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九节 霉运3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虽然对于任健这边来说是损失惨重。但是与其说这是倒霉,不如说这是一场霉运的开端。玉玺被没收之后,中国突然来了一场反文物走私的风暴,送到bj那边的那些瓶瓶罐罐也在这场风暴打击下吃了大亏。

    可怜陆五曾经的梦想只是成为一个探险家,一个寻宝者,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在售卖东西方面太缺乏经验和知识(当然这不是他的错,一个连第一步都没有踏出去的人,有什么资格去考虑日后长久的事情?)。就算任健在这方面也知道不多。毕竟文物这玩意和普通商品有着巨大区别,甚至完全没有可比性。其中的门道几乎都是专业的,外行人如果没有内行人领路学习,几乎不可能全部了解。最多也只能止步于“鉴定真假”的程度之上。

    你要是少量卖一点点点文物,特别是卖一些常见的古代瓷器,古代用具之类,价值几千到几十万之间的,那还真的不会引起什么特别的注意。本质来说,只要找到一条渠道,找到买家,那就行了,和卖水果也没太大区别。

    但是大量的出货,还冒出一些价值上亿的国宝级(虽然不是中国的国宝,但是外国的也是国宝)的玩意,情况就完全不同了。陆五和任健做的太急太过火,不懂收敛,算是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等到风暴平息下来之后,任健回头一计算(陆五此时已经带着琥珀出去旅游了,而且是那种电话都联系不上的旅游),发现钱远没有最初计算中的那么多。虽然说实际上还有很多古代瓷器,但是为了避开这一波风暴,暂时也不能卖。不过,就贩卖古董得到的钱本身来说,加上保险公司的赔付,那已经是一笔很高额的金钱。

    然后,就在保险赔付刚刚到手,任健发现了一个大好机会。

    w市钢铁厂,作为一家国营企业,因为种种原因,近年来情况是每况愈下。偌大的钢铁厂现在已经严重资不抵债,接近完蛋。钢铁厂尽管当年曾经是w市的支柱之一,但是一切过去的辉煌现在早就时过境迁。这个钢铁厂有着一大堆弱点,比如规模小(当然是对比而言),技术落后,人员结构不合理等等等等,总之,业内都认为钢铁厂只可能是一个无限吞噬资源的黑洞。在当前大势下,想要政府注资救命几乎不可能,于是钢铁厂就要面对被卖掉的命运。

    问题是,现在中国的钢铁行业正在去产能。这么一家落后的小钢铁厂,那绝不是香饽饽,不可能稍微改造一下就能轻装上阵赚钱。按照w市钢铁行业内人员的一致看法,就钢铁厂本身而言,那简直就是一个累赘,一个毒瘤,注定要赔钱,所以送人都没人要。哪怕真的要卖,也只能当废物卖。但是呢,它也不是毫无可取之处。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钢铁厂本身不行,但是它所占的地却是一块好地。如果能将钢铁厂买下来,把设备搬迁走,再处理好职工的问题,那么这块地用来不管是盖房子还是造商业中心,那就可以直接让投资翻几个身的。

    事实上,看出这些无需太多的见识。只要拿出w市的地图,对比一下w市数十年来城区发展的情况,任何人都能够很容易的了解这一点。或者可以这么说,整个w市的市民都知道,如果将钢铁厂的地拿出去开发的话,钱途不可限量。毕竟正如一句话所说的,房地产的重点第一是地段,第二是地段,第三还是地段。

    当然了,相关的事情一直在讨论,但是阻力也很大。最近才几个市领导的努力推动下获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市委市政府终于下了决心,要把钢铁厂,包括厂房、人员、设备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土地,一起打捆卖掉了。而且根据相关的资料公示,钢铁厂允许任何单位购买。

    虽然有不少条件,但是任健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数年内,甚至只需要一两年就能把本钱翻上三四翻的好买卖。现在已经有房地产企业放话愿意接手,前提是土地要整理出来,也就是拆迁。也就是说,其他什么都不必做,只需将土地空出来就够了。连具体开发、建造什么都可以忽略,一转手将土地所有权让给房产商就可以了。

    别人也许不行,但如果是钢铁厂的所有者自己拆自己的房子和设备,那就完全没问题了。这简直就是一个“短平快”的理想项目啊。

    当然了,虽说向社会公开招标的,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单单是买下钢铁厂所需的资金就是一条无法跨越的障碍。

    如果是过去的任健,他看到公告的话,也就是看看而已,最多也不过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钢铁厂的情况再糟糕,也不是他这么一个小商人(他甚至连小商人都不算)能够奢望的。须知那一座座高炉都是实打实的资产,哪怕当做废铁来卖,至少卖个上百万不成问题。但是现在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作为一个立志搏击商海的人,怎么能错过这么一个“短平快”的项目呢?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一切开始的时候都很顺利,任健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多少竞争者——也许是一切太突然,也许是市政府提出的资金和时间方面的要求比较苛刻,亦或者大家对此抱有疑惑,甚至可能是之前的经济不景气对整个社会的信心打击很大。总之,没有经过太激励的竞争,最后合同轻轻松松的落到了他的头上。

