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十九章 心路历程3

时间:2018-05-16作者:读书之人

    钱经理确实好好呆滞了几秒钟。

    他倒是从来没考虑过对方会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事实上,正如前面说的,只要任健有卖掉钢铁厂的心思,他就不会拒绝多一个买家。毕竟人多才好出价嘛。更别说事实上任健这边根本没有别的买家——其他人倒不是不想吃这块大肥肉,然而他们没有唐总这边敏感,也没有唐总这边有行动力。可能也没有预料到任健这边是蛇吞象,硬生生的把自己撑伤了。他们大概觉得这事情还有那么一两年的缓冲,可以先等等看看。

    这个是什么……莫非是以退为进,欲擒故纵?亦或者,有哪个他不知道的势力,比方说外省的什么公司,过来和任健接触了一下?亦或者皆而有之?

    但是,他很清楚,任健的这个拒绝是假的。这怎么可能是真的?难道真的泡妞泡成老公了?开什么玩笑!哪怕真的想要经营这个钢铁厂,也得投入巨额资金啊!单单技术改造,人员招募甚至专利购买什么的,哪个不是大把的钱?

    正是因为这份把握,他虽然结结实实的惊讶了一下,却也没有惊讶太久就定下神来了。

    “听说钢铁厂的那些工人们前段时间再次提出了新的要求。”他尽量让自己的话显得委婉,好照顾对方脆弱的自尊心。所谓羞刀难入鞘,真的让对方下不来台,横下心来作死那也是有可能的。“让您有点难办吧?”

    这场谈判,该是让自己加上一点筹码了。一点点的压垮对方的信心——对于已经掌握全局的钱经理来说,这一点并不难。

    “还算好啦。”任健随口回答。“承蒙您的关心,总算搞定了。”

    任健显然在尽力伪装。也许对工人来说,保护自己的利益是本能的需要,但是对资本家来说,这种行为就是一种**裸的敲诈勒索。面对这种敲诈勒索到底要怎么处理——任健选择了宁人息事,意味着他付出一笔不小的代价。

    可是呢,这件事情真的就这么波澜不惊的结束了吗?不!早得很呢。

    “但是这事似乎传开了,”钱经理不紧不慢的把话题转到真正的核心上。他现在可以很确定的说,这场工人闹事远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这好比一场感冒对于一个健壮的人来说只是无足轻重的小病,然而对于心脏病患者的人来说,那叫雪上加霜,死掉也正常。“据我所知,银行方面似乎因此对您很不信任。”

    “不信任?”任健反问了一句。

    “任总,相信您现在资金方面很紧张吧?”

    “紧张?”任健微微一笑,一点也没有被看穿的窘迫。这份镇定让钱经理也不得不暗自赞同一下。装模作样的人他见得多了,但是装模作样到这个程度就真心不多了。这演技都到达max等级了。

    “任总,这事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吧?听说银行那边要求您这边提前还款了?”他在谈判的天平上又加上了一枚砝码。让对方知道他不是一无所知。

    “是啊。”任健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其实被要求提前还款这种事情倒也不算罕见——当然了,只是这么说说,表现一个姿态。因为如果你拒绝,银行那边实际上并不能强迫你。事实上,假如银行真的想这么做,通常用诱骗的方式来实现:比方来说,银行经常会说这种话:先偿还贷款,后再进行贷款,期间银行可以出具贷款承诺函。然而事实上贷款承诺函根本就是废纸,还贷之后根本不可能重新贷款出来——前两年无数的企业就是轻易相信了银行,偿还了贷款,结果就再也贷不出款了。被抽贷导致现金流断裂以致破产的企业数不胜数啊。不过这样银行也算是彻底透支了自己的信用:有这样惨烈的事件在前,现在谁还相信银行的谎言那就是谁傻逼,死了都没人同情。

    当然对于这件事情来说来说,所谓的银行要求提前还款只是一种姿态。这个姿态清楚的表明,他想要新增贷款,或者原本的贷款延期——都是不可行的了。说白了,时间到,就要还钱,还不出钱来,就得拿喜儿去抵债——啊,不,拿钢铁厂去抵债。

    “您要知道,您欠银行的数额可不少啊。而且这事,说句实话,最终的结果我估计就是钢铁厂还是钢铁厂,银行还是银行,政府当然更是政府,一切不变,唯有您手里的钱就全部泡了汤了。”

    “泡汤?厂子重新运作起来不就可以赚钱了吗?”任健回答。

    “……”姓钱的一时无言。以钱经理的立场来说,这话已经很委婉了。现在任健需要什么?按照流行的话来说,叫做止损。损失已经造成了,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将损失降低到最低。其中当然有很多辗转腾挪的变化,但是归根结底还是止损。

    任健面带微笑,一言不发的看着对方。那表情完全是看猴戏的样子,说白了就是带着戏谑玩弄的心情在看着

    这小子真心不简单。虽然他刚才话说的委婉,但是所谓一切尽在不言中。他已经清楚的点明白,他对于任健的这边的资金情况相当了解。但是任健依然不为所动。装模作样的人确实有,但被人当面拆穿之后,还能保持镇定的那真心就不多了。

    当我是耍猴戏对吧?老子还知道你是耍猴戏呢!

