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二十九章 多方

时间:2018-05-10作者:读书之人

    说起来刚才那只狗,刚才的事情让陆五心有余悸。

    虽然琥珀明确的说了,这只是一个玩笑——基本没有威胁的那一种。但是说是这么说,对陆五而言,这种感觉却很不好。

    这只狗既然能偷偷的在他不经意之间,将他的一部分意识弄到身体外面,那么它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能力呢?这一次是开玩笑,下一次呢?琥珀上一次做过类似的事情(把陆五的精神体直接拉出来潜入海底),但是陆五可以确信琥珀对自己没有恶意,但是这只狗就完全不一样了。

    而且,哪怕是开玩笑也不等于没有危险。报纸上,网络上常常有恶作剧导致严重后果的报道。至少陆五记得有几个例子:比如说某个人坐下的时候,有个朋友恶作剧,将椅子从他身后抽走。这本来只是一个玩笑,然而这一次他跌倒的时候直接摔伤了尾椎骨,造成了终生残疾。一个玩笑就这样变成了一场灾难。这只是一个比较严重的例子,更多的事情比比皆是,一个玩笑将朋友送进医院什么的例子不要太多。

    如果是之前,陆五也许会事情过了就过了,不会放在心上。但是现在的情况和过去可不一样啊。要知道,现在可是有某种不可描述的力量,潜藏在不可名状的冥冥之中等着对付他呢。哪怕阿呆毫无恶意,这也有很大的可能在那种神秘力量的推动下变成陆五的末日呢。之前任健也是毫无恶意,可是仅仅是办公室给陆五倒一杯水的事情,差点就变成了一场意外。

    细细的回想,陆五发现完全不知道阿呆什么时候对自己有敌意的……怎么说呢,至少在红衣把阿呆送过来的时候,他还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

    虽然当时陆五因为各种杂事,没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象。但是至少在那一刻,阿呆并没有之后那种明显的轻蔑和敌意……好吧,也许有点轻蔑,也许有点疏远,但是绝对没有达到之后那种明显敌意的程度。

    但是来到地球之后,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阿呆对于琥珀和对于陆五,那是完全不同。虽然琥珀是一个强大的第一律术士,但是从阿呆的角度来说,它也没有特别必要对陆五有这么大的反感啊。

    不管怎么想,除非自己在穿越过程中损失了一部分记忆,否则陆五可以确定自己没对那只狗做什么坏事。没有打它也没有骂它,事实上,别说他从来没打算对阿呆做点什么了,就算他真的想要做点什么,也来不及做啊。事实上,在他了解到地球上的时间和地球以及周围环境等等一系列问题之前,他完全没有考虑过阿呆的事情。等到他定下神来想起阿呆的时候,或者说他出去买手机的时候才发现阿呆的敌意。

    如果说这是因为陆五对它的忽视……那琥珀又是怎么回事?琥珀之前因为穿越的缘故,直接休息去了,也不可能特意的照看阿呆啊。更别说阿呆那个时候根本找不到。

    总之,完全是莫名其妙的事情。

    不过也幸好,虽然阿呆有着敌意,但是敌意也是分为三六九等的。因为小事被得罪所以看着你不爽是一种敌意,满怀杀心兜里藏着武器随时打算要你性命也是一种敌意。阿呆的敌意最多也只有前者的程度,距离后者远得很。正常情况下陆五倒是可以无视,不过考虑到当前的特定环境,再小的隐患也必须去除。

    他定了一下神,然后才注意到窗外的阳光。

    陆五从边上拿起那枚琥珀知道的徽章。那是一件粗看上去并不起眼的水晶饰品,但是这实际上是第一律术士使用特殊的方法制造出来的时空穿梭的物品——可以无限使用的,哪怕以高手的角度都称之为“难得的宝物”的至宝。

    虽然是琥珀制造的,但是这个东西现在依然是陆五保存。说不清楚什么缘故,琥珀并没有将其收回,甚至连提都没有提及。

    这东西的使用是需要超自然力量的。尽管只需要很微小的魔力就能将其启动(当然,魔力戒指是做不到的),但如陆五之类的普通人却是全然没有任何办法。这种情况下把它交给陆五保管的话……

    只能说这是一种信任的态度吧。

    陆五拿起手机,拨通了任健的电话。感谢这个信息社会,就算躲在家里不和别人见面,照样可以通过多种多样的渠道和他人保持联系。

    “贱人,上一次说过的事情怎么样了?”陆五在电话里问。

    “陆五,”说不清楚任健是否在等着这个电话,但是他的声音里确实有这个味道。“是的,我联系过了,这种事钢铁厂那边很正常。前几年就有一个偷卖工厂的原料被抓进去的。铂系金属是很常用的催化剂,用得最多,其他也有很多稀有金属是生产特殊合金的必需品。”

