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离天神土 第十二章 我可是皇子啊

时间:2018-04-06作者:刘三狗子

    问鼎峰峰顶,是一个十米的小坪,小坪中心,插着一把入土半截的剑。小坪外四下是光秃壁面,无攀爬之处,常人来不到这里。

    莫平生坐在这小坪,身旁放着酒葫芦。

    看着远处云海翻涌,那些云雾中露出的山头似小岛,一片蓬莱景象。

    想起当年第一次见她,也是如绿桑一样对自己拳脚相加。当时心里还觉得此女甚恶,怎知最后,却爱上了恶女。

    拿起酒葫芦骨碌碌喝了一大口,惬意至极,便躺下来看天空。天空没看到,看到了师父的脸。

    也不起身,就这么问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张启世看了一眼,年迈苍老的身躯坐到了莫平生旁边,中间隔着酒葫芦。

    木杖在旁边地面放平,张启世问道:“苏方今日反应如何。”

    莫平生回答道:“叫嚷还是有的,不过并不算激烈。他从小生活在雪域,对这些世俗拜师的并没有常人看的那么重。”

    张启世叹道:“那就好。”

    莫平生双手撑起一半身子,质疑的问道:“师父,你来这里不会只是问小师弟的反应吧?”

    张启世眯起眼看着翻涌在脚下的云海,也不掩饰,直截了当回答道:“当然不是。”

    莫平生放下撑着身体的手,又躺了下去,双手放到脑后枕着头。他盯着天空道:“师父,你不用劝我。十年前我不去,十年后更没有身份去。”

    张启世摇头苦笑,没有反驳他的话,只是说道:“我没有想要劝你,只是想说些话罢了。你十岁上山,剑一十二岁,我把你们当作自己孩子一样看待,你们想做什么,我从不理会。从不逼你们做不想做的事情,连派首之位都是如此。”

    莫平生安静听完,沉默没有说话。

    张启世又道:“世人皆知众生派派首有两弟子,大师兄莫平生、二师兄李剑一。剑一一心追求剑道,但求霸道无匹。对派首位置毫无兴趣,这是人尽皆知的。十年前绿扶订亲你没去,那一日开始你便染上酒,往后更是迟迟不肯入圣。你虽没说,但我知你难受,知你顾及众生派名声。毕竟对于世人来说,你几乎便是下一任派首了。唉,剑一无心,这担子倒是苦了你。只是现在有了苏方,虽不知他日后会如何,但他的命,注定不会平凡。你若想去,便可放心去。年轻人的事情,就该你们年轻人解决,若是那些世家的老怪物敢出手,师父就敢御剑下山!”

    莫平生苦笑着道:“是有顾及,但还不止如此。”

    张启世瞥见他苦笑的模样,心疼宝贝徒弟,苦口婆心的又道:“若是有误会,便说清楚误会。若是有分歧,便谈拢统一的意见。若情在,转身误终生这种事,最为煞人。不问结果如何,但求问心无愧,人生无悔无憾,此为最好!”

    风卷残云,云舒云卷。半响后,莫平生才开口说了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师父,你不是说入圣斩情炼魂吗?怎么现在说起情来一套一套的?”

    张启世看着他那副毫不在意的风轻云淡模样,心中叹息。自己弟子,自己最了解。不管是什么苦楚,都憋在心里藏着掖着不肯说。

    拿起木杖杵着地面借力起身,他叹息般说了最后一句话:“斩情何尝不是种情。种下更深的情。”

    说完,跨出虚空,如闲庭散步,踩云而下,身影没入云雾消失。

    空无一人,莫平生终于彻底放松,浑身从未有过的疲倦······

    问鼎峰山腰的竹林,原本的精致木屋变成了一片烂木头,小院子也狼狈不堪。

    苏方躺在一片碎裂的酒坛子上,浑身疼痛,脸被打得那叫一个鼻青脸肿,哀嚎着叫苦叫疼,叫命不好。绿桑用手扫干净一片地面,拿着一坛子完好的酒在喝,看着飒爽英姿,完全不像个可爱的姑娘!

    几大口下肚,舒畅了几分,心中的怒气也发泄了不少,人平静下来,发丝凌乱,颇有几分宁静的美感。

    在这样破落的环境中,美人喝酒,如此形容最为恰当不过。只是可惜,那一声声哀嚎实在无法让人忽视。

    看了一眼那被自己揍得一滩烂泥一般的男子,皱了皱眉,拿起一坛酒便走了过去。

    苏方看到她走过来,哀嚎声停了下来,哭丧着脸道:“不是吧,这样了还要打?你怎么这么变态啊。我可告诉你!我不是打不过你,是书上说男不跟女斗。不然我一声南归,能把你打趴下你信不。哎哎哎,你怎么还过来!你怎么还举起酒坛子!我怎么这么倒霉啊,见一次被你打一次,两次都是莫平生惹你不高兴!哎哟,先说好,别砸脸。”

    就在苏方认命般的闭着眼睛咬牙忍着接下来的疼痛时,却听到她平静的声音:“喝不喝?”

