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八十七节 尾声1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你的佣金,自己去检查一下。”

    “谢谢大师。”领取佣金的男人很高兴的弯腰行礼,然后迈着轻松的步伐朝着悬浮列车的临时站台走去。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他得到的佣金完全可以弥补中途的辛劳、困难还有危险。维修浮空要塞既有技术活,又有力气活,但是像这样跑到某个边境之地修复一座坠毁的浮空要塞并且投入战斗的,那就不止是技术和力气了,还有风险活。

    但是无论如何,一切正常。正如大师曾经许诺的一样,整个维修队伍完完整整的来,现在又是完完整整的离开。除了一些微不足道工伤(这种事情总是难免的)还有中途的惊吓之外,并无他异。整体可以说有惊无险。

    作为一个维修大师,隐的队伍有上千号人,但是真正长期的部属只有一半左右。另外一半都是用临时契约雇佣过来的。这种事情非常常见,因为维修大师尽管最主要的工作场所是浮空要塞的铸造厂(或者临时维修厂),但是他们同样经常接受特别委托,为那些受损,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运送到后方去的浮空要塞开展战地维修。不是每个工人都乐意冒着危险,离开后方舒适安全(特别是安全)的环境,到一个鸟不拉屎的边境之地过去进行辛苦的维修工作的。此外,由于缺乏大型维修设备,所以此类工作在人力方面的需求也比正常提高了不止一筹。所以每位大师开展这类工作之前都会进行常规的人员招募。找一批新人加入自己的麾下。不过一般而言,这种招募都只花费很短暂的时间——需知虽然有人想要舒适安全有规律的生活胜过赚钱,但是同样有很多人不顾辛苦和危险想要多赚点钱。

    虽然不是完全的商品经济社会,但是“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的概念依然深入人心。别说普通人了,就算是神秘强大的术士,照样会为了一笔雇佣金冒险。

    按照习惯,此时既然浮空要塞的维修工作已经基本结束,那么对于那些长期的固定部署,就要进入一段短暂假期。而那些临时工,也就到了领钱走人的时候了。

    隐在自己的终端里画下一个勾。这是近期打算离开的最后一个工人了。对于金钱方面,他不是一个苛刻的人。事实上在这方面他有着良好的声望。

    边上,一辆车子载着喇叭沿路喊着要加强秩序,不要拥挤。这确实是一件相当重要的活,因为边上的房屋登记点上已经忙成一团。这座城市被放弃到收回其实并不算太久,而众所周知,凯查哥亚特对人类的建筑毫无兴趣。他甚至没闲工夫去破坏这些被遗弃的城镇。所以此时此刻所有的建筑都还完好无损,甚至保持着主人离开时候的样子——只是多了一层灰尘。

    蜂拥而来的人们挥舞着各种证据,包括文件、录音还有视频,试图证明自己对房子的所有权。如果仅仅是是房屋原本的主人回来领取自己的房子倒还好,不会有特别的争议。但是但是在之前的战争中,很多人都因为各种原因死了。他们通常没有留下遗嘱之类,这种证据不充足的财产继承就有很多花样可以做。长期以来,官方一直有一个习惯,对于这种谁也提不出强力证据的遗产继承,先到者先得。

    混乱成一片!隐在心里给下了一个结论。不过这场混乱和他无关。每当一场防守战以胜利告终之后,这种事情屡见不鲜。女妖之门这一次甚至更加混乱,因为虽然从整体来说,本地居民是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次大苦头,然而从整体来说,死亡率并不算太高。事实上,真正因为战火波及而亡的人很少,饥饿和疾病才是真正死因大头。

    几名官员在那边进行着登记工作,忙得不可开交。另外能够看到有少量士兵在懒散着巡视着。虽然整体很混乱,但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安心。

    毕竟战争已经结束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知道的是冥月术士们和神秘的异域生物凯查哥亚特勾结,趁着时空崩解的机会攻击了女妖之门。但是双方很快就因为战利品分配之类的原因发生了龌龊,旋即开展血腥厮杀。而辉月阵营这边却打算作壁上观,任由领土被敌人占据。但是就像动乱年代就会出现英雄一样,一名本地的年轻人在战乱之中乘势而起,借着敌人互相缠斗的机会,先后击败了凯查哥亚特和冥月术士,将他们压制或者是驱逐出了女妖之门。然后理所当然的,在无可辩驳的事实面前,辉月术士们最终承认了自己之前的错误,并将女妖之门委托给这位年轻英雄。

