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离天神土 第二章 白衣与少年

时间:2018-04-06作者:刘三狗子

    皑皑白雪之上,看起来了无一物,空旷一片。

    诗人赞白雪,却又几人入雪原?

    雪地上,一个身穿单薄白衣的公子款款走来。如闲庭散步,持着一把黑扇子,无惧严寒。在他身体四周,飘雪避退,自成一方清静空间。

    细看,是个唇红齿白的俊朗公子,右边腰间挂着一个葫芦。

    葫芦看起来倒是寻常,像是从藤上随手摘下的葫芦,左右不对称,上下比例也是极不好看。

    看着这白茫茫的一片天地,俊朗公子不禁叹道:“白雪纷扬,原来竟是这般好看,只可惜,师弟不肯同来。”

    落寞一叹,原来却是无人同游。

    正说话间,那边山头却蹿下一只白色雪鹿,扑腾踢飞地上积雪,露出泥土。

    紧跟着,一个赤膊少年也窜了出来,穿着兽皮简单缝制的裤子,手里拿着一把木矛,追着喊着:“小白鹿你别跑啊,我好几天没吃肉了!”

    在这白雪之上,跑得竟然不比白鹿慢,看他样子,这雪原寒冷并不影响到他自身。

    看到这一幕,白衣公子笑了,生的俊朗,笑起来,却憨憨的显得非常和气。

    像是因为这雪原突然多出个人,开心了起来。

    少年追着雪鹿,又在喊:“哎哟喂,小白,你别跑那么快,我从那个山头追你到这个山头,都快累死了,你咋还那么多力气!”

    雪鹿听不懂,顾着逃命,原本是朝着白衣公子的方向跑。近了,似乎才察觉到前方还有人,登时转向,脚下一滑,险些跌倒,险而又险的从白衣公子几尺外拐走。

    少年也到了近前,却不追白鹿了,像是被白衣公子身体周围的景象吸引,驻足指着他,毫不俱生的道:“哎,你是谁,看见我的鹿也不帮我拦着点。看你像老头子一样,咋不学他一指弹死那鹿!”

    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公子看着少年憨憨的笑了,牛头不搭马嘴的道:“小兄弟,你不穿衣服,不觉得冷吗?”

    少年看他回答,似乎并不满意,扛起木矛自顾自走开呢喃道:“我自小在这里长大,可不觉得冷。你不帮我拦着鹿,我又得去找肉吃。”

    看着少年走开,白衣公子注意到少年后腰有着一处刀疤的痕迹,暗自在心中道。看这少年在雪原脚下如同生风,赤膊又不惧严寒,追赶白鹿而不喘息,体质极好。若是修炼,该是有极好的武道成就,可惜呀,灵海坏了,是那背后的一刀伤及导致吗?

    正想着,少年又折返回来,盯着他,一字一句的问道:“哎,那个谁,看你和附近的野人穿着不一样,你是不是从外面的世界来的?”

    外面的世界?白衣公子愣愣的想了想,想到少年说自小在这里长大,才恍然明白他的意思。于是点点头,简单的回答:“是的。”

    少年闻言,双眼像是放光一样亮了起来,嘴角咧起来傻笑,那样子,仿佛比捡到金子还要高兴几分。白衣公子这才注意到,少年头发蓬松,脸也不白净,一双眼睛却又大又精神。一笑起来,亮晶晶的,比他见过的女生媚眼都要好看几分。

    只听少年开心的问道:“哇,你快给我说说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老头子跟我说过,不过总是说一半不说一半,我可好奇了!”

    “哈哈哈!”白衣公子爽朗大笑道:“外面的世界可不是说就能说清楚,外面呢,好东西很多,坏东西也多。”

    “呼”的一声,说的开心,还潇洒打开扇子摇上了两摇。

    少年顿时被吸引,目光好奇的看着扇子问道:“这是什么?好东西还是坏东西?”

    白衣公子道:“这不是我的东西,是我师弟的,我来雪原看看雪,想学一些风流名士摇扇叹雪,就跟他借了。现在看来,这扇子真不是好东西,累赘。”说着,还递近到少年眼前,让他仔细看个够。

    “哇!”少年看着扇子惊叹,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那欣喜的模样,就差抢过来了。

    白衣公子见状,一把丢了过去,少年惊慌接住,如获珍宝。

    “这扇子?”

    公子笑道:“送给你了,反正不是好东西,又不是我的。不过,我倒是带了一个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少年惊问,紧盯着他。

    白衣公子故作神秘的笑了起来,只是他笑总有几分憨憨的味道,夹杂着故作神秘的笑,反而形成几分傻意。只见他屈起剑指,放到少年眼前道:“看好了!”

    潇洒的指天,腰间葫芦腾空飞起,悬浮在剑指旁边,缓缓旋转。随着剑指而动,白衣公子灵活的转身,意气风发。葫芦随之腾空飞了一圈,所过之处,击碎白雪。

    只听他吟道:“我自潇洒我独饮,你欲成双你自来!”

    葫芦旋飞,内中哗哗作响,清脆响亮。一圈过后,落入白衣公子手中,葫芦塞子自动飞起,带起一串晶莹水珠,阵阵酒香扑鼻。公子张嘴一吸,酒水珠飞入口中,一滴不落。而后,葫芦塞子落下,正好重新塞入口子。

    这一招,风度翩翩,不入俗尘,若是在街市门庭,必定能引来一阵叫好。

    可惜面前的是个从小生活在雪域的少年,哪儿懂得捧场,还翻白眼的道:“怎么你跟老头子一样,都喜欢卖弄这些把戏。我不能修炼,不然一定把你们暴揍一顿!不过话说回来,那是酒吗?以前见老头子喝过,闻起来可香了。”

    白衣公子哑然失笑,原来他知道自己不可修炼。不过明知道自己是修士,还说要暴揍自己一顿,也是有趣的很。只是他口中的老头子俨然也是一位修士,没想到竟然在这样的雪域中会有一位修士。

    挠了挠头掩饰尴尬,也就是自己好说话一些,不然冲撞了其他修士,这少年怕是要出事。

    “呼”的一声,学着白衣公子轻摇黑扇,只是少年看起来甚是滑稽。一边摇扇,一边笑眯眼道:“这样,你帮我抓只鹿,我帮你烤,但你得给酒我尝尝。那老头子,死活不给我碰,我今天就要尝上一口!”

