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离天神土 第十章 派首弟子

时间:2018-04-06作者:刘三狗子

    苏方醉酒未醒,被莫平生一句话诱导同意拜师。

    张启世说深夜拜师,一切从简就好,吩咐只叫来各大长老和他们的入室弟子集合众生殿。

    这一夜,问鼎峰灯火通明,众生派热闹非凡。派首再收一名弟子,这突如其来的大事情被传的沸沸扬扬。白天抬苏方上山的弟子听到这个消息,联系起来,都估计派首收的便是他。所以还未拜师,众生派很多弟子都知道了苏方这个人。

    只是,大家都不知苏方是何方人物,竟然得派首收为亲弟子。

    众生殿内,烛火摇曳。里面站满了人,整体有序,分合清楚,那一口供香的鼎插满了香火,每位来到这里的众生派弟子都上了香。

    在香鼎和灵台再出一丈左右距离,摆着一张椅子。通体为碧玉,玲珑剔透,雕琢得极为精致。椅子横长五尺,纵宽三尺。扶手雕成镂空,尾端琢成两只圆润小球,中间留出空间用以枕手。椅面铺着裘皮,光华柔软。靠背雕着一只展翅白鹤,饰以云纹。椅背整幅雕成画卷,为众生修道图。无数人围成一圈,中间留有空地,打坐修炼。椅下设三足,有鼎立之意。

    此为派首椅,张启世坐于其上。木杖放靠着玉椅,对比显得粗陋。虽然今日收徒算众生派盛事一件,但张启世依旧是简陋灰袍,坐于派首椅不苟言笑。这椅子和下方长老坐的椅子平时都放在大殿角落,需要用时才会由弟子搬过来摆好。平日里,大殿都是空落落。

    李剑一站在左边,轻摇白扇,面对这一大喜事,开心的露出自认喜气的微笑,只是他生的气宇轩昂,却笑起来显得有些诡异。为何李剑一这般开心?其因有二。

    一是这两年剑道再进一尺,隐约触摸到剑意境界,只差倾力一战,不论胜败,或可取得那一道剑意,登顶巅峰。虽然世间人杰众多,如天玄宗有弟子邓无意,道法超然;白月宫曲一流剑术一流,斩江斩河斩山;一线阁何问心剑道自然随心,一剑开海入海外岛。这些人,哪个不是当代惊艳之人?但若说李剑一最想一战的,当属自己的大师兄莫平生。莫平生为人平和,笑容憨厚。但道法剑道同样无量,深不可测,未尝见他出过全力。

    二是师父张启世就他和莫平生两个弟子,倾力一战,或许会分生死。他剑道只求一往无前,战斗不可能半途收剑,所以战果或许惨烈。虽然他说若是派首位置碍了他剑道,会一剑劈了。但师父终究是师父,不可能毫不考虑莫平生继任的事。有所顾虑,便不能和莫平生倾力一战,故而一直并未挑战。

    现在师父终于再收一名弟子,不管他与莫平生一战如何,至少也有个人能担起派首位。至于苏方修炼路途如何,又是否能长命百岁,这就不关他事情了。他只求倾力一战,其他无求。

    张启世和李剑一再往下,是分坐两旁的六位长老。这六位长老不久前从临天峰踏云而来,刚入座。

    大长老、三长老、五长老坐右,二长老、四长老、六长老坐左。六人皆穿着端庄道袍,看起来都是苍老年纪,但都血气十足。

    大长老、三长老、四长老身形中规中矩,不瘦不肥。到了这个年纪,已无壮硕身躯,但也能看出往日的威武。

    大长老梁传云板着脸,一张国字脸不怒自威。这倒不是大长老不悦,只是他脸生来就是如此,目无表情之时就像板着脸一般。虽然看起来最凶,但大长老众所周知是众生派脾气最好的长老。今日和苏方动手的绿桑,拜的便是他为师。

    二长老赵孔伟身形肥胖,像一座小山,宽大道袍被撑得圆滚滚。表情慵懒无神,对派首收徒之事好似并不在意。

    三长老吴很高身高近十尺,几位坐着的人中,看得出他高了一大截。面目祥和,眼露喜意。据传,他自小就比别人高,父母便取名很高。

    四长老初选林满脸笑意,老脸返春光,对派首再收徒之事,看起来最开心的便是他。

    五长老徐盛身形较矮,坐在三长老旁边,更是显得短小。叉着手,盯着三长老的高个子满脸不愉快。

    六长老姜凯是六人中最瘦的,用瘦骨嶙峋来形容并不为过。宽大道袍穿得松松垮垮,如挂在竹竿上一般。再加上他的脸较常人更长,所以私下被弟子称为“猴长老”。猴长老不喜不怒,面容平静,但平时,是脾气最暴躁的一个。弟子随便犯点错,都会被骂的厉害。怒后却又心软,私下找被骂的弟子喝酒当作道歉,所以虽然脾气暴躁,却也得弟子喜爱,甚至愿意让他大骂一顿换顿酒喝,是个活宝长老。

