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十节 琥珀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琥珀慢慢的从那种穿越的不适感中恢复过来。

    其实拥有力量倒也不全然是好事,正如猛兽的利爪有的时候远不如人类的手好用一样。陆五其实并不能完全体会一个术士的感受,特别是从老家(对术士来说,那是一个完全适应的世界)进入一个规则严密的世界,简直就和一个人从空气中跳入水中一样——不是说不能动,但是绝对没有之前的那么灵便。世界天然对外来者产生压制。

    也许会有人说这其实没啥大不了的,无非就是受到一些影响,力量被无形中削弱几分罢了。但是好比高台跳水一样。尽管水是软的,但是如果在一个足够高的高度跳下去,或者说落水时候的速度足够快,你会发现水面和水泥地面其实没什么太大的不同。

    特别是作为第一律术士,她对于时空的感应特别敏感——这是一种天赋,其他的术士无法感应时空的如此剧烈变化,反而能够避开大部分影响。这就是为什么回到地球之后,一旦确认自己并无危险,琥珀立刻就进入holoera里面休息。

    太多的关于时空的信息在脑海里翻腾着,让人头晕目眩。虽然作为一个第一律术士,她早就学习过此类情况,也明白这是很难避免的一种危险,但这确实是她第一次亲身经历这一切。

    要形容的话,就是非常难受。

    而且因为短时间内感受到太多的时空变幻,而魔力却又在这个转换过程中被极大的抑制,所以术士的大脑因为没办法一瞬间处理如此之多的信息而形成一种精神上的冲击。这种冲击会导致出现一些记忆的残缺。幸好,这种情况并不严重。应该说会有少量残缺残缺,可以什么都不做,慢慢的自然恢复,当然也可以通过其他一些术士特有的办法来做。其他一些零碎细节无所谓,但是真正的关键记忆不可有半点漏失。

    对现在的琥珀来说,耐心等待自然恢复是不可能的,因为她有非常重要的任务在身,没太多的时间可供挥霍。

    现在她在holoera里面,对于地球这个世界来说,这可以说是她最安全的居所之一。说起来现在她还不是很理解holoera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正如每个第一律术士都知道的,就算是拥有第一律魔力也不可能完全的理解每一个世界。每个世界都有神秘之处,或者说有潜藏在深处的奥秘。各种规则的构成,各种不同形态的世界形态,就算称之为千奇百怪也不为过。术士们并不是科学家,不是专门为了深入研究世界构成的基础而来的。她们有更加重要的工作——那就是发生在故乡的那场战争。

    尽快从异域得到各种资源才是正道。而其中最为重要,也最为方便的,无疑就是各类知识和技术了。当然,其他的一些资源,例如人力、矿产、物资等等也是放在备选范围内。事实上,如果这个世界真的一切合适,术士们也会考虑征服和殖民之类的。但是毫无疑问,除了第一种之外,其他的都需要动员庞大的人力物力,需要投入,而且通常而言并不能立刻得到产出。诚然在长远利益来说那基本上是有赚没赔,但是眼前的事情也需要解决——这必然导致内战之中资源减少并因此陷入不利境界。而第一种,那就无需投入额外的资源,只需要第一律术士自身就能完成。

    holoera里面是一个虚幻的空间,却意外适合同样精神体的琥珀居住。而且它还有其他多种功能……怎么说呢,觉得它简直就是专门为了琥珀这种存在而设计的。虽然不知道到底原理是什么,但是她在这个虚幻空间又安全又隐秘。在这里,她大可做任何事情而不必担心安全或者被人打搅。

    她用魔力刺激了一下自己的意识。瞬间,眼前的一切闪烁个不停。

    四周一片黑暗,然后,在一片黑暗之中,院长大人出现了。

    老妇人依然穿着她的那件斗篷,将身体机械化的部分隐藏在斗篷之下。虽然很多人都羡慕老妇人拥有的绝大力量和声望,但是每次看到老妇人刻意佝偻身体,好把那些机械化的特征藏起来不被人看见的时候,琥珀都觉得院长大人相当可怜。

    不过这并不是正常的院长,而是通过远程通讯,投过来的一个影子。

    “琥珀,你的情况我调查了。”老妇人开口说道。“你的担忧是不必要的……这么说吧,你的实体安全的很,没有半点危险。”

    “那么我为什么……”琥珀有些不解。

    是的,最初的时候,琥珀认为是学院里面保留自己肉身的设备出了问题——只要是机械造物,出点故障终究难免。但是接下去她发现情况完全不对头。正如前面说过的,如果真的是此类故障,那么琥珀一定会发现自己的力量逐步削弱(随着设备故障时间持续,肉体受到的伤害定然日趋严重),或者是力量逐步恢复(如果设备故障修复,那么肉体自然会慢慢复原)。但是最终,她的力量是非常稳定的保持在原本十分之一左右,既没有进一步恶化,也没有恢复。

