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十二节 误判

时间:2018-04-06作者:读书之人

    “这不太可能啊……”听到陆五的讲述之后,琥珀一脸不敢置信。

    “虽然说第二律魔力对命运的干涉会引起反噬,但是前提是强力的干涉。”琥珀说道。她确实这么做过,但不是在这个世界——而且那是面对着不可预测的生命危险不得已而为之。不过后来她又从高手那里得知因为陆五是外来者,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将自己的命运融入瓦歌世界里面(说白了就是在异世界呆的时间还太短),所以第二律魔力的反作用力对陆五会削减到一个极低值,以至于并未在事实上对陆五造成什么伤害。这倒是大大降低了琥珀的负罪感。“如果很轻微的观测,是不会有那么严重的后果的。”她想了一下。“一定要说有的话,也就是别人不小心丢垃圾的时候却手一滑丢到你身上的档次。”

    “你确定吗?”陆五倒是很惊讶。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虽然听说过倒霉的,但是这种倒霉程度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了吧?相反,类似于红衣的说法,“世界的恶意”反而更加贴切一些。

    “我很确定,”琥珀说道。“哪怕对我们术士来说,力量是不能滥用的。不管是长期还是短期都是如此。长期来说,时空崩解就是一个结局,短期内……就算是我们也无法控制反噬的效果。如果你受伤或者死亡,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这个说法倒是合情合理,至少足够说服陆五了。哪怕是琥珀上一次因为逃避敌人而来的地球,她也不会对陆五做出什么太大的坏事。毕竟,哪怕以最低标准来说,作为一个可以帮忙的帮手,陆五发生什么意外对琥珀又有什么好处呢?

    不管是对付追杀而来的邪魅,还是更好的了解这个世界,适应这个世界,琥珀都离不开陆五的帮忙。如果陆五挂掉了,她再找一个帮手——虽然也不困难,但多多少少也是一个麻烦事,不是吗?

    “可是……”想起刚才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一次两次那叫做运气不好,倒霉。但是那种程度的次数……简直就是一次现实版的“死神来了”嘛。

    当然了,虽然现在陆五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类似于“死神来了”里面那种神通无限,却又莫名其妙,完全没有道理可讲的死神还是不相信的。

    “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原来就很倒霉。”琥珀说道。“你本来的命运就处于一个低潮,运气不佳,处于那种干啥都不太顺的状态。如果原本是那种状态,又因为我轻微的干涉……就会……”

    就是压断骆驼脊梁的最后一根稻草的意思吧?陆五无语了。

    我很倒霉吗?

    好像在遇到琥珀之前确实如此。要说公务员考试失败倒还罢了,毕竟可以说那几十个人竞争一个岗位的高风险比赛,而且工夫不一定在考场之内。但是要说之后的求职……好像失败得确实有点过了。

    当然,在遇到琥珀之前,也就是说,了解到魔力这种不可思议的超自然能力之前,他只能把一切归咎于虚无缥缈的运气上,或者归咎于自身水平不高,不够成熟,或者是自己在这里人脉不够广之类。但是琥珀这么一说的话……

    嗯,也许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也说不定。本来就是很倒霉的状态……要比方的话,可以说是踩在六十分的及格线上,还不至于危及生命。但是琥珀过来稍微影响了一下,然后就直接跌破及格线了。

    这就是为什么莫名其妙的会遇到绑架犯(而且是打算谋财害命的那一种),遇到邪魅杀人,然后出门旅游(虽然说目的不是旅游,但是本身来说那确实只是一次稍微有点冒险色彩的旅游罢了)又遇到地方军阀混战什么的。

    说起来别说其他的,遇到高手的时候其实也很危险。因为那个时候高手并不了解周围的情况(就算了解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陆五被吸引过去的时候,差一点遇到了危险……在那种地方一个不小心踩空的话,有很大的可能摔死摔伤吧。

    细细回想的话,确实自己一直挺倒霉的。和那些危险比起来,今天发生的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但是反过来说,虽然自己挺倒霉,但是也一直挺幸运的不是吗?因为所有的倒霉都只是局限在“倒霉”的程度之内,并没有上升为“灾难”,也没有对他真正的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害。事实上,他之所以能避开所有的灾难,甚至包括今天在内,归根结底是因为琥珀的缘故。

    “……其实我想确认一下,坐飞机回去会不会有事?”

