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十章 多方2

时间:2018-05-10作者:读书之人

    在这个年代,租一个房子的新人并不一定会受到邻居们的主动上门拜访。事实上在这个日新月异却又混乱不堪的年代里,旧有的邻里关系已经被一栋栋高楼大厦和一扇扇厚实的防盗门、防盗窗拆分得体无完肤,然而新的关系却没有建立起来。最终,邻居之间就变成了“住在我隔壁的那个熟悉的陌生人”。

    对于地球人,特别是对于中国人来说,这也算是一个发展时代的副作用吧。但是对于从异界来到这里的冥月术士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条件。她尽可以在房间里做任何事情而不必担心被人察觉。

    启动宝石的力量之后,她清楚的感觉到一股能量从虚空之中降落。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他或许只能看到有一团灰蒙蒙的光,正如一个使用过久,以至于即将淘汰的老化灯泡(还是功率不大的那种)发出来的不起眼的光芒一样。如果周围光线更好一点,他或许能察觉这团光所笼罩的范围的周边,似乎有着扭曲光线的效果,正如空气被加热一样。

    但是对于一个高阶术士,特别是对于一个第二律术士来说,她感受到的更多。说不清楚那是什么样的力量,但是仅仅接触到这股力量外围,就让她身体忍不住颤栗起来。整个世界被这个力量强行插入,翻转,扭曲最终变形,世界的基本结构,也就是时间和空间,被这种力量毫不讲理的蛮横撕扯开来。无处不在的空气被瞬间分解成某种无法形容的物质,在这一刻,从某种角度来说,世界的一角被这个力量无情的撕咬开来。

    不是侵蚀,不是软化,更不是那种旁敲侧击,反复摇动,而是充满破坏性的直接爆开。

    具体要形容的话,那就是在这一瞬间,这个世界的这个小小角落,被一种强大的力量强行占据。这种力量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改变了很多在很多人的概念里根本无法改变的东西。

    虽然,只是持续了那么短短的一瞬间罢了。

    当一切结束,宝石变得黯淡无光,仿佛一块劣质水晶一般。但是在客厅中间,已经出现了一个原本不存在的人。

    一个不管是外貌还是身材都找不到任何特色之处,背着一个被地球人通常称为“登山包”的大背包,打扮干净利落的中年男人。也许是因为受到她传送回去的情报影响,这一位按照地球的人种分类来说,就是一个典型的亚裔。混在这个国家之中可以自由行动而不必受到额外的注意。

    一次穿越就此完成了。

    男人出现之后,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脚下不受控制的踉跄了两步,伸手扶住边上的沙发才没有倒下。穿越对于他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让他一瞬间身体失去了控制。不过也仅此而已,前后大概也不过十来秒的时间,他就已经站定了身体,开始观察周围陌生的环境。

    也许是因为朱华就站在边上,所以他看上去丝毫没有紧张,而是用着从容不迫的态度,细致的观察了一圈四周的环境。然后,他从身上的背包里取出某个陌生的仪器,调试了半天。

    “非常好,标准重力,标准空气……一切都在正常范围内,这果然是一个可供人类居住的世界。”新来者关掉了机器,发出了啧啧的声音。“非常令人讶异的世界,世界基本结构的误差低于百分之五。相关精确数据迟点要汇报回去。”

    这一次来的可就不是炮灰了,而是一个正牌的穿越者,身上的装备齐全的很。只不过对方这种态度……

    虽然她知道自己是真正意义上的炮灰,从一开始唯一的任务就是为了带着这颗宝石来到这个世界而来(甚至是是被骗过来的),对于如何在异世界生活下来既无经验又无心理准备。但是怎么说她也是活下来了,至少不会搞错这些基本情况吧?

    亦或者,只是用装模作样的架势表明一种姿态,那就是她之前在这里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不算功劳。

    那么,唯有一个解释:自己被针对了。

    每个冥月术士都知道一个基本的逻辑:想要在术士社会中壁垒森严的位置台阶上迈进一步,最简单,也最方便的办法就是上面有了空缺。这条逻辑需要正面解读,那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上头挂了,下面的人就有很大的机会得到提升(某些时候,只有上面挂了下面才能有机会得到提升)。但是这条逻辑也需要反面解读——那就是不止是要盯着你的上面,也随时注意你的下面。

    这就是为什么她屡建奇功却落到这么一个炮灰的处境的理由。其实细细的去想的话,事情也很简单,手段也不复杂,无非就是稍微推托那么一小段时间罢了。须知官僚系统总是容易出现滞后现象,术士们也不能免俗。某个人的奖赏或惩罚,如果不是十万火急或者关系重大,通常都是会拖一段时间才被发下来。