    “任总,想必你知道当前钢铁市场十分疲软,而钢铁厂里的那种落后设备,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盈利的。那简直就是生产多亏多,生产少亏少。”他定了定神,慢慢的将话题展开。“而且据我所知,现在厂子里是三无:无资金、无原材料、无技术力量。就算任总想要重新买来一套新设备,引入新的工艺技术,其中也不是这么简单的……这么烂的厂,拿在手里,恐怕不合适吧?”

    “既然厂子这么烂,那么你们买过去做什么?助人为乐的活雷锋?”

    “呵呵,”钱经理终于被对方这种虚张声势的态度弄烦了。也许换个环境下也许他会继续谈判,然而全面掌握对方各种细节,特别是是资金情况之后,他已经不想继续玩那种毫无意义的游戏了。“任总真的不打算卖?”

    “嗯?”任健倒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对方这么突然变了脸色。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姓钱的是一个真正圆滑的商人——也就是说,极具耐心,而且也很有谈判技巧的人。或者用一个比较流行的词,叫做职业经理人。如果说这样的人,因为三两句话就立刻变色,那任健根本不相信。

    然而事实上这种违反常理的事情就是出现了。

    等到任健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已经站在他办公桌的对面,用一种可以用“怒气冲冲”来形容的,很不客气的姿态,以居高临下之势看着他。

    因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缘故,任健倒是一时愕然。在他能做出反应之前,他看着这个钱经理将一份文件丢在他的眼前。

    那是一份合同草稿。不过说是草稿,其实内容都已经拟好,那些关键的内容也都已经被填上去了。

    那正是转让钢铁厂的合同。要特别说明的是,上面的价格要比之前提出的收购价确实高了那么不少。不过话说回来,之前姓钱的说来说去还都是口头上的,并没有真正进行细节方面的商榷。所以这种价格上的小调整倒也是正常范围之内的,并没有超越。

    但是,归根结底,这不是一个公平的价格,而是一个趁火打劫的价格。任健只是稍微看了一眼,就直接把目光转到了对方的脸上。

    这是什么意思?强买强卖吗?他倒是不懂了。

    “任总,我提醒一下。”钱经理清了清喉咙。“今天我们出这个价,要是过上几个月,就不是这个价了!”

    他注意到任健的表情显然是懵了——典型的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似乎完全没料到这个已经接触过多次的钱经理会摆出这幅态度。其实他不用惊讶,这才是正常的情况:有底气和没底气,有绝招和没绝招,区别就是这么大。

    从掌握的情报上来说,任健手里的资金根本不够他更新设备,招募技术人员的,所以可以确定说这就是一笔典型的一锤子投机买卖。成功了自然血赚,但是失败了,那也是血亏。此类事情在过去二十年里屡出不穷。有一个经典的例子:几个投资者联合起来买下了一个市场的产权,然后通过房管局将整个市场产权拆分成一家家店面,逐个卖掉,直接赚了好几个亿。但是当他们想要重复一次这种成功的时候,遇到了关卡了——政府不允许产权拆分。于是他们“炒股炒成股东”,被迫在一无经验,二无准备的情况下经营市场,亏大了。

    此外,通过黑客手段搜查任健的电子邮箱,可以确信他最近并没有和什么外来势力接触。哪怕有,也处于那种“早期探讨”的阶段,距离真正的协议十万八千里。

    这一切都很正常,事实上——整个时间,从任健买下钢铁厂到现在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头尾加起来也只有几个月。这点时间其实远不够那些迟钝的企业反应过来的,或者说人家虽然对此有意,却觉得时机未到。没人猜到任健居然真的是以小博大,以蛇吞象的方式,靠着高额贷款把这事办下来的。

    只有唐总这样牟足了劲想要插一手的人,才对这事紧盯不放。也只有唐总这样人脉深厚的人,才能提前预知用地政策会松动,所以才牟足了劲想要插一手。事实上,如果没有任健这个不懂行的二愣子冒冒失失的闯进来,这个钢铁厂肯定卖不出去,然后降价降价再降价,直到降到一个合适的价位,才会轻轻巧巧的落在唐总的手上。

    “你知道不,你这个价格,这是原价的百分之二十五六左右。”任健脸上露出一个似乎是愤怒,又似乎是庆幸的表情。“直接压到百分之二十五,这个手段未免太黑了。”

    装!看你还装!百分之二十五又怎么样?只要你想要止损,有这个价格就已经很不错了。当然了,其实价格倒是可以再提一提,但是问题是压了价才显得自己的本事不是?

    钱经理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优势。对方终于将假面具拿下来……其实坚持到现在,哪怕是确确实实真相在握,就连他也不由自主的产生了“这小子是不是别有依仗,不一定肯卖”的念头。

    “钱经理,我相信这么一句话,”任健接着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出售的东西,只有不合适的价格。您觉得呢?这个钢铁厂当然可以卖,但需要一个合适的价格,”他用笔在合同草稿上添加了一个零。“这个价格就差不多……哦,还不够。”他在后面又添了一个零。

    这个小公司几乎所有人都看到那个姓钱的满脸春风的走进任健的办公室,然后黑着一张脸,用仿佛刚刚吃了一堆大便一样的表情离开。

    任健坐在办公室,看着对方摔门而出的背影,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意。这才是潇洒人生啊!整天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勉强应付这个像鬣狗一样的无耻家伙算什么?现在想起来,上了陆五的贼船也不是那么令人担忧的事情了。就连对方留下的那句“任总,可别后悔!”听起来都宛如音乐一样悦耳。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