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七十八节 摊牌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那个家伙……难道什么都不懂吗?

    主炮这种东西,在智能辅助系统的配合下,确实很容易给人留下“这很简单,三岁小孩子甚至白痴也能操作”的错觉。但是那种情况只发生在没有受到攻击的情况下。主炮的能量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别说正面被其命中的东西了,就算是那些散溢出来的能量,都会造成巨大的影响。强烈的辐射、干扰和高温,这些东西都会对精密的设备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战斗只要没有第一时间结束,稍微延长一点点,原本的智能辅助系统的作用就会大幅度降低(如果不是拖后腿的话),甚至完全失效。到时候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变得非常依赖操作经验和技巧了。

    但是要说陆五是一个合格的炮长——就算说到天上去,阿尔沙也是不相信的。从陆五的所有经历来看,他都是一个半路出家的幸运儿。浮空要塞都是因为幸运而得到的(得到的时间也不长),他怎么可能有机会学习和实践如何操作主炮呢。而且眼下这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射击就是最好的证明。

    如两个擂台上的拳手互殴一样,两座浮空要塞又交换了一轮主炮的射击。水平孰优孰劣一目了然。己方的炮火依然命中侧舷那个距离反物质动力炉距离最近的小区域。就算不是重复命中同一目标,起码也是消耗边缘上的纳米防护材料,减少敌人恢复速度。而敌方的炮灰则命中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地方,和上一发完全不相干的位置。

    “陆五阁下,打得好。”他在终端面前,用很愉快,又略带嘲讽的口吻说道。“命中了我方外壳的装甲薄弱处,烧蚀出了一个大空洞,顺带破坏掉了一个排风装置。”他一边说话一边看着战术面板上关于损伤的提示。特别要说明的是,这些话并非谎话。“六个排风装置被摧毁了一个,导致一个小区域的气压无法调整呢。相当不错。”

    “你又命中了侧舷……难道你不知道侧舷是整个浮空要塞装甲最厚的位置吗?”终端里,传来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应该是那个叫做伊万的家伙吧……印象中双方曾经对话过来一次。不过此时听来,对方显然有点气急败坏。当然,这也可能是一个伪装。在阿尔沙推断来看,此时对方肯定在筹备着什么。

    是丢下浮空要塞逃走吗?如果是的话,那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思路。而且事实上他也不会追击。杀死一个地方军的军团长……对于他来说,根本谈不上什么功劳。对比起来,击毁一座辉月的浮空要塞重要得多。

    “哦,确实。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他故意用这种口吻说道。“不过既然已经打了这么多发了,那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他哈哈大笑起来,而对面陷入一片沉默。

    “为什么?”过了那么一段时间之后,对面传来了这样的问题。说话的是一个听上去有点熟悉的声音。不过一时之间,他想不起那个人是谁——反正是谁都无所谓不是吗?

    “我只能说我很抱歉。”他耸耸肩,圆胖的身体抖了一抖。他们之间是语音通话而不是视频通话,所以这个耸肩的动作只是下意识所为。

    “你根本没必要这么冒险的……这么拼死一战并不值得。对你,对我们都是如此。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你并没有对冥月阵营忠诚到这么一个地步!”

    “那只能说你们对我……对我的处境并不真的了解。”阿尔沙坐到椅子上。将眼下的情况比作赌局的话,此时他已经摊牌。一切都已经不可改变,所以是否说出真相已经一点都不重要了。“谁叫我这边损兵折将,就连最高指挥官都阵亡了呢?这样的损失……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糊弄过去的啊。当然这不是你们的错,事实上和你们没有半点关系,不过谁叫你们及时给我递来一根救命稻草呢?我必须做点什么不是吗?如果我不能及时做出一点成绩,用事实证明之前的失败不是我的错的话……我的情况可能非常不妙。”

    “在凯查哥亚特残留的大军面前,”对面的声音很平静,让人不自觉的产生一种感觉,那就是说话者在强作镇定。“将己方的兵力秩序井然的撤走,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功劳。没有损失一个士兵,没有损失一件装备……这是很了不起的。就算是冥月的高层再歧视,再有看法,也不能无视这样一桩功劳。”

    “说的对。”他哈哈大笑起来。“像这样……耀眼而辉煌的夜晚……不知道距离上一次看过有多少年了呢。”

    “我不明白你的想法,搞不懂……你知道你最多只能算作赢面比较大,不能算作必胜!”

    “是啊,这样的战斗是没有平手的。要么是我这边变成粉末,要么是你那边变成碎片,没有第三种路。啊,我说错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同归于尽,一起完蛋。”

    “所以就是这点,我不能明白。我能够理解你发动袭击,做出一次尝试,然而这样的生死较量……你已经成为一条战线的最高指挥官了,坐拥一支大军和一座浮空要塞的指挥权。作为一个普通人,你还想提高到什么程度呢?无论怎么想,也应该没有这种拼死一搏的必要吧。当然,尝试一下很正常,但是这样的战斗,万一输掉就一切都没有了,包括自己的生命。”

    虽然正是这种拼死一搏的做法,反而让人没有任何防备。

    “是陆五阁下吗?嗯,说起来你们这边无法理解也是正常的。陆五阁下,辉月那边的人都有这么一个特点,他们不敢冒险。就像是死人一样。只要有了一定的地位的人,是没办法忍受自己的平庸的。想想看,整个战争可以说是吃了大亏,就算最后杀掉了凯查哥亚特,那也是蚀本买卖,半点好处都没捞到。而这种情况下,如果我成了唯一那个取得辉煌战果的人,你说,等着我的会是什么命运呢?”

