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离天神土 第八章 十年与十日

时间:2018-04-06作者:刘三狗子

    众生派今日一位来客访问大师兄的事情很快便人尽皆知,那二名抬着苏方上了问鼎峰竹林院子的弟子下来后,立刻便被询问可知来者是谁?

    看着他们捧着两坛大师兄酿制的美酒下来,又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苏方与大师兄说话的态度,立刻引起不小的轰动。

    莫平生虽是众生派大师兄,但是这么多年来,从未邀请过人来访,似乎除了二师兄,他就没其他朋友一般。今日两名弟子只是帮着抬上山,便得了平日里难得一尝的美酒一壶,可见他很重视这个朋友。

    而且敢指着大师兄说话,这可是了不得的行为!众生派除了绿桑敢这样做,再无他人了。

    岂料半天后,又一件事传来,下山多日的二师兄回来了。

    那个摇着白扇子的男子走入了南山门,背着一方修长剑匣,扇子和匣子并不搭衬,却自有威势。

    身高九尺,一身青衫飘然潇洒,青色布条束发,踩着一双布靴,身上毫无半点华贵之物,简朴至极。但细看却气宇轩昂,面如冠玉,翩翩素雅公子,若不是认识,谁能想,他会是剑道追求一往无前,霸道无匹的李剑一?

    问鼎峰竹林后院,莫平生请苏方喝酒。

    四年前,一口烈酒入喉,噗出一阵细雨。四年后,苏方学着书上所说,小抿一口,而后细咽入喉,缓缓落肚。只是除了那入口醇香,他品不出任何味道。

    莫平生这次酒葫芦没在手,也没卖弄四年前那一手潇洒姿态。他只是憨笑着喝酒,解释着今日苏方遇见的事情。

    “绿桑今日在山上被我训斥了一顿,在山门遇到你,可能见你是我朋友,所以找你撒气。不过她为人倒是不坏,只是任性了些,我替她向你赔不是。”

    苏方连连摆手:“这倒不必了,她能手下留情就烧高香了。你是没看见,一掌把我拍得吐血,可了不得!”

    莫平生道:“她上山五年,御灵境巅峰的修为,你挨了她一掌休息这么一会活蹦乱跳,比她厉害多了。”

    苏方嘿嘿笑起,觉得脸上发热。书上说,这是人被夸的时候身体反应。只是此时,也许酒精作祟未可知。转而问道:“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能修炼吗?我两年入御灵,这速度如何?”

    莫平生认真道:“人命千万般,你能灵海重好步入修炼,是自己莫大的际遇。两年入御灵,算是极速,却不惊人。”

    苏方起了兴致,好奇问道:“这不算惊人,那怎样算惊人?”

    莫平生意气风发,目光望向天际指点道:“在大陆局势未定的年代,有一名人妄图教化众生带来和平。但战乱时期,书生话语几人听?更何况,还是强大如斯的修士?于是人愤而烧书入道,提剑行天下,一日一境界,四日后,一剑破山。斩不平,斩动乱,要以剑定天下。六日后,世人尽知书生一柄剑,此为惊人!师弟剑道一往无前,喜摇扇子,模仿的就是书生剑。后有一名女子起于东部沿海,盘坐观海入道。境界修为一日千里,三日后起身,一步登天,跨云而上,观地海而入云海,步入超凡境。翻手间,海水冲天而起,此为吓人!”

    苏方听得入神,他还从未在老头子带回来的书上看到过这些。如此听来,确实惊人,自己这等速度,在这二人面前实在算不上什么。

    “十日后,她要嫁了,不去吗?”正想着那大师兄口中的二人是何等的威风,一道极富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

    苏方迎着声音望去,看到一个摇着白扇的男子,想着这便是莫平生的师弟?看着气度不凡!

    莫平生却面无表情,依然自顾自的喝酒。只是前一秒的意气风发,这一秒就遁无行踪。

    那背着匣子的男子走进来又道:“十年了,还不去吗?”

    苏方看看他,又望望莫平生,十日十年,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

    莫平生沉默,饮尽一壶酒,嘴角扬起了憨笑道:“之前对师父说,苏方来了得见见,你们在这里等等,我上山请师父。”

    说罢,便转身离去了,动作何其潇洒。

    苏方“哎”了一声,想开口一同前去不这般麻烦,却被李剑一拦住了。

    李剑一看着师兄远去,面目表情。对于师兄这档子事,他是如何都想不通。摇了摇扇,摸了摸匣子,还是剑道最为易懂。

    倒是苏方,看着一步步走远的莫平生,总感觉他显得有些落寞,是自己错觉吗?

