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十五节 返回4

时间:2018-05-14作者:读书之人

    ,!

    陆五箱子里的调味包并不多,也就是几百包的档次。数量不是很多,拿出来估计只能作为样品。要说提供说服力,说服那些犹豫不决者倒是足够了。要说真正的推广开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真正的关键是调味包下方的盒子,里面装着一系列种子。包括黑胡椒、八角茴香、辣椒、木姜子、大蒜、以及菌类等等一堆香料。其实这个东西和普通的方便面调味包并不完全一样,比方说普通的方便面调料包里有各种牛肉粉、鸡粉等等肉类成分,这里基本上都被菌类取代了。这是任健想办法从某个专业厂子里弄来的新配方——专门为了陆五的要求而凑搭而成的。真正的关键在于各种香辛料作物。有了这些香料植物为基础,只要花费时间和精力,总能够研究出来各种各样的配方来的。

    其实陆五相信这个世界也肯定有各种各样的香辛料,和地球有异曲同工之妙,也许某些品种还能更胜一筹呢。可惜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另外女妖之门这个地方,至少眼下百年之内,毒化效果不会消失。也就是说陆五只能从地球上收集相关的种子了。

    每个种子的盒子都放置了说明,包括种植条件和味道效果。

    “这个事情倒正好可以交给伊万。”红衣检查了一番种子,然后将东西放回去。“我相信他会感兴趣的。”

    要特别说明的还是,其实伊万的身份非常尴尬。前面说过,从军队编制而言,他已经因为年老而退役了,只是被外聘为参谋。也就是说,如果说陆五和红衣可以通过战绩而升官的话,伊万就没有这个资格了。等到女妖之门战事结束,晚星家族的势力进来,伊万原本肩负的外交和贸易之类责任也消失了。一时之间十分尴尬,目前只能勉强作为一个联络官呆在正规军那边,作为双方联络负责人。但是呢,正如前面所说的,战争结束之后正规军和地方军已经没有什么联络的必要了(虽然之前也没什么联络,而是单方面的吞并和驱使)。他也就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闲人。

    “您真的什么都没想要,只是想要改变世界?”红衣说道。

    陆五翻了翻白眼。为什么觉得我一定就是有什么目的的?我只是想要用它让这个世界的饮食水平上一个档次罢了。

    “哈哈……哈哈……”红衣将箱子整个收好,难得的发出了一声笑声。“是我多心,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也曾和您一样,想要着改变世界呢。您不打算出去吗?迦舍那边开展了城市建设,您如果去看看的话一定会惊讶的。晚星家族似乎真的想要将这里来一次大进步。”

    “不,我很快就会离开。”陆五不感兴趣的回答道。他知道琥珀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回来,而徽章的充能也会很快结束。事实上,作为制造者,哪怕徽章的充能尚未完成,琥珀也能用自己的力量来加快甚至立刻完成这个过程。

    这一次是因为事先没有想到浮空要塞的距离问题,要呆上一天,下一次的时候,估计就只有几个标时了。

    “对了,红衣,那只狗的事情……”

    “狗?”红衣惊讶了一下,“您过去说过这个词,这是什么?”

    “就是那个你叫做阿呆的生物,”陆五解释道。

    “那是一个很神奇的生物,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红衣说道。“它可以治疗伤势,我想一定能派上用场的。如果不是它,我早就死了。”

    “那个……它似乎,”陆五努力的想要解释自己面临的奇怪问题。“对我有敌意。”

    “敌意?不会啊!它其实是胆小又敏感的生物,是您对它做什么坏事吗?”

    陆五想说一到地球阿呆就不拿正眼看我,不管好事坏事,前提都要有时间的不是。就算他想,他也没来得及做啊。而且胆小又敏感……不知道红衣为什么做出这种判断,它都直接将我的一部分精神拉出身体了!这也叫胆小又敏感?

    “我什么都没做,但是它似乎看我很不顺眼。”陆五其实今天是想把阿呆带回来的,问题是那只狗几乎是一瞬间就溜走了,速度快得令人咋舌。就连琥珀也是措手不及。

    “不可能的呀!”红衣也是一脸不解。“它虽然胆小敏感,但从来不会对什么人抱有特别敌意……我托付给您的事情,它还是好好的啊。”

    陆五记得恒全过程,那个时候确实是顺顺利利的把阿呆抱走的——至少在那个时候,那条狗对他没有任何的反感表示。但是来到地球上之后情况就完全不一样。现在别说抱,陆五只要接近一点,阿呆就会充满嫌恶的离开。

    从红衣那里完全没有得到相关答案。看得出来,红衣也是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架势。

    “搭档,你真的不打算留下来?”红衣刚刚离开不久,突然之间,在陆五身前的终端上,冒出了这样的字眼。

    “这里你已经是总督了,”在陆五来得及回答之前,高手继续在终端上显示汉字。不知道高手为何这么做,估计是为了就算被其他人看见也看不懂吧。“搭档,按照地球的标准换算,一个总督至少也是高官兼省高官的档次,更别说实际权力远在其之上。你要明白,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巅峰位置。没有魔力的普通人最高也就是这个位置。而在地球上,你却是要从零开始。”

