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八十一节 我能反杀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精彩小说免费!

    终端传来的是冷酷无情的命令。

    虽然朱华早就知道自己干的事情有极大的可能被人知道——对于术士而言,这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她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已经“越轨”了,踩过了那条表面上并不存在,但是实际上却潜藏在所有人心里的底线。对于绝大部分的冥月术士而言,最好的办法是小心翼翼的靠近那条线,但是不可越过。因为一旦越过,就意味着你的野心看起来会对很多人造成威胁。对于绝大部分术士而言,他们学到的第一堂课就是不仅要看着前方,还要盯着后背。向着更高的权位迈进确实是一件需要灌注全部精力的事情。但是如果因此而忽略了后背,那就是死不足惜的蠢货了。所以,就如长跑一样,前进一步是胜利,将身后的人牢牢的挡住也同样是一种胜利。

    这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那些“越线”的人身边会凭空出现无数的障碍和危险。而且越来后面,这些障碍就会越显得不可逾越,这些危险就会变得越发直接而致命。

    当战斗一开始的时候,她的心就直接凉了半截。她知道自己将一些重要的情报传送了回去。这可以理解为是一种验证的手段,以确保这边没有安排什么陷阱,设置什么圈套。但是,也可以理解为这里的情况已经被对方了如指掌。所以假如对方主动开战,那就是拥有了绝对的胜算。这种浮空要塞的对战之中,自然不会有人关心敌人的浮空要塞上面还有什么人。而一旦浮空要塞被击毁,上面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命运简直就是不言自明的事情。特别是反物质动力炉被击毁并引爆的话,其威力是难以形容的。客观的说不管是什么样的术士,都不可能在那样一种情况下幸存下来。

    别说人体了,哪怕是浮空要塞那种厚得不像话的装甲,在反物质的一次性爆发威力面前也和纸糊的没什么区别。

    不过,那种情况还不是绝望,毕竟她还有机会偷偷的溜走。利用她作为高阶术士的能力,她确实可以直接从高空跳下去而无事。事实上,战斗一开始后,她就是这么打算的。反正就和所有此类战斗一样,战斗一旦爆发,就几乎就没人注意非战斗人员的动向了。更别说这座浮空要塞其实人员并不充足,有不少次要出入口都无人看守。到时候她只要找机会打开一个出入口就能溜走。

    当然了,虽然定下这样的计划,但是她觉得自己也需要合适的机会,也就是说,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转移,无人在意一个出入口是否被打开这样的小问题。原本她觉得这样的机会是很容易就有的——浮空要塞虽然有着很强的防御能力,但是主炮更不是吃素的。而且作为战争机械,理所当然不是每个地方的防御能力都相等。那些要害位置自然装甲更厚,防御更好,但是其他的位置防御就会薄弱一些。所以如果主炮一发击穿外部防御后,依然有余力引发一个爆炸,从而破坏一个区域什么的都很正常。到时候这座浮空要塞里的菜鸟操作人员(确实是菜鸟,他们的操纵技术居然还需要那些维修人员来传授)肯定是忙得一团糟。他们不可能还有余力监控着各个出入口的。更别说要离开的还是一个术士。

    接着,她就发觉事情似乎……和预想中的不太一样。

    她所等候的忙乱并没有到来。并不是说浮空要塞内部无事——主炮的巨大的能量就算是在蒸发和融解外部装甲,其余波依然会波及内部。高温影响下,一些管线很容易故障并且引起一定的破坏。此外这种余波对反重力引擎也有一定的影响,所以几乎每挨上一发主炮,就能感觉到整个浮空要塞在轻微晃荡。

    但是说到底,这种程度的破坏太微小了。哪怕是菜鸟级别的操纵人员,也有能力及时控制这种程度的破坏——其实根本不需要多少人力。浮空要塞里面的自动系统就足够处理了。

    于是她站在起居区边上一处舷窗旁,看着这场战斗。

    双方的主炮宛如传说中天神的雷霆,彼此投掷向对方。冥月的浮空要塞之上,已经燃起了一处处代表着破坏和伤害的火光。就算是深夜,就算是隔着浓密的烟雾依然清晰可辨。而他们这边却依然藏身在黑暗之中。就算是术士的眼里,它也如一头潜伏在黑暗中的野兽,看不清全貌。看得出来,除了那些微不足道的余波之外,它没有受到任何值得一提的伤害。

    这一切让人迷惑不解。如果此时陆五手下有一整个浮空要塞的编队,这种情况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对方可能根本不想反击,或者是毫无意义的胡乱反击。他们的目的是赶紧在优势敌人面前撤退而不是留下来缠斗找死。但是这次是一对一的单挑,而且,正如每个人都知道的,陆五的这座浮空要塞经历了坠毁和重修,其性能要受到影响,综合战力会略低一个档次。

