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九十一节 尾声5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精彩小说免费!

    陆五注意到红衣的那条狗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

    尽管一个地球人看到它,就会直接认出这是一只狗,甚至还是一只比较丑的中华田园犬,但是这个世界是没有狗的。没错,说不清楚这个世界的人类是否独立进化出来的,还是从异世界来的,或者干脆就是双月直接凭借某种信息捏造出来的(就和凯查哥亚特制造毁灭者一样。作为神上之神,双月确实有这种能力),但是至少这里没有进化出地球上的犬科动物。

    红衣身边的这一个,并不是狗。按照高手所说的,这只是一种看上去像狗的生物罢了。而且这种生物拥有相当高等的智慧。究竟智力水平有多少不好说,也许比不上人类,但是超越地球上的犬科动物那是完全没问题的。

    至于它到底是什么……那么就连高手也说不清楚了。以太之海无边无际,就连遨游其中的高手,也不敢说知道所有的一切。高手认为它是一种能够以肉身遨游以太之海的生物。而此类生物,几乎都拥有超凡之处。

    说不清楚为什么红衣身边有这么一只,但是陆五确实从来没追究过这一点。他也不想追究这些微不足道的细枝末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吗?他的身边,可也有一个高手存在呢。

    话说回来,似乎其他人也没有质疑过这只狗的问题。当然这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的生物技术相当发达。至少陆五知道术士们具备将正常的生物进行改造的能力(地球上已经摸到了相关科技的边缘,但是却还不能算是真正的点出了相关科技树)。凯查哥亚特更是直接改造出硬皮怪这种生物。更不要说女妖之门这个鬼地方,由于“异化”效果的存在,什么样的异型怪物都有。从这一点来说,红衣身边有那么一只外形怪异的变种动物也不值得奇怪了。也许只是走在路边捡到了一只性情温顺的变异生物作为自己的宠物而已。

    “这个是……”因为本地语言中并没有“狗”“犬”这样的词,所以陆五差一点就说出一声字正腔圆的汉语了。

    “不要小看它,”红衣说道。“它并非女妖之门的变异生物。”

    废话,我当然知道!女妖之门的变异怪物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了一下的。变异能够变异出一只狗来吗?看着这耳朵、这嘴巴、这四肢、这皮毛,活脱脱的一只中华田园犬啊。而且不是那种比较漂亮的类型,是比较丑的……当然了,审美标准人人不同,有人就是觉得丑和萌并不冲突。所以才诞生了“丑萌”这个词。

    “它是来自以太之海的异域生物,”红衣继续说道。“其实它并不属于我……它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它自己。虽然我这么说……但这是得到它的同意的。它之所以跟在我身边,主要是因为是我把它从囚禁之地放出来的。这是我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因为它救了我一命。”

    “呃……”陆五倒是完全没料到红衣会这么说。

    “它不是普通生物,而是如术士一样,拥有不可思议的超自然能力的生物。”红衣说道。“它可以治疗任何伤害。只要一口气还在,只要脑子还没有坏死,它就能救。”

    “啊!”陆五想起高手之前说过的。以太之海的环境其实并不友好,能凭肉身在以太之海活动的生物,几乎都拥有超自然能力,或者是超自然存在。但是完全没料到这只狗居然也有这种能力。而且……这种能力虽然咋闻不觉得如何,但是细细一想,却觉得强到爆!

    术士也有近似的能力,别的不说,陆五已经知道,仅凭魔力戒指的力量,他能够强行让身体上的伤合口并止血。但是归根结底这是一种临时之策,一旦魔力用尽,或者伤口太多,分不出精力来一一控制,那么立刻打回原形。

    “为什么?”陆五看着那只狗,狗歪头看了看他,投来一个清晰的不屑表情。呃,虽然是一只狗,但是这个表情……看不起人吗?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存以个人能力的角度……就算是陆五自己也承认,其实红衣要比他优秀很多。

    “知道吗,从我认识你的第一次开始,我就清晰的感觉到你有一种不协调之处。”红衣说道。“你太缺乏欲望了,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他轻笑了一下。“对这个世界来说,这不是一种优秀品质,但是我很欣赏。原本我一直抱有疑惑,现在才知道真相。”

