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离天神土 第十一章 一骂一拳一指

时间:2018-04-06作者:刘三狗子

    第二日清晨,天边刚透微光,一抹绿衣便急匆匆的奔上山。

    那模样,火急火燎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和不甘。手里拿着一封书信,看起来已然拆开了。

    在她身后远远的地方,一名众生派弟子遥遥喊着师姐等我!正是昨日下山追赶送信的弟子。

    那二名守门弟子早早起来,打着哈欠睡眼惺忪。看到绿桑师姐匆匆跑上山,还未来得及行礼,那绿衣便一掠山门而过,一步跨一丈像风一样过去了。

    那年长的守门弟子嘀咕道:“师姐不是去山下帮村民捕捉一只老虎去了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日子又过一天,离李剑一说的八天又近了一天。

    问鼎峰的木屋内,响起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喊叫。

    “什么!我拜师了!”

    木屋简陋,只有桌子和椅子,床,以及一些生活用物。其他的点缀修饰之类,毫无半点,简陋至极。当然,到处放满的酒坛子不算。

    苏方清晨醒来,觉得额头有些疼,听着现在是他大师兄的莫平生平静又简单的说了一遍昨晚发生的一切后,发出了这一声呐喊。

    然后,他捂着头,满眼恐惧的道:“造孽啊,我看书上说拜师的弟子得在山上学艺,不到一定程度是不可以下山的。我这正值行走天下的美好光年,不会要浪费在这里了吧!”

    双手捂头用力,感觉到疼痛,拿下来看去,只见点点疤痕,于是又问:“我这手怎么了?是不是你威逼利诱,骗我拜师的!”

    莫平生倒也不掩饰,憨笑着道:“威逼没有,指导你拜师是有的,利诱算不上,这伤口是你上香的时候香灰烫的,还有,你额头红了一块,是你跪地磕的。”

    闻言,苏方眼神忽闪忽闪的,看着屋顶好似想起了什么。又摸了一模额头,疼了一下!下一秒,又鬼哭狼嚎道:“哎哟我的天,莫平生,你怎么不拦着我!拜师这种大事,怎么能草率呢!早知道我就不来众生派找你了,莫名其妙拜了师,指不定还得在山上待多少年呢!”

    莫平生看他一脸心疼自己的鬼哭狼嚎,反而更开心的笑道:“以后不能叫莫平生,得叫大师兄,这是礼数。”

    苏方摆出臭脸一脸不乐意道:“我不叫,我来众生派本来是指望你带我逍遥天下,走一走这没见过的世界。现在倒好,我成你师弟了!还不知得在山上待多少年呢。唉!”说完,还叹了一叹。

    老头子没教他太多东西,他多是照着书上学。拜访要行礼,致谢要行礼,这些都是书上写的,所以现在觉得书上写的在山上修炼也是对的。

    莫平生稍微思考了一下,灵机一动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这样,你叫我大师兄,我哪天开心了,便带你踩云而下,走遍四海八方!”

    “真的!”苏方转忧为喜,双眼放光,书读多了,人也比四年前要机敏,立刻好声好气的道:“大师兄!那今天我们下山吧!”

    莫平生摇头,苏方又道:“明天?后天?”

    莫平生继续摇头道:“这几日都不行,过些日子吧。”

    苏方顿时想起了昨日李剑一说的十日嫁人,是与此有关吗?当下,也便问出了口:“为什么?是和昨天那个背匣子的人说的话有关吗?”

    “昨日那个人叫李剑一,是你二师兄,剑道上排得上名号的高手。”莫平生先是解释一番,而后也不否定也不确定,只是说了莫名其妙的一句:“也没什么有关无关的,只是下山就忍不住罢了。”

    苏方不懂他的意思,歪着头满脸的疑问,这都什么跟什么?

    正想开口追问,门外忽然想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莫平生!你给我出来!”

    声音怒气冲顶,如雷咆哮!声音刚起,紧接着而来的是一声轰鸣!

    木屋原本关着的门被一道大力轰开,木质门框那里顶得住这样的力气,两扇门被轰得飞射而起,擦着苏方的额头和莫平生身后而过,带起一阵狂风,又轰的一声砸塌了后面的墙壁!

    伴随着一阵碎裂声,屋子后面不知道又碎了几坛酒。

    酒香从后面传来,原本木门外出现那一抹绿衣身影。

    双眼怒目而视,咬牙切齿隐忍着怒气。她盯着莫平生,恨不得咬碎!

