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四十三节 都市传说1

时间:2018-05-23作者:读书之人

    ,!

    陆五抬头看了看墙上古典式的大钟。此时分针和时针已经一起朝着正上方。哪怕夜生活丰富的现代社会,此时也够的上“午夜”的档次。

    “喂,陆五,贱人最近很春风得意啊。”董越醉醺醺的问道。“他居然说你能帮我,所以让我来找你。”

    这是一家路边常见的,很普通的夜宵小店。门口那个闪亮的大招牌上画着一只高举钳子的小龙虾。此时小店里面已经没有其他食客,只有他们两个人。事实上,桌子上早已经堆满了龙虾壳。不过更加引人注目的是桌子上那一整排的酒瓶子——多种类型,啤酒白酒都有。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其实单一类型的酒还好,不同类型的酒,比如说啤酒和白酒,混起来喝的话非常容易醉。这种喝法不能以正常的“酒量”来衡量。比方说一个人能喝半斤白酒,或者三瓶红酒,但是两者混合起来喝,他就绝对不会达到正常的酒量就趴下。在w市这个地方,除非是真心喝酒求醉,亦或者是兄弟哥们“斗酒”,否则没什么人会用这个方法喝酒的。更别说这里不过是一个夜宵小店罢了。

    董越晃着脑袋,眼睛盯着酒瓶子。桌子上的酒瓶这么多,绝大部分都是他喝下的。就连陆五都惊讶这小子怎么有了这么大的酒量。

    当然了,喝到这个份上,海量也要到头了。从董越的动作、姿态、说话的口气就能看出,他真的喝醉了。

    不同人喝醉是不同表现,有说胡话的,有直接趴下的,而董越除了身形有点椅,动作有点夸张之外一切正常,说起话来也是逻辑清晰的。

    “当然那也只是说说,我知道你帮不了我……这种事情,谁能帮忙的?说到这个,我们毕业后混的最好的就是贱人了,”董越摇头晃脑的说着。“只不过一年的时间,他居然自己开了公司,当上了老总。问他为什么,你猜他怎么回答的?”他把目光转向陆五。

    “他怎么说的?”

    “他笑嘻嘻的说自己抱上了金大腿!那得意的样子……嗝……听说你好像混得不错?!”

    “呃……”陆五不知该如何回答。

    当初大家其实挺羡慕董越的,怎么说呢,毕竟他在外贸公司找到了工作,而且是提供单身宿舍的工作。这年头工作到处都有,只要肯干活,没有饿死的人,只是好歹的问题。但是类似于体面、收入高、稳定外加提供住所的却着实不多。更别说还有良好的发展前景了。

    别不说,找女朋友都有先天优势的说。

    但是现在他一副消沉沮丧的样子,清楚的表示世间事有利必有弊。这也正常,比方说陆五自己就是如此——天下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董越沮丧的理由很简单:他刚刚得到了一次晋升机会,然后……女朋友吹了。

    这个晋升机会是就是外派——到外国去。这个外派可不是去西方发达国家去见识资本主义的腐化生活,而是去某个经历过内战的东欧小国家,一个可以说兼具混乱和贫穷的国家。这么说吧,在公司员工的眼里,这个鬼地方在生活设施方面可以媲美印度,在安全方面可以媲美索马里,在自然环境方面可以媲美撒哈拉……总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鬼地方,正常情况下是没人愿意去的那一种。

    就像所有此类的情况下一样,既然没人去,不能指望员工的道德品质和牺牲精神,那就只能附加福利悬赏了。所以,公司高层宣布,去那个鬼地方呆两年,直接晋升一级。就好像政府部门援藏、援疆之类,回来就可以直接升级。

    公司员工内部,每个人都要对此进行一番权衡利弊。不过最终报名的人颇多。而作为一个能干的新人,董越成功的击败众多竞争者脱颖而出——这小子英语不错,成为他最大的优势。总之,花落他头上。可惜对他来说并不一定是好事。

    刚刚结识不太久的女朋友对此表示强烈反对。当董越无视反对参加竞选并最终胜出之后,女朋友直接说了拜拜。

    这种事情对于这个社会来说也许是很普遍的。或许只是董越这个人在感情方面更软弱,所以比处于同样地位的其他人更痛苦一点。所以愁肠百结的董越独自出来闲逛,一时无人可倾诉,居然找到了陆五,一起出来喝酒,发发牢骚。

    “陆五,听说你是……自由职业?”