    “有货就不愁卖?”陆五问道。

    “只要比市价低就不愁卖。”任健随口报了几个稀有金属的名字。“陆五,我再提醒一下,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是严控贵金属走私的。抓住的话……被没收是最起码的处罚!海关不是吃白饭的。”

    他特别加重了“没收”这个词的语气。贵金属走私风险特别大。不止是那位具体运货的“运货员”要面临的牢狱之灾的风险,还有背后的组织者要面对的巨大成本风险。这东西要是被没收了,那就亏到死了啊。

    隔着电话,陆五几乎想翻一下白眼。没错,大部分正常的国家,海关都不是吃白饭的。但是陆五要去的地方可不是其他国家啊。而且,他也不需要什么成本。

    “任健,我需要一些东西。”陆五说道。

    “还要水晶?”

    “不,不是水晶,是其他的一些东西。”陆五说道。说起来,任健这个人虽然在商业道德的下限很低(前面说过,任健早就宣称自己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个奸商,而且在大学就干出用烂水果切果盘卖给同学的事情),但是为人处世方面却很不赖。比方说他就从来没细细的打听过琥珀的确切来历,没打听过陆五为什么需要那么多水晶。只要陆五要,他就直接照做了。“东西不是很多,但是个人购买起来比较麻烦。”

    “发条短信给我吧。”任健说道。

    陆五挂掉手机,看着窗外的阳光。两个世界的太阳不是一个性质的东西,一个是某个高能量位面的连接缝隙,另外一个则是悬浮在宇宙中的炽热恒星。但就人类的感受来说,却感觉不到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他不禁想起他暂时面对的最大敌人,也就是那个藏身冥冥中的神秘力量。不过幸好,这是一个没有什么危险的和平世界。如果是在另外一个世界有这种力量的话,那么就算有琥珀的贴身保护,估计也活不长吧。

    毕竟,琥珀不可能真正实质意义上的二十四小时无差别的贴身保护——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呢。更别说冥月术士中还有游骑兵那种危险份子——命运的力量能够合情合理的让陆五完蛋。而这个世界,想要弄死陆五就困难得多了。

    当然话要说回来,虽然敌对阵营,但是冥月术士并不都是莫名其妙的杀人狂。至少之前在凯查哥亚特的地下都市里的时候,那个冥月术士可是帮了陆五的。呃,虽然说不清楚她为什么会帮忙。但是陆五估计自己永远没有再见一面的机会了。

    他跳下床,开始穿衣服。

    在距离w市相当遥远的某处,冥月术士走进了一个房子。

    她身边跟着的正是房屋中介商。在这个房价飞涨的时代,中介商似乎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产业。但是事实上由于内部竞争激烈,这一行却实在谈不上好干。至少像这样表现出慷慨大方气质的客人不多。更别说这么一个美女客户了。

    那个中介商正好是一个年轻人,他虽然极力掩饰,却依然在不知不觉中流露出了太多的心思。事实上,就像公孔雀会用开屏的方式展现自己的魅力一样,男人面对着美女,总是会想法设法的进行某种炫耀的。

    这是一间面积大概为一百五十平方米的房子,但是套型非常好,可以说一百五十平方米中的每一个平方米都利用了起来。这也是他能够找出了,性价比最好的房子了。

    “这是您要求的拎包入住的最好的房子了。”他说道,眼睛时不时的瞟一眼美女的侧面。幸好美女顾客根本没注意到,当然更可能是注意到却没在意。毕竟这种场面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就这间了。”美女顾客果然如她气质表现出来的一样豪爽,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更没有鸡蛋里挑骨头提出一大堆意见,只是看了一圈就做出了决定。

    “房主的要求是必须租半年以上……”

    “我直接先租一年。”美女顾客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做出了回答。这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但是对于一个术士来说却是毫无必要的。反正,在她目前已经接触的程度内,她用自己的力量在这个世界生活下来完全不成问题。

    这对她来说就够了,不是吗?反正她只是一个炮灰,一枚探路的石子,或者是一发射出去的子弹。只要她起了那个作用,达成了那个效果就行了,有人会关心那枚丢出去的石子本身吗?所以,尽管她可以做得更好,但她已经没有这个动力了。或者说她的上级也没有对她有更高的要求了。

    相关的租房手续几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办完了。那个中介虽然恋恋不舍,却也找不到借口留下来。不久之后,她一个人站在房子那间宽敞的客厅里面,并且从怀里掏出了那枚硕大的,如梦幻一样的宝石。

    它的恢复能力比预想的强,此刻宝石已经再一次充满了未知的能量,烁烁生辉。

    如果她将其摧毁,会有什么后果呢?在她启动宝石的能量之前,有些恶意的想到了这个念头。虽然她应该就会被永远囚禁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上,但是冥月所有的计划,所有的行动,也就会全部胎死腹中了吧。

    她身上很小的一部分想要希望摧毁这个宝石,幸好只有很小的一部分。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