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七十九节 多一个人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听说您的射击技术很不错,靠着区区一座电磁炮塔,就把凯查哥亚特部署在前线的毁灭者分队打得落花流水。”他继续说道。“但是浮空要塞的主炮和电磁炮……那可是两回事。虽然名字都叫“炮”,但是两者可完全不同。”

    对面没有任何反应,似乎听不出他话语里的讽刺之意。当然了,更大的可能是无可奈何,听出来又能怎么样?现在双方已经是刺刀见红,胜负只看实力,也许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幸运。但是,除非出现那种纳米防御系统莫名故障(这种故障,在浮空要塞缠斗中,打到最后是一定会出现的。但是却也有一些例子里,它们在战斗开始不久就来拜访了),否则陆五毫无胜算。或者这么说,现在陆五想要赢,除非是奇迹出现。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整个事情一开始就是陷阱,陆五的浮空要塞经过特化的改装,拥有远超过它表面更强的战斗力。不过这个可能性在开战后就已经被排除了。因为就目前的实战表现来说,它的情况和阿尔沙这边预料的一模一样。

    除了陆五自己主动揽过主炮的发射这一点令人有点意外,其他的都在预料之中。当然这一点甚至更好,因为刚才的交战过程中,他已经用实际表现证明他这方面不怎么样。也许他在射击上有天赋(这种事情倒是常见的),但是显然,浮空要塞的交战和天赋无关。

    其实这个道理倒是很简单。就像地球上的枪炮一样,其实枪炮发射原理上是完全一致,不过,神枪手到处都有,神炮手那就是非常罕见了。至于真正彻底依靠大炮的“巨舰大炮”年代,根本不会出现神炮手那种东西。如果有的话,地球人类在铁甲战舰年代的战争史就完全可以改写了。

    正如此刻的两座浮空要塞之间的战斗,视力的因素已经被降低到了极限。因为此刻在人类的视野里,由于夜色和烟雾的包围,其实是互相看不见的。别说此刻晚上,哪怕是白天,浮空要塞产生的大量烟雾也足以隐藏自身,让你根本看不清具体位置,当然光学仪器也是如此。哪怕再退一万步,烟雾发生装置失效了就能依靠视力了吗?当然依然不行,因为高温而产生的空气折射效果就会扭曲真实。你看中的位置和你事实击中的位置根本就是两回事。

    这就是为什么炮长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职位——仅次于控制全局的要塞指挥官。而且在这一场战斗中,真正关键的是炮长,要塞指挥官却几乎没有任何作用。因为要塞指挥官最大的职能是判断战局,而这次战斗根本无需判断,双方都无路可退,必须死战一场。

    “我们何必浪费彼此的时间呢?”阿尔沙又说道。“不妨我这边退一步,允许您和您几个重要部下撤离如何?我会下令让我的主炮副炮不瞄准除浮空要塞之外的任何东西的。您大可以安全的离开。毕竟,杀了您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特别的价值。”

    当然这不是因为阿尔沙抱有善意。在这种激战中,指挥官主动逃离会产生什么后果……那简直可想而知。这可以极大的减少己方的损失(这么一发一发的挨打,哪怕不伤根本,损失也是很大的)。甚至可能是陆五开后,他的部下就有可能被招降。啧啧,击毁一座浮空要塞虽然是很醒目的功劳,但是怎么比得上俘获一座?而且这一座浮空要塞归根结底是冥月阵营所有,并不属于他私人。而交战中俘获的理所当然是他的战利品。就算损坏严重,也可以卖出一笔惊人的高价——会有很多人希望得到这种东西的。当然如果保存的较为完整,他自己修复了自己用,那么阿尔沙恐怕就能把自己的地位提高到一个惊人的程度。也许会有某个贵族之家主动招揽。

    哪怕陆五决心死战不退也没关系。只要这句话能够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因为情绪紧张而导致下一发主炮的射击歪了那么一点点,或者发射多拖延那么一标秒都好。毕竟这边只是说说话,没有半点本钱。他此刻也无需做任何指挥,可以说嘴巴完全是空着。

    “难道您还抱有什么幻想吗?陆五阁下。或者您想要在部下面前装作很镇定,很有自信的样子?但是我们还是来面对事实吧。我们这边有着三种优势,火力优势,人员优势,还有系统优势,您要如何取胜呢?先不说实际,至少要提出一种获胜的可能性才行吧?如果连理论上的可能都不存在,那又何必苦苦支持,在一场毫无希望的战斗中赔掉性命呢?”

    对方依然沉默,没有回答。阿尔沙花了一点时间,确认对方并没有切断通讯。这种沉默令人有点惊讶。不过反正说说话又不费什么本钱,所以他就继续说了下去。

    “而且我个人向您提出一个小小的警告,善意的警告。”他的声音变得温和,虽然其中嘲讽的味道丝毫不改。“也许您勇气非凡,视死如归。但是您的部下可不一定。您要明白,对大部分人而言,死亡的威胁是非常可怕的。为了避免死亡的命运,很多人会在生死关头做出一些非常疯狂的事情,比方说,‘清除’掉那些妨碍他们求生的人,不管那是谁,是什么身份,以及做出那样行动之后会导致什么后果。那种情况下,人么渴求的只是暂时的安全,其他的一切抛之脑后。您觉得呢?”

