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十六节 行不通

时间:2018-04-11作者:读书之人

    ,精彩小说免费!

    任健一时之间搞不清楚对方是什么意思,所以半天都没有答复。

    过了很长时间,他慢慢意识到陆五的话所指的并不是钢铁厂和玉玺之类的事情,而真的是询问。

    “你丫的运气牛逼的爆棚了了好吧!”任健有些忿忿的回答道。怎么就突然发财了呢?好吧,其实突然发财什么倒还正常,毕竟这年头买个福利彩票体育彩票之类,一夜之间发了横财的人也不是没有。就算不说彩票的事情,例如渔民捕到什么珍稀大鱼,一头卖了几百万;股民买到好股票,一口气来了几十个涨停板;甚至于盗墓的遇到一个完好的古代大墓,买房子的一转手几十万诸如此类。对于现代的中国人来说,此类神话故事哪怕没遇到过,至少也是听说过的。

    但是,发财是可能的,琥珀又是怎么回事?到底祖坟上冒了什么青烟,让这么一个拥有超自然能力的漂亮女朋友突然倒贴上门?你小子长得也不算很帅啊?你小子也没什么特别牛逼的才华啊?你小子更没有什么厉害的背景关系啊!

    虽然说这一次损失很大(前面说过,有较大可能不但赔光所有钱,还要倒背上债务了),如果换个情况,任健可能会觉得他们这一次肯定是彻底完蛋了,完全没有翻身的可能。但是有了琥珀,事情就不一样了。虽然说这一次的情况估计就算是琥珀也没办法扭转,但是他们还年轻,日子还长远的很呢。有琥珀这个女巫的超自然能力,卷土重来不在话下——唯一的问题是陆五可以在琥珀的支持下卷土重来,任健却是未必。

    “我的意思是……”陆五认真的考虑着。虽然他既没有魔力,也对魔力没什么研究。但是至少要分析判断一下自己未来会怎么样吧。“如果不考虑琥珀呢?”

    其实细致想来,遇到琥珀之后自己的运气也不是特别的好。虽然很多事情都化险为夷,但是其实怎么说呢……这些都是原本根本不会遇到的风险。别的不说,你在赌场赢了那么一点钱就被人家盯上——要是几百万几千万什么还罢了,但是真的不算什么大钱啊。而且你又没有出千(当然事实上是出千了,不过自古赌博的规矩都是如此,没被抓到就等于没出千),只要是稍微要一点点面子的赌场也不至于做这种事情啊!

    “不考虑琥珀的事?”任健歪着头想了想。“那你确实运气很糟糕。”

    “真的?你确定这一点?”

    “当然了,你都那么努力了,公务员考试还失败了……”

    陆五对此不置可否。毕竟公务员考试那是几十个人选一个的比试,要具体描述的话,应该说成功者是幸运儿,失败者只能算平常,还轮不到用“倒霉”来形容不是吗?陆五虽然努力备考,但是别人也不是吃白饭的。毕竟公务员考试是应届毕业大学生的一个很好的选择。

    “切,你可别忘记了李平复的事情!”任健说道。“按照他的说法,你的公务员考试,就是他给搅黄的。”

    “这也是正常的范围内……”陆五若有所思的回答道。“不算运气很差。”

    如果不进行思考,那么直接可将此事戴上“倒霉”或者“运气差”的帽子。但是如果细想的话,这其实和运气无关,是事物发展的必然结果。李平复想要找陆五的麻烦,李平复有在公务员考试搅局的能力,那么这一切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至少在高手的逻辑里,这算不上“运气差”的范畴。或者说,这种事情属于广义上的“运气差”,而不是狭义上的“运气差”。

    这就好比你朝着头顶向上丢一块石头,正常情况下它就会掉在你的脑门上,这不是运气差,而是客观事物发展的必然结果。又比如楼上的空调向下滴水,你明知如此要从下面过,那么被水滴头上是正常的,而没有被滴到那叫运气好。

    所以运气和运气之间也是不同的。尽管所有的倒霉事件都能归咎到“我运气不好”头上,但其实其中很大一部分其实是no zuodie类型的。

    “但是问题是……”任健毫不客气的戳破了陆五的幻想。“那封检举信不是你写的啊!”

    如果那封检举信真的是陆五写的,那么到也算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检举别人自然要受到别人的报复。问题是这完全是一个误会,陆五对此事情一无所知。

    “啊……这个确实如此……”被任健这么一说,陆五终于回过神来。“看来我的运气确实不好。不,应该说……原本就很差。”

    “老话都说了,福不双降祸不单行,”任健对于陆五的看法完全不在乎。“天底下不可能什么好事都让一个人得去,你都有琥珀倒贴上门了,还想着其他什么好处呢?”

