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七十四节 诡计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两座浮空要塞始终保持着一个合适的距离。双方都是警惕又小心的观察着对方,观察着四周。大家都为冲突做好了准备,但是事实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毁灭者聚集在地下,看上去蠢蠢欲动,然而却没有任何的实际行动。似乎有什么命令压制住让他们,让这些为战斗而生的残酷生物眼睁睁看着战机一点点的溜走。

    同时,冥月的地面部队也真的是撤退——没有做其他任何危险的事情。比方说将那些能够对浮空要塞造成威胁的重型对空武器(这些武器几乎都因为体型和耗能巨大,所以只能安装在地面据点里面,很难用于野战)对准天空。

    天空之中,两座浮空要塞宛如双子星一样,沉默的沿着冥月阵营的防线滑行。它们所到之处,冥月这方地面部队纷纷撤退——不是那种仓皇逃窜的“撤退”,而是如字面意义样,携带着所有的装备和补给,有条不紊的行军。留下那些变得空空如也的地面据点。

    ……

    红衣和衣而卧,躺在床上。虽然说浮空要塞是靠着反重力飞行,噪音什么的其实很轻微。但是此时正值高度戒备状态,要塞内外所有的次级系统几乎全部启动。如果躺在静心细细感觉,确实能够感觉到那种轻微的动静。

    此时已经差不多是最后一天。冥月阵营那边的地面部队已经算得上全线撤离,脱离和毁灭者的接触了。眼下毁灭者还有一定的威胁,还能发动一场追击战,但是任何人都能判断出,他们已经错过了宝贵的战机。换句话说,陆五这边已经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也达成了自己的目的——接下来冥月这边的部队肯定是要大幅度撤退,最多留下一个观察用的前哨小阵地之类的。不过区区一个前哨什么的,倒是不足为患。

    当然,要说起来,冥月这边绝对大赚。他们在这边一线至少有一百个军团,二线兵力十倍于一线。如果算上后勤之类的,可再翻一倍。这些部队本来都是因为受到毁灭者的牵制而动弹不得,此时却能够全部解放出来,可以投入两个阵营对峙的其他战线。而辉月这边是大亏——原本被困住的敌人好端端的解放出来了。问题是,个体的利益和集体的利益那不是一回事。整个阵营层面再亏,陆五这边却是赚到了。因为他可以实实在在的宣布自己重新控制了女妖之门这个地区。而且没有人能够和他争夺——因为前面说过,正规军已经被严令不准行动,而原本的女妖之门地方军早就被凯查哥亚特打得七零八落,现在还能打的,也就是陆五这边的十六军团了。这边好歹有一座浮空要塞。

    有这样大的赚头,很难想象那些冥月术士们会起什么额外的心思。破坏这笔生意毫无益处,相反万一失败却会后患无穷。诚如一句话说的:你可以质疑别人的人品,但是不应该质疑别人的智商。

    但是,就算如此,心中的那份不安依然存在。这种不安正在淡化——说不清楚到底是危险正在远去,亦或者是身体已经逐渐习惯,自发的忽视了这种直觉。

    难道危险并非来自冥月那边……而是我方?

    陆五这种做法,某种意义上就是损公肥私,损人利己。要说不被别人嫉恨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偏偏在表面上,他的做法却找不出什么缺点来。前面说过,只要利益合适,先打后合作,先合作后打,表面合作暗中在打,表面打着暗中合作,诸如此类各种千奇百怪的情况,历史上都不乏先例。地球如此,这边也一样。

    再说了,军团的成员基本都是女妖之门的本地人。而本地人虽然对冥月没什么好感,但是对辉月这边也同样不待见。因为撤离到辉月控制线的难民们的处境相当不好,如陆五这样的例子几乎是独一无二。相反把难民看做累赘,给予恶劣的对待才是常态。陆五的这种坑辉月阵营的做法,哪怕不能说光明正大,至少也是很得人心的。所以如果谁以“损公肥私”为理由攻击陆五,煽动叛乱,那是根本不得人心也不可能成功的。

    红衣拿出战术面板,通过这个东西,他能够间接的观察数据。从探测仪器上的显示,对方的反物质动力炉输出功率并没有提高。

    什么都可能是假的,但是这个不可能是假的。因为如果真的动手,那么必须将发动机输出功率提高到最大,将足够的能量输入浮空要塞各个战斗系统,特别是主炮和副炮上。

    “父亲大人,你好像很关心啊……”一个声音响起来。红衣没有转头就知道来人是谁了。“而且,你是不是太关心了?在这样下去,起码要短命三十年,我怀疑你的延寿手术都白做了啊!”

    “反正你又不是军团长,就算成功了也不是你来当总督,何必如此在意呢?”

    “我不想辜负他的信任。”红衣随口回答。整个军团内,唯一懂得如何操控浮空要塞的只有他。

    话刚出口,他立刻感觉到那种令人尴尬的气氛。难以名状的沉默笼罩了父女二人。良久,红衣终于勉强将目光转到女儿脸上,从后者的眼睛里,他看到的那一丝难以名状的憎恨。

    “真看不出父亲大人是那么重信重义的人呢……那么,当初为何要辜负我的信任呢?”