    长老有六,但众生派其乐融融,因祖师爷的规矩,派首只能从派首弟子出,此观念深入各弟子心中,故而少了勾心斗角。想来姜维锡立下这个规矩,也是出于这点考虑。

    此外,便是六位长老的入室弟子,也称为亲传弟子。这些弟子约莫有五六百人,各自在长老师父身后站好,有规有矩。这些弟子都是天分极好或者天分不错的,是众生派的中流砥柱。看起来,也是有些阵仗的。

    大殿容纳了这几百人,依然显得空旷,可想其宽广。其余弟子,都在山下不得入。

    众生殿外,有一大坪,铺满青石板。在东角边缘,生着一株参天青松。青松往外,就是悬崖峭壁,往下看,只有缭绕云雾,深不见底。青松往内,是一个四方铜鼎。

    铜鼎前,站着莫平生和苏方。苏方还是晕晕沉沉,并未清醒,手里拿着三支点燃的香。莫平生在一旁,手里拿着未点燃的三支香。

    殿内,张启世轻声道:“开始吧。”

    远在殿外大坪边缘的莫平生遥遥听闻,开口喊道:“拜师仪式开始,一拜天地!”

    苏方迷迷糊糊,少了和月亮叫嚷的劲,顺从的听着莫平生的话,拜了一拜天地,还学着莫平生说:“一拜天地。”

    然后,僵立在原地。莫平生倒是不蠢,指了指他手中的香,又指了指铜鼎,苏方便脚步不稳走过去,将三支香插了进去。估计脑子糊涂,竟然又拜了一下。

    莫平生倒是不管他,拜了天地,转而领着他往大殿走去。

    片刻后,走入大殿。入了殿后,苏方身上的酒气弥漫,殿内人人得闻。几百双眼睛盯着他走进来,又看他脚步晃悠,摆明是喝醉了的姿态。当下,六位长老的表情都不好看,拜师还醉酒?这么没规矩?

    但望去派首师兄,见他面无表情,毫不在意,这几位长老也乐得不理会。

    倒是那些弟子,响起了一些细碎声。

    “这是酒味?”

    “这人看起来像喝醉了一样!”

    “怎么这样!”

    “太无礼了!”

    “肃静!”六长老脾气暴躁,骂了一声,登时细碎声又消弭于耳。

    大殿安静,只有莫平生和苏方杂乱的脚步。领着苏方到了派首椅子后,三足大鼎前,莫平生弹指点燃香,递给了苏方后再次开口喊道:“二拜祖师先人!”

    苏方听着他的话,拜了一拜,还是念叨重复了一次:“二拜祖师先人!”

    这一次,待苏方拜了一拜后,便指了指鼎。苏方便又走近大鼎,双眼迷糊的插香。不过这鼎此时上满了香,他脚步不稳,手也晃悠,插香的时候,碰落了香灰,在手上烫出了红点。只是苏方被烫到也不觉得痛,摇晃着插好了香,又看向莫平生,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

    莫平生便又领着他到了张启世面前,这次没有香,需要扣地三拜。

    莫平生指了指地面道:“跪下。”

    苏方很听话的又跪下了。看着这两幕,众弟子只觉得稀奇,这是酒未醒?还是极听大师兄的话?

    苏方跪下后,莫平生又开口喊道:“三拜师父在上!”

    苏方便拜了下去,口中学着喊着:“三拜师父在上。”头磕到地上时,鼓鼓响,起来后,额头红了一片。因醉酒,磕得极用力,却也不觉得疼。

    见他起身后,莫平生又道:“再拜!”

    苏方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这才拜了下去迷糊道:“再拜。”“咕”的一声,额头贴着地面。

    等候半饷,不见起身,莫平生道:“苏方,起身再拜!”

    不见动静!

    几百弟子屏息以待,大殿静的可怕。这可是大师兄的话,这刚拜师就敢不听了?想着拜师还醉酒,如此无礼又不听话,大家都在心里开始估摸这个是什么样的人。

    大殿内,顿时剩下平缓的呼吸声。听起来,分明就是睡着了。

    几百双眼睛看向了派首张启世,拜师的弟子竟然睡着了,前所未有!也不知道,这派首会如何应对。

    那知,张启世却平静的说出了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话:“礼毕。”

    所有人看向苏方的眼光顿时变得不一样起来,能得派首收为弟子。如此无礼竟然毫无责罚,连最后一拜都免了,可了不得。

    众人目光下,莫平生接着张启世的话喊道:“师成!”话毕,憨笑着看着苏方,他的小师弟。背着剑匣的李剑一,则看着他。六位长老神色复杂,数百弟子目瞪口呆。

    这一日,苏方迷迷糊糊便如此拜入了众生派。

    d看 小说 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