    这种情况是很不可思议的。琥珀构思了种种可能,最终认为这是受到了某人的暗算。而暗算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出现了那个名为“吞噬”的魔法。

    这个魔法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应用,如果一个术士能够杀死另外一个术士(或者没那么复杂,只需要对方垂死的时候在旁边就行了),那么就能吸收死者的部分力量。所以,如果能够杀死一个第一律术士,就能吞噬而得到第一律魔力。

    哪怕是术士之中,第一律魔力都是至高无上的力量。就算琥珀也知道,当这种力量可以被夺取之后,有多么的令人垂涎。

    过去没有吞噬的时候,力量只能天赋,或者说双月赋予,所以倒也无所谓,没人会刻意和一个第一律术士过不去。但是既然有了吞噬,那么就算有人铤而走险,也不是不可能的了。

    “我知道这很难开口……这么说吧,你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某些特别的理由。你可相信我的保证?我愿意以一个术士的荣誉和生命起誓,你的肉身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老妇人的表情显得有点不太自在。“我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向你解释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因为某些理由,这个确实很难解释。事实上,只有让你自己回来一趟,看清楚一切才能解释明白。”她叹了口气。“但是这将是一趟耗时的旅程,而我们并没有这个时间,你知道,我已经向凯查哥亚特,或者用他现在的名字,高手,做出了承诺。相关的情况他已经向你说明了。他说你是最合适的人选,而我也赞同这个决定。”

    “是的……”

    “我们的时间宝贵,冥月术士们已经有所察觉,他们蠢蠢欲动,正在不惜一切的代价的寻找真相和答案。谁也不知道我们的秘密可以保护多久,每拖一点时间,就给了他们更多一点找出真相的机会。”老妇人再次叹了口气。“所以,琥珀,我只能问你一句话,这件事情关系辉月的整体兴亡……或者说,这关系到整个战争的走向!这个任务能够托付给你吗?”

    闪烁……

    她回到了那个神秘的房间,面对着凯查哥亚特。虽然很难深入了解凯查哥亚特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然而他确实一种拥有庞大的智慧和力量的,不可思议的生物。

    “……小术士,这样说的话,你应该已经明白了吧?”

    “嗯,我懂了一点,但是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我只能说就是这样,我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凯查哥亚特,或者用他现在的名字,高手,解释道。“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高维度的能量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次元进行投影……用高维度的力量来修改低维度的东西,这就好比用橡皮擦掉铅笔的划痕一样轻而易举。但相反,如果局限于我们所处的维度之上,那么却是无药可救,根本无从下手。所以你明白了吧,这个技术真正的关键并不是修复,而是原材料,或者说,真正的要害是神能。”

    “只要有充足的神能,那就可以……”琥珀发现自己有点不敢置信。虚颜家族苦苦追求的最终答案,居然如此的简单,但是又如此的不可思议。

    “是的,没错,其实核心就是神能。但是具体要如何收集……我只能说必须要依靠你自己的领悟了。而要收集这些东西,关键的就是这个……”

    “呜……”外面传来一声轻微的呻吟。不,不是呻吟,而是一种呜咽,一种仅仅靠着喉咙而非声带发出的低沉的声响。

    琥珀几乎立刻将自己从自我催眠状态下拉回了现实。是的,她在holoera里面也是可以感觉到附近的情况的,她可以看,也可以听。但是前提是她主动的去感觉。而不是这种对自己进行催眠,以便于检查自己最核心的记忆有没有缺失的状态。

    作为一个术士,她几乎下意识的察觉到了危险。此时此刻,她应该在一个安静无声的环境下才对的,不是吗?就她对地球的了解,她也想不出会有什么力量入侵到holoera里面。因为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灵肉分离的技术——别说技术了,连相关的概念都没有。

    但是话说回来,事情并不是绝对的。如果holoera遭到攻击而破损(不管陆五还是琥珀都测试过,holoera确确实实只是用塑料、电子零件还有少量金属做成的,真正赋予它这种种奇妙力量显然是它的特殊结构设计而非它的原材料),琥珀自己也说不清楚会发生什么。

    holoera的牢固程度有限的很,只能说提在手里不小心摔到地上不会坏。任何一个人都能徒手对它造成严重破坏,当然有个棍子、工具什么的就更容易了。

    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等到她迅速从催眠状态恢复过来的时候,他发现声音并非来自holoera外面,而是来自holoera里面。或者具体点说,来自那头被叫做“阿呆”的中华田园犬。因为它此时此刻就在holoera里面,就在琥珀的身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