    “那个时候我是迫不得已。”过了很久,红衣终于回答道。

    “父亲大人,您懂得您给我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吗?”朱华双手抱胸,手指深深的掐入胳膊里面,指甲已经刺破了皮肉,殷红的鲜血染红了指缝,然而她毫无察觉。“我的一生……都被毁灭了!我本来应该是翱翔于天空之上骄傲的飞鸟,但是现在变成了在污秽的泥潭里挣扎的爬虫。想要回到那片天空……我要付出的代价……是您根本不明白的!”

    “我知道是我的……责任……”

    “您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从你利用我的年幼无知,让我使用我的全部力量给您加上那个强力守护开始!”朱华全身都在微微颤抖着。“我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您根本不明白我对您施加了什么程度的守护!您觉得您今天还能站在这里说话是因为谁的原因?如果不是我在命运之中藏起了您的踪迹,如果不是我的力量让您避开所有的恶意,那么冥月术士们怎么可能容许您这样的人活到现在!”

    “我知道,我欠你的,我会想办法偿还的。”

    “可惜这笔债太沉重了,”朱华脸上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您还不了,至少现在如此。”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离开。最后一个障碍也被移除了,父亲大人依然和过去一样天真。完全不懂一个幼年的女儿和一个已经成年女儿之间的区别。有了红衣的配合和掩护,她肯定自己能完成自己的目标。

    只是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身体上微微的颤抖却始终没有消失。就仿佛这份怒火并非她刻意伪造出来的,而是她内心真实情感的流露一样。她曾经以为已经被自己的理智完全埋葬的感情。

    然后她来到外面。这段时间她都不敢出去,因为生怕和陆五来个面对面而泄露天机。不过陆五应该还在浮空要塞另外一边的指挥中心那里。说起来,父亲大人纵然禅精竭虑,陆五也是小心翼翼。不过她知道这其实是多余的。她已经将相关的情报送到后方去了,一个游骑兵(特别是一个屡立奇功的游骑兵)的情报总是能够受到高度重视,并且被及时送到相关单位去的。所以只要那个叫做阿尔沙的家伙还有一点脑子,那就根本不会爆发什么冲突。

    为了防止情报被截留(刻意的截留,或者是因为某个愚蠢迟钝的官员一时的疏忽导致没有及时传达到位),她将这份情报的等级调得很低。这意味着冥月阵营之中很大一部分人都能第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这是一个辉月阵营挖自己墙角的好事情,冥月这边的人会很高兴的看着辉月内耗的,不是吗?

    透过舷窗,能够看到远方的冥月阵营的浮空要塞。

    夜色已深,双月各占天际一方,而那座浮空要塞正在冥月的光辉之下,被那种淡红色的月光笼罩着,仿佛刷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迹。

    其实两个辉月术士已经离开了,这个时候她尽可以用魔力改变自己的外貌——不需要很多的力量,只需要一些细节上的变化,就足以让人类的辨别能力失效。陆五会把她当做另外一个人的,而绝不会想到她就是那个在地下城市里和他偶遇的冥月游骑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出于谨慎的天性,她依然不想这么做。

    “红衣阁下……红衣阁下,您休息了吗?”身后的房间里,传出了战术控制面板的声音。

    “还好,什么事情?”红衣的声音虽然清晰,但是其中却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憔悴。

    “军团长让您过去……好像那边要求通话,所以阿琪阁下要求所有人都到场。”

    “通话?这种情况下通话吗?好的,我立刻就去。”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红衣已经走出了房门。他在走过冥月术士身边的时候,脚步似乎略微停滞了一下。但是或许这只是一个错觉,因为他很快就加快了脚步,消失在过道的尽头。

    “这个时候……为什么要通话呢?”朱华疑惑的看着红衣消失的位置,“事情应该已经快结束了吧?”就算是她也看出来,这次撤退已经顺利结束了。两边的目的都已经达成,冥月那边还有什么话好说?

    红衣到的时候,在指挥室边上的一个房间里,那台好像一根粗大柱子的电子机械早已经开始运行了。前面说过,两个阵营之间的无线通讯其实相当麻烦,需要复杂的转换。当然你可以直接从对面抢一个(或者其他手段弄一个)终端回来。可是这些这些终端几乎无一例外都会被监视。任何人都不会冒险将这么一场私下的对话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陆五阁下,您到了吗?”对面响起了阿尔沙的声音。

    “我在这里。”陆五在边上回答道。此时军团内的主要军官都已经到位了,大家都觉得,现在还要进行通讯,估计是要沟通交流某些重要的事情。

    “首先感谢您的帮忙,让我方的部队平安撤退。”阿尔沙虽然在感谢,但是他的声音里却完全没给人“感谢”的味道。“不过,我们这边其实还需要您帮一个忙。”

    “什么忙?”

    “我们这边缺少一个击毁辉月浮空要塞的战果,希望您能成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