    但是,虽然高手这么说了,陆五却没有太大的触动。怎么说呢,或许这种就叫做执念吧。就像小说“欧也妮葛朗台”里写的一样,哪怕很富有,拥有几百几千万的老葛朗台,照样会对区区一个黄金首饰盒表现出过分的狂热出来——要说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光蛋看到这么一个黄金做成的盒子会异常欣喜狂热,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拥有庞大财产的老葛朗台有这种表现,只能说这不是一个理性的反应,而是一个执念。说到底,人类并不是真的彻底理性的生物。

    “再说了,虽然晚星家族的人现在插手进来,但是归根结底他们真正的目标并非是你,而是你之后的总督位置。”高手继续写着。“只要你想要,你能够将相关权力收回来的!而且哪怕真的有困难,最终也可以用联姻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比方说,你可以和阿琪生个孩子作为继承人。”

    陆五脑海里跳过那个长腿的美女……其实说句实话,这个世界平均颜值要比地球高。特别是身材方面,简直是可以将中国人彻底碾压的。但是那也只是一瞬间。

    “啊……果然说服不了你吗?搭档,其实这个决定不算错。搭档,看看这个。”

    终端的投影里,展现出了一段视频。

    那是陌生而熟悉的一幕,一座座浮空要塞漂浮在天空中,按照某种队形,组成一个前后支援的棱型阵,有高有低,有左有右,彼此交战。一道道主炮的光芒划破长空,就算是烈日之下依然耀眼而清晰。

    视频显然是在一个很远的位置拍的,因为在视频里,浮空要塞看起来只有纽扣大小,不,与其说纽扣不如说是围棋棋子——它们似乎在一个棋盘里,上下起伏、升腾,然后一个一个表面出现了细碎的火花。

    当然,那只是因为拍摄角度和距离的问题。陆五知道,每一朵不起眼的细碎叙花都意味着浮空要塞一处的毁坏,意味着几十,乃至于几百人的伤亡。

    整个画面单调而有序,时不时的其中有一座浮空要塞突然坠落,宛如棋子脱离了棋盘一样。这幅画面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高手也许是体谅陆五,将画面变成快进。随着一枚枚的棋子消失,整个棋盘也变得清晰起来。越来越多的浮空要塞选择脱离,双方的总数大概原本有三、四十座浮空要塞,等到一切结束之后,残留在现场的大概只剩下三分之或者四分之一左右,不足十座。

    “这个是……”

    “一场战斗,”高手使用了终端的喇叭,用轻描淡写的口吻回答道。“就在你离开之后不久,辉月和冥月在边境上发生的战争。”

    “可是……”

    “搭档,你别以为只有女妖之门是边界啊!这个世界广大的很呢!”高手说道。“最后冥月取得了胜利,辉月这边浮空要塞总数投入二十四,击毁七,大破十,小破五,两个总督战死。冥月那边损失不明,但是被击毁浮空要塞应该不超过六座。”

    “什么?总督?”

    “是的,搭档。两个总督,和你一样的身份——就这么在一场边境上的交战中阵亡了。别惊讶,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在这么说了之后,陆五才觉得这确实没什么值得惊讶的。或者说,本来就是如此才对。归根结底,这是一个处于激烈内战之中的世界。从来没人规定当了总督就可以平安大吉,可以一方面逍遥自在享受权力,一方面又不用付出什么。或者说,正是因为拥有了种种特权,包括从贸易网络购买各种高级装备的权力,总督反而有更大的责任。

    “这只是一个开始,搭档。”高手继续说道。“平衡之刻到来,术士们已经开始收缩势力。现在,浮空要塞的交战会逐渐成为战场的主流——不是术士们不想参战,而是受到世界的影响,他们的数量会在未来大大减少。更别说那孩子努力散播‘吞噬’,进一步加快了这一点。”

    “所以,要是真的冥月术士们发起攻击……哪怕他们不是冲着女妖之门这边过来,搭档你也可能被当做援军调走呢。到时候可没有上一次的好运气了呢。”

    上一次陆五会赢的理由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琥珀的力量。其实琥珀的力量并不真正无敌,真正关键作用的是是对方执着的攻击着浮空要塞其中某一处。但是,一旦对方没有那么执着,或者战斗的形态并不是一对一,情况显然就会完全不同。第一律术士虽然能预知攻击,但这不等于能彻底规避攻击。

    “所以,离开这里到和平的地球上生活也是一个好主意。”高手总结道。

    “对了,高手,”陆五努力的变了个话题,想要不讨论这么沉重的事情。“你知道阿呆的事情吗?”

    “我知道,”高手回答。“我还做了一个建议的对话装置,让小术士顺路给你带回来。搭档,用它你就能和那个很像是狗的生物交流交流了。对了,我还准备了你的技术改造方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