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八十五节 术士2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精彩小说免费!

    站在阿尔沙面前的是一个面色阴沉的女人。

    一个很漂亮,也很有魅力的女人——如果说看了就让人胆战心惊是一种魅力的话。这个女人有着一双狠毒的眼睛,眼睛里闪动着不祥的光芒。

    在他到来之前,这个女人就在这里了。而且她早已经出示了自己的身份——其实这个身份也早就在意料之中。她就是那个死去的阿维鲁的继任者,女妖之门这边暂任的最高指挥官。并且她被赋予了全权,处理这边的战事。

    当然,正如每个人知道的,这边已经没有战事了。随着凯查哥亚特的死,毁灭者完全丧失了进攻性。没人知道毁灭者在想什么,甚至完全无法理解这种人造生物在创造者死后会有什么反应。但是至少,他们此刻的这种动作正是冥月这边需要的。毁灭者不能立刻崩溃,否则就等着辉月过来摘果实吧,毁灭者也不能变的狂暴,否则的话,在女妖之门前线的冥月部队可就要遭到灭顶之灾了。

    如果在之前一小段时间,那么这位过来至少还能起到一个战略判断,指挥部队及时撤退的作用。然而此时此刻,她的存在简直就像是一个讽刺。

    但是阿尔沙是不敢这么说的。如果他这一次冒险成功了,他也许可以用较为倨傲的态度面对这位新上司。但是既然他现在失败了,那么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他已经尽可能的用细致的言辞讲述了自己这一次的战略——理所当然,他使用了一切言语上的艺术,来淡化和消除自己遭到失败的这一事实。不过他的这位上司却只是心不在焉的听着,她看上去对于这场战斗没有任何兴趣。那两道狠毒而阴冷的目光每次扫过他的身上,就会让他情不自禁的身体发颤。

    “……这么说,你输了?”等到对方所有能说的话都说完了,她才说出这么一句话。说不清楚那一刻她到底是什么态度,但是阿尔沙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脊梁一阵发凉。前面说过,他是个少见的胖子,不过这一刻,刺骨的寒意却直接穿透了他的脂肪,直接抵达内心深处。

    “那是因为……”

    “我对失败没有任何兴趣……那么说,那座辉月的浮空要塞在哪里?”

    这个问题非常奇怪,而且有点不符合常理。不过这个时候的阿尔沙自然没有半点好奇心去追究这个了。他只能战战兢兢地回答:“应该还在原地吧?”

    “原地?”女术士的目光刹那之间超越了恶毒,让人感受到了杀意。

    “应该在回收一部分共鸣石。”阿尔沙回答道。浮空要塞的反重力引擎,归根结底最核心最关键的位置就是经过精炼之后的共鸣石。这种东西的价值非常高昂。通常来说,普通的反重力车辆,成本的一半是落在这种精炼共鸣石之上的。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人会制造只能在地面悬浮,无法升上高空的反重力车,而不是直接制造反重力飞空艇?后者显然是更加方便,更加安全的载具。其实这个原因很简单,哪怕同重量,同载量,后者消耗的共鸣石也是前者的六倍以上。

    不过比起浮空要塞来,飞空艇所消耗的共鸣石也就不值一提了。在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工造物之中,只有一种人工造物的共鸣石消耗量能够和浮空要塞媲美,那就是悬浮列车。这就是为什么这种车极少会光临真正意义上的火线。因为一旦被敌人击毁(毕竟是无武装的,被摧毁并不难),单单就成本而言就顶的上浮空要塞了。更别说上面运载的各种其他物资了。

    所以如果能击毁敌人的浮空要塞,那么在有闲暇余裕的前提下,通常都会回收一部分共鸣石。当然了,这也是看具体情况的。比如说如果浮空要塞反物质动力炉没有被引爆,这种事情就非常危险,因为万一引爆(谁又能说得清楚它会不会爆炸呢?)那就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灾难。同样,就算已经引爆了,除非是放置了很长时间,否则不稳定的能量和辐射也会影响收集工作,需要专门的设备。

    其实被击毁的浮空要塞整个都是宝——哪怕逐件拆碎了当做原材料或者废品回收也价值不菲。只要各种条件合适,它迟早会被拆得干干净净的。不过其中的共鸣石却是最值钱的东西,值得胜利者花费那么几天时间逗留并收集。

    “收集共鸣石……需要多少天?”