    这就好比战场上立功的士兵,对于他的提拔奖励虽然是板上钉钉,但是那也需要时间的,不是吗?相关的奖励会被反复研究,商榷,最终才下达任命。这个过程可能会隔着几个标准月。这很正常,不足为怪(甚至越是大功,越会被细致的校对研究越长时间)。但是在这个等待的过程内,这个士兵依然是士兵。如果这个时候哪怕是个中低档的军官,照样能够把一个和送死无异的任务派送到他的头上。

    朱华虽然知道这个规则,但是之前她真的没考虑过这个。这并不是她脑子不好使,而是她不觉得自己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此类上级对下级针对性的恶意操作,应该发生在一个较高的层次上。比方说,一个总指挥会忌惮手下的军团长,但是一个小队长却不会忌惮自己手下的士兵。因为士兵太多了,自己手下是威胁,别的小队长手下照样是威胁。这种低级位置的候补太多了,怎么阻挡都是没用的。而每个冥月术士都都知道这样一个事实:游骑兵虽然号称精锐,并被辉月术士们忌惮,但是在整个冥月术士社会中,他们却是最底层的,等同于炮灰的存在。

    因为拥有很强的隐藏能力,一个游骑兵常常能够让很强大的辉月术士都无可奈何。但是游骑兵也是很脆弱的,哪怕是稍微一点失误,甚至根本不是失误,只是运气的些许作弄,死在战场上也是很常见的事情。

    她实在太微不足道了,以至于自我感觉至少暂时并不会被任何人忌惮。确实,通过“吞噬”,她积累了不少力量,但是这种事情却是个人的秘密。她现在的力量还远不能算出类拔萃,就算公开出去也改变不了什么。所以直到发现自己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欺骗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炮灰,她才相信自己被针对了。

    某个人,不希望她熬出头。也许不是熬出头的问题,而是某个人单纯的看着她不爽,希望她死。而且一切被安排的合情合理。

    前面说过,这件任务其实很危险。利用这件宝物的力量,利用辉月术士打开的时空缝隙尚未完全愈合的机会,潜入到这个名为地球的世界至少有一半的几率要死,而且是很憋屈的死。但是正常情况下,只要开出的悬赏够高,招募死士其实也不算难。这件任务本身有着很大的危险性,毕竟那个穿越点是在一座辉月阵营的浮空要塞里啊。所以身为最方便执行任务的游骑兵,她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到了这个任务。

    从上到下,所有人都默契的忽视了她之前立下的多次大功,把这个几乎是送死的任务交到她的手里。

    如果说之前她还存在那么一点点的侥幸之心的话,觉得那是迫不得已之下的最优选择,那么这一次这位后续来客的表现,就完全断绝了她的希望。

    是那个……傲慢又卑鄙的贱货吗?哼……哼哼……虽然她承认自己是术士社会中的底层,但是那个贱货也未免太小看底层之人的执念了。

    “我需要了解一下这个世界。”对方丝毫没有察觉朱华此刻的心理变化,直接提出了要求。

    朱华手一丢,一个硬塑料片已经落到对方手上。

    “这是什么?”

    “身份证,这个世界人类……不,这个国度人类的身份证明。”女术士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从现在的开始,你的名字就叫做王大勇。”她用缓慢,但是称得上字正腔圆的汉语说出了“王大勇”三个字。“有了它,你就可以四处乱逛了。”

    在她递出去之前,身份证上的头像和面前的人可是完全不一样。但是在对方来到之后,通过魔力的运作,头像经过微调之后就完全不一样了。身份证上的颜色涂料什么对于普通人来说不可改变的,但是对于一个掌握着第三律魔力的术士来说不算难,随便就能把上面的头像变个模样。当然了,她不会告诉对方这个是假身份证,技术含量不高的那一种。车站边上常常能看到叫卖,价格也不高,四百块钱。大概能够去住那些一百块钱以内的小旅馆,但是稍微大一点的旅馆就会露馅。

    “你没找到那个陆五吗?”对方接过身份证,微微一愣。他知道对方是个游骑兵——其他暂且不论,单单游骑兵这个身份就说明了很多事情。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一个高危险职业,被辉月高额悬赏。同时又因为防止泄密的缘故,每个游骑兵都被加上一堆魔法上和精神上的桎梏,确保他们被辉月抓住就死。只要是正常人就不会喜欢这种事情的。所以虽然待遇和前途似乎都很好,但是除非真的缺乏其他出路,绝大部分术士并不乐意成为游骑兵。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