    这是怎么回事?在她考虑着这个问题的时候,终端突然传来信号。

    她差一点以为自己已经赢了。是的,自从和那个神秘存在交易之后,她轻而易举的取得了别人根本无法知晓的机密。而且,正如她的处境一般,她及时的将相关情报传送了回去。当然了,这一次的情报极为特殊又极为关键,肯定不会第一时间就被接受。会经历审查、判断、确认等等一系列环节。但是她知道自己的情报是真实的。按照“功过相抵”的默认规则,这份情报足够让她免除之前的那种困境。如此优秀,能够得到如此之多珍贵情报的游骑兵无异于一头会生金蛋的鹅,有着毋庸置疑的价值。而正如每个人知道的,一只能生金蛋的鹅总会得到特别的宽容和照顾。那么假如她做了一些过分,甚至越线的事情,也会被人睁只眼闭只眼的放过。哪怕是事情曝光,放在光天化日之下了,估计也会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就完事。更别说此刻还没曝光。

    然而终端里传来的信息却令人意外……非常的……意外。

    这是什么狗屁命令!她找到了那个关于如何控制时空崩解的关键情报。但是这份情报是为了让她能够记上一功,而不是带来更危险的任务!如果早知道这样,她才不会浪费那样一个机会,把情报送回去了呢!

    他们现在知道辉月计划在另外一个世界里进行某种实验,而这个实验的目标正是如何有效的控制时空崩解。正常情况下,正如先锋部队一轮突击之后就要被更换下来一样,后续的,更多的,更详细的情报就轮到其他人去搜集了,不是吗?她已经得到了最关键的那一道信息,抢到了头功,为什么还要对他要求更多呢?

    这是人类社会默认的规矩。斥候有斥候的任务,他们要侦查地形,了解敌人兵力、布防情况,还有装备,甚至更多一点。但是如果说想要知道对方的指挥官是谁,出身情况,有什么特别的爱好,过去的经历什么的,那就是间谍的工作了。

    但是现在后悔已经迟了。这一次不是如之前那种无特定目标,广域的下达命令,而是针对她一个人下达的。哪怕她此刻假装自己的终端丢了从而没有收到信息也没用——这种把戏在无魔的世界里或许能行得通,但是在一个高魔的世界里简直就是自寻死路的愚行。

    “¥#%……&……”一声轻微的咒骂响起来。随即,整个浮空要塞又迎来了一次剧烈震动。这不是说遭到什么有效攻击,而是因为主炮溢散而出的能量影响到了反重力引擎(其核心结构正是共鸣石),导致它产生了轻微的波动。

    透过舷窗,白色的光芒再一次撕裂夜空,两座浮空要塞又交换了一次主炮射击。

    “¥#%……&……”阿尔沙发出了一声下意识的咒骂。“你以为你赢了吗?!”他冲着终端喊道。隔着终端,对面正是那群辉月的白痴,包括那个该死的陆五。

    对方虽然同意了通讯,但是却不肯和他讲话了。这是一种显而易见的轻蔑姿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让阿尔沙特别的愤怒。

    为什么要这么挣扎?乖乖和你那座二手破烂货一起挂掉就好了呗!省掉大家所有的麻烦!但是现在情况看起来,是他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之中。

    他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这种事情闻所未闻。也许真的是加固了侧舷甲板,也许有更简单的办法,那就是在侧舷装甲层的后方堆满了东西——哪怕是最普通的砂石之类都行。能量武器有很多优点,但是也有很多缺点,它会蒸发、融解沿途遇到的一切,不管那些东西是实心的或者是松散的。如果是后者的话,显然实弹武器的穿透性能会更高一点。

    种种杂乱的念头闪过,然而终端中依然沉默。陆五的架势……好像真的已经吃定他了一样!

    但是他很清楚,胜负其实还早的很。别看他的浮空要塞被打的满脸桃花开,但是实际上所有的这些伤都是小伤。而且他有着一支熟练的队伍,能够进行高明的损管,有能力将伤害降低到最低程度,让浮空要塞始终保持战斗力。

    相反,别看陆五的浮空要塞此刻看上去连根毛都没有掉,但是只要两发,甚至只需要一发,就有可能造成无法挽救的巨大破坏。直接被干掉动力炉都有可能。

    对方依然沉默不语。这不是通讯出了什么故障导致对方的声音传不过来,而是对方不再和他说话。因为能够听见对方那边传来的各种其他零碎杂音,唯独没有人的说话声。那时不时响起的电子提示音(对于一座正在战斗的浮空要塞而言,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似乎在一声声的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胜负还很难说呢!

    他的炮长真的是很优秀,虽然各种不利,但是仅凭自身技术就能够将主炮的命中点集中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这个范围内能挨多少发主炮?或者说,哪怕陆五在装甲后面的所有的空间里都塞满了东西,好沿途吸收主炮的能量,能顶多少炮?

    “稍微检查一下你自己的侧舷吧!”他强行压抑怒气,说道。“我倒真的想知道,它还能撑多少发?你知道,你要击毁我的浮空要塞,几十发主炮都不一定能做到,但是我要击毁你的浮空要塞,只要一发主炮就够了!”

    “人生三大错觉。”对方突然说道。他听得出来,说话的正是陆五本人。

    “什么?”

    “我能反杀。”对方说了一句他从来没听过,而且想了半天都想不明白的话,就继续保持沉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