    那眯眯眼,透露着几分狡黠。

    白衣公子摇头不从,拒绝了少年的提议,并调侃道:“万物有灵,还是少杀生为妙。不过你要是抓到了,我不介意帮你吃上两口。”

    少年见自己心思被看穿,脸红的笑了笑道:“那这样,咱们直接喝酒吧,肉就省了!”

    公子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依然拒绝道:“那可不行,这可是好东西,不能白喝。”

    少年眼巴巴的看着葫芦道:“给我喝一口嘛,我就尝尝。”

    公子转念一想,开口道:“这样,我问你答,一个问题一口酒。”

    少年如敲鼓般点头,欣喜道:“好好好!”

    白衣公子似乎料到他会答应,也不作思考,立刻开口问道:“那第一个问题,你叫什么?”

    少年像抢答一般道:“苏方!快,葫芦给我!”

    “苏方。”白衣公子自己呢喃了一遍,递过了酒葫芦。

    苏方丢下拿着的扇子,扛着的木矛,一脸激动的接过酒葫芦,拔开塞子就是张口灌。

    下一秒,却“噗”的一声喷出一片细雨。公子像是早有预料,早一步躲开,蹲在一旁哈哈大笑。

    苏方又丢下了酒葫芦,双手扇着冷风入口,含糊不清的道:“好辣,好辣。”

    公子看他丢下酒葫芦,害怕落到雪地洒出,一个酿跄扑身接住,张口骂道:“苏方,你可别暴殄天物!”小心翼翼的捡起一同丢下的塞子,塞好了别回腰间。

    苏方那里管他说什么,倒是想起扇子,弯腰捡起来扇风。依然觉得嘴辣,再弯腰,抓起一把学塞入口中。夸张的表情这才舒缓了几分,呼出一口气,也不知道是热气还是寒气。

    雪很快融化成水,被苏方咽了下去,又呼出一口气,才如卸重负的道:“这酒那里是好东西,还没扇子有用。”说着,扬了扬扇子,这扇子刚刚体现了一些作用。

    白衣公子神情失落了几分,像是因为苏方的话而不开心了。拿着酒葫芦站起来,那身姿仿佛也沉重了几分。用手拿起塞子,咕噜咕噜就是几口下肚,神情正经的说道:“这酒那里不是好东西了?你从小生活在雪域,那里有烦恼三千,漠然别面不相见?”

    苏方道:“我怎么不懂烦恼?老头子从小就一直说我命不该如此,可他也说我灵海从小被冻坏了,强求不得。但他不说,我也能知道他的期盼。只不过,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干嘛非要去循着虚无缥缈的命运而活?”小少年,学着大人说话,倒也有几分相似。说起来,苏方也不矮了,也有六尺余了。

    不过在八尺多的白衣公子面前,依然矮了个头。看着苏方,白衣公子又笑了。苏方体质极好,说话也有趣,深得他喜爱。可惜,灵海坏了,不然定要让师父收做弟子好好教导一番。

    揉了揉他蓬乱的头发,白衣公子苦笑道:“这倒也是烦恼,只是以后遇到你想让她笑的那个人,你才会懂,这烦恼,何止三千。”

    苏方茫然抬头,看着白衣公子的苦笑,不知是何意。

    忽然,白衣公子抬手,随手一拍,一道飞射而来的白光被拍飞,落入一旁雪堆,炸起一阵纷扬。

    二人转头望去,只见苏方来的山头山坡站着一个披着黑袍子的老头,抬着右手,伸着一指。

    那老头,左眼眼珠不见,只留下一个丑陋的疤痕。面容干枯,皮肤褶皱,白长胡须有了几分仙风道骨。左手杵着一根木杖,右手刚刚一指指出一道白光。白雪同样退避,也有着自己的一方清静空间。

    白衣公子并不气恼,通过苏方的话,轻易猜出对方是谁。于是弯腰抬手行礼,恭敬的道:“想来您就是苏方口中的老头子,晚辈莫平生,见过前辈!”

    苏方却喊道:“老头子,你干嘛,怎么出手伤人啊?”

    莫平生替老头子开脱道:“苏方,前辈没有伤人,内中无杀气。”

    “杀气?”苏方不明。

    山坡上,老头子声音干枯喊道:“苏方,该回去了。”

    而后也不等苏方回答,转身便走。苏方也习以为常,捡起木矛,小跑追上去。跑了一段距离,又转回来,重新递扇子给莫平生道:“扇子还给你,真像你说的,拿着累赘。”

    莫平生笑道:“你拿着吧,我也嫌累赘,有机会你离开雪原,这扇子估摸着也有一些作用,到时候再来找我,我再还给师弟。到时,带你好好游历玩耍一番。”

    苏方咧嘴笑道:“好啊,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头子才放我走,每次想逃,都被他逮回来,古怪得很。对了,要是我真去了,上哪儿找你?”

    莫平生又揉了揉他的头,这一次,没有一指白光飞来。

    “估计他也是想保护你,可别惹他生气。要是你出来了,就到众生派找我,到时候报上我名字就行了。”

    “好!”

    d看 小说 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