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离天神土 第九章 醉酒

时间:2018-04-06作者:刘三狗子

    夜幕降临,莫平生才走入山顶的大殿内。

    问鼎峰虽高,但对于他这种修为的来说,从山腰到山顶怎么想也花不了这么多时间,也不知为何此时才到。

    山顶大殿其实离山顶还有一段距离,只是这里是山顶顶尖下最大的一块平地了,稍加整顿便建起了大殿。再者说,山顶大殿,也不可能真的健在顶顶端上。

    大殿雄伟,依靠着岩壁建造,名为众生殿。先人在岩壁雕刻了第一代派首,也就是众生派祖师爷姜维锡的浮雕。浮雕栩栩如生,尤其双眼炯炯有神,如同千百年来一直看着众生派的发展。在一旁,便刻着那一句话。传这浮雕是姜维锡的妻子所雕,所以才如此形神兼具。真实情况已不可考,毕竟年代久远。

    众生派起源于姜维锡的一句:愿众生得修道!传承至今,成为四大势力之一,实属不易。

    大殿不设门,便是要祖师爷的雕像能亲眼看着众生派发展。若是姜维锡在天有灵,也该欣慰了。

    姜维锡浮雕下,摆着台子,整齐摆着五个灵位,为首是姜维锡,其余都是各代派首。每年招收弟子时,那些新弟子便在这里大殿内,先是拜天,而后拜祖师爷和历代派首,再拜当代派首后,才由长老派首挑选弟子,各自拜师。那是一年一次的热闹。至于平日里,倒是少有人来。

    一是祖师爷和各代派首在的地方不适宜喧哗,二是弟子们各司其职,也并不是那么空闲。弟子们入众生派多是为了修炼,真有空闲,也会花在修炼上。

    只有平日真的闲暇了,才会有弟子晃悠到此,毕竟高入云端。看着远处云雾缭绕如仙山的景象,也是不错。

    莫平生到这里的时候,宽广大殿内只坐着张启世一人,空旷寂寥,安静得仅余虫鸣与风声。

    殿内烛火摇曳,张启世枯坐浮雕前。

    木杖放在身旁,白须刚好触膝。他正闭目养神,有感人来,微卷眼帘道:“平生,来了。”像是知道莫平生要来。

    莫平生走入大殿,行至浮雕前。浮雕前灵台下,设有一三足大鼎,用以供香。从灵台拿起三根香,双掌抚过,便燃起了火星。拜了三拜,庄重的插下,也不唤师父。

    张启世也不介怀,师徒二人并不同寻常师徒,甚是亲近。

    拜过祖师爷,莫平生凝立半饷,才像刚刚回过神,开口道:“苏方来了,请你下去见见。”

    张启世看在眼里,知晓为何。

    李剑一回来后,先是去了竹林,然后来了这里给祖师爷上香。看到张启山还在这儿,他还特意问了一下师兄怎么还没到吗?而后大致聊了几句,便已知晓缘由。

    先是一叹,而后便枯坐此地等莫平生的到来。刚刚那一句来了,也是源于此。

    没有特意询问山腰竹林走到这怎会用了半天光景,张启世拿起木杖起身。开口道:“走吧,等半天,该没耐性了。”

    “嗯。”

    二人出了大殿,走出大坪,沿着那三万六千阶石阶往下走。这些石阶每千阶设一个坪,供以休息。莫平生今日沉默异常,走过三个石坪都没有说一句话。

    他师父也不问,倒是路上逐渐遇到弟子,弟子们颔首行礼尊称师尊和师兄,才稍微扬起一丝微笑回敬。

    到了第四个石坪,莫平生终于开口道:“师弟跟你说什么了。”

    张启世看着年迈,走了几千阶却丝毫不疲倦,不见喘息,可见修为不浅。终于听到莫平生开口,一语叹息道:“还能说什么,不过是救世盟势力扩张得厉害,他也没查出究竟源头在哪儿。”

    两年前,天空开裂,带来灭顶大灾。世人遭此大难,将那一日称为天陨日。从那一日算起的往后半年,帝国和四大势力帮助各地重新建设,让一切恢复正常,人们生活步入正轨。却在那时,不知从何处开始兴起一个叫救世盟的组织。救世盟号称,灭世灾祸将临,人们需要自救。并且无条件教授凡人修炼,发展得极快。

    此事引起了两大帝国注意,开始调查发现救世盟只在帝国境内发展,并未进入西部山川。估计是救世盟知道四大势力不凡,不敢妄动,再者,西部民众相对较少,容易追查来源。

    因为救世盟的发展,很多凡人获得了不凡力量。虽然比之势力弟子和帝国世家的人有所欠缺,但依然引起了广泛的斗争。以往吵架拌嘴的事,往往发展成拳头见血的争斗。

    而众生派号称:愿众生得修道。救世盟行事与此话相似,自然而然有人将救世盟怀疑到终生派的身上。故而为了避嫌,众生派派下了李剑一下山追查。

    但莫平生问的自然不是这件事,对于师父的答非所问一阵无语翻起白眼道:“师父,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件事。”

    张启世道:“另一件事他跟你说过了,你还问我作甚。”

    莫平生张了张嘴,刚想反驳,但又哑口无言。对啊,师弟已经跟自己说过了,自己还问作甚?

