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二十一章 影响世界2

时间:2018-04-25作者:读书之人

    “嘿嘿,我是想起你之前的说法。陆五,”可能是因为陆五的态度,任健的精神状态比起之前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就是这个道理。“那个钢铁厂可不是一个好东西。如果不打算转手的话,那我们必须要有偿还贷款的办法!”

    “你贷款贷了多久?”

    “我只贷了一年的……当时其实可以选长期贷款的,不过我那个时候不是想着到手之后把厂房一拆就直接转手的吗?还有,如果想要让它运转起来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里面一帮工人和中层可不好对付啊。”

    “不好对付吗?”陆五有些疑惑。他们已经取得所有权,其中自然有人事权在内。说白了企业已经私有化了,所有者(也就是陆五及他的代理人任健)说了算,想让谁滚蛋谁就得滚蛋——只需把欠发的工资奖金补发就行了。

    “当然没那么简单,工人其实大部分还好,但是那群中层都是一群老油子,升职加薪舍我其谁,困难问题和我无关,技术管理一无所知,欺上瞒下样样精通……完全是拖后腿的,只盯着自己眼前的利益,根本不顾大局。之前的厂长书记都压不住,才生生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全靠他们现在厂子才也垮了。”任健在电话里花了一点时间,将钢铁厂的整体情况介绍一下。要特别说明的是,这座钢铁厂真的是完了——连高炉都熄火了。须知正常情况下,钢铁厂哪怕用亏本价来出售产品,也绝不会允许熄火的。因为后者带来的损失更大。

    前面说过,如果不是钢铁厂的地实在有钱途,那么这个厂子哪怕白送,都没人要。别说白送了,倒贴都不行。因为丫的绝对是个赔钱货。它外面有一大堆欠债,里面又拖着工人的工资,开工又开工不了,有能耐的(不管是哪方面的能耐)都走光了,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外加老油子和混混,人事关系一团糟。真的是一堆彻头彻尾的臭狗屎。

    “全部开除掉,招新人不行吗?”

    “……但是真的要赶走,他们却很容易聚众闹事。陆五,现在政府对于此类群众事件如何解决,你应该是知道的吧?”电话里,任健叹了口气。“陆五,如果你想真的不管三七二十投身钢铁行业,那么靠我是对付不了这个局面的。我们得找一个专业人士,钢铁行业的专业经理人才行,要理顺人事关系……不过先不说这个,资金的问题怎么办?”

    “没钱了吗?”

    “现在的钱都是贷款的啊!贷款时间一到,需要还贷的时候,我们就彻底还不出来。到时候……银行肯定不会什么都不做看着我们拖欠贷款的。”

    “没这个钱了吗?”

    “陆五,风声不对啊。国家现在正在严厉打击非法文物交易……现在正在风头上,估计有些东西卖不出去,硬要卖的话很亏。起码要一两年这种情况才能反转。再说了,我们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陆五从沉船上打捞起来的各类东西,林林总总全部加起来几百件左右,其中主要是瓷器。必须要说明的是,虽然说陆五已经尽可能的选择了看上去完整无损的,但是他毕竟不是专业的。而海里捞起来的东西,因为曾在海水中沉睡了千百年,所以海水侵蚀,被海里的暗流淘来淘去,器物的釉表层因暗流及泥沙的长期冲刷摩擦,会导致釉层的磨损和破坏。虽然这是海捞瓷固有现象,然而因此却也能掩盖它的破损。所以在后期恶补了一下相关知识,并对各种东西进行细致分析(这个分析还只是陆五和任健这边自己的分析,没有找专家)之后,陆五已经知道自己的瓷器中相当一部分不算完美。而古董,众所周知,完整无缺和有破损的那个是完全不能比的。

    假设一个完整的瓷器价值百万,那么如果它破了一个小角——哪怕是一个对整体而言微不足道的小破损,那么哪怕十万都不奇怪。虽然很过分,但这就是古董市场上的常态。

    除此之外,海捞瓷终究不能与官窑精品瓷器相提并论。一方面是质量问题,一方面是数量问题——和官窑瓷器相比,海捞瓷的数量要庞大得多,多了自然不值钱——陆五的这些战利品,虽然就海捞瓷来说也是上品,但是新政策影响下,大部分好一点也就是卖个十几万几十万的档次,次一点就只有几万到十几万不等了。只有少数精品的价值更高一些。

    除非陆五能再拿出一个临邑王玺这种档次的极品,有历史意义,有文化意义,还有政治意义,多方面重合的,价值上亿的那种,否则想要靠这些古董来筹集资金,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健的贷款可不是小数目……那是通过市政府才搞定的大额贷款。原则上,陆五和任健这边垮掉的话,政府要捎上连带责任的。不过事实上政府那边一点也不亏,反正那些钱都是花在钢铁厂上的。原本假如钢铁厂没人要,那么拖欠的债务、工资之类,最后照样是市政府出面解决。

    “钱的问题吗……我来想办法吧。任健,你说现在什么东西最值钱?”

    “比特币?”任健冒出一句。

    “当然不是说这个……我是说,”陆五想了想。毕竟自己能够来往异世界这种事情太惊人了,还是保密比较好,“什么东西又方便,又好带,又值钱?”