    如两个斗士各自挥出一记重拳一样,两座浮空要塞又互射了一次主炮。上一次双方几乎是同时发射,而这一次,阿尔沙这边却要快上那么那么一筹。他先发射,等了那么一小截时间,陆五那边才反击过来。性能上的优势已经非常明显。正如他们最初所计算的一样,差不多每隔十次主炮射击,这边就会得到一次额外的攻击机会。

    “我有一个问题……”对面终于有人说话了。分不清楚到底是谁说话。是陆五吗?亦或者是其他人?毕竟此刻双方正在激战中,就算是这种通讯系统照样不可避免的受到干扰,声音显得有些模糊,还有各种杂音。应该说,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正常通讯,还能听得清对方在说什么,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别看暗盟兄弟会被术士们忽视,但是看起来他们的技术水平颇有独到之处。

    “请说,我愿意回答。”

    “为什么要这么做?”对面的声音显得有些怪异,也许杂音干扰,也许是充满愤怒,所以显得有些嘶哑。“你已经得到够多了!原本你是绝对不敢这么轻易后撤的……”

    “我刚才似乎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阿尔沙都忍不住想要叹口气了。不过,辉月那边也总是这么天真的人。要是冥月这边,几乎每个人都早就明白“欲壑难填”这个真理。特别是那些冥月术士们,你根本不懂得他们的欲望的底限究竟在哪里。如果没有一拍两散,甚至同归于尽的底牌作为威胁,那么最终的结果必然就是被吃得干干净净,皮骨不剩。“只能说这个机会很好,我的胜算很大,没理由不干,陆五阁下应该更小心一点的。”他用充满遗憾的口吻说道。

    “他本来可以……让毁灭者发起攻击的。不用隐瞒,我知道你们这边表面上维持着战线,实际上兵力已经虚弱了很多。几乎所有的机动兵力都被抽调走了,因为冥月高层那边已经无法忍受在这边进行无止尽的消耗和损失。剩下的部队不是不想撤,而是担心会引起毁灭者的攻击,造成一场雪崩式的大失败。”

    看来说话的不是陆五。

    “那我只能说陆五阁下您错过了这个机会咯。”阿尔沙摊了摊手,虽然这个动作对方看不见。“我们是敌人,而陆五阁下对于敌人太仁慈了。这是一种错误,希望这一课后他会改正——如果他还有机会改正的话。”

    “你……”

    “而且,说句实话,我并不认为这是什么仁慈。”阿尔沙继续说道。“陆五阁下如果能够驱使毁灭者的话,他怎么可能不干呢?必然有着某种原因让他不愿,或者不能这么做。这个世界上有着阻碍弱者的种种障碍,也有着麻痹强者的种种顾忌。陆五阁下显然不是那种不被麻痹,不被障碍的人。这个选择,是陆五阁下自己做出来的,定然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最优解,又何必假惺惺的装出一副做好事的样子呢?比方说现在,陆五阁下还有最后一个机会,那就是让毁灭者参战。可是我确信他没有这个能力。因为如果有的话,”他停顿了一下。“毁灭者就不是保持这么原地不动了吧!”

    对面传来一阵轻微的声音,似乎是发生了什么。接着又是一种混乱的杂音——不像是那边遭到了什么攻击或者破坏,而是转换了插口的动静。

    “是阿尔沙将军吗?”这次的声音显得更加清晰,杂音更少,和刚才那种感觉有着显著的不同。似乎是将通讯的接口接到了某个终端之上了?也就是说,这变成了两个人,一对一之间的通话,而不是如刚才那样,那边有一群人在。

    “是我。”

    “最后一个机会,”对面的声音镇定,而且……夹杂着某种情绪。说不清楚那是什么,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那绝非恐惧。“如果现在炸掉您的钩索撤退的话,我可以不追击。”

    “哈哈……哈哈……哈……陆五阁下,最后一个机会,如果您现在选择投降,我愿意接受。”

    浮空要塞的主炮又对射了一次。似乎一切和刚才没什么两样。

    “陆五阁下,您这一炮射击得不错,命中了我这边的引擎……造成了一些小损伤,估计足以让飞行速度下降百分之五。”阿尔沙通报道。“但是要说扭转局势,还远远不够啊。”

    “打中引擎了吗?其实我刚才随意打的……没想到真的打中了啊。”陆五的声音变得有点古怪,“对了,我刚才说了,如果你撤退的话我不追击……很抱歉,你已经永远失去了这个机会了。”

    “胡……胡说什么!”虽然理智告诉他,对方肯定是虚言恫吓,但是他却有某种微妙的感觉,让人心神不宁,甚至可以说不安。“就你那破浮空要塞,还有什么招能威胁我?”

    “没什么招,只是我这边比你多了一个术士。”说完这句话,通讯被对方关闭了。不是彻底的截断,而是暂时的关闭。只要一方要求通讯,另一方同意就可以继续对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