    遥远的另外一个世界。

    和下层区人来人往,呈现出一幕热火朝天的景象不同,塔楼层区一直显得冷清寂寥,行人寥寥。但是这里殿堂受到了最为精心的维护和保养,虽然时光仍然不可阻挡地在此地留下了痕迹,虽然一些金属结构会在它的冲击下失去光泽、华美的织物趋向斑驳,然而此地的翻新工作却使得“时间”的努力最终归于无用。也许看到这里的主人,或者说这里的最高掌权者的时候,才能察觉出那分被隐藏的衰朽。

    这里是学院区域的核心和统治区域,而它的主人则是名为至高之星的前首席执政官。而且,诚如绝大部分辉月术士都知道的,在资历、功绩和声望上,她依然是整个辉月阵营的第一人。正常情况下这个区域会安排很多警卫,不过眼下是一个例外。现在的老妇人已经没什么敌人,或者说,她的敌人已经不会再来尝试用最原始却最有效的方式来对付她——毕竟,对付一个一方面行将就木,另外一方面却因为魔力和科技的缘故依然很强大善战的老人,风险和收益完全不能成正比。

    老妇人静静的坐在椅子上,而将一只金属的手臂放在身前的桌子上。两个穿着特别制服的技术人员正在为她套上一层人造皮肤。套上这种东西要比戴上手套麻烦的多,毕竟它光洁的表层下缀有大量此刻未被激活的电路,此外,人造皮肤上有着一些缺口,好让里面的机械金属插槽部位能够显露出来,并在需要的时候连接外部设备。

    “您准备好了吗,陛下?”技术人员中的一个问道。“我们马上要开始充能了。”

    老妇人将机械臂膀整个展开,这个东西远比它看起来的更为沉重,以致在移动它的过程中让整个桌子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摇晃。

    “你可以开始汇报了。”老妇人冲着门边的那个年轻人温和的说道。

    “院长大人,”那个年轻人说道。“这是带给您的最新情况。我们要面对的情况可能比预想中的更糟糕。冥月已经知道我们的计划了。”

    “他们迟早会知道的。”老妇人说道。“毕竟这件事情早晚会泄露,隐瞒的时间总归是有限的。”她并无任何动静。

    “而且虽然不知道细节……但是冥月术士们无疑已经采取了某种行动。一个保密程度很高的行动。”

    “他们现在还能采取什么行动呢?”老妇人始终面带微笑。“他们的唯一的机会就在女妖之门,在琥珀离开之前阻止她,甚至抢夺关键的穿越时空的宝物——当然,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干脆的换个实验地点——他们已经失去了这个机会。事实上,除了琥珀之外,没人知道地球的在以太之海中的具体坐标,除非他们愿意进行一场大海捞针式的搜寻——前提还得他们的第一律术士能够及时赶回来。”

    “据悉,应该没有第一律术士赶回来。”

    “那就得了。不用疑神疑鬼……不管冥月术士们做什么,他们都来不及了。琥珀已经传来‘安全抵达’的信号。倒是凯查哥亚特那边怎么样了?”

    “我们所有的侦测设备都说明凯查哥亚特没有任何行动,它和它的造物们藏在女妖之门的地底下,似乎什么都没做。但是……有人担心凯查哥亚特正在试图逃跑。”

    “逃跑?”老妇人的眉头皱了一下,技术人员们正将一根导针插入她机械手臂的神经接口之中。“你的意思逃离我们的世界?”

    “是的,有人担心他做的一切都在欺骗愚弄我们,它最终目标可能是想要离开这边。”

    “如果可以的话,他肯定早就那么做了。”老妇人说道。“但是打破界壁没那么简单,一旦有动静我们能够第一时间得知。而且就算他偷偷离开了也没用,我们有队伍在界壁之外呢,他出去就会被逮住的。而冥月术士们甚至巡逻得比我们更积极……凯查哥亚特是不会冒这个险的……作为俘虏和作为盟友可是两个完全不同待遇啊。更别说万一落在冥月术士们的手里,估计想死都难了。”

    对方没有对老妇人的判断提出异议。毕竟她年纪虽然很大了(很多人都知道她理论上限寿命都不超过二十年),但是靠着魔法和科技的帮助,她的脑力现在依然非常强健,每一句话都思维清楚,逻辑明晰,难以反驳。

    “传我的命令,”她说道。“让军队在西部找几个地方给冥月崽子们增加一点压力,他们刚刚摆脱了和凯查哥亚特的战斗,我们不能让他们空闲下来以至于有工夫琢磨我们这边。另外,凯查哥亚特对我们的那些建议……那些科技装备,可以进行中等规模的实验。相关的情况要及时反馈,我们必须搞清楚凯查哥亚特的诚意。还有,加强对冥月后方的监视。如果他们有第一律术士返回——虽然几率很低,但是不可不防——必须第一时间向我报告。我们不能排除冥月术士们狗急跳墙的可能。毕竟第一律术士的力量实在防不胜防……不过除了第一律术士突然出现,其他的我们没啥好担心的。”

    “谨遵谕令,院长大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