    这是一个精彩的故事,也完全符合本地人心中的期望。所以这个故事也就迅速的传开。

    当然也有消息灵通的人。他们知道的更多,所以知道冥月术士们遭到凯查哥亚特的背叛,双方在女妖之门这边拉锯厮杀良久。那是不管规模还是烈度都远远超过想象的战斗。凯查哥亚特是何等冷酷又充满智慧,他用让冥月术士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个代价是如此的沉重,以至于女妖之门本身的所有权都显得不值一提了。他们急切想要杀死凯查哥亚特,却没料到辉月术士们乘虚而入。辉月这边完全是借势发力,不费一兵一卒就和凯查哥亚特达成了某种协议,双方站在了一条战线上。在这样的形势面前,冥月术士们也只能含恨而退,不敢继续陷入这个泥潭。而那位所谓的年轻的英雄,一个叫做陆五的家伙,诚然他作为军人也许相当能打,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归根结底,一切是因为辉月术士的睿智和高瞻远瞩,以完美的角度和方式插入这场战争之中并捞到了最大的好处。至于女妖之门地区本身,反而因为丝毫也不重要,所以落到了陆五手上。他只是那种天上掉馅饼砸中脑袋的幸运儿罢了。

    对于那些消息不灵通的人来说,其实他们并不关心到底是谁取得了这个地区的统治权。看见那边允许居民返回老家的通告没有?看到那边一座座供悬浮列车停靠的临时站点没有?好,你看到了,那就够了。还有比这个更明显的证据证明战争已经结束了吗?

    不过,隐在这个地方驻足,遣散那些临时工却只是表面上的问题。真正的缘故是因为此处是一个交通的节点。或者换一个说法,这里和后方的联系最迅捷。

    尽管这个时代,稍微有一点地位的人都能得到一个终端,从而实现包括远程联络在内的许多功能。但是作为一个浮空要塞的维修大师,又作为一个贵族之家的成员(虽然很少对外公开),隐完全算得上这个社会的上层。所以他知道,终端其实远没有它看起来的那么可靠。在一些关键的事情方面,你最好依靠那些原始的通讯手段。须知原始的手段虽然效率低下,然而它们却安全得多。

    他站在这座小城——以女妖之门本地人的标准,这座至少能居住五万居民的城镇已经够得上中型城市的档次了——的一个街角,一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藏在怀里的神明徽记。虽然他对于神曾经是半信半疑,但是此刻早已经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信徒。但是不管怎么说,之前神明通知给他的消息还是太令人不敢置信了。他有必要派遣最得力和最值得信赖的手下去确定这一点。

    辉月术士们居然破天荒的宣布赦免暗盟兄弟会——只要他们之后不做出任何暴力行动,那么之前暗盟兄弟会所做的所有一切,包括破坏社会秩序、毁坏地方产业,甚至还有杀害辉月术士那样的罪名,全部既往不咎。

    当然了,也许不是那种光明正大的公开宣布,但是哪怕是私下里偷偷摸摸的承认,这也是一个完全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暗盟兄弟会是什么组织?说白了就是一个反术士的组织。他们组织的宗旨,开篇明义,就是反对术士们的统治。他们的口号,就是推翻那些高高在上的术士们。是的,过去不管哪个阵营的术士们对他们都不重视,但是这绝不是因为术士们对他们有什么善意。而是因为他们一方面成员太弱小,和术士们比起来卑微而无力。几十、上百名术士就可以轻易毁灭——不是镇压,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灭绝——几千几万名暗盟兄弟会的叛乱。另外一方面他们的组织本身也太松散,在难以遭到连根拔起的打击的同时,也动员不起庞大的力量来进行反抗。

    如果仅仅是这个消息本身,倒是能理解为一次引蛇出洞式的诡计(相关的诡计在历史上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或者干脆就是一次敷衍了事的妥协。术士们也不是食古不化的傻瓜,当形势需要的时候,他们也会做出暂时的妥协。当然,事后反扑就另外说了。但是这一次的情况完全不同,因为辉月术士不止是赦免,而且——完全不可思议,匪夷所思的程度令人咋舌。哪怕对于未来最乐观的兄弟会成员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会以为自己是在做白日梦——打算推行兄弟会的某些理念。具体措施虽然有商榷之处,但是基本思路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降低术士们的特权,换句话说就是提高普通人的地位。

    就算是隐这样自认见多识广的人,就算是这个消息是来自无所不知的真神……这个消息还是让他不敢置信。为了防止万一,他特意的派遣了心腹部下,去后面打听此事的真伪。要知道,有些事情的口号和实际是完全两回事。这个世界虽然没有中国股市那一次“建议大家持有中石油股票”这样简直无耻的公然欺诈,但是毕竟文明历史足够长,类似的事情也早不是一次两次了。

    作为一个贵族家族的成员,他很清楚这样的东西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即使认为这种政策会导致整个社会的剧烈变动也不为过。这种由上而下的改革能够真正意义上的进行吗?隐在期待着答案。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期待的是什么样的答案。

    远方的天空,一处看似精巧小盒子一样的东西从天空略过,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懂的人都明白,那是一座浮空要塞,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战争机械。

    “又一座。”隐也注意到了。“陆五那个家伙……从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他自言自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