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八十四节 术士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大概现在已经分出胜负了吧!”

    “冥月那边为什么要和陆五打?”蝶梦倒是想起这个问题。“他不是在给冥月术士们帮忙吗?”

    这件事情虽然是陆五私下里的举动,然而在术士们眼中,这根本算不上什么秘密。陆五想要干什么昭然若揭。但是,没人特别在乎这一件事,毕竟对于辉月高层来说,区区一个女妖之门是无足轻重的。相反,凯查哥亚特要重要一百倍。他们早就知道,凯查哥亚特并不打算继续打下去。或者说,从整个事情的一开始,凯查哥亚特就是防守的一方。尽管他有时候是处于进攻的态势,然而细致来说那也是防守反击。

    这件事情一开始只是冥月术士们进行的一场实验,可以说他们想要利用一下凯查哥亚特的力量。当然,一开始的时候似乎一切都在控制之内,合情合理,并无危险。凯查哥亚特虽然知识和智慧方面很杰出,同时也拥有一些超自然能力,然而他本体是极其脆弱的。冥月术士们交给凯查哥亚特的也只是一群只能说废物利用的硬皮怪。后来发展到这个程度,并不是因为他们粗心大意,而是因为凯查哥亚特的力量和智慧确实大大超乎意料之外。又有谁能想到凯查哥亚特能够隐忍到这个程度呢?所以当凯查哥亚特反戈一击之后,冥月术士们的心态其实是非常愤怒的。他们急切的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一批批的投入部队,并最终形成这样的一个结果。

    “也算不上帮忙,”老妇人回答。“等到冥月术士冷静下来,明白这是个泥潭,一个大坑之后(当然还有他们成功的杀死了凯查哥亚特一次,挽回了一点颜面之后),他们就没有兴趣继续在泥潭里打滚了。他们之所以难以撤退的唯一理由就是惧怕凯查哥亚特的追击。因为一支军队离开了原本坚固的防线(这些防线本来就是按照抵抗浮空要塞进攻的思路建造的),如果中途遭到攻击(特别是毁灭者这样一种战斗生物的攻击)就会产生一个非常悲惨的结果。但是呢,归根结底这种惧怕和担忧只能说拖住他们的步伐,不可能让他们打消这个决心。冥月术士们是一定会在女妖之门撤退的,无非就是时间方面的问题罢了。”

    其他的话她没有说。不过可想而知,就算没有陆五横插一脚,冥月的军队撤退的时候,凯查哥亚特也是不会追击的。他又不是辉月的忠诚盟友,拖住冥月的部队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让自己受到更大的军事压力?

    所以陆五的所作所为,虽然有点“越轨”,但是还算是在灰色领域之内,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背叛。再加上凯查哥亚特的事情,所以暂时还能被容忍。

    “但是,总归是对冥月那边是有利的。”

    “是有利的,不过那边那位叫做阿尔沙……据说是一个很贪婪的人。”老妇人没有继续说下去,一笑之后立刻转移了话题。“不过,他现在一定在后悔了!”

    一道巨大的光芒在大地上升腾而起。

    陆五记得地球上的爆炸,包括最强大的原子弹氢弹之类,都是升腾起宛如蘑菇一样的爆炸云。现在看起来异世界也差不多。

    一朵巨大的云朵,形状形状类似于蘑菇,上头大,下面小。通过一些光学设备,可以看到云里面夹杂着浓烟和火焰。在高温之中,哪怕是平时根本不会燃烧的玩意都会烧起来。

    浮空要塞的反物质动力炉爆炸开来,冲击波在核心位置的反射和负向的抽吸作用使得地面掀起巨大尘柱,上升的尘柱和烟云相衔接,最终形成了这一朵高大的蘑菇状烟云。它的出现也代表着这场浮空要塞的战斗已经彻底结束。被主炮切断的钩索悬挂在陆五的下方,仿佛两条炫耀胜利的彩带。

    也许是胜利者的注意力完全被这场可怕的爆炸所吸引,完全没有人注意到空中那几只小小的“飞虫”。当然那不是飞虫,而是能够运载人员和物品的飞空艇——那是一种同样使用反重力的飞行器,造型各异,但是大小和浮空要塞比起来,确实只能用“飞虫”来形容。

    这也是失败者的常态。毕竟,浮空要塞这种战争机械足够庞大也足够结实,皮粗肉糙,能挨能扛。真的到了形势危急的时刻,要说让里面所有官兵都逃走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是里面的少数指挥官逃走,那倒是小菜一碟。

    阿尔沙就坐在飞空艇上,面色铁青的看着舷窗。飞空艇虽然小,但那是和浮空要塞比,它里面同样能安装很多设备,运载很多人员。这台飞空艇里面就有一个观测仪,一种半光学半超声波的设备。事实上,它的本来用途就是侦察。

    阿尔沙手中的终端已经和观测仪连在一起。眼睛死死的盯着通过投影显示出来的浮空要塞画面。正常情况下,一对一的战斗之后,失败者固然覆灭,但是胜利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说声“伤痕累累”都是轻的,哪怕在胜利之后,指挥官下令放弃浮空要塞全员撤离也是常事。然而这一次情况完全不同。陆五的浮空要塞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唯有浮空要塞的侧舷位置,也就是装甲最厚实的那个区域,有着一整排的疤痕。

    在外部装甲层上,铭刻一整排宛如火山口环形山一样痕迹。那是主炮射击留下的伤疤。在中间部分,构成装甲层的金属物质被直接蒸发消弭,但是在外围,金属则会因为超高能量形成的高温融化变形,最终重新冷却凝结,变成一座座“环形山”。