    他的手向前一送,陆五伸手一接,就把那只狗抱在怀里。不过话说回来,虽然这狗一脸嫌弃的表情,甚至把头歪过去,不去看陆五,却完全没有挣扎。

    “什么时候离开?”红衣突然问道。

    “两个标准时之后,”陆五下意识的回答道。此时再隐瞒已经毫无意义,他不如干脆的直接承认。而且他也信任红衣这个人。

    “不同世界之间,时间的流速是不同的。”红衣叹了口气。“但我会尽力等你回来的。”

    他不再说话,而是掉头离开,迈着和过来同样无二的步伐,一直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父亲大人,您对那个陆五倒是很有好感啊。”

    “确实很不错。”红衣叹了口气。

    “你对他评价很高?”

    “嗯。”

    “可是我倒是不觉得啊,他好像什么都没做……只是靠着父亲大人您的能力罢了。最多也只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决定……不过说起来,父亲大人,您似乎对陆五是异域来客的事情一点都不惊讶?”

    “最困难的,就是做决定啊。”红衣叹了口气。他看上去有些失落,也许是心情的缘故,他在女儿面前并没有隐瞒太多。“至于你说的……是的,我早就知道了。”

    “……我能问问是怎么知道的吗?”

    “也许仅仅是嗅觉而已。”红衣回答。“阿呆早就闻出来了……”他最后一句话很轻,以至于只有他自己能听见。当然,术士如果使用魔力的话也能听见,但是就算是术士,也不可能时刻保持魔力在身的。

    “嗅觉?你是说之前那次的浮空要塞战斗?”再也没有比她更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了。她不是一个第一律术士,但是魔法残痕的分辨和术士的能力无关。也许她中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察觉到了第一律魔法的残痕之后,一切都昭然若揭了。

    阿尔沙输得一点也不冤……不,应该说他输的很有价值。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得到一个第一律术士作为对手的,更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见识到第一律魔法的效果的。

    至少她自己看了之后也深觉惊讶。或者说,才第一次明白这种号称术士中最稀有,也最强大的术士拥有何等的力量。这简直就是作弊。

    “还有更多的。”红衣似乎不是很像提及其他的事情。“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只是觉得有点遗憾。”他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可惜我无法离开。不过想象也没用,他今天要离开了……”

    “马上?”

    “两个标准时左右吧。”红衣兴趣缺缺的回答。对于某些人来说,这种“顶头上司突然消失,然后一切由你做主”估计是一件类似于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吧。更妙的是,不必担心对方回来和自己来个总清算什么的。但是对于红衣来说,这一切简直谈不上什么价值。他曾经拥有更大的权力,拥有更高的地位,和那时比起来,这么一个位置真心什么都不算。相反,在确认陆五是异域来客后,他感觉很失落。“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他问道。

    “我帮父亲大人打听一些真实情况,难道这个也有错?”朱华回答道。然后计算了一下时间。选择那个时间显然并非没有道理,而是应该……在等某样东西吧?

    四周的环境很干净,过去曾经残留的魔力残痕,此时早已经随着时间流逝而淡化到不可见。这种很干净的环境下,隔着浮空要塞的墙壁依然能够感觉到空气中弥漫开来的第一律魔力。显然那个叫第一律术士正在进行某种准备,应该是为了未来的时空穿越吧。

    说起来,时空穿越本身应该是相当危险的事情……想到这个,她不禁摸了摸怀中的那颗璀璨的宝石。那不仅是一颗普通的宝石,而是一件真正的至宝。这块宝石里面,有着一种宛如云雾或者是流水一样的能量在流动,旋转,形成一个漂亮的小漩涡。无法形容的光芒从它的表面流淌而出,足以让最挑剔和最高傲的女人目不转睛。

