是经过改装后,其实际战力非常惊人。若非冥月这边的人员拼死一战,以舍身的勇气将浮空要塞作为一枚巨型炸弹和对方同归于尽,那么估计现在的局面会更加的糟糕。

    不过这些和红衣无关。红衣倒是相信凯查哥亚特会遵守约定——他曾经接触过那个伟大的存在,所以多多少少知道一点。那样的存在……那样伟大而高傲的智慧生物应该不会随随便便就食言的。既然他答应要报答陆五,那么这一边就肯定没有问题。

    有问题的是冥月这里。

    最初的时候,红衣也是支持陆五的看法的。说也奇怪,虽然是一个军人,但是如果能够避免战斗就达到目的,那么红衣就会尽量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这并不是因为他有着道德上的洁癖,而是因为他知道这是最佳的途径。事实上,尽管最初的思路是“狠狠的打击冥月一次”,但是经过几次商量,迅速的就变成了“帮助冥月撤离”的战略。

    但是现在,明明一切都很顺利:最初的接触很顺利,接下去商定很顺利,最后实际面对面了(浮空要塞之间的面对面)了还是很顺利,然而不安却如恐怖的毒虫一样,在他心中蜿蜒爬行,噬咬着他的理智。

    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因为这边也清楚的认识到自身的不足。所以压根也没有死战到底的打算。万一协议失败……那也就是且战且退即可。毕竟这边虽然能源和内部结构上可能因为曾经坠毁而留下暗伤,但是外部装甲和纳米防护方面可是没半点含糊的。这不是可以被一炮两炮就击毁的脆皮货。万一动手,全力后退即可,反正谅冥月这边也不敢追。

    如果说之前他们还担心冥月这边的浮空要塞可能是特化的(特别是主炮额外强化过的类型),那么现场看到之后也就释然了。对方和他们一样,是标准型的。论性价比最高,但是论单体战力并不是最强的那一种。

    “您好像很紧张?放心,父亲大人,不管怎么看,似乎都没有问题呢。”朱华倒是一点感受不到红衣此刻的那种直觉。当然了,这种感觉也没办法告诉别人……因为根本不符合逻辑,不符合现实。“做完这一切要多久?”

    “战线相当长,两座浮空要塞沿着暂时熄火的前线绕一圈,让部队逐步后撤……花费的时间预计需要六七天,甚至更多一点。”红衣回答。已经很久没有这种直觉了。上一次的时候,正是十六军团主力构成战线,试图抵挡汹涌而来的硬皮怪。

    从上到下,绝大部分军官士兵都认为他们应该能坚持很长时间的。毕竟他们有着大量的装备和补给,而且有足够的时间和材料构造一个强大的火力据点。至于硬皮怪,大家都知道,虽然那是肉体坚韧,生命力顽强的生物,但却是一种缺乏智慧的炮灰型怪物。那种东西没有队形也不怎么懂得躲避,只是如野兽一样悍不畏死的猛冲而已。使用交叉火力,配备必要的外骨骼装甲还有车辆,是被证明能够有效的杀伤敌人的。

    足够多的战例证明,这种生物的战力略逊于普通的军团——也就是那些以步兵为主,只有少量外骨骼装甲和车辆(其实车辆数量倒是不少,不过都是运输性质的,而非战斗车辆),以通用步枪为主力的部队——而且这个战力所指的是野战。也就是没有工事和重火力配合下的野外遭遇战。

    硬皮怪根本不是敌人——战力薄弱,不配当敌人。真正的敌人是时空崩解。在这个无可抗拒的敌人面前,他们不得不放弃驻防区域撤退。硬皮怪只是趁着这个大势,利用自己不怕死这个特点,在此过程中变成了一个不小的威胁。

    正是因为这种理性的敌我力量判断,所以当时的军团长(就是陆五的前任)决定抵抗一段时间以阻滞消耗敌人。

    然而红衣的直觉提醒了他。他纠集了自己能够说服的所有人,偷了两辆车,在战斗刚开始之际就跑了。事实证明他跑得很及时,因为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他就在高处看到了己方阵地被硬皮怪攻陷的悲剧场面。

    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军覆没。红衣很确信的观察到了异常悲惨的毁灭性失败。几乎没有其他逃出来的队伍。事实上别说两条腿了,就连带轮子都没有。于是整个十六军团就剩下那么一点人了。陆五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中队长就成了所有活下来的人中位阶最高的,变成了军团的最高指挥官。

    而现在他的直觉在咆哮着述说危险。

    “放心吧,我已经将我方的诚意……用游骑兵的渠道送到冥月那边了。想来他们也不会犯傻的。别的不说,就算取得击毁辉月阵营浮空要塞的大胜,但同时让部队失去了撤退的机会,恐怕也是有罪无功吧?连功罪相抵都算不上。他们赌不起,也不能赌。最重要的是,赌了胜算也近乎为零。”

    是的,过去所有的经验,基于利益基础上的逻辑推理,还有为人处世等等各方面的论断都能推测出,对于眼下的情况,冥月那边绝对是求之不得,一定很乐意顺水推舟。看不出他们背约会有什么好处。大部分人类都是现实的生物,所谓“杀头的买卖有人做,赔钱的买卖没人做”。这个世界虽然没有这句格言,但是相关的道理却同样人人都明白。

    更别说就算对方想要开打,这边也没有奉陪到底,拼个你死我活的义务。直接撤退逃走就行了。

    “我知道……”红衣刚想说话,却被身上面板的声音打断了。

    “红衣阁下,对方那边有反应了!”面板里响起紧张而急促的声音。

    就像这种情形下每个正常的军官都会做的一样,浮空要塞里几乎所有的观察仪器都把目标对准了敌人的浮空要塞,并安排充裕的人手轮番值岗。敌人如有动作,第一时间会立刻上传给军官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