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离天神土 第六章 南归

时间:2018-04-06作者:刘三狗子

    离天神土一千二百一十八年,众生派山脚来了一位身穿黑衣肩扛黑刀的青年。

    青年身高八尺有余,一头漆黑长发简单的束缚在身后。腰间,别着一把黑扇。

    黑衣黑刀,黑发黑扇,对着这十丈巨石雕琢而成,架在山脚的众生派山门豪情万丈:“莫平生,我来了。”

    十六岁到十八岁,两年拔尖一般的长身子。眉目初现棱角,看起来成熟几分,又有一丝书生气质。衣服穿的不是很正经,露出了一些结实的胸膛,愈发像个男人了。

    两年前入道,在雪原修行了一年半载,不过时间多是花在了上。老头子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回去之后,见到自己能修炼,高兴的像疯了一样,之后却不让自己时间全部花在了修炼上,而是每隔一段时间便从外面带回来一大堆书籍让他。美名其曰,日后入世行走,多看看世间百态,胜过修为力量。否则苏方有信心,可到破山境。

    说起境界,老头子说了,修道者分八境:初启、化灵、御灵、破山、断江、超凡、入圣、天人。

    初启是感应到灵力,并自由引动,为第一步。但苏方有神骨在身,当初这个境界犹如不存,一念便可引灵力入灵海,所以他的起步是化灵境。引灵力入灵海,化为己用,可强身。

    经过一年多,才刚刚踏入御灵境,可以外释灵力,一指而出。到了这个境界,可以依靠法印,施展一些法术,多有妙用。可惜呀,这两年大多数时间花在了上,否则定可杀入破山境。

    每次向老头子抱怨,都被他一顿敲打,说他这个速度已是世上顶尖。

    入了御灵境,老头子终于肯放行。半个月前,刚刚跨过横在雪原和西部之间的断雪山脉来到绿树成荫,美景连连的世界。

    而无赖神灵两年前沉睡说完最后一句话,到现在还没动静,也不知道如何了。老头子却是不肯明目张胆入世,怕久了被人认出。想起他说的关于自己身世的事,倒也理解。只是这一路好景,一人独看,也是寂寞得很。偶有遇见村子乡民,路过城镇,也不过寥寥几句,缺一个同行人。

    此时来到众生派,想着终于能有个说话的人,甚是激动。

    那二个守门弟子看到有人抗刀而来,以为来者不善,拔剑拦路!

    “来者何人!”

    苏方读了一年半载,知道这些是守门弟子,理解此乃他们职责所在。换做以前,估计看他们拔剑,自己也会举矛。

    挠挠自己的头发,和气笑道:“我是莫平生的朋友,前来拜访,还望通报一声。”说着,还学着当初莫平生对老头子一样弯腰行礼。

    这一年多,也知了礼数。只是他手里拿着刀,行礼倒更显得像是讨教的意味。

    两名守门弟子面面相觑,不知道真假,合声问道:“口说无凭,如何证明?”

    “哦!”苏方一时醒悟,掏出腰间的黑扇递过去道:“这是他给我的扇子,可做证明。”

    两名弟子见到扇子,各执一语。

    “咦,这不是二师兄扇子吗?你不是说你是大师兄的朋友吗?”这一个来众生派有些年头了,见到李剑一的次数屈指可数,不过对于二师兄摇黑扇的传闻还是听过。

    “不对啊,二师兄摇的是白扇,你忘了吗?”另一个是新来的弟子,未满一年,听到的不同,说是二师兄喜好摇白扇。

    苏方插嘴道:“哎哟,你们怎么连自家师兄的扇子都不认得。不管是大师兄还是二师兄,这样,你们派一个人去通报,他知道了,肯定会来见我的。”

    那二人小声交流,似乎也是这个想法,年长那个指着苏方道:“你在这里等等,我去通报一声。”说罢,便往山上跑。石阶蜿蜒,上面有女子走下来。

    苏方问道:“我要在这儿等多久啊。”

    留守山门的弟子回答道:“大师兄是派首弟子,在问鼎峰或者临天峰,这里去,要翻过几座山岭才到,估摸着需要一时半刻。”

    “这么久!”不过也不管不顾,山门前有几丈石坪,便就着石坪边坐下了,石坪两端有山道,蜿蜒而下,又有分径。那弟子也不知他真假,若真是大师兄的朋友,可怠慢不得。

    犹豫了一下,上前道:“这里不干净,去亭子等着吧。”说着,还指了指不远处在半山的亭子。

    苏方摇头拒绝,看着眼前秀丽山川,怡然自得。这一路看来,怎么都看不腻,可比白茫茫一片好看多了。眼前先是一片广阔平地,而后是斜坡,斜坡下,是一条清澈溪流。溪流对岸,是郁郁青山,映在水中一片碧绿。

    正看了几眼,身后响起一道冷淡女声:“你就是大师兄的朋友?”