    风起,竹叶纷扬,竟显得有些凄美。

    苏方急忙揉揉眼睛,再看去,却被李剑一身躯挡住了。莫平生八尺,苏方八尺,所以不管坐在一起还是站在一起,都没有差距感。但李剑一九尺,现在挡在身前,实实在在的有了差距感。

    李剑一盯着他朗声问道:“你就是师兄说的苏方?”说着,扫了一眼苏方身体。又瞥见桌上的黑刀,剑指一引,黑刀飞入手中。

    苏方望见这一幕,心中一惊,武势!当下,觉得面前高半头的人变得有压力起来。

    那李剑一拿着黑刀敲敲弹弹,然后随手丢到身后道:“学什么刀,你小子根骨还不错,跟我学剑!”

    那说话的气势,尽是霸道,着实让苏方不敢轻易拒绝。即便黑刀被丢到后面,也不敢去捡。

    师兄这会儿刚去请师父来瞧瞧,很明显合适了就要收做徒弟。敢在师父前面抢徒弟,胆子有多大?

    大到敢说一剑劈了派首位置!

    苏方呵呵干笑几声,不敢拒绝也不敢同意。小心翼翼的后退到椅子桌下,拿起酒碗大口喝酒,掩饰尴尬。那知李剑一大步跨前,一掌拍在桌子上大声道:“别畏畏缩缩像个娘们,我还能吃了你不成?学不学!”

    未等苏方开口,又意识到自己冲动,摇了摇扇子,露出自认和气的微笑。

    苏方看到扇子,一激灵,匆忙拿起桌子的黑色扇子递了过去道:“呐,还你扇子!”

    李剑一一手拍开道:“那是四年前的扇子,换了!说,学不学!”

    “哈哈哈!”苏方干笑几声,旋即一收,终于认真脸色回答道:“不学!”

    李剑一问道:“为何不学?”

    苏方道:“我学了刀了,干嘛还要学剑!”

    李剑一鄙夷道:“学刀有什么好?学剑好!”

    苏方一脸认真的回答:“我用刀砍树砍柴觉得挺方便的。”

    李剑一闻言,忍俊不禁一笑道:“还真是有趣,不学就不学吧,日后可别求着我学,想跟我学剑的,那可是数不胜数!”

    看到对方笑,气氛总算缓和了几分,于是入世不深的苏方很快就放开了性子:“我才不求,我自学。”又问:“不过你刚刚跟莫平生说的十日十年是什么事情?谁要嫁人了?”

    李剑一一板栗敲在了苏方头上,没好气的道:“你好奇这么多干什么,喝你的酒。”

    苏方挨了疼,哎呀了一声却不敢发脾气。对方可是货真价实的武势境,自己总不能跟他动手吧?便只能忍下了,嘀咕道:“我又不会喝酒!”

    李剑一还是没好气的说话:“那你就干坐着等,我走了。”

    说完,大踏步而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来也匆匆?现在想来,苏方都不知道他是如何来的,只是声音突然想起,人就已经在院外。

    李剑一走后,这竹林小屋就剩下苏方一人了。看着空无一人的竹林,走兽飞禽不见一只,苏方实在觉得乏闷。虽说雪原了无人迹,但至少还有走兽相伴,也没坐在这里无聊。

    枯坐无趣,只能用院子里唯一的酒来消磨时间。

    每一口都醇香,一口接着一口,倒是喝出了些许味道来。

    忽而想起莫平生的话,自然的念了出来:“我自潇洒我独饮,你欲成双你自来!”

    念出来后,看着这孤寂的景致,约莫是有些读懂话里的味道了。

    少许时间后,酒的后劲上头,苏方呢喃着一些听不懂的话语,昏昏趴在桌子上睡去。第一次喝就贪杯,极易醉了。

    在苏方枯坐喝醉酒睡了过去的时候,李剑一归来的南山门来了一个信使。信使驱马而来,是个五旬男人,皮肤黝黑,背着一捆用熟桐油泡过的布包好的信件。守门弟子似乎也认识这男人,远远喊了一声:“梁叔,来了!”便迎了上去接过信件。

    这梁叔也不客气,看来也是长年熟络了,交过信件叮嘱道:“这次里面有加急的,你叫他们赶紧分派,可别误事了。”

    二名弟子应了一声,送信的老梁便策马而归了。

    信件被送上山,很快便由特定的弟子分派送给收信的弟子。一时间,山上热闹沸腾。有弟子思乡意起,读起信来眼眶湿润。有弟子大笑狂奔,信里带来了家里好消息。各人情绪,皆不相同。

    傍晚时,一名弟子从北山门下山,手里拿着一封信,健步如飞,一步跨下十个台阶。到了山门,问了一下两名守门弟子,那二名弟子指了指其中一条山道,这名送信弟子便沿着山道追了出去。

    看那山道,是绿桑今日走的那一条。

    d看 小说 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