    然而这件宝物的价值远超它的美丽。使用它,就能够存储对方时空穿越的目标的坐标。

    这很有一点不可思议。也就是说,仅凭魔法残痕,这件宝物就能推算出对方的目的地。这简直违反了魔法的基本原则和正常人的逻辑。然而毕竟这是一件第一律魔力的造物,她知道,哪怕在整个阵营的角度来说,这都是非常罕见和稀有的宝物。这样的东西要说有这种能力,似乎也不足为奇。

    等到陆五离开,她进入陆五的房间(到时候这边已经没有其他术士了,她可以随意使用魔法而无需顾忌,所以进入陆五的房间是小菜一碟),就可以记录下陆五的目的地。那个即将供辉月术士们进行神秘实验的世界。

    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在她进入陆五的房间之时,房间里已经空空荡荡。不过陆五的去向应该会被掩盖起来(有了辉月术士高层的操纵,这种事情不值一提)。当然,这种事情她并不关心。她所要做的,只是把宝石拿出来,然后激发里面的力量。

    四周的第一律魔力残痕还很强烈,而且只有第一律的魔力残痕。这显然最合适她的工作,于是她伸出手,将宝石举在手心,将其激活。

    虽然之前她觉得上头的命令很过分。然而事实上这却是一件很轻松的工作。完全没有任何困难和危险。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辉月术士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危险,或者说他们自以为保密很完美。她寻思着。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很轻松,却终究是大功一件。

    不过下一次,她就不会犯这个错误了。下一次,就算自己掌握了某种关键,也一定要拖到最后一刻才交出去才行……

    宝石上,突然泛起一阵淡红色的光芒。不,不是光芒,形容其为烟雾更加合适。不是慢慢的蔓延,而是瞬间爆发,转眼之间就笼罩了四周。

    怎么回事?难道宝物有故障了?她瞪大了眼睛,一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

    远方,一个年轻的女子正靠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用最悠闲的方式拿着终端。如果正常情况下,这是一副很有吸引力的美人休闲图,但是女子虽然长得很不错,那双眼睛却大大的拉低了她的美貌得分。她的眼睛略成三角形,会让看到的人下意识的想起毒蛇。

    在她身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枚宝石。如果朱华还在这里的话,大概会很惊讶,因为那是一枚和她手里的一模一样的石头,显然出自同源。此时宝石正在微微闪烁,细看的话,能够看到里面的“漩涡”正在以较快的速度流动着。

    “有信号了……看来,那件宝物终于被启动了啊。”年轻女子用悠然自得的口吻说道。“哈哈……那个傻瓜大概已经做了。”

    “你骗了她?”终端里传出一个温和的年长女子的声音。

    “没有骗啊,以贵族的身份,怎么会做那么卑劣的事情呢。”年轻女子笑着回答道。“我只是告诉她,激活它的力量,就能记录时空穿越的目的地,这是千真万确的大实话。”

    “但是你没告诉她,所谓的记录其实就是再次开启穿越之门。”终端里的声音说道。“跟着前者穿越到那个世界去。真正的定位是抵达异世界才进行的……”

    “哎,那只能说她自己不够聪明了。”年轻女子玩弄着自己的一小撮头发,将其卷成波浪状。“本来么,记录一下魔力残痕就能知道对方穿越的目的地……这怎么可能呢?只需要用基本的逻辑和魔法常识来推断一下,就知道这不可能的吧?这种简单的事情都无法拆穿,只能说蠢了。不过蠢货也有蠢货的好处。”她的手放下头发,拿起桌子上的那块宝石。“现在她把宝物带到那个世界,我们就真的有了连通的坐标,可以尝试过去了。”

    “你不急?”

    “急什么!本来到异世界去,如果没有第一律术士打前锋的话,那么只有派炮灰去试探一下啦。谁知道那个陌生的世界会似乎什么样的呢?!所以,炮灰也是很有用的,要是随随便便的浪费掉,这一次就需要另外找人了……虽然不是做不到,终究是个不小的麻烦。”

    “你不应该用这些词。”终端中的人许久才说道。“以血统来讲,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妹。”

    “那种空有‘高阶术士’的称号,实力却连低阶术士都不如……只能去当游骑兵的废物,可没资格当我的姐妹。”年轻女子回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