    这本身没什么,因为主炮如果未能穿透敌人的装甲,就会在装甲层上形成这种特殊的伤疤。每个要塞指挥官都很熟悉这幅场面。问题是,这一次,这些伤疤太整齐了。

    知道的,说那是主炮射击留下来残痕。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浮空要塞的主人为了炫耀而在装甲层上添加了某种装饰物呢。

    现在傻瓜也能知道为什么会输了。阿尔沙这边的主炮虽然统统命中了这块狭小区域,然而事实上去每一发都被非常均匀而细致分散开来,打在不同的位置,根本无法形成多次重复命中,也就谈不上穿透装甲。而且整个侧舷装甲区域,虽然就浮空要塞来说是一个狭小的区域,但是如果以主炮的口径来计算的话,却是一个极大的区域了。按照现在看到的情况,再打上一天,估计也无法形成有效的多次命中,从而穿透装甲。

    “凯查哥亚特!”阿尔沙从嘴里吐出这个词,就像吐出含在舌头上的一块毒药。他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就算是术士们,那些号称能够操控命运,将他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术士也做不到这种事情。所以唯一的解释就只有一个,那是凯查哥亚特的某种异域技术导致的。应该是某种能够瞬间探测主炮发射位置的感应装置,将这种装置和浮空要塞的操纵系统结合起来,就形成了这样的效果。

    飞空艇当然不敢在敌人的浮空要塞边上久留。别说那威力强大的主炮了,就连副炮也能一发直接干掉这些薄皮大馅的飞虫。看着远方的蘑菇云和浮空要塞越来越远,后悔宛如毒蛇一样的噬咬着阿尔沙的心灵。

    他本来有很多机会避免这次失败的。事先的谋划暂且不提,事实上打到中途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头。那个时候是有脱离战斗的机会的。他和陆五说的那些话并非谎言——只要他愿意,随时能够将自己浮空要塞的那一部分炸掉,直接抛弃钩索,掉头跑就行。以陆五那种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射击精度,他有充裕的余裕可以撤退。就像他不敢深入追击陆五一样,陆五也是不敢深入追击他的。在防线上是一回事,深入敌后那是另外一回事。

    可是那个时候,他被愤怒和贪婪,还有侥幸硬生生的蒙蔽了眼睛。一个输急的赌徒不顾一切的继续下注才是常态,相反停下来不赌了才是罕有的情况。而他正是那个赌徒。他被那个虚幻的胜利希望所蒙蔽,最终迎来了不可避免的失败。

    就算是皮肉小伤,真的数量太多照样会死人的。浮空要塞也是同样的道理。等到伤害终于积累到让他惊醒的程度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整个浮空要塞已经千疮百孔,哪怕想跑都跑不掉了。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坐上一座飞空艇,和少数部下撤离。至于更多的他就顾不上了。

    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奢望自己之前吹嘘的功绩了。浮空要塞被击毁,而且是在一对一的战斗中击毁,更糟糕的是在一对一的战斗中没有对敌人造成很大损失的情况下被击毁,也许在辉月阵营里只会受到降职、调职之类的处分。但是在冥月这边可绝对没那么简单。会发生什么是一件很值得斟酌的事情。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他庆幸自己不是一个术士。因为如果他拥有那样的天赋,那么这一次他就真的在劫难逃,唯一的希望就是赶紧投奔到辉月那边去。因为那些冥月术士们现在可是牟足了尽头去清除那些“劣等货色”呢。虽然表面上的理由是为了纯洁队伍,清除一批不合格的劣等份子,提高平均素质。但是白痴都知道,真正的理由是“吞噬”。那个充满恶意,但是却让人别无选择的魔法。

    此时飞空艇已经远离了之前的战场。飞空艇的速度相当的快,就算是那条冲天的蘑菇云也已经看不见了。上午的阳光透过舷窗照进来,让人身体暖洋洋的。

    在他的脚下,能够看到一整个撤退的队伍。这次撤退是早有计划的,所以并不完全依靠人的脚。所以能看到一支规模巨大的车队像无数甲虫一样,在地上缓缓爬行。

    这幅场面让他的心里稍微增添了一丝希望。

    根据已知情报,毁灭者们现在应该是无法追击了。因为在之前的战斗中,虽然凯查哥亚特赢得了很多胜利,特别是击毁了不止一座浮空要塞,但是凯查哥亚特的空中飞行单位同样损失惨重。现在双方已经脱离接触,假如毁灭者此刻回过神来想要追击,也要面对载具不足的问题。换句话说,现在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地了。

    是的,虽然浮空要塞被人打爆,但是最主要的任务,也就是让部队后撤,和毁灭者脱离接触的任务却是十足的完成了。而且可以说完成得非常出色,干脆利落,除了放弃那些加固的据点(当然这是必然的)之外,没有付出任何值得一提的代价。

    所以至少理论上他不算失败。成功的主持了前线大撤退,让部队和毁灭者脱离了接触,这是一份不大不小的功劳。在功过相抵的原则下,他也许能够得到一个比较好的裁定。

    也许能够。

    前方已经能够看到预定中的集合点。甚至能够看到悬浮列车那宛如蛟龙的身影。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安全感。浮空要塞被击毁,很多人死了,然而他活下来了。只要活着,他就还有机会,不是吗?

    然后他看到了那点缀在天空之中的金黄色小点。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个不知名的悬浮物,然而他却一眼认出了那是一艘飞空艇。

    正常的飞空艇绝不会做成这个颜色,除非是一个有着显赫身份的高阶术士。他立刻明白,自己的审判来的远比自己预料的要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