    苏方被木门飞过吓得一阵屏息,吓了一跳。那狂风呼啸,仿佛在耳边鸣叫。此时定睛一看,是昨日一掌把他拍得吐血的绿桑,立刻从床上跳起来骂道:“是你!你怎么这么暴力!不知道敲门吗······”

    话没说完,被绿桑一眼瞪来,生生把话咽了下去,想起了昨日的可怕,脑门生出几丝冷汗。

    但绿桑来此的目的显然不是他,瞪了他一眼让他闭嘴后,便又怒目看向莫平生。她扬起手中的书信,一字一句,咬的用力。

    “莫平生!十年了!你真的什么都不做吗!”

    莫平生看着她,面无表情平静如水说道:“你不是下山替北边一处村民捉老虎去了吗,怎么回来了。”

    举着书信的手暴起一阵青筋,书信被抓成皱褶。绿桑一步一步走向莫平生,冷冷的道:“莫平生,我最讨厌看到你对这件事的平静态度!十年前订亲你不去,现在等了你十年你不去,你真的打算就这样吗!”

    话说完,刚好到莫平生面前,举掌便拍!莫平生只是歪了一下头,便躲开了这一掌!这一掌未击中人,在后面出现白色的巨掌,在屋顶打出了一个丈宽大窟窿!

    苏方看着这一幕咽了咽口水,这不就是昨日一掌伤了自己的道法吗?

    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虽然不疼了,但还是心有余悸。

    一掌被轻易躲开,便在莫平生耳旁握掌成拳,横打一招。

    莫平生这次未动,任由拳头来。眼看着拳头打中了莫平生,却毫无阻碍的穿透了他的身体。然后莫平生逐渐淡化,虚晃一下消失了。

    残影?

    莫平生此时已经站在木屋被轰飞的门口,背对着他们二人。

    苏方一直在旁观,亲眼看着在绿桑动手时,莫平生已经出现在门口。当时,可以看见两个莫平生!目瞪口呆!这是何等的极速?产生了这样的效果!

    绿桑又一击未中,怒气更盛。回头看了一眼在木门的莫平生,转身便飞身而去。这一次,拳掌交接,一击更胜一击。

    然而,莫平生都不用回头,只是往前走,几乎什么都不做,但是她的拳掌就是碰不到一丝。那些打出去的拳掌凝聚成灵力幻化的白拳白掌全数落空,越过莫平生打到院子内或外面的竹林。不消一会,便成了一片狼藉。

    莫平生一直缓缓向前走,绿桑便拳掌紧随出了木屋走进院子。苏方难得看到热闹,跳下车,赤脚跟了出去,站在门口看着那两人。

    桃木折断,竹子炸裂,酿酒器具被打翻,院子里的酒坛也碎了许多。前后酒香,阵阵浓郁。苏方闻着酒香,口舌生津,竟然有些想喝酒。但想到昨日醉酒莫名拜师,便不敢再喝了。书上说,醉酒误事,便是这个道理吧。

    且看那两人,一个拳掌快如虚影,一个只是平静往前走。仿佛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毫无半点交集。终于,到了院子篱笆边,莫平生终于转身。只是伸出一指,挡住了绿桑打出的最后一拳。

    只是一指,拳力尽散,全身灵力被锁,动弹不得。

    于是绿桑只能怒目而视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对于莫平生,她能做的也仅是如此。

    怒目看去,只见莫平生闭着眼。那被她白拳白掌轰击的竹林纷纷扬扬落下叶子,莫平生在这一刻睁眼,她捕捉到了一丝微渺到自己都不确定的伤悲。

    然后看到莫平生露出了一个笑容,不是平常憨憨的笑,而是她从未见过的笑容。极其温柔,极其好看,但莫平生接下来的话,让她知道,这个笑容不是给她的。

    “绿桑,你真像你姐姐。”

    她失神,想到姐姐,难道就为了一个笑容而如此不值的等?等她回过神,莫平生已经转身走远,伴随着纷扬落叶,那一抹白衣,是从未有过的落寞。

    是错觉吗?

    “这就完了?我还没看够呢!哈哈哈!”

    一声笑声打乱了她的思绪,是昨日那个家伙。

    她转头,冷冷说道:“路上听整个众生派都在讨论你,苏方!听说你拜师派首张启世,还是醉酒拜师!我现在正好一肚子火没地方撒,当初我可是试过拜他被拒的!你这么喜欢看,要不要自己演一演!”她握紧拳头,一步一步走向苏方,反正对于莫平生,她确实做不了什么,还不如那眼前这个人再出一口气!于是恶狠狠的道:“也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资格!”

    苏方看着她逐渐狰狞的表情,急忙捂住嘴。心中大叫不好,刚刚看的入神了,没注意便说出那句话了。现在看这个场景,可不太妙啊!于是含糊不清的解释道:“不是我说的!真的不是我说的!”

    绿桑那里管他,步步逼来。

    “哎呀!啊!救命啊!”

    院子里,很快响起一片惨叫声。

    d看 小说 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