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十七节 心路历程1

时间:2018-05-14作者:读书之人

    ,!

    “钱经理,上午好。”外面的年轻女秘书问了一句话。照理说,这样一个也许并不算很漂亮,但是绝对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姑娘的一个问候并谈不上什么,但是此刻却起了锦上添花的效果,让人心情额外愉悦。当然了,事实上这个称呼是一种尊称,他真正的头衔叫做经理助理——但是事实上人们经常会忽略后面两个字。

    “你好。”这一次,他脸上不是那种很勉强才能挤出来的笑容,而是笑的很灿烂。他有理由笑的那么开心,因为假如这是一场战争的话,那么他正在发起最后一轮攻击。

    一次非常有把握的攻击。

    和之前过来不一样,那个时候,与其说是因为他对于事情很有把握,不如说是因为他对于人很有把握——无需太多的眼神,他就一眼就认出那个叫任健的年轻人绝对是个雏儿。

    一个对于真实的商场什么都不知道,如初生之犊一样冒冒失失的雏儿。说不清楚为什么他手里突然有了那么一笔资金,然而他确实撞进了一个他根本没资格参与的游戏场。

    真以为没人会对钢铁厂有兴趣?这显然是绝对错误的。毕竟那块地不是一般的值钱。哪怕花费几个亿都值啊。但是,观望的人多,出手的人少,原因就在于大家都咬不准政府到底是什么意思。

    政府在努力的把资本朝着实业的方向驱赶。然而事实上资本考虑的只有一个东西:自我增值。或者用更加通俗的话来说,利润。资本从来不在乎自己干什么,只在乎有没有足够的利润。所谓杀头的买卖有人干,赔钱的买卖没人干,就是对这种情况一种最生动的诠释。

    w市政府最大的希望就是让钢铁厂重新活起来——他们希望有这么一个勇敢无畏,充满牺牲精神的资本家,买下这座钢铁厂,然后让它重新运转起来。当然了,这位资本家最好还要进行一场高投入的技术改造,将原本陈旧的冶金工艺整个来个大改变。对了,这位资本家还需要将原本那些无能的废物工人全部留下来——为了政治稳定,免得他们起来闹事呗。

    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那位资本家要出一个合适的高价——否则就是国有资产流失了不是?

    钱先生最初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曾经在心里暗自嘲笑那些政府官员的愚蠢。这就是典型的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要不是为了那块地,傻瓜才会花费那么多钱购买这么一个劣质资产。可以说,如果有人打主意,就是为了地。真的有志于进入钢铁市场的投资者,怎么可能去买下这么一个表面光鲜,实际已经烂得无药可救的钢铁厂呢?中国那么大,虽然说现在有什么“十八亿亩红线”的限制,到处在搞“占补平衡”。但是怎么说找个建设钢铁厂的地方总还是没问题的吧?还不用承担那么一堆复杂的历史问题,债务纠纷,劳资纠纷等等。

    所以说,归根结底,面对着这样一个复杂的局面,也就只有任健这种初生之犊才会冲进去,然后——毫不意外的陷在里面。

    当然了,所谓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儿都有。虽然事情按照常态进行理性分析似乎是如此,但是谁又能说得清楚任健到底是不是有着某个特殊的原因和理由呢?

    所以他第一次来见任健的时候,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疑虑的。

    不过在见到任健之后,所有的疑虑都瞬间灰飞烟灭。因为凭借他的经验,他确认对方并不是有着特别的背景和原因,仅仅是因为他太嫩了,还不懂商场上的诡谲风云。或者可以这么说,他就是被那位市领导骗进了这个局的。

    虽然不知道任健的钱从哪里来,不过他显然不是真正的拥有者,而只是一个代理人。说不清楚为什么有人找这么一个代理人——也许是亲戚朋友之类的。

    其实要是早二十年,这倒也不算是错。所谓年轻人才有冲劲,有想法。但是那终归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市场经过了一次次严酷的淘汰,一场一场血腥的弱肉强食之后,除非是新开辟的市场,否则冲劲不一定是优势。

    事实上,资本是逐利的,如果看到某个有大票油水的生意没人插手,那肯定背后有着问题。当然了,就w市钢铁厂来说,这个问题说白了很简单——政府部门依然有些官员抱着不合时宜的幻想,希望出现一个冤大头。

    政府无耻起来,远比商人严重得多。

    所以那个时候,虽然钱先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完全掌握任健这边的情况,但是依然主动出击,想法设法的压价收购。

    必须要说他做的很成功,至少给了任健非常大的精神压力。这也是一种谈判的方式。须知并不是每个人都具备良好的承压能力的,或者说,除非是有经验,否则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自己承受的极限在哪里。有的时候,人会因为承受不住压力,以至于他们不再寻求胜利,而是寻求解脱。这个时候,人们就会做出让步。

    但是怎么说呢,上一轮他失败了。这并不是因为他低估了任健的承压能力(事实上通过察言观色,他一度觉得自己距离胜利已经不算远了)。而是他清楚的感觉到对方得到了支持。从这一点来说,应该是任健背后的人(或许是某个高官子弟?)察觉到了w市土地政策变化的事情。

    但是,这一次,情况不一样了。

    之前他的判断只是根据自己掌握的一些比较粗浅的信息,通过察言观色,以及在谈话之中的试探。说白了,他知道的东西并不太多,只是想要尝试着诈上一诈罢了。成功了当然最好,等于为唐总立下大功——失败了也很正常,不会被认为是一个严重失误。

    但是现在,他是真正的掌握了大局。

    商业谈判中什么最重要?无疑就是情报。就像赌博一样,如果信息单向透明,知道对方的牌是什么,那么赌徒想输都难。同理,谈判的一方如果已经知道对方的底牌、底限以及具体的情况,那么就可以抛开那些冗长,却不可或缺的试探部分,直接单刀直入,切入中心。

    要比方的话,正常的谈判是一场战斗,胜负在两可之间。然而如果知道了对方的底牌,那么战斗就变成了狩猎——几乎谈不上危险的,单方面的压倒性优势。

    这一次,唐总已经为他做了三方面的准备工作。首先是通过细致的调查,花了点小钱和时间,了解到钢铁厂的具体情况——不出所料,确实是烂的无药可救。至少在账面上而言,想要拯救它,就如同把钱丢到水里一样。其次呢,他们某些灰色渠道掌握了对方的资金情况。这事通常来说是违法的,然而这年头违法却不被追究的事情多得去了。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合同详查,把任健当时买下整个钢铁厂的合同,整个弄了一份副本出来,细细的调查了上面所有可以利用的细节和漏洞。

    要特别说明的是,细致调查和粗略了解是有区别的。比方说之前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钢铁厂账面亏损极大(无需任何调查,白痴都能看出这一点),然而仅仅是知道“亏损极大,无药可救”和细致的得到了真正的账目细节,明白整体亏损金额,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同样,他早就知道任健这边“资金链紧张”(投机撞铁板了,当然紧张),否则的话也不会那种表现,但是知道对方情况不妙和具体知道情况不妙到什么地步,那也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前者会让你总有那么几分疑虑,总是要担心那几种可能性,因此腰板就是不能挺得笔直,说话的时候终究缺乏那么几分底气,开条件的时候怎么都会留有余地。而后者则就是完全不同的事情。彻底掌握了真相之后,你就完全知道对方的条件到底是合情合理的要求呢,亦或者是空手套白狼式的诈唬。那些谈判上的花招对于你来说也就根本没有任何效果可言了。

    然后他很自然的走进任健的办公室。

    任健正在办公室里处理着不知道什么事情。

    有时候他觉得这个叫做任健的年轻人挺可怜的。他在他的第一次投资活动中就宣布失败——所谓炒股炒成股东,泡妞泡成老公,尽管对于别人来说是一个笑话,但对于当事人来说确实一个真实的大失败。这一次的损失对于公司的伤害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任健完全丧失了其他方面投资的能力。他把所有的本钱全押上去啦!不得不说,能够做出这种不成功则成仁的投资的,也就是这种新人了。放二十年前,这种气概也算是一条好汉。

    当然,放今天,那就叫莽夫和蠢货,会被人吃得皮骨不剩的那一种。真不知道他要怎么向后面老板交代。

    这一次有备而来,气质自然不同以往。虽然说进去后任健的态度很冷淡,只是喊了声“钱经理”,这么稍微打了个招呼,就立刻低头看着那个文件。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用一种充满居高临下和目中无人的姿态在沙发上坐下来。

    “任总,”他坐在那里过了好几分钟,虽然说女秘书上来给他来一杯茶,但是任健本人却没怎么理会他。当然,这是一种姿态——对中国人来说,不管是普通的人际往来亦或者谈判,都有这种默认的规则——先开口的那一位,天然就处于弱势。所谓求人难开口就是这个道理。当然这说的是正常情况。这一次这种楔招不会给任健带来多少的优势的。所以稍微登了那么一小点时间之后,姓钱的终于主动开口招呼了。

    “钱经理,怎么说?”任健将目光从手头的一张纸上抬起来,看向他。

    “我已经来了好多次了。”钱经理轻轻咳嗽了一声。“这一次,任总应该给我答复了吧。”

    “哦,是指钢铁厂转让的事情啊?”任健这一次的神情也显然不同。“这个,我再考虑一下吧。”

    好一招以退为进!

    钱经理心里倒是暗暗佩服。之前觉得这个叫任健的年轻人嫩得很,然而现在看来,要么是之前真的方寸大乱导致表现大失水准,要么就是这段时间成长速度惊人。

    可惜的是,这一次的他可不同过去,已经深刻洞悉了对方的底牌,当然不会被这些小手段给诈唬住。谈判谈判,打的就是一个心理战。现在他已经知己知彼了,哪里还会被这种招数给骗过?相反,他可以用一种超然的姿态,以第三方的立场观察评估任健的表现了。

    “您要考虑多久呢?您考虑的够久了吧?”他用一种不太客气的口吻说道。“如果您不给我个明信儿,那不就是让我白跑了吗?”

    “钱经理,你要这么说呢,我也直接答复你。真抱歉让你白跑了。”任健的脸上也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这个厂子,我不想卖了。”

    他用斩钉截铁的口吻说道,直接让对方愣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