    “所以,然后你发现被骗了?”电话里的陆五声音依然平静如常。

    “那根本就是一个圈套……我后来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生意却没人来竞争了!原来市政府那边之前就出台了相关规定,在用地转让方面都限制死了……我这简直是泡妞泡成老公,炒股炒成股东……”陆五依然这么冷静,任健却气不打一处来了。事实证明,他只是一个小奸商,要说大奸商还是缺乏必要的经验和嗅觉。在路边卖卖烂水果是一回事,真正把生意的规模提高到一个档次,进入那些数千万、数亿资金规模的买卖的时候,他就表现出不成熟的一面了。

    当然这个也是可以分开说的,可以说是你没经验,不成熟,太冲动,但是也可以说你运气不好,好端端的就一头钻进了套子里。要知道,这种事情的概率其实并不高。大部分情况下,资金门槛将绝大部分竞争者挡在门外,独享大蛋糕才是常态。

    “你刚才不是说了,”陆五问道。“那个分管此事的市高官不是已经完全同意了你的要求了吗?”

    “噢,没用。等到发现事情不对头的时候,人家已经调走啦!到省发改委去啦!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人家帮不上忙了!他的许诺也就全成了空话,无法兑现。”

    “那现在?”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找琥珀帮忙了!”任健斩钉截铁的说道。他当然不甘心束手就擒,但是在政府的力量面前,他这么一个商场新手实在是不值一提。最初说的好好的,谁又能想到负责的,做出承诺的领导调走了呢?现在看起来,也许一开始就是阴谋。这么一个人走政息的年代,调走一个领导换一个腔调什么太正常不过了。

    或许这就是当初别人没来竞争的缘故。大家都知道推动此事的领导要调走了,所以事情很容易变成烂摊子,因为谁又能知道新领导是一个什么思路呢?毕竟卖掉钢铁厂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反对意见,事实上上上下下反对的人极多。

    “……我还没搞清楚,贱人,你的意思是,你把钢铁厂买了下来,现在钢铁厂的业主就是你了吗?”

    “是我们公司!”任健强调。“最糟糕的就是这个啊!这个钢铁厂没有任何希望啊!整个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我们的资金这一下子被套住了啊……而且你千万不要生气,为了做好这笔买卖,我还去银行贷了款……”

    他有些战战兢兢的把这个坏消息的最后一部分说了出来。嗯,他觉得陆五此刻语气虽然冷静,但是实际上那是一种怒极反笑式的表达(人类的感情处于某种激烈状态下的时候,经常会用完全相反的情绪表达出来,比如怒极而笑,喜极而泣)。而这个消息,就是压垮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了。按照他现在的计算,如果他按照正常的方法将这个保证亏钱的无底洞给甩掉,还清贷款之后……那么陆五的冒险成果,从海中辛辛苦苦打捞上来的那么多东西全部都白忙活了。最多也不过剩下几万十几万的余额——而且这种情况的前提是有人愿意接盘。或者说,接盘的人用了一个较为公道而不是黑心的价格。

    对于这件事情,任健知道完全是自己的错。他可以说是凭空沾了陆五的光,一下子从一个毕业生跃升到“老板”的档次。然而他的第一笔生意,就直接把陆五弄来的钱全部亏光了。不管是于情于理,他都不敢面对陆五了。这真的是太对不起人家了,白白辜负了信任啊。

    虽然他刚才说出“让琥珀帮忙”这样的话,但是说归说,他自己可没有这个信心。琥珀虽然是一个女巫,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但是那种力量肯定是有极限的。或者说,也许帮人找找东西可以,但是真心在这种情况下扭转乾坤……其实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傻瓜都知道吉普赛人是著名的流浪民族,历史上属于那种到处被歧视,到处被驱逐的家伙。要是女巫的力量这么有用,那么估计吉普赛人也不会这么悲催,至少找个机会弄到一片自己的国土不成什么问题。

    真的吉普赛女巫要是能够有这种程度的力量,让w市的各位领导把他们的下发的规范性文件收回去作废……估计古代的时候说服一个国王给吉普赛人一片国土完全不成任何问题。要知道,中世纪时候的欧洲国家那么多,再加上血统那么复杂,所以有很多压根只能算作蠢货的家伙戴上了王冠,赖在王座上。比起说服那些蠢货来,说服现代的那群可谓老奸巨猾的市政府领导可就难上太多了。

    电话那边一片沉默。

    任健原本以为陆五终于被压到了极限,接下去会有一个霹雳一般的爆发,但是他心惊胆战的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了陆五的反应。

    “就这么多了?”陆五只是很平静的追问了一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