    这应该是任健说的。因为之前陆五在这方面特别提醒过任健。见识过琥珀的超自然能力,所以任杰容易就接受了“琥珀需要低调”这种说法。之后陆五从海上打捞了宝船之后,这个需要就不只是琥珀了,而是扩展到了陆五和任健自己身上。

    只要是想要进行海上打捞沉船寻宝的人,都知道这一行必须要低调。有一个经典的例子:曾经有一家美国的专业沉船打捞公司,在公海上打捞了一艘大航海年代沉没的西班牙宝船。他们打捞到了数量可观的金银(那个年代,西班牙从美洲大陆将金银运到欧洲的事情是很多的),却稍微高调的搞了个展示——然后就直接吃上了官司。西班牙政府坚持认为,他们对沉船及沉船上的物品拥有无可争议的所有权,于是直接将这个倒霉的公司告上法庭。

    这件事情最后结果如何处理也许没人能搞清楚,但是至少陆五和任健都知道,那对于那个打捞公司来说,肯定是一件天大的麻烦。

    更何况陆五并不是用正常的方法来打捞的。假如政府方面找上门,他可是没办法来证明这东西是来自公海,还是来自走私。

    只要有一点点的商业头脑,就绝对会选择闷声发大财,而不是出去炫耀。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陆五和任健就做了相关约定。

    “算是吧。”陆五回答道。

    “而且贱人说,你有女朋友了,而且是毕业不久……应该是我们搬离学校那边不久,你就找到了?”

    陆五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没有说话。

    “贱人告诉我,是个外国大美女……哈……”他低头笑了起来。也许他觉得这很不可思议吧。不过这年头外国人在中国生活、工作乃至于结婚早就不是稀奇事了。据说w市民政部门每年能处理上千的涉外婚姻。就算陆五撞上一个也没什么奇怪的。

    “相处的怎么样?我是说,现在。”

    “不太好。”陆五也略有所感的回答。“我觉得她离我越来越远。我能够感觉……现在的她似乎在疏远着我……躲着我。”

    “哈……不同文化的男女,这本来是常事。”不知道是不是陆五自曝其短让董越有了一点精神。“还是找个本地妹子比较好。不同文化下的人,想要恋爱也许容易,但想要真正的在一起,那个难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也许是失恋的缘故,让董越瞬间明白了很多道理——至少感觉起来是这样的。很有一种大彻大悟之后的智慧感。

    “总比我好,”他又喝了一口气。“她已经把我拉黑了……这件事情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哎……”

    陆五已经知道董越很快就要离开中国……其实也就那么三五天,据说飞机票都买好了。他要到外面过上两三年,中间回国最多也不过是匆匆的几天。这种情况下想要挽回女朋友几乎是不可能的。估计连他自己都已经放弃了吧。这才是他为什么郁闷的根本原因。

    自己都觉得没有希望了,很自然也就不会再去做什么徒劳努力了。

    “你女朋友叫什么名字?”董越问道。

    “琥珀。”这话出口之后,他突然惊觉琥珀并不是他的女朋友。是的,他们相处在一起,但是至少在表面上,那更多是一种……朋友、盟友亦或者其他什么的关系。也许陆五自己在不自觉中越过了那条线,然而却并没有真正的表白过。

    这个认知让人情不自禁的感觉到一阵沮丧。

    “琥珀啊……好名字呢。”董越虽然动作显然是喝醉了,但是思想上却看上去是清醒的,。“不像是外国人的名字……不过外国人给自己取一个中国名字也很常见。”也许是本能的想要避开这些让人痛苦的东西,他的思绪迅速的从这个事情上跳开。

    “我要让那个女人知道她做错了!”他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三年之内……不,五年之内,我一定要成为中层主管!十五年之内,我一定要成为经理,进入公司的高层,到时候看哪个家伙不顺眼就把他派到海外去!哈哈哈……”

    “嗯,你一定行的。”陆五真心实意的祝福道。相处的人中,他知道董越其实人很不错,谈得来,也没有特别的花花肠子。当初大家都知道他找了一个好工作。对于即将毕业的年轻人来说,工作就是大家攀比的东西。别人有了好工作,大家表面上自然是恭喜,私下里羡慕嫉妒恨却是难免的。但是对于董越,陆五也许有“羡慕”,但绝对没有“嫉妒”,更谈不上恨了。

    “对了,陆五,你有什么看法?”董越突然大口的喘着气,看着陆五。“你的理想!可别说你还想当个探险家什么的啊!”

    “这个……确实,我已经没那种想法了。”陆五承认。不知不觉之中,他发现自己的目标已经和过去不同了。

    “那你未来想怎么样?不会打算自由职业一直干到死吧?”

    “我想……改变世界……啊,我想推动世界的改变!”陆五突然脱口而出。

    “切……真的像是你会说的话。”董越笑了起来。“总是那么不切实际,充满了幻想!改变世界什么的……怎么可能?”他再次晃了晃杯子。“为什么有这个想法?”

    他提出这个问题倒也正常。进社会一年,要说已经把棱角给磨平了,可能性真的不大。但是如果说反而比之前更加天真,那就有点违反逻辑了。

    “也许是因为受到别人影响的缘故吧。”陆五轻轻的叹了口气。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外如此。自己认识的几个人,不管是琥珀、高手还有凯查哥亚特,都是将改变世界、拯救世界之类作为自己目标,或者作为自己的手段……要说潜移默化对人类的影响照样很大。身边一个个都是改变世界、征服世界甚至拯救世界为目标的人,他也在不知不觉中有了这样的想法。当然了,事实上他也正好有了这个条件。

    “不过说真的,我觉得你能行。”

    “为什么?”陆五都觉得奇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