    于是沉默,又不言语。

    再走了几十阶后,张启世道:“不过剑一倒是说,他记错了时间。回来花了两天,所以应该是八天后。”

    莫平生夜色下面容依旧平静,“哦”了一声,再无言语。

    走到第十七个石坪,转道入小径,一路走到了竹林内的院子。

    月影星疏,竹林被夜风吹得咯咯响。苏方还在醉酒沉睡,趴在桌子上呢喃不清说着梦话。

    但也约莫半清醒了,听闻有人来,迷糊起身,傻笑着,指着来人说道:“你们四个人是谁?”

    莫平生当作没见,不知是何心情,沉默着看桌上的空酒坛。

    张启世本想开口斥责弟子怎么给酒喝得烂醉,转头时竹林却风起,吹动莫平生的几缕发丝飘乱。看到这一幕,想着今日李剑一带回来的消息,实在不忍心斥责爱徒。

    莫平生十岁拜他为师,至今已然过了几十年。对于莫平生,张启世会不了解?嘴里没说,心中估计难受得很。

    心中叹息一声,张启世重新看向苏方。这黑衣男子正站得挺拔,指着月亮问你是何方怪物。

    张启世不遗一缕的从上到下审视苏方,双眼有微光,将苏方看得通透。望及腰间,眼神一震!

    他一步跨出,瞬间到了苏方身后,剑指出,匹练白光如剑气刺向那一截骨头!

    淡金光芒亮起,在苏方的腰部下端。白色匹练的白光被这道淡金色光芒阻挡,散射到四下。一棵桃树被斩断,桌子被劈成两半,草地深陷一道沟壑,酒坛碎了几坛。

    酒香弥漫,张启世收回剑指,苏方身后金光内敛。

    张启世神色复杂,不知想些什么。莫平生不知师父这一指何意,此时也没有心思出口询问。他站在前面,心思有些游离,并未注意到淡金光芒。而苏方好似未觉,依然对着月亮叫嚷!

    脸露愧疚,下一秒又浮现悲悯,再而出现同情,转而又见无奈,最后剩余一声叹息。如此复杂的神色,在这一会儿的功夫便在张启世脸色出现又消失,只余那一声叹息在夜晚听起来格外清晰。

    莫平生注意到了师父的复杂神色,终于有些注意起来这里。

    只见张启世走到了苏方的面前,凝视苏方的脸庞。叹了一句道:“袖手旁观,罪也。”

    与月亮叫嚣的苏方被眼前老头子的声音吸引,转而看他,叉着腰问:“你是谁啊?”那迷糊模样,颇有悍妇骂街的气势。

    张启世抚须笑道:“我叫张启世,有意收你为弟子,可愿意啊?”

    莫平生动容,只收了他和李剑一的师父看上苏方了!

    苏方醉酒未醒,依旧迷糊,从白天睡到晚上,酒劲未退,可见这莫平生酿的酒后劲何等强烈。也不知他是否听明白了张启世的意思,敲钟一般点头说:“好啊好啊!”又歪头一想,反问道:“可是我拜你为师,有啥好处?”

    这话要是被众生派弟子听了去,不知该何等的气恨、咬牙切齿。多少世家弟子想要拜入张启世门下,就算散尽千金都会毫不犹豫,而你竟然想讨要好处?派首弟子,日后不说接任派首,至少也是个长老!这还不知足?

    那知张启世闻言,反而哈哈一笑问道:“传授你精妙道法,可愿意?”丝毫不见了那复杂的神情影子。

    那知苏方毫不犹豫的摇头,满脸的不情愿。

    “嗯?”张启世惊疑一声又问道:“那我传授你无上武道!可愿意?”

    苏方还是摇头,道法和武道完全吸引不了醉酒未醒的他。

    “那每日好吃好喝,逍遥自在呢?”张启世再问。

    苏方依旧摇头。这下,可难住张启世了,愣在原地。暗自思索,道法武道不要,逍遥不要,莫不是,要美女金银?

    刚想问出口,身后莫平生却悄然开口:“拜师之后,世间任意行走,可愿意?”

    张启世皱眉,这算什么好处?

    苏方闻言,却伸手挠挠脑门,认真的思考起来。好一会儿,咧嘴笑道:“好啊!”

    张启世一阵无语,这算什么好处?成为众生派派首弟子,本就可在世间任意走。

    很快,张启世要再收弟子的消息便在众生派传开了,黑夜下,众生派热闹了起来。

    d看 小说 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