    “说的也对。”陆五已经想明白了,结合高手和琥珀的说法,也许不是很精确,但至少他能够对自己眼下的情况有一个初步概念。“确实如此。”

    “钢铁厂的事情怎么办?”任健把话题转回来。其实这么陆五刚才一打岔,让他的情绪多多少少平复了那么一点点。

    “钢铁厂……确实没救了?”

    “真的没救了。”任健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毕竟这次投资很大,所以他怎么着也是去细致的了解过一番的。“想要挽救的话,必须淘汰陈旧工艺,更换旧式设备,换成最新设备……如此才能降低成本,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而且就算是这样也很糟糕,陆五,你知道现在整个钢铁市场都不景气,现在都在进入淘汰赛,大家都是咬紧牙关,开工生产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努力熬死别人以抢占市场。所以现在是双重劣势:整体来说,现在想要进入钢铁市场绝不是什么好时机,具体到w市钢铁厂的事情上来,想要更换最新式的工艺设备,对员工进行培训什么的,整个投资成本恐怕要比新建一个钢铁厂还要大。”

    “没有其他的可能了吗?我是说,如果出现一个奇迹,让钢铁厂扭亏为盈,那么这个奇迹应该会是什么?”

    “整个钢铁市场复苏,进入卖方市场,整体供不应求并导致钢铁价格大幅度上涨。”任健回答道。不知道为什么,陆五说这句话的平静态度让他感觉到某种……不自然。陆五的这个架势与其说是想问问题,不如说他似乎胸有成竹。但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陆五为什么会有这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自信。

    还有,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陆五这次旅行归来,某些地方不太一样了……虽然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但是他确实感觉到了。

    该不会是被琥珀的魔法所迷惑吧?他脑子里莫名的崩出了这个念头。但是,当时琥珀对陆五显然没有什么恶意才对……他赶紧把这个念头赶开。说起来,陆五能够打捞沉船可全部是琥珀的功劳(任健以为是琥珀出了这笔打捞费用),而相反,任健他自己却把陆五的成果几乎一口气全部败光了。

    “有第二种可能吗?我是说,奇迹的那一种。”

    “当然,”任健叹了口气。“钢铁厂的技术专家们突然成功的攻关某个技术难题,让钢铁厂能够生产特种钢材……”

    “就是这个!”陆五插了进来。“你的意思是,其实还有有些特种钢材能赚钱的?”

    “当然,”任健回答。“虽然现在整个钢铁市场不景气,但不管什么市场环境下,技术含量最高的那些产品都是不愁卖的。如果能够生产那些特种钢材、特种合金的话,那么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他撇了撇嘴。“现在钢铁厂的技术部门只有一个空架子,有能耐的都跑了,剩下的只有一群老弱残兵。想要他们开发出什么新技术或者新配方出来,还不如指望明天中国就能造出歼星舰来呢!太阳从西边出来都比这个靠谱。”

    “如果能得到相关技术……”

    “你是说专利授权?陆五,这些技术专利的授权都贵的吓死人的。甚至有些是外国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严禁卖到中国的。”任健说道。

    陆五对于钢铁市场是一点都不懂的,所以任健稍微对陆五进行了一些说明。冶金行业的新技术基本上分为三种,典型一种的就是对于劣质原材料的运用。冶金行业的原材料,也就是各种矿石和废铁,不同档次的价格差别很大。如果能用劣质矿石提炼出同样的产品,就意味着成本方面能够得到极大降低,当然在竞争中就占据很有利的地位。

    中间一等就是那些价值较高的钢材的生产——需要专门配方和工艺。虽然整个钢铁市场处于不景气,但是这些技术含量较高的钢材整体来说是不愁卖的,只是价格有浮动。

    当然还有最高的,就是一些特种钢材。虽然中国已经算得上冶金大国,但纯以技术角度来说还算不上最强。一些特种钢材冶炼技术现在还是掌握在外国人手里,每年中国还要专门进口不少特种钢材。如果拥有制造此类特种钢材的能力,那么就是纯粹的卖方市场。

    并不是说中国不想要相关技术,但是事实上就是做不到。想要在冶金方面前进,需要专门的实验室,需要大量专业科研人员,最重要的是——需要无数次失败。可以说每一个配方,每一项技术,都是无数次失败和无数次实验数据堆积出来的。自己想要研究的话,是没有捷径可走的。说白了,每一项技术诞生都是用钱硬生生的在无数次实验和无数次失败之中堆出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