    “……”

    “升官进爵自然不在话下,如果顺利的话,我大概会被直接赋予称号吧!而且说实话,其实我这边也没有你想的那么拼死一搏。我还有退路的。”

    “不可能的!”对面有人叫起来,似乎是个女的。“钩索系统我很了解,为了拥有足以拉拽住一座浮空要塞的强度,这个系统是牢牢的固定在浮空要塞之中,不是你想截断就能截断的。虽然表面上是你这边勾住了我们,但是反过来说,也是我们这边勾住了你,谁也无法挣脱。对哪一边都是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的很好。可惜,辉月这边都是一群木头脑瓜。”阿尔沙用咏叹般的口吻说道。“循规蹈矩的事情干多了,已经没有正确的判断能力了吗?难道一点变通之策也想不出来?”

    对面一片沉默,应该是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想不透这个背后的答案。

    “那么作为死亡道路上的最后礼物,我来满足你们的好奇心吧。你们说的对,钩索系统把你我捆在一起,你们挣脱不了,我这边也是一样……似乎是如此。但是你们忘记了,我们这边和你们不同,因为我们可以事先做好准备……真的万一情况不对,就把钩索系统给脱离掉就行了。”

    “脱离?不可能的!浮空要塞根本没有这种能力,不说别的,结构上就不支持!”

    “哈……结构不支持又怎么样?直接将结构拆掉就行了!”他发出一声冷哼。“哼,很简单,真的到哪份上,谁还在乎浮空要塞的结构完整?只要不破坏引擎,不影响逃命就够了。无需结构的支持。只需要将相关区域周边安排好爆炸物……危急时刻将其引爆,就能强行将整个区域从浮空要塞上炸得脱离出去。”

    他得意的说道。虽然这是一个秘密,但是此刻说出来也无妨了。正如一场牌局一样,他此时已将一切牌都摊开,光明正大的摆在赌桌上面。这个时候,哪怕对自己的牌进行一场细致的说明也是不碍事的了。

    现在,就看陆五那边的底牌了。

    可是陆五那边有底牌吗?阿尔沙确信是没有的。因为很简单,首先,这件事情从根本上来说,是对于阵营整体利益的背叛,说一句损公肥私毫不为过。所以陆五绝不可能得到高层的资源支持。其次呢,陆五自己也不是某个大势力的代言人什么的。他就是那种有几分天赋和几分幸运,爬到了某种程度的底层人士。他所拥有的的,无非就是这座狗屎运得到的二手浮空要塞罢了。除此之外,他可以说一无所有。

    就像两个就纠缠在一起,无法退避的进行宿命之战的巨人一样,两座浮空要塞又互射了一次主炮。双方几乎是同时动手的。现在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双方主炮发射速度有着区别。因为阿尔沙这边占了先手,而陆五这边反应迟了一步,所以原本的频率应该是你一发我一发这样明显的节奏才对。然而双方此刻是同时发射,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主炮装填速度上有着较大的差别。

    这并不是主炮有什么毛病,而是整体性能的差异,是一个个小毛病积累起来,并最终形成的结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浮空要塞的坠毁可是很严重的伤害。尽管表面上已经将所有损坏的部分都更换或者修复了,然而总归是有些隐患留下来,让整体性能降低的。

    现在的陆五,应该已经知道自己没救了吧?如果他足够聪明也足够狡猾,这个时候就应该考虑逃跑的问题——丢下浮空要塞,利用小心飞行器逃走。当然,如果他比较勇敢,或者说,不够聪明,他就会在浮空要塞里等死。这两者之间并没有本质差别。

    这一次,阿尔沙这边被击中的引擎外侧——不是很大的问题,只是被击毁部分外部装甲,导致引擎边缘出现漏气。自动修复系统会处理这个问题,不过引擎性能肯定会略微下降。

    “恭喜,陆五阁下”阿尔沙倒是看穿了对方的意图。“打中了我的引擎外侧……效果不错,但是如果要真的要损伤引擎,您需要再来几下。”他知道对方肯定想要瞄准同一个位置,使用利用两三发连续命中同一个点的方式重创引擎,好死中求活。在主炮各系统性能完好的情况下,这似乎并不困难。但是呢,现在的情况和刚开始可不一样,已经无法进行精确的瞄准了。那些智能的辅助、瞄准、放大、定位、探测之类的系统全部受到极大干扰,无法进行精确的瞄准,只能说比没有强一点。这还不是极限,再过一阵子,甚至它们要起反作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