    苏方眼睛小小的睁开一丝缝隙,看到她只是扬起了酒坛子,并未砸下来。于是就睁开了双眼,放松了压根,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了一下反问道:“我告诉你,我昨晚就是喝醉了才拜师,不喝行不行?”

    说起拜师绿桑似乎就来气,不耐烦的大声道:“哪儿那么多废话,喝不喝!”

    “喝喝喝!”苏方在地上小鸡啄米般点头,摇晃着起身,浑身疼痛,忍不住的痛吟。心里早已骂天骂地,骂老头子。要不是他,自己会打不过这小姑娘?不过这姑娘也是古怪,每次打自己一顿才肯好好跟自己说话,就不能好好沟通吗?沟通解决问题!

    起身坐好,接住绿桑丢下来的酒坛。她也不回原来坐的地方,就这么坐在旁边废墟上,大口大口的喝酒。酒顺着嘴角溢出,沿着下巴流下,湿了胸前绿衣,露出一片氤氲的高峰美景。

    苏方那里见过这种景象,顿时觉得口干舌燥,揭开酒坛盖子就咕噜咕噜的喝下几口。

    几口下肚,咂咂嘴,好似酒的味道更好了?

    不去直视那片美景,苏方转了转身体,朝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绿桑察觉到了他的这个小动作,质问道:“你干嘛!”

    苏方侧着脸,焦灼的想了想回答道:“怕你打我脸。”

    目光瞥见绿桑闻言就扬起手要打,急忙抬起酒坛子挡过去道:“喝酒喝酒!”

    那绿桑见他这窝囊样,摇了摇头,收回了手,叹息道:“这么窝囊,真不知道张启世怎么会收你为第三个弟子。”

    苏方放下了酒坛子,摊了摊手一脸愁容道:“我也不知道,莫平生,不是,大师兄诱惑我,说拜师之后天下任意行走,现在看来天呐,鬼知道要在山上修炼多少年才能下山!”

    绿桑仔细品味了一下大师兄诱惑我这句话,竟然是莫平生授意拜师的?只不过,她自然想不通其中的缘由。又道:“身为众生派派首的弟子,本来就是世间任意走啊!其他三大势力,两大帝国,你就是堂而皇的拜访,他们也不会把你怎么样。还有,谁说拜师就要在山上修炼多年?那是多少年前的规矩了!你怕不是傻的吧?”

    闻言,顿时转愁为笑道:“真的?那我是不是现在就可以下山走一走这个世界了?”

    绿桑道:“也不是这样,至少得得到派首或者长老授意,才可以下山。不过我说你,这世界有什么好走的,还不是那个样子。”

    苏方嘿嘿傻笑道:“我没走过,就想走走。”

    绿桑懒得跟他在这个问题深究上去,倒是因他话好奇道:“那你没进过城镇?世界差不多就那样子了。至于山水,众生派有好几处美景,你去看看,也算差不多了。不过说起来,你来自何方?什么身份?怎么认识莫平生的?”

    闻言,苏方站起来,豪情万丈,手舞足蹈的道:“说不来不怕吓死你,我可是一个皇子!坐拥万里疆土,与大师兄相识便是在疆土内。家有传世宝物,可改变天下······”

    绿桑翻起白眼打断他道:“那你说说,你是烈阳王朝,还是大夏王朝,还是凌王朝的皇子?”

    苏方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道:“都不是,我来自极北雪原,是雪国的皇子。”

    绿桑又不耐烦恼怒道:“说人话!”

    苏方不敢再造次,坦白道:“那雪域又没分属任何帝国,我就当自家的。我告诉你,我可真的是皇子!”

    绿桑终于忍不住骂道:“这张启世怕是收了个傻子!”

    苏方看着她模样,怏怏一笑,不再说话。重新坐下来,只是喝酒。

    他说的话,有真有假,至于绿桑信不信,则不是他的问题了。

    二人都不再说话,只是喝酒。一个鼻青脸肿的,一个凌乱凄美的。

    喝到一半,绿桑忽然啪的一声砸烂了酒坛,坚决道:“不行,莫平生不理,我不能坐视不理!”

    苏方顺口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啊,什么十年,什么十日,都不知道你们说什么,谁要嫁人了?你干嘛打大师兄?”

    岂知,之前还好好说话的绿桑一口骂道:“关你什么事!”

    说完站起来,莫名其妙的走了,也不知去哪儿。

    苏方看着她走远,仰面躺下,叹息道:“女人啊,真善变。”

    沉默半响,又叹道:“我可真的是皇子啊!”

    竹叶飘落一片又一片,寂静寂寥,又有谁听?

    d看 小说 就来
小说推荐