    “五天以上。”这一点,阿尔沙还是能判断出来的。听说陆五有一个矿场,甚至是一个矿区。但是他的根基浅薄,是不可能放过这种不无小补的机会的。

    “果然!”女术士笑了一下。“我想去看看那座……辉月的浮空要塞。你带路!”她说话的口吻没有任何委婉的意思,而是直截了当的下命令。

    “怎么过去?”阿尔沙一惊。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来个出其不意的突袭?就算是对方是高阶术士,但是也只有一个人啊!浮空要塞这玩意可不是单个术士能够对付的。

    “我的飞空艇,特殊型号,有匿踪功能。”女术士说道。“只要他们在原地不动就行了。”

    “但是……在派遣人员搜集共鸣石的时候,浮空要塞一定是全力戒备的。”阿尔沙下意识的不想冒这个险。飞空艇这玩意终究是飞空艇,本身就决定了它战斗能力很有限。别说是薄皮大馅的普通类型,哪怕是那些比较少见的,武装齐全的型号,也不可能和浮空要塞较量。它撑不住浮空要塞副炮的随意一击——甚至只需要其中一门副炮的随意一击。

    他还想说得更多一点。比如说细致分析胜利者的心态,还有浮空要塞相关的性能诸如此类种种。总之,他想要说清楚,这是一个毫无意义却有很大危险的主意。因为靠一个人的力量去攻击一座浮空要塞,至今为止能做到的也只有凯查哥亚特。但是那是建立在周密的计划,事先完善的推演的前提下,最重要的是找到了浮空要塞结构上的缺陷,形成了出其不意的绝对优势。而且哪怕有了这么种种条件,还是依靠事先安排好的间谍才能让凯查哥亚特的使者得到了偷偷潜入的机会。所以说白了,表面上是一个,但后面的支持力量可远不止一个。

    如果让阿尔沙做出一个结论的话,他就会说凯查哥亚特最聪明的做法就是安排了间谍。浮空要塞再强大,终究也是一个机器。只要控制者出了问题,那么再强大的机器也没有发挥威力的空间。

    但是现在,什么条件都没有。要说靠一个高阶术士就能攻下一座浮空要塞,他可是半点都不相信的。

    然而他所有想说的话都被那一道可怕的视线硬生生的压在喉咙里,死活说不出口。说不清楚是不是对方在使用某种魔力,但是这一刻,他清楚的感觉到他不是站在一个人类的面前,而是站在一个噬人的,恐怖的猛兽面前。残留在人类基因中的本能被强行唤醒了,恐惧让他的整个人的身体都几乎不受控制。说句实话,没有当场尿裤子,就是相当不错的表现了。

    “很好,就这么决定了。”那个术士说道。

    ……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魔力残痕,令人有一种窒息感。

    任何一个术士都能判断出来,这是一个强大的术士留下的新鲜残痕。而且从那种刻意的轨迹,还有毫不掩饰的暗示就能看得出来,这并不是因为一场激战或者什么剧烈的魔力运作而不经意之间留下的。而是作为记号,刻意留下的残痕。

    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只有术士能够感受到魔力残痕。所以有的时候,一个术士也可以将魔力残痕作为一种记号,留给其他的同类。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其中道理就和那些猛兽通过尿液的气味来宣示自己的存在一样。

    “我已经来了!”朱华对着前方的空气说道。夜空之中,吹来一阵强风,让她感觉一阵发凉。

    “呵呵……”随着这个笑声,两个人出现在她面前。那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那个是个中年胖子,神情之中有着几分畏畏缩缩。朱华的视线只在他身上停留了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就转移到另外一个人身上了。

    “游骑兵脱掉了那身装备……还真的看不出来了呢!”女术士说道。她的嘴角咧出一个邪恶的笑容。“你居然还活着,真的令人意外。而且作为游骑兵,你的表现意外的出色。”

    “你们是……”边上的那个胖子显然完全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同学哦。”他身边的女术士主动解释道。“曾经……学院里的同学。”

    “可是……”阿尔沙还是不懂。“不是说不同的术士是在学院里的不同地方的吗?”对面那个女人是游骑兵?可是游骑兵不都是低阶术士吗?术士的学院里可是分成不同区域的,低阶术士有低阶术士的教育区域,高阶术士当然也有高阶术士的培训区域。不同的术士按照天赋的不同去不同的地方接受教育。

    “说的对,可是,她确实是我的同学。”女术士再一次笑了起来。“因为哪怕是拥有‘高阶术士’称号的人群之中,也有天才和废物的区别啊!天才么,自然会去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废物么……就算加入游骑兵也不足为奇。”她看着朱华。“怎么看到同学也不打声招呼?哦,我懂了。还是和过去一样,被我的魔力残痕给吓到了吗?确实,能力不足的废物,被我的魔力残痕浓度吓到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