    苏方疑惑转头,被一道阴影挡住。抬头看去,却是一名女子在俯首看他。女子一身绿衣,容貌稚嫩,扎着小辫子。明明是像个小姑娘,却学着大人板着脸,两腮不自然的鼓起。

    在她身边,跟着刚刚要去通报的守门弟子。

    苏方“嗯”了一声:“我不知道谁是大师兄,我是莫平生的朋友。”

    心中却想道:这就是女子?虽没有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美貌,看着倒是挺可爱的。

    这“女子”当即反驳:“你说谎,大师兄为人懒散,何曾邀请过人来众生派。”

    “呐!”苏方递过扇子道:“这是他给我的,可做证明。”

    小姑娘接过扇子,看了一眼丢到一旁,指着他严声道:“你说谎,二师兄摇白扇。带刀而来,我看你心怀不轨,把他给我抓起来!”

    看起来年纪不大,下起令来却雷厉风行。而且下令后,自己便是一掌拍出。苏方那里料到这种变化,当初莫平生可是说扇子有用,来访报他名字就行。

    没有丝毫准备,硬生生挨了这一张,倒飞出两丈远,踉跄又退了几步,险些跌倒。手中黑刀没握紧,哐啷一声掉到了更远处。

    站稳了身形,只觉得胸口一阵生疼。这小姑年看着可爱,这一掌可没留情。当即面改怒容:“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那二名弟子见小姑娘出手,也拔剑而上。苏方也没空去捡刀,凭着雪原和狼群练就出来的速度退开。那二人紧逼,他便再退。三人在石坪外泥地上缠斗起来,但那二人弟子剑却始终碰不得苏方一下。

    那小姑娘一掌后,感受着手掌传来的酥麻,暗自嘀咕:“好硬的身体。”

    小姑娘名为绿桑,上山五年,修为在御灵巅峰,将入破山境。这等速度,对于世间常人来说,已算天分极高。今日在山上刚被莫平生训斥了一顿,下山就遇到他朋友,便拿来撒气。

    没想到,一掌下去,那人没事,自己手倒是麻了。说来也不怪她,她专修道法,武道不精。不过一掌也有上千斤,但见对方还这般活蹦乱跳,可气坏她了。

    而且见对方对两名化灵境弟子游刃有余,心中更是怒意盛起。当即在原地御转灵力,右手掐起法指。一道寒气旋即出现,寒气游曳,蔓延成线,凝结空气成冰,化为碗口粗冰刺!

    小姑娘抓住一个空档,驱使冰刺攻击,直刺苏方后背。

    长年生活在雪原的苏方对冰雪的感觉有多熟悉?跨过断雪山脉后,他可是汗流浃背好几日,才习惯了这边的气温气候。平日里,行走在山野间,一丝微妙山风都让他觉得凉爽得很。此时一根冰刺从身后次来,远远便有感,转头瞥了一眼。轻哼一声:“雕虫小技!”

    拳头一握,体内灵力汹涌而出,外释成法,在拳头燃起熊熊火焰!

    看到这一幕,小姑娘目光震惊,施法不用掐法指!看起来明明和自己境界无差,怎么做到这点的?

    轰的一声,冰刺被打碎,洒落一地碎冰。苏方终于不再一味的退避,改换进攻。只两拳,便打得那二名守门弟子倒地痛吟起不了身。

    拍拍手,火焰内敛消失,苏方站直了身,笑道:“小姑娘,你要再这样,我可不留情了。”

    他本意笑容是想表现好意,书上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却没想到落入绿桑眼中变成了嘲讽,世间事态远比他学到的要复杂得多。

    那绿桑小姑娘怒喊:“少得意,谁要你留情了!我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说罢,四周寒风骤起,半空凝聚冰刺,层层将苏方包围。细数下来,约莫有三十。冰刺出现后,随着绿桑法指而动,来回突刺,攻击一重接一重。而且地面也结起了一层冰,晶莹剔透。

    这一招,便是这两个配合甚有妙用。天上冰刺围困敌人形成死牢,地面结冰打滑。随着冰刺的攻击,对方必定要动,若是不甚打滑,便要被刺个通透变刺猬。

    此招乃是绿桑学着剑阵模仿而来,故而名为刺阵。由此可见,其天赋不错。以往在山上和师兄弟对练,战绩都不错。

    只可惜,今日遇上了从小生活在雪域的苏方,冰面对他几乎没有影响。看见对方身形依然灵活,绿桑咬牙,加重了攻击,漫天冰刺同时攻击,华丽而密集!

    这一下,是真下死手了。嘶啦一声,苏方后背衣服被划破,皮肉也出现一道血线。又是几声响起,好好的衣服便被划烂了,而且都会留下深浅不一的伤口。浅的是一道血丝,深的流出鲜血。

    刺阵中的苏方终于不再学着礼数故作姿态,破口骂道:“你这小姑娘下手这么狠毒,可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当即双拳握紧,于身前压下,全身有一层淡淡的白光流转,渺不可见,若是晚上细心还可以发现,在白天更是没人会注意。白光流转,紧接着便是一拳又一拳,打碎所有近身的冰刺。看见这一幕,绿桑惊愕,这到底是什么身躯?

    几十拳瞬息打完,冰刺被单方面破掉,毫无还手之力!

    站在一堆冰屑上的苏方怒视绿衣,伸手怒喝一声:“南归!”

    黑刀腾空而起,飞入手中!

    d看 小说 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