    “陆五……你不是在旅游的时候认识了什么不得了的人了吧?”任健沉默了一下,说道。“不过这个问题很简单,贵重金属!”

    “贵重金属!”陆五几乎立刻下意识的想起女妖之门的支柱产业,也就是采矿业。当然了,晚星家族已经采取措施,要将女妖之门的采矿业提升一个档次,也就是从原来提供矿石和粗炼的金属,提升到精炼后的档次。此外还要建造一些低级的铸造厂,能够本土生产一部分高端产品,比方说车辆或者外骨骼装甲零件什么的。如果日后形势许可,晚星家族显然会投入更多的资源,将女妖之门的生产能力再提高一个档次……

    好吧,不说晚星家族的投资策略和成绩,女妖之门这地方本身就是一个盛产各类矿石的地方。其中不止是一些常见的金属,也包括稀有的。或者说,其实很多金属矿产都是伴生的,只是提炼工艺的问题。所以陆五知道,女妖之门基本上什么金属都有。

    “但是陆五,我提醒你,这可是公然违法的。”任健说道。“其他的东西不提,哪怕是贵金属中最常见的白银黄金……也是违法的,罪名很重。”

    任健的声音有些不安——他当然有些不安。如果是过去的陆五,他倒是完全不用任何担心。因为陆五这个人是个很普通的人,怎么说呢,也就是二三流大学毕业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罢了。要说他能够做出什么贵金属走私什么的,任健可是半点也不相信的。不说别的,哪怕陆五想干,他也一没本钱二没渠道啊。哪怕真的因为意外遇到了什么走私集团老大之类,陆五难道真的不怕被人当了凯子?到时候成了人家利用的炮灰?此类故事屡见不鲜呢!

    但是现在有了一个琥珀,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虽然任健对琥珀的超自然能力(亲身经历,不由得不信)非常羡慕,对于陆五居然有这么好的桃花运嫉妒不已。但是说到底,他对于琥珀这个人并不了解——除了知道她是一个吉普赛女巫(这是陆五说的)之外,一无所知。目前唯一知道的就是琥珀来自外国(这简直是废话)。而且既然琥珀能够提供条件让陆五去实现他打捞沉船的计划,那么显然她应该挺有钱的。当然了,对于拥有超自然能力的琥珀来说,有钱是正常的,没钱才是不正常的。但是除此之外,任健对琥珀就一无所知了。

    他有理由相信,关于琥珀的来历、找上陆五倒贴的动机等等,陆五也是不太清楚的。废话,要是一个财色双全的妹子(特别是琥珀那种女神级的妹子)倒贴上门,你要是去细细追究人家来历和动机那就真的是不解风情的白痴一个了。任健觉得没有一个男人会做这种蠢事。再说了,就算别人说人家想对你不利,你也不相信啊!因为陆五压根没这个价值。要是你家财巨亿,你确实要考虑一下人家是不是打算图谋你的财产;你要是身居高位,你要考虑一下人家是不是打算盗窃国家机密甚至勾引你卖国;你要是坐拥什么特别技术,你要考虑人家是不是商业间谍。但是这一切都没有,陆五没有任何被利用的价值,事实上,在遇到琥珀前,他混得很糟糕。

    所以,要说琥珀有什么海外的灰色(甚至黑色)渠道,那是完全说的通的。而且,陆五之前的那种镇定,确实很不自然。

    任健曾经以为自己会让陆五很失望。不管是臭骂一顿,亦或者其他,那都是任健自己活该。但是最终的结果是陆五的态度却很平静,有点过分的平静了。似乎那味道在说他并不在意这点事情……从这一点来说,唯一的解释似乎呼之欲出了。

    要知道,w市的钢铁厂虽然说陈旧落伍,但是那怎么说也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厂子。所谓钢铁厂其实并不是单纯生产钢材的,哪怕是钢材,原料也不止是铁矿石、焦炭或者废铁。很多特种钢材需要稀有金属,其中自然包括贵金属。要是进行稀有金属的买卖——钢铁厂买卖原材料,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我知道。”电话里,陆五说道。

    “嗯,不管是海陆空,相关的检查都很严。”任健说道。“世界各国都如此,很难通过。”

    “没问题的……贱人,你说什么?你以为我会去外国走私吗?”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任健想说话,最后还是放弃了。他很清楚钢铁厂的事情让他们的情况很不容乐观,资金问题严峻。这一切都是他惹的祸。现在的他没有立场来劝说陆五,可以说一切的祸都是他惹下来的。“对了,有件事情告诉你。后天……还是大后天?反正就是这个礼拜内,他们要搞一次同学聚会。应该很快就会通知你的。”

    “同学聚会?”

    “对,去吃晚饭,饭后应该是去唱卡拉ok。”任健说道。“放心,李平复那个混蛋不会去。”

    他们毕业至今也快近一年了,这个时候还留在w市的同学(不少同学毕业后回老家去了)来聚一聚却也是应有之意。但是陆五马上想起影响着自己的那种神秘力量。

    “那个,我可以不去吗?”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