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十八章 心路历程2

时间:2018-05-16作者:读书之人

    说实话,任健对于这个家伙也完全没有任何好感。

    之前忍着他,那是不得已。毕竟人家哪怕是压价,起码也是个买家不是?只要他想要脱手铁厂,买家自然是越多越好,不能轻易得罪。但是现在,他已经不在乎这种事情了。钢铁厂赔钱又怎么样?我也没打算靠它赚钱啊!

    现在的他,已经知道陆五肯定被琥珀拉下水了,从事贵重金属走私这种事情了。

    x的,想起这件事情,他真的的想对陆五说上一句“看你浓眉大眼的,也叛变革命了”?陆五那种人居然也能干起违法的勾当来?没错,这绝对是一个高收益的行当,但是却是明明白白违法的,高风险行业。

    但是说是这么说,任健定下心来细细一想,又觉得事情也算是顺理成章。别看陆五平时也算是个老实人性格,但是几个亲密的同学都知道,那小子骨子里有一股难以言喻的不寻常味道。要说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那是夸张了一点,但确实能干那些别人不敢干的事情。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陆五那小子心理素质比较好。虽然说是个正派人,但是大家背地里都说,真的要玩坑蒙拐骗偷这些阴招,那陆五肯定是首选人才。为啥?因为他不会怕!或者说哪怕他心里怕,表面上也半点不会漏出来。

    所谓做贼心虚,一个人想要做点不想给别人知道的事情,都会尽力遮掩。但是事情偏偏就是这样,越是遮遮掩掩,越是容易露馅。你看陆五从海里捞了一笔沉宝出来,就这么安安稳稳的用游艇送了回来。从头到尾几乎没惊动什么人。别看这事简单,但是换成任健,他觉得这很不一样——倒不是说事情很难,而在于陆五那种神情真的是典型的面不改色心不跳啊。仿佛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所以过去陆五说自己想当个冒险者什么的——虽然也只是说说,大家都没有把这个事情当真,包括陆五自己——其实任健倒是真心觉得他生错了年代。早上几百年,那就不一定是说说了,可能性很大哦。

    所以这一次陆五从东南亚回来,他马上感觉到了那种微妙的变化。。

    任健知道陆五是从东南亚旅游一圈回来(出去好几个月,是那种名义由旅行社安排,然而实际上自由度极大的自助游)。如今这个年代,东南亚自助游什么的早就不是什么稀罕事了,去开开眼界什么都很正常,某些老头老太太还专门一个个寺庙拜访过去呢。更别说陆五这次身边还跟着一个琥珀——简直就是蜜月旅行,让人羡慕到死啊。但是,回来之后的陆五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没错,哪怕隔着电话,他也能清楚的感觉到陆五的改变。等到两个人实际见面,那种感觉就更强烈了。

    任健别的本事也许没有,但作为一个有志于奸商的人,察言观色可是必修课。陆五身上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其他同学也许没办法第一时间察觉,他可是几乎察觉出来了。这种变化可这一点不像是出去东南亚旅行了几个月,相反,更像是去中东当了十年的雇佣兵。整个人的气质整整蜕变了不止一个层次。

    旅游要是有这个效果,那任健敢保证,下一分钟他就马上进行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妈蛋,直接眼睛一眨,整个人气质都不一样。

    所以,任健敢打赌,这一次东南亚旅行绝对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其实想想,为什么在那个时候陆五会去旅行呢?显然不合常理。不管怎么说,就算陆五很想过二人世界,但是将打捞的古董变现什么,总要先完成才好吧?等到大功告成,万事搞定,钞票入袋为安了,那么自然想去哪里逛逛就可以去哪里逛逛。但是还没变现完成,就直接去旅行几个月,这个心态就完全不正常了。

    非常明显,能让陆五在这个时刻做出这个决定的只有一个理由:琥珀。

    所以这肯定不是一次普通的旅行……陆五那小子跑到外国去,绝对见识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这种气质上的改变,不发生点什么事情,是根本做不到的。但是发生了之后,却又很容易改变。这就好比一个战战兢兢的新兵,和一个冷漠无情的老兵。要说需要多少时间进行这种改变,其实真的不需要太多时间——也许就是十几天的工夫,人就改变了。改变人重点是环境,而不是时间。

    比方说新人面试的时候总是容易紧张,但是要是连续面试一百场,保证想紧张也紧张不起来。人类天生就有很强大的适应能力。

    那么陆五到底见识到了什么呢?至少以任健接触到的层面来看,十有**就是一个跨国犯罪集团!

    可别说这事不可能。要说琥珀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漂亮妹子,所以和犯罪扯不上关系,那就未免太小看这个时代了。别的不说,琥珀可是一个拥有超自然能力的吉普赛人啊(虽然她长得和吉普赛人一点也不像)!

    靠着这种能力,琥珀不管做什么都没问题。要说她是某个国际财团的老大,或者是某个跨国犯罪集团的头子,任健都表示完全不惊讶。

    再说了,吉普赛人是什么人?虽然吉普赛人和中国远隔千山万水,但是现代有了英特网,搜集信息方便的很。吉普赛人这个民族,说好了是自由自在,放纵不羁,说难听了,那就是一个罪犯集团。虽然也有从事一些类似于占卜、零工之类的工作,但偷盗、扒窃什么的对吉普赛人那是家常便饭,甚至是他们日常生活的来源。

    作为一个吉普赛人女巫……任健真心觉得,琥珀控制着某个跨国犯罪集团(或者是犯罪集团的中坚分子)的可能性要大得多。这是吉普赛人的传统啊。

    所以这一次她拉陆五下水,变成国际贵金属走私集团(任健暂命名)中的一员,任健回过头来细细的想,发现那真的顺理成章,一点都不值得意外。

    当然,任健也是提醒了陆五一下。但是提醒毕竟只是提醒,而不是反对。说白了,现在的任健实在是没有反对的立场啊。而且虽然说这是一个违法的生意,但哪怕是违法,琥珀显然也是在帮陆五。不是那陆五当炮灰的那种利用。这种情况下,你情我愿,任健干嘛去讨个不自在?他最多只能说来个掩耳盗铃,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罢了。

    呃,事实上,等到回过头,才意识到自己的下限已经降低到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方。他虽然自觉是个奸商,却也真的没料到有朝一日自己会以自欺欺人的态势,配合陆五做贵金属走私这种违法的事。

    好吧,终归是掩耳盗铃。他虽然是推测出来了,但事实上陆五什么都没和他说起。陆五对他说的,让他做的,无非就是出售一些贵金属罢了。他对于这些东西的来源一无所知,至少在自己内心深处,他能够用这个理由自我安慰。他其实也没做什么错事——虽然说他知道贵金属是走私来的,但是他自己的买卖却是完全合法的。

    所以他对于自己接下去要做什么也就一清二楚了。这个钢铁厂别看是赔本的货色,然而却歪打正着,正合适销赃。甚至就连理由也是现成的:清查仓库的时候,发现了一部分暂时用不上的原材料。作为企业新的所有者,整个厂子,包括土地、设备、员工乃至于仓库里的货物,理所当然都是任健所有。出售什么的,没有人能够挑出毛病来。

    要说一个账目清晰,管理严格的企业,这种花样是绝对骗不过人的。然而w市钢铁厂偏偏就是一个管理不良,账目混乱的企业。假如有人过来追查,他最终会发现自己什么都查不出来。说实话,真的要能查得出来,钢铁厂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呢。

    当然,这是眼前的做法。长远会如何,他也已经察觉到了。琥珀明显是打算利用钢铁厂作为一张外皮,长期进行贵金属走私销售的事情啦。这种情况下,这么一个钢铁厂是不可卖掉的。甚至进一步来说,假如过段时间还要把炼钢炉重新点火启动,再次开始生产什么的,也是很正常。

    按照现在钢铁市场的情况,以现在钢铁厂的技术水平,这厂子是开动一天赔本一天,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然而如果所有者根本不在乎赔钱的话,事情就得另外说了。

    总之,任健已经将自己现在的情况在自己心里全部理顺了。虽然琥珀很有可能就是一个专门从事跨国犯罪的犯罪集团头目,然而陆五已经陷进去了,不管于情于理都无法脱身。既然如此,他又怎么可能置身事外。他能做的,也就是努力干好自己的分内的事情了。

    妈蛋,反正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马克思早就说了,“为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可以践踏一切人间法律,甚至冒着绞首的危险”。从这一点来说,也许这个买卖还是世界上最赚钱的买卖之一了呢。值得冒险!

    如此一来,他就压根不需要对这个钱经理,还有他后台的那个姓唐的老总虚与委蛇什么的了。反正钢铁厂现在在他手里,他不卖又能如何。

    而且正好,他可以好好的报复一下这个多次对他进行恫吓威胁的钱经理——明明是趁火打劫还装模作样,这种货色,真的是草原上鬣狗,令人恶心。

    看着钱经理那种想说话又说不出来,整个人瞪目结舌,哑巴掉了